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九十章,紫雷下的悲鸣

第一百九十章,紫雷下的悲鸣


  “鸿元的道痕有三个阶段,至少在我领悟之下,这三个阶段我已经彻底领悟了其中的第一个阶段。”

  元始天尊看着一身是伤的许佛带着血迹闪烁在了远处的地上。

  “第一阶段,便是学习,正如人生长的规律是一样的,总要学习才能够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元始天尊的身体在空间内随意闪烁,就好像是无视任何空间法则,在一个地方出现,然后消失,接着又在另一个地方出现,周而复始。

  神心流的身法,我和许佛都用了比较长的时间才彻底掌握,但是元始天尊却仅仅是看了几眼便明白了其中奥妙。

  他的天赋本不应该有这么高,而能够让他如此轻易地掌握神心流身法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鸿元道痕对他的改变。

  手臂内的骨头正在快速的愈合,但是这种撕裂的疼痛感却让许佛全身都在颤抖,冷汗不断地顺着脸颊往下流,只是他嘴角的笑容却还在不断地扩大,眼神里的狂热如同疯狂燃烧的烈焰,越来越灼热,也越来越旺盛。

  “超短时间内的学习力,惊人的适应力,的确很强大,强大的让我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强大的让我每一寸皮肤都在燃烧,真是一个很‘棒’的对手。”

  许佛的手臂在其说话的同时已经彻底地愈合,双手缓缓打开,四个紫雷所化的大字在他面前的天空中转动,许佛站直了身子,银发下的笑容里带着决绝。

  “如果你有超强的学习能力,那就来学学我这一招,十方俱灭开!紫雷十倍叠加,整个方丈仙岛都在我的毁灭之力下。”

  四个紫雷所化的大字飞上天空,在空中快速地旋转,乌云中紫‘色’的雷霆来回穿行,幻化成一头头雷龙在云中探出头来,雷暴的声音如同龙的吼声,震的众人耳朵生疼。

  “紫雷,落下!”

  许佛伸手一点天空,雷霆从空中轰然间落下,这是多么盛大的一个场面,无数紫‘色’的雷龙从空中滑落,紫‘色’的光芒下,狂风之中,一切都被这强悍的一幕所遮蔽,在这片紫光下,任何颜‘色’都比之不上。

  “紫雷落天,黑暗无间,十方俱灭,万物不存。元始天尊,让我看看你如何对抗这从鸿元道痕所幻化出的奇伟力量,而且在我手中,紫雷更强上十倍!”

  许佛在风中狂笑,很快他整个身影都被紫光笼罩,雷霆之力覆盖在这座仙岛上。

  雷霆终究落下了,方丈仙岛在剧烈的摇晃,这座以须臾纳芥子的法术包裹起来的巨大无边的仙岛此时却也因为这无数雷霆的轰击而颤抖,大片大片的地面崩碎,海面泛起巨大的‘浪’‘花’。

  碎痕,在地面上蔓延开,这些碎痕一开始还很小,只是普通的裂缝,但是随着紫‘色’雷霆持续的轰炸,这些裂缝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广,很快,方丈仙岛上第一处彻底被击穿的裂缝出现了!

  元始天尊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许佛无论深陷怎样的战斗,都一定是有勇有谋的。

  司马天看见自己面前的地面上有一道裂缝蔓延开,裂缝越来越深,四周的海水推着他脚下的岛屿,下一刻,司马天看见裂缝下的岛屿,猛地断裂,彻底崩碎。

  整个岛屿被拆封成了无数块,缓缓向后飘去,海风很强,狼头很大,方丈仙岛的裂缝越来越多,那些已经在紫雷下碎裂的岛屿碎片不断向后飘着,尽管速度缓慢。

  紫雷万道落下之后的结果,便是将整个方丈仙岛彻底打碎,变成了无数巨大的碎块,元始天尊看着四周渐行渐远的岛屿,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低声说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

  紫光散去后,元始天尊的身影显‘露’了出来,白‘色’的长袍已经被打出了数个窟窿,肩膀上,手臂上,有不少地方都‘露’出了深深的血口和伤痕,还有不少紫雷在他的身上跳动,刚刚的十方俱灭,果然对元始天尊起了作用。

  “我带给你的惊喜,还有很多......”

  许佛低声说道,可是背在身后的手却在微微颤抖,十方俱灭是一个高明的技巧,但是一瞬间提高法术十倍的功效,却同样需要一瞬间释放出十倍的能量,刚刚的紫雷轰炸的力量虽然强悍,可是此时许佛身体内的灵力同样已经消耗一空。

  海水不断地起伏,司马天跪着的小岛越来越远了,他抬起头看着远处渐渐变小的许佛的身影,看着自己的师傅,这位一直以来就是自己目标的男人,渐渐地快要消失在自己眼中了。

  “能伤的了我,真是了不起,其实我很为你可惜,如果你不是这么执拗,如果你早一些拜入鸿元的‘门’下,也许你早就成为和我一样强大的人,只是,如今我不会给你机会了。不过,十方俱灭的确是一个好招数,不过你的紫雷我还无法释放,那么就用我从大道规则中领悟的白‘色’闪电来送你一程吧,你应该已经没有灵力能够和我对抗了吧。”

  元始天尊慢慢举起手,右手食指指尖有一道白‘色’的闪电冲上天空,方丈仙岛上空的乌云仿佛永远都不会散去,紫‘色’的雷霆之后是白‘色’的闪电,而这一次的白‘色’闪电似乎比紫雷更加恐怖。

  海面上发出“隆隆”的响声,狂风,黑暗,带着毁灭之力的白‘色’闪电,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刚刚经历了恐怖打击,被紫雷打的支离破碎的方丈仙岛在短时间内马上又要经历一次恐怖的攻击。

  而且这一次会比前一次更加恐怖。

  四周岛屿的碎片随着风‘浪’飘行的越来越远,白‘色’闪电还在酝酿,许佛慢慢转过头,看向了远处那一方碎片上的司马天,距离已经隔的很远了,风吞没了一切声音。

  他对着司马天微笑起来,年迈苍老的脸上不再有一丝一毫的骄狂,当两极锤不再是武器而是一件扶住他身子的拐杖时,这一刻站姿元始天尊面前的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一个活了很久很久的老头。

  司马天高声地喊了起来:“师傅,师傅,快逃啊,快走啊......”

  但是没有灵力扩充的声音被海风吹散了,许佛听不到。

  眼前的许佛只是笑着,如同一个慈祥的老头,没有了杀气,没有了霸道的外表,银‘色’的头发在巨‘浪’洒下的雨水中被打湿,长长的银丝粘连在他的脸上,他看起来那么的憔悴,那么的疲惫。

  亦如当年罗焱逆天之时,他死在司马天怀里的一幕一样。

  谁都看不见许佛的疲惫,人们记住的都只是他的强大和霸道,人们喜欢他称呼自己为老子,人们喜欢站在他身边,因为那样的许佛让人安心。

  他背负着天下第一天才的光环,走了很久很久,他说自己好战,说自己护短,其实,他只是做了一个长辈应该做的一切。

  万道白‘色’闪电从空中落下,时间仿佛被拉的很长很长,许佛缓缓抬起手,用尽自己最后的灵气,猛地挥动袖子,灵气裹挟着狂风,将司马天所在的岛屿碎片远远地吹走了,面前的人影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

  白‘色’的闪电发出的轰鸣,司马天听不见。

  狂暴的海风,吞没了他的声音。

  海水打湿了他的脸和头发,最后的最后,他看见许佛的身影被白‘色’的闪电吞噬,彻底不见了。

  耳边,仿佛还回‘荡’着那一句:“以后你就是我的宝贝徒弟了,我叫许佛。”

  司马天双眼无神,这一刻,竟然忘记了一切。

  直到白‘色’闪电消失,他才疯狂地怒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