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一十一章,元始最后的筹码

第二百一十一章,元始最后的筹码

  拳头落在元始天尊脸上的一刻,元始天尊整个人从空中落了下去,口鼻的地方有鲜血往外喷溅,道力和灵气都被开天神斧一击打碎,此时的元始天尊就好像是完全没有防御能力的凡人,在这一个瞬间彻底没有还手之力。

  我能够看见许佛陨落时候的画面,看见这个满头白发的老者的执拗和在白‘色’星辰下的消散。

  我能够看见该隐奋不顾身冲向元始天尊时候的疯狂,人们都说吸血鬼是躲在暗处的恶魔,但是老吸血鬼是我见过最勇敢的战士。

  我能够看见白绝之王挡住元始天尊的白光时眼睛里的决绝和嘴角的微笑,有几个人能够笑着离开这个世界,又有几个人能够笑着松开手。

  司马天化身野兽时候心中的痛苦和断情人站在黑暗中的绝望。

  这一场浩劫早应该在我的手中结束,这一场战斗就应该在我的攻击下终结。

  元始天尊的身体还在往下落,疯狂地对我大喊:“端木森!”

  而他的话却被我的第二拳终结,我的拳头重重地落在了他的脸上,又有鲜血从他的脸上喷溅出来,我狂暴地喊道:“这一拳是为了该隐,他的生命远比你更加珍贵!”

  元始天尊连续挨了两拳,在天外身体不由地往后飞,我的第三拳出手了,这一拳重重地捶在了元始天尊的‘胸’口,他惨叫一声,脸‘色’瞬间苍白。

  “这一拳是为了白绝之王!”

  我‘逼’着元始天尊往下冲,拳头在空中拉出巨大的裂缝,我疯狂地喊叫,怒焰已经熊熊燃烧起来。

  “轰隆!”

  元始天尊坠落在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天外的黑‘色’岩石可能是某处宫殿破碎后的石块,巨大无比,我随后落在了黑‘色’岩石上,四周很安静,黑‘色’的岩石在空中飘行,元始天尊倒在了黑‘色’岩石上,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用手背擦掉了自己嘴角的鲜血,苍白的脸上有着不甘心的怨念。

  “是不是超过了你的计划?你已经控制不了我了。”

  我冷漠地说道,声音在黑暗中回‘荡’,虽然没有风,但是灵气化作巨大的气流吹过我们的脸。

  “真是没想到啊,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到这一次,端木森,不得不说,你的身上总是有奇迹发生,哈哈......”

  元始天尊忽然笑了起来,虽然此时他的脸还是鸿元的脸。

  “你说过要超越你的师傅,可是最终还是要依靠他的力量才能够活下来,你不觉得很讽刺吗?”

  我依然冷漠地说道。

  元始天尊‘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后惨然一笑道:“讽刺,我可并不觉得讽刺,为了达到目的,就算一时地臣服和屈辱都无所谓,只要我能够成为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只要我能够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就算向自己的敌人下跪,就算是放弃原则妥协又如何?我只要胜利!”

  元始天尊的眼睛里渐渐‘露’出坚定的光芒,双手展开,我竟然看见从远处的黑暗中有一道道红‘色’的线‘射’来,最后落在了他的手指上。

  我凝望着这些红‘色’的线,居然能够感觉到这些红‘色’的线上有一丝丝魂力环绕,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问道:“这是什么意思?这些线是什么?”

  元始天尊哈哈大笑道:“这才是我最大的筹码,也是我最后能够要挟你的东西,每一根红线所连接的都是一个凡人的魂魄,从鸿元被罗焱封印,到今天为止,我一直没有和你正面‘交’战,甚至没有将那些可能阻碍我成为天地之主的人给杀死,当然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需要逆天者成长起来,然后从逆天者的身上夺走我需要的力量。借助逆天者获得对抗鸿元的能力,另一部分原因,就是在准备这个筹码。特别是当我知道逆天者就是你后,这个筹码就越发重要了。这些年来,我将整个世界大部分凡人的魂魄都连接在了这一根根红线上,密密麻麻是吗?但是最终的起点都是我的手指,此时,只要我动动手指将这些红线扯断,他们就会瞬间死亡,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类就会因此魂飞魄散......”

  元始天尊说出了一个可怕而且疯狂的事情,他动了动手指,红‘色’的线条不断被拉动,我看见这些线条内的魂力立刻被拉扯,‘露’出了一张张人类的脸。

  “你是一个救世主,你是一个伟大的好人,我明白你这一类人。我俯瞰人间很多年,我见过很多和你一样的人,你们这一类人都有着伟大的品格,将拯救天下视作己任,那么,这里无数条生命等待着你的拯救你是否能够放弃他们呢?端木森,一切就看你的了,一切就都在你的选择之中了!”

  元始天尊对我喊道,声音里满是质问的口气,他在寻找我的软肋。

  我望着他,却微微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不是救世主,我,并非是为了天下苍生而战,我早就说过了,我是为了自己,为了我们这一脉而战,天下苍生,与我无关,在我选择了黑暗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再是救世主。”

  我迈开脚步向着元始天尊走去,他立刻紧张了起来,猛地举起了手上的红线,随后对我喊道:“端木森,你若是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掐断所有的红线,让所有的红线链接的魂魄破灭,你将会从一个救世主变成千古罪人!端木森,你自己可想好了!”

  此时我停下了脚步,元始天尊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低声喝道:“哈哈,果然和我所想的一样,你还是将自己当做救世主,既然如此,那就乖乖照我所说的话去做。将你的逆天之力,造天之力,盘古之力,还有你获得的无敌功法都‘交’给我,包括那把神秘的青‘色’斧子也一起‘交’给我,我要你所有的力量,如果有一丝丝保留,我就彻底灭了这些红线连接的魂魄!”

  他狂暴地喊叫了起来,从‘阴’沉的老鬼,到骄傲的无敌高硕,再到如今狂暴的疯子,元始天尊的状态正在不断地变化。

  我依然停在原地,只是看着他,用一种近乎可怜的眼神望着他,元始天尊大喊道:“快动手,要不然我就动手了,快!”

  我却微微摇头,低声说道:“我很可怜你,你曾经那么伟大,你曾经是每个灵异人士甚至是每个凡人心中比神明更高的存在,但是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如同一个惊慌失措的野兽,又好像是一个穷途末路的盗匪。如果你在几个月前对我说出这些话,我也许会将我的一切都‘交’给你,但是现在,我不会了。”

  说话间,我脚下的黑暗瞬间铺开,包裹住了元始天尊的身体,他的灵气和道力自动挡住了四周的黑暗,只是我能够从他的双眼中看见急迫和紧张。沟住帅。

  “这可是无数人的生命,端木森,你难道就一点都不管这些人的生死吗?你想做千古罪人吗?”

  元始天尊对我吼道。

  “我很喜欢一句李白的诗,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懂我的人就会懂我,不懂我的人,骂我又何妨?我说过了,我并非是救世主,我并非是那个保卫世界的英雄。对我来说,你从我身边夺走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比这个世界重要的多的多!如果我为了这个世界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而放弃为他们报仇,我才是真正的罪人!所以,你尽管动手扯断这些红线,我也向你保证,今天,你一定会死在这里!”

  说话间,我的手心里有青‘色’的光芒凝聚,缓慢地旋转,渐渐变成了开天神斧的样子。

  “你为何会变的如此冷漠......”

  元始天尊看出了我眼中的杀意,根本没有犹豫,一丝退缩和考虑都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