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五十章,漂流小岛的传说

第一百五十章,漂流小岛的传说

  辽宁营口,被称为关外上海,因为这里是中国最大的港口之一,早在清朝闭关锁国之前,这里就可以被称为天下间最大的商贸集中地之一,和外国也一直保持通商,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营口大力发展,如今集装箱港的吞吐量在世界上也是排的上号的。

  今天凌晨的时候,一艘白‘色’的游轮缓缓驶入了营口港内,停下放锚之后,从甲板上下来几个人。营口有游轮靠岸并不稀奇,过去几年也有大型的游轮进出营口,主要是观光为主。

  四周的装卸工人也没在意,入了夜,一间不大的小酒吧里坐满了人,这间酒吧主要因为有外国人常来喝酒而出名。

  主要还是俄罗斯人,战斗民族,嗜酒如命。

  王旭是营口码头上的一个调度,不是东北人,不过也在营口这地界上呆了有三四年了,虽然还不会说当地话,但是却因为经常来这酒吧和俄罗斯人‘混’在一起喝酒,多少能听懂一些俄语。

  今天下了班,王旭照例来酒吧喝一杯,然后再回宿舍睡觉,独身男子,晚上除了看片儿要么就是找小姐,王旭不爱干这事儿,就喜欢喝点酒。

  酒吧里‘挺’热闹,他进去后,酒保对他点了点头,都是老朋友了,王旭在吧台边上找了个空位,坐下之后,酒保冲他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老规矩,威士忌加两块冰是吗?”

  王旭点了点头,调度的工资不算高,但是喝一杯的钱还是有的。

  正在这时候,身边走过来一队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的外国男子,看着像是俄罗斯人,身上带着淡淡的酒气,王旭不认识他们,但是正好这对外国人坐在了王旭身边,就想着是不是要打个招呼,可还没开口,身边的两个俄罗斯人已经低声‘交’谈了起来。

  王旭也就打消了打招呼的念头,正好这时候酒保将酒杯递了过来,他看着酒杯里沉沉浮浮的冰块,脑中闪过一些回忆。

  他不是因为自己愿意才做的调度,原本他是一个海员,一个跑国际线的海员,工资收入高,但是常年在海上飘着,没有家,只有船舱,不过跟的那艘船倒是不错,从船长大副到下面的水手锅炉工人都不错,‘挺’温暖的。

  要不是那一次海难,或许他现在还是一个水手,四年前的一幕幕还在他的脑海中,仿佛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一天,天空很晴朗,他和往常一样处于瞭望岗位上,远远地能够看见一座小岛,他便向主控室报告,可是主控室的雷达上却没有任何反应,海图,地形图,GPS上全都没有这座小岛,甚至王旭的脑海中,过去也跑过这条线路好几次,都没有这座小岛。

  这样一座巨大的岛屿,就好像是凭空出现在了这片海面上,也凭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仿佛是海市蜃楼,又好像是突然从海底升起来的一般......

  就在这时候,王旭的回忆思绪被身边两个外国人的说话声给打断了,即便他的俄语说的不怎么流利,可是听的话,还是能够听懂一些的。

  “伊万科夫,你总是说谎,我不会相信你的话,这样的故事早就有人编过了,你骗不了我......”

  年龄略长一些的俄罗斯男子先开口说道,声音里有一些责怪的语气。

  伊万科夫急忙挥手,低声道:“纳耶夫,这一次我可真的没有骗人,这故事也并不是我编造出来的,而是我一个在海军内部任职的朋友告诉我的,绝对是事实,那座小岛,真的存在,而今天驶进营口的那艘船,就是为了去探索这座在海上不断消失出现的岛屿......”

  听到这里,王旭整个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双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又吹牛,那座小岛的事情已经不稀奇了,只要是出过海的人都知道,随着海水飘‘荡’的岛屿,如同伟大的神明居住的美丽圣境,郁郁葱葱的树木,还有无数人类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野兽,哈哈,伊万科夫,我们都知道,这不过只是一个玩笑,而你居然把一个玩笑当真,真是让人同情。”

  纳耶夫一边笑一边喝了口酒,伊万科夫却像是生气了一般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后指着窗户外面的游轮说道:“哼,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和你一起上那艘游轮,一起去问一问他们到底要驶向哪里,那绝对不是一个传说,也不是有人故意编造出来的故事,那个漂流的小岛一定是存在的!你还记得吗?四年前,那一艘中国的货轮,满载货物,却在没有撞击任何船只,没有发生任何故障的情况下在海上漂流了足足十天时间,最终只有一个生还者幸存下来,这事情总是真的吧,那个生还者说什么你还记得吗?他说他们发现了一座在雷达上没有显示,在海图上,GPS上都没有显示的神秘小岛,登陆之后遭遇了一群白‘色’的怪物攻击,被折磨了十天之后,他逃回了货轮上躲了起来,等他获救的时候,小岛已经不见了。黑匣子也被破坏了,人们都以为他神智失常,但是我们这些水手都相信,这座大海上有无数的秘密,是我们人类不知道的,你知道海底一万米的深处是什么样子吗?你相信百慕大三角和龙三角吗?你知道亚特兰蒂斯是不是真的沉入了大海中?纳耶夫,你永远要对大海有一颗敬畏的心!”

  伊万科夫越说越‘激’动,最后甚至喊了起来,小酒馆里的人都听的很清楚,纳耶夫却微微一怔,随后举起了酒杯对大家喊道:“敬这片大海,敬所有的海员!”

  他说的是俄语,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众人举起酒杯的时候,酒保却看见王旭快步走出了小酒馆,而桌子上还有一杯没有喝光的威士忌。

  王旭走的很快,他的心很‘激’动,四年前那个唯一幸存下来的海员就是他,也是他告诉所有前来采访的媒体和来慰问的上级领导,他所看见的一切,可是黑匣子被破坏了,没人知道到底在大海上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相信他的话。他试过出海去寻找那一个奇怪的岛屿,可是一来他的经济有限,没人资助根本去不了,二来,这些年里无数的人告诉他,这只是他的一个幻想,是他在饥饿过度,又异常紧张害怕的情况下产生的幻觉,可是他知道,也记住了他看见的一切,那些白‘色’的怪物,那个恐怖的岛屿,以及被杀死的所有船员。

  而今天他却看见了希望,如果那两个俄罗斯人说的是真的,今天早上驶进营口港的这一艘游轮是为了出海寻找那座神秘岛屿的话,他就一定要登船,他要再去一次那座岛屿,哪怕那座岛屿带给他的都是恐怖的记忆,他要证明一件事,那些记忆都不是他的幻觉。

  而且,他也希望将自己同伴的尸骨带回国来,不要让他们死后还随着海水漂泊。

  走到船边上,黑乎乎的夜里,船上依然亮着灯,已经收起了通行的铁桥,不过有两个男人在船边上‘交’谈,王旭大着胆子快步走了过去,两个男人奇怪地看着眼前的王旭,这两个男人一个特别高特别魁梧,表情很苍白,眼睛在月光下微微闪烁出绿光。而另一个男人则看起来像是个法国人,上了点年纪,但是彬彬有礼的样子。

  “你有什么事?”

  法国人问道。

  王旭鼓足了勇气说道:“我去过那座小岛,请你们带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