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一十六章,十步一生

第二百一十六章,十步一生

  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黑暗包围,也不是第一次濒临这样的险境,痛苦都已经麻痹了,甚至我能够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和皮肤消散。

  只是有那么一个念头让我一定要从这片大道规则中走出来,双手扒住了大道规则的裂缝,狠狠地撕扯,虽然我已经看见自己的双手变成了骨头。

  已经用出了所有的力量,我只是想要从活下去,我只是想要走到鸿元的面前。

  道佛之路在此时开始震动,突然的震动吓了元始天尊一跳,随后看见自己的脚下地面上下颠簸,起伏不定。

  道佛之路是自古便存在,大道所创造的规则之路,能够看见道佛之路的人从古至今只有个别几人,对于这条古朴的路,元始天尊知之甚少,但是此刻依然能够感觉到道佛之路有些不对劲。

  “哦?果然有趣。”

  鸿元微微笑了笑,他站在空中能够看见道佛之路竟然开始移动,原来的道佛之路只有尽头是汇聚在一起的,但是此时道佛之路竟然开始慢慢向着中间的黑‘色’道路移动了过去,距离越来越近,而此时的我如同一尊骷髅一般从大道规则中走了出来,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量。

  而此时的我,也完全没有空闲去想到底这些力量从哪里来,只是迈开脚步,缓慢但是坚实地向鸿元一步步走去。

  他是我的梦想,是所有人放在我身上的梦想,是我一定要达到的地方,我一定要走到他的面前。

  颤抖的脚踏在了地上的一刻,一块黑‘色’的石头幻化而出,而此时我所看不见的是,在我的身后,恐怖的灵气开始旋转,我所走过的地方道佛之路都会向中间的黑‘色’道路靠拢。

  “居然改变了道佛之路的结构,看来还真是找对人了。”

  鸿元低声说道。

  道佛之路在不断地颤抖中合并,我在黑暗的路上走着,骨头上的焦痕越来越少,开始长出经络,我越走越快,仿佛大道规则都不在我的面前,随后血‘肉’也开始生长,我距离鸿元越来越近。慢慢地有鲜血在我的身上流动,皮肤开始包裹住我的双脚,身体,四肢和脸。

  最后,我的器官开始生长,同时我的双脚开始加速,我向着面前空无一物的道路狂奔起来,我所踏过的地方皆会变成黑‘色’的道路,我狂奔的时候,地面上不断地有黑暗拂过,鸿元的眼中渐渐‘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从毁灭中走来,血‘肉’在奔跑中重生,灵魂得到再生般的锻造,果然是你,哈哈,果然是你!”

  鸿元放声大笑起来,而此刻的我在道佛之路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黑‘色’残影。

  元始天尊看的目瞪口呆,这样的变化已经不是他能够算的出来的,看着自己脚下的道佛之路已经靠在了黑‘色’道路的边上,他仿佛能够感觉到大道规则对我的妥协。

  “真正的逆天者。”

  元始天尊呢喃着说道。

  我在奔跑,就像是那个放弃了七情六‘欲’,不能够再对紫霞动心的孙猴子,我已经为自己戴上了金箍,我能够获得无敌的力量,同时也失去了回头的机会。

  “轰隆!”

  一声巨响,我在道佛之路上一跃跳起,最终重重地落在了鸿元的面前,此时的我和他不过只有十米之遥,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终于来了,这才是我等待的人,这才是命中那个能够打败我的人的样子。”

  鸿元笑着说道。

  我没有说话,迈开脚步,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我能够清晰地看见鸿元脸上的皮肤纹理,甚至能够感觉到他散发出来纯净到几乎毫无杂质的灵气,但是,我却没有感觉到压迫,一丝一毫的压迫都不存在。

  “我来了,你是要在这里大战吗?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放声大吼,声音在空中传递,带着我所有的雄心壮志。

  “不,这里不是你我‘交’手的地方,就如同上一世的罗焱一般,我会在无名宫殿内搭起一座巨大的天地棋局,在这个棋局中间才是你我‘交’战的地方,以天地为赌注,以众生的生命为棋子。你要保卫你的世界,我要寻求一败,如果你输了,那么你的世界就会在我弹指间毁灭,如果我输了,你就会成为新的天地之主,所有的规则都将属于你。这是一场赌局,也是最终的对决。”

  鸿元对我说道,他没有一丝胆怯,更像是一个前辈在考验自己的弟子一般审视着我。

  “好!什么时候!”

  我沉声问道。

  “三个月后,在我的无名宫殿内,子时开局,你可不要不来啊。”

  鸿元随后大笑一声,正要离开,却在此时听见我喊道:“等一等!”

  鸿元微微皱起眉头,已经有一半消失在了黑暗中的身影忽然停顿了下来,而此时站在我们身后远处的元始天尊也因为我突然叫住了鸿元而吃了一惊,紧紧地盯着我们这里看个不停。沟布在。

  他是这一场正式对决前挑战的唯一见证人,我看见鸿元眼中的疑‘惑’,高高地仰起头喊道:“还有最后的十米,也就是十步我没有走,只有走完这最后的十步,我才是真正站在了你的面前。”

  说完后,我迈出了第一步,向着鸿元走去......

  当第一步落下的时候,我的脑海中想起了当年师傅牵着我的手带我离开孤儿院的场景,那一年我十岁,什么都不懂,只是一个天真无知,很孤僻的苦孩子。

  当第二步落下的时候,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恋心儿的场景,她骄傲的眼睛里没有我,可是很多年后,她成了我的老婆。

  当第三步落下的时候,我想起了那一年在杭州我把黑蛋带回来的时候,它浑身肮脏,只是一头不会化作人形的苦难狼妖。

  当第四步落下的时候,我想起了在香港洲际酒店的天顶夜空中,赵云倾对我微笑,随后一跃而下的疯狂和悲伤,她曾经是我最爱的‘女’人。

  当第五步落下的时候,我想起司马天第一次带我走进通天会的后‘花’园,指着一座座墓碑对我说,这里是通天会的‘精’神所在。

  当第六步落下的时候,我想起了死去的龙川老头,小阿呆,清灵子,李迅,黑木,还有每一个曾经帮过我的人,如果没有他们,真的不会有今天的我。

  当第七步落下的时候,我想起在深夜里,我站在大叔的面前,笑着叫了他一声爸爸,他热泪盈眶的模样,谁都不会相信,我们这一对没有血缘的父子,会比亲生父子更亲。

  当第八步落下的时候,我想起那三年,老流氓对我如同折磨一般的训练,他从来都不说自己的用意,但是如果不是他,就没有今天的端木森,他是我最值得尊敬的前辈。

  当第九步落下的时候,我想起我生命中所有的敌人,十常‘侍’的林动,补天一族的狄天,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他们成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是我越过的一座又一座高山,我在一次次磨砺之中成长。

  第十步,我终于站在了鸿元的身边,从来没有人走到过他的身边,从来没有人能够和他并驾齐驱,甚至没有人敢想象这样的画面。

  元始天尊惊呆了,彻彻底底说不出话来。

  我站在鸿元的面前,面对着面,肩对着肩,忽然一丝笑容在我嘴角升起,他问我:“为什么笑?和我站在一起这么开心吗?”

  我却摇了摇头,看着他轻声说道:“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在这里说出来。”

  他疑‘惑’地看着我,而我则停顿了一下后说道:“终我一生,‘走’光明大道,封天下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