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四十九章,元始的道

第一百四十九章,元始的道

  谈到仙岛,一般人先想到的总是蓬莱和瀛洲,却往往忽略了方丈仙岛。复制本地址浏览%73%68%75%68%61%68%61%2e%63%6f%6d

  其实,这三座仙岛来历一样神秘,相比之下,对于灵异圈来说,方丈仙岛更加神秘莫测,因为在近千年的历史中,这座仙岛一直‘蒙’着厚厚的面纱,并且从未有灵异人士踏足。

  ‘潮’湿的山‘洞’里,司马天盘膝而坐,身体微微浮在空中,脸‘色’有些凝重,而坐在他身边的白绝之王同样紧锁眉头,只是眼神中却多了一层深深的悲哀。

  “你没想到吧?”

  司马天虽然紧闭双眼,但是嘴中依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带着一丝惋惜之情。

  山‘洞’之中很昏暗,外面似乎下着雨,不时地有黑烟从山‘洞’口飘过,白绝之王听见司马天的话后,依然一言不发,靠着山‘洞’的石壁,眼睛转而望向‘洞’外。

  满怀希望地踏上了方丈仙岛,以为会在这一处人间仙境,神秘仙岛上找到已经灭绝的白绝一族,可是,结局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找到的并非他想要的......

  妖山上,我和罗焱之争已经结束,本来我想留下师祖,但是他却执意离开,也不说理由,如风一般来,又如风一般走。

  只是离开之时,他带走了重伤的貔貅,却留下了貔貅的一滴心头血给我。

  我没留他,因为我知道我留不住他,我也知道逆天是我的使命,他只是来帮帮场子的。

  妖山之上的大军奈何不了我,这个世界罗焱承诺送给‘女’娲,我也不反对,人类和妖族共存的时代已经延续了这么多年,‘女’娲身为圣兽,年龄与日月相同,有她的承诺和坐镇,人类不会灭亡。

  在一间密闭的小房间内,只有我和被木行灵气束缚着的伏羲,他低着头,眼睛一直看着地面,不说话,似乎有一点害怕眼前的我。

  “我之前没杀你,你说过会告诉我秘密,现在,该是你说出真相的时候了。一件一件按着顺序来吧,首先,我要知道元始天尊的道是什么?”

  我低声问道,只是房间着实不大,加上光线并不充足,我语气里更带着几分杀气,让这房间显得有一些诡秘森然。

  伏羲摇了摇头开口道:“元始一直隐藏的很深,当年,鸿元其实为我们几个每一人都定好了要发展的大道,他要求我们按照他的道前进,不能违背他的意志,因为唯有修习他的道,才能成为圣人,而当年鸿元为元始所选择的是寻光之道。”

  我一怔,对于几位圣人的道我过去还真是没听说过,没有‘插’话,伏羲看着我,冷笑一声后继续说道:“所谓寻光之道,其实是追随之道,鸿元最喜欢的弟子是通天,并非元始,虽然元始一直都是当年无名宫殿中最努力的,可是即便如此,他的天赋也的确并不高。鸿元其实一直中意通天,想要让通天接替自己,成为下一任天地之主。这是当年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实,只是鸿元不说明,也一直在给通天考验。通天天赋虽高,却太过自负。但是,鸿元也有‘私’心,他让元始天尊修习寻光之道便是为了要让元始在他之后一样追随在通天身后,这一层关系当年只有我想到了,而我一直认为,元始自己是不知道的。可是,当我真正接触元始,并且开始了解他后,我才明白,他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当年的他就已经明白了这一点,所以为自己选择了另一条路!”

  伏羲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我依然没有说话,而是在脑子里开始过滤伏羲刚刚的言语,他是个骗子,而且是我所见过最高明的骗子,他的本事在如今看来并不算很大,但是却一直能够保全自己,这便是他的聪明之处。

  “呵呵......”

  伏羲忽然一阵低笑,我疑‘惑’地望了过去,伏羲笑着说道:“你以为我又在骗你?哈哈,我为什么要骗你?此时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低劣的骗子才会将所有的话都说成假话,真正的聪明人懂得什么时候该说真话。有时候真假难辨才能保住自己的命,所以,我现在告诉你的一切都是真话,只有让你了解了元始,你才有机会灭了他。说到底,和你打‘交’道比和元始打‘交’道更容易,你的心也比元始更善良,虽然你站在黑暗中,不过你终究还是一个好人。”

  听完他的一大通言论,我只是冰冷地说道:“继续。”

  伏羲点点头接着说道:“元始当年就看出了鸿元的意思,所以他表面上修习寻光之道,依然是勤学苦练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他已经开始修习另一种道,这种道没有名字,非常古老,如果硬要说是什么道的话,应该是开天之道。也就是当年盘古天生便领悟的大道,元始本就是盘古‘精’气神所化,三清其实根子里都拥有这种神奇大道,只是被鸿元所封,鸿元不愿盘古再现,因为那会动摇他天地之主的地位,当然,当年的鸿元还远没有想过要给自己塑造一个对手,当年的他也远没有今日的修为,他开坛授法之时,还没有站在道佛之路的尽头。因此,一开始,他并没有看出元始的异动,但是,我知道,他后来一定看出了什么!虽然我那时候已经被贬下凡间,可是,我依然从老子那里听说,鸿元赐予了元始他的道痕。我当年虽然不知道道痕之事不过是假的,可是我当时心中就奇怪,元始难道真的瞒过了鸿元的耳目,真的骗了鸿元?鸿元怎么可能将自己的道痕赐予了元始而不是自己最喜欢的弟子通天呢?不过,那时候的我早已不在无名宫殿中,所以也没有多想。直到我跟在元始身边,他将我的本体封于寻道石阶中,那时候我才知道,鸿元早已看穿了元始,他留给元始的并非道痕,而是一道暗伤,这道暗伤才是元始最大的弱点!”

  听到这里,我都不由自主地有一些‘激’动,元始身上有暗伤,这就说明他有致命的弱点,只要抓住了这个弱点,也许,我就能打败元始!

  “什么暗伤?”

  我心中‘激’动,可是脸上没有一丝一毫表‘露’出来。

  “哼,其实当年他们几人成圣之时,鸿元以自己的**断了元始的开天之道,或者说是封印了,这便是他的暗伤,如果不是开天之道被封,他又怎么会要你身上的造天之力呢?盘古便是第一代造天者,元始是盘古‘精’气神所化,他又主动修习了开天之道,为何身上没有造天之力?这一切都是鸿元所为,也是元始抓我的原因,他抓我一来是要我将河图洛书的下落告诉他,二来,便是想要知道如何才能够突破开天之道的方法。我和他周旋了很多年,知道他发现,我不过是个骗子,哈哈......”

  伏羲说话间自己骄傲的笑了起来。

  “当然,方丈仙岛的事情也已经瞒不住了,他早就前往方丈仙岛,无敌功法对他的吸引力太大。也许这是打败鸿元的方法之一,元始的心里也开始着急了。相信,很快你就会和他对上,这一次他可不会对你留手了。”

  伏羲的话很冷,其实我心中了然,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还想知道,鸿元的道到底是什么?你跟在他身边这么久,难道一点都不知道?”

  我接着追问。

  伏羲一愣,摇了摇头说:“你所看见的鸿元是通过罗焱的记忆,而我所认识的鸿元才是我见过最可怕的人,他是一个永远看不穿的人,你是知道的只有一点,他是最强者,其他的一概不知,甚至连他为什么叫鸿元,都没人知道......”

  伏羲的话,让我心中有了一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