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五十九章,匆匆的二十五年

第二百五十九章,匆匆的二十五年


  我今年,25岁,89年出生,是个‘阴’阳代理人,十岁之前,我住在冰冷的孤儿院里,童年时代没有朋友,大家欺负我,也恐惧我,因为我能够看见一些古怪的东西,身边也总是伴随着死亡。

  十岁那年,一个叫蒋天心的男人来我们孤儿院撞见了白无常祸害我,不仅救了我,还收我为徒,我喜欢叫他大叔,喜欢跟在他的身后走南闯北,帮他洗衣服,照顾他的起居和生活。

  之后我被大蛊师迫害,大叔用三十年的寿元换了我返回阳间。

  十岁那年,我在杭州第一次自己执行任务,遇见了一头陪伴我一生的黑狼妖,却没想到,因为这样的一次偶遇它会一直跟着我,看着我一步步变强,看着我成为逆天者。而我也一直看着它成长,成为了如今的圣兽。却还是叫着那个我给它取的傻名字,黑蛋。

  十岁那年,我见到了一个骄傲的小姑娘,她很漂亮,但是眼神很冰冷,也很骄傲,她叫恋心儿,在之后的好几年里,她一直算计我,我也一直防着她,直到如今,她成了我的妻子,成了陪伴在我身边的人。

  之后我组建了自己的团队,遇见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带着白金毒蛇,从北疆逃出来的没落家族继承人‘玉’罕,在日本被妖怪迫害无家可归的木梁纯子,从小到大一直流‘浪’老老实实的李迅,富豪之后吸血鬼后裔的周易,为了帮自己孩子复仇而猎杀吸血鬼的老法师索尔,他们每一个人都存在于我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位置,他们每一个都是我无法失去的好友。

  我也遇上了自己的初恋,赵云倾,虽然如今她已经嫁做人妻。

  痛失小阿呆,收小骗子为徒,帮弑君子夫‘妇’破镜重圆,和星梦栖醒成为朋友,成为轩辕家族最年轻的外姓家主,收服超级家族,成为天下灵异世界的霸主。

  茅山大难,圣人之战,毁灭十常‘侍’,收服古神一族,金龙一族,随着龙川老头探索真龙秘宝,最后因为他的死而难过大开杀戒。

  许佛的逆天小队,该隐,司马天对我的帮助,还有遇见我这辈子最崇拜的人,罗焱师祖。阵乒序血。

  我的一生,若是写成小说也许需要几百万字,若是录成评书也许要说几天几夜,可是我才25岁,在这个年纪,很多人才刚刚走上工作岗位。

  而我,却已经习惯了在江湖里漂泊的生活,习惯了生死危机,习惯了你杀我,我杀你的危险。

  我曾经不止一次站在镜子前,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那一张消瘦的面孔,可是却已经没有了一丝青涩的痕迹,电视里的明星都在逆生长,而我老的有一点着急了。

  此刻,在天外无名宫殿中,司马天看着手里的我消失不见,所有人都怔怔地说不出话来,黑蛋猛地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司马天的胳膊喊道:“小森呢?小森人呢?”

  而此时,在人间,改变正在悄然间进行,‘阴’阳代理人协会内,老高微微皱了皱眉头,一阵突然袭来的头痛让他很不舒服,似乎自己的脑子里有一些东西在被抹去,双眼渐渐‘露’出‘迷’茫,呢喃着说道:“端木森,端木,他是谁?”

  英国,老法师正在炼金室里做实验,却猛然间一阵头痛,手上的魔‘棒’落在了地上,抱着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罗马尼亚,周易刚刚看完一份文件,拿起咖啡的时候,忽然愣愣地看着自己桌子上的相框,里面放着当年大家一起的合照,可是有一个人的身影正在消失,他奇怪地喃喃自语道:“消失的,是谁?”

  日本,木梁纯子在回‘阴’阳寮的路上,打开手机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号码,却总是想不起来是谁的号码。

  四合院内,‘玉’罕正和弑君子夫‘妇’聊天,忽然大家都是一愣,然后是一阵头痛,这时候一个家族里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手上拿着文件喊道:“‘玉’罕大人,请问家主在吗?”

  ‘玉’罕立刻回答道:“老大不是去天外大战了吗?”

  可是她刚说完,就愣住了,因为她想不起来自己所说的老大到底是谁,而很快她就听见毒龙真人低声说道:“‘玉’罕妹妹,你说什么呢,家主不是恋心儿吗?她在书房里呢。”

  恋心儿坐在书房中,一转头,看着自己身边那一间空‘荡’‘荡’的书房,却想不起来那是谁的书房,仿佛生命中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人,而此时她没注意到,自己手指上戴着的戒指正在一点点消失,不着痕迹的消散。

  小骗子走在回家的路上,从刚刚开始他的脑袋就一直很疼,米雪一直在对他说话,但是他却置若罔闻,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听不清楚。

  “喂,想什么呢?”

  米雪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问道。

  “我,好像忘记了一个人,好像,是我的师傅。”

  小骗子低声说道,却很快就愣在了当场,师傅,这个词对他来说那么的熟悉可是此时却又显得非常陌生,师傅,他想不起自己的师傅是谁了。

  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正在快速的消失,大家开始想不起我是谁,所有因为我存在而发生的故事都在以一种合理的方式改变,人们忘记了我是谁,也忘记了我存在的这件事,我所创造的一切,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无名宫殿内的众圣人也都愣住了,甚至连正在‘交’战的鸿元和盘古都停下了手,他们的脑海中一些记忆正在被改动,鸿元皱着眉头喝道:“大道在改变我的记忆,这是怎么回事?它在强行从我的脑海中抹去一些东西,造反了,居然连我的记忆都敢动!”

  对面的盘古看着自己的身体,奇怪地呢喃道:“这具身体我是怎么得来的?好像,好像是一个叫端木,端木什么的人的吧......”

  圣人们也都愣住了,黑蛋怔怔地看着司马天,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司马天怒吼,也不明白为什么司马天的双手做出怀抱的样子。

  连圣人们都忘记了我的存在,连盘古和鸿元都不再记得我,大道将我的存在,彻底抹去,这是为了让我以全新的姿态登场,这是为了塑造一个新的天地之主,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最后的无奈。

  看着自己的一生,看着自己曾经的笑容和哭泣,看着那一幕幕我生命里发生的悲欢离合,龙川老头死的时候,我哭过也杀过人,小阿呆死的时候,我一路追杀闹的满上海不安宁,清灵子为了我而牺牲,黑木为了我而被灭,李迅死的时候,脸上的笑容还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中,那一声老大让我至今无法释怀。

  当年,我们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一起拍的照片,背后还写着福祸相依,而如今,照片上已经没有了我的身影。

  当年,司马天第一次带我走进通天会的时候,告诉我通天会的‘精’神,终我一生,‘走’光明大道,封天下厉鬼,我以为我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可如今想来,其实到了今天我才真正明白,这句话里包含的真意。

  那是一种牺牲,一种为了保护天下安宁,而自我牺牲的‘精’神,每个通天会的人都谨记着这样的一句话,都应该拥有一种为了众生奉献自己全部的‘精’神,这才是通天会的‘精’神,而我今天才明白。

  我修行的日子很短,才25年,我经历的事情很多,普通人想都不敢想。

  如今,我将走向这个人生的终点,我将不再以端木森的名字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在,而将变成新的天地之主,拥有超过鸿元和盘古的力量,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无奈的决定。

  匆匆25年,匆匆一段青‘春’,匆匆一个笑容,匆匆地告别。

  再见,端木森......

  此时,在天外无名宫殿上,鸿元和盘古同时看见一个巨大的发光体突兀地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