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十章,尸会 2

第十章,尸会 2

  “你们还有人躲在暗处?”

  对面赶尸队的带头人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一声厉喝,手上动作也不慢,从腰间掏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往后一甩,这符纸在空中飘行的时候就已经燃烧了起来,洒下一片片火苗,落在了身后的赶尸队身上,下一秒,便见到原本安静站着的一群僵尸猛地抬起了头,其中有几个更是发出怒吼,双臂高高举起,大声咆哮起来,月光之下,依稀能够看见排在最前面的一头僵尸猛地睁开了眼睛,散发出夺目绿芒的双眼内隐约间透出‘阴’森的气息。

  一直躲在暗中,还以为能发一笔横财的屈年福,这一回是真被吓的不轻,连滚带爬地往后逃,他万万没有料到,这种只会发生在电视电影里的恐怖画面居然会活生生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妈呀,我就不该来。”

  他骂骂咧咧地往后跑,却没跑出几步,双脚就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狠狠一扯,将他拉倒在了地上,屈年福吓了一跳,回头这么一望,却看见刚刚拉住自己脚,把自己给绊倒的东西居然是一只干枯发黑的大手!

  这下子,他是三魂七魄被吓了个干净,连叫都不敢叫,刚要从地上爬出来,却又看见这只从地下伸出来的手,猛然间动了起来,先是手腕转了转,接着又将泥土给刨开了一个大坑,渐渐的干枯的手臂,肩膀,最后是一张狰狞恐怖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长长的獠牙还有吞吐出来的绿‘色’气息,这些都像极了他在电影里看见的僵尸。

  没有一个普通人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真的遇见僵尸,地上的僵尸没有头发,头顶上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虫子和蚯蚓,土块“扑簌簌”地落下来,嘴里发出低沉的怪叫,随后只听见“嘭”的一声,这头僵尸四周的泥土一下子爆炸,整个身子从泥土中跳了出来,重重地落在了屈年福的面前,一伸手,黑乎乎的爪子就抓向了屈年福的肩膀。

  “别伤害我,啊,啊!”

  屈年福一个劲地往后爬,惶恐地喊叫着,此时却看见一道白光从空中落下,重重地砸在了僵尸的后背之上,僵尸呜咽一声,摔倒在地,屈年福趁机从地上爬了起来,惊恐地转头冲入了树林中。

  出手救了屈年福的自然是蒋天心,只是这么一来,对面的赶尸人可就不乐意了,邪道之人本就对凡人生命并不重视,杀伐更是果决,如今蒋天心出手救了人,却是抹了对方的面子,这弯着腰,脸上带着刀疤的赶尸人头领,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吹了个口哨,之前从土里猛地炸出来的僵尸重新钻回了土中,一路翻滚潜行,回到了赶尸人的身后。

  “小子,你什么意思?”

  赶尸人不满意地低声说道,沙哑的声音中已经透‘露’出了几分不悦。

  “不就是一个普通人看见我们了吗?犯不着动手杀人吧。再说了,杀个普通人还用的着用土行僵尸暗中偷袭吗?这事情做的太不地道了吧。”

  蒋天心眉‘毛’一掀,话里带着几分火气。

  赶尸人没直接回答,眼睛瞄了瞄白骨三个,随后沉声说道:“道上的人都喜欢管我叫我一声疤哥,因为我脸上有两条刀疤是当年对付尸王时候留下的,那一次对付尸王,一共去了三十五个人,最后包括我在内只有三个人活了下来,所以道上的兄弟都很给我面子。说实话,湘潭那边也的确有几个老怪,平日里要是没有仇怨,我也不愿意和他们为难,但是这不代表我怕了他们。我们炼尸的有炼尸的规矩,你们三个不管是哪个老怪‘门’下的弟子,今个儿出手就是抹了我的面子,不留下点什么来,恐怕是走不了的。”

  这疤子脸言语间似乎是要动手,蒋天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葫芦,白骨背在身后的双手上已经开始微微冒出了黑‘色’的火星。

  而疤子脸那边也已经有了准备,只听见他吹了声口哨,四周的几个赶尸人缓缓走了上来,有铁链晃动的声音,很快,一头头僵尸跳着小碎步半包围住了白骨三人。

  就在这时候,树林那边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进来:“要打还是去尸会里打的好,在这里动手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诸位给我钱某一个薄面可好?”

  这声音来的突兀,在场的人之前竟然都没感觉到有人靠近,疤子脸眉头一皱,转身喝道:“可是北疆钱家的朋友?”

  “哈哈,在下北疆钱家三公子,钱开眼,这一次是奉家族之命来参加天下尸会,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名头响亮的疤哥,倒是在下的荣幸。”

  说话间,一个穿着‘花’布衣服,头戴银饰,手上提着一杆烟枪的中年男子从树林后面现身而出,在他身后几个穿着特殊的少数民族汉子举着一口黑‘色’的大棺材紧紧跟随。

  北疆钱家,这名号可是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钱家的几位公子虽然不常在江湖中‘露’面,但是每一次‘露’面都会有惊人之举,这一次天下尸会,正道自然是不会参加的,但是像北疆钱家这样亦正亦邪,势力又很庞大的家族倒是很乐意来凑凑热闹。

  “没想到北疆钱家也会出现,不过今日之事是我的‘私’事,还请钱少爷别‘插’手,等我教训教训这几个无知的后辈,再和您好好絮叨。”

  疤子脸是铁了心要对蒋天心他们动手,只是钱开眼却哈哈一笑,挥挥手说道:“疤哥能否借一步说话?”

  疤子脸一愣,微微点头,被钱开眼拉着走到了角落里,这俩人一通‘交’流时间倒是不长,但是疤子脸明显是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身子都微微一怔,再回头的时候,却神‘色’有些慌张,低声说了一句:“我赶时间去天下尸会,没工夫在这里耗着,你们几个小子下次开开眼,再犯在我手里,定然不饶。”

  说完,就带着自己的赶尸队匆匆离去,这一前一后的转变太快,让蒋天心和白骨都还没适应过来,钱开眼挥挥手,让几个随从跟着自己往前走,经过白骨和蒋天心面前的时候,钱开眼微微拱了拱手说道:“见过蒋天心前辈,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阴’阳代理人中的老前辈也会来我们这天下尸会,不知道是否有公干在身?若是没有,能否赏脸和我同行呢?”

  蒋天心的名号还是有一些的,只是之前疤子脸不开眼没认出来,钱开眼倒是应了他的名字,眼光很尖,此时卖了个好,蒋天心正愁之后若是再遇上不好相处的是不是真动手,一听钱开眼的话,他立刻点了点头道:“那甚好,我也对钱家是久仰大名了。只是不知道刚刚钱少爷对那刀疤脸说了些什么话,让他如此快地退走?“

  钱开眼哈哈一笑道:“我只是告诉他,你是我们钱家的朋友,让他行个方便,仅此而已。”

  蒋天心心里和明镜似的,钱开眼是不是说了实话,他心里清楚,没有当面点破,只是拱了拱手,说了一声请后,拉着白骨和‘蒙’恬跟在了钱开眼的身边。

  “钱少爷这棺材里装的是什么好料?”

  蒋天心一边走一边问道。

  钱开眼却神神秘秘地挥挥手说道:“这东西现在还说不得,不过一会儿你应该能见着,这一次我还指着这玩意儿夺了这一次天下尸会的尸魁名头,不然我这大价钱也是白‘花’了。不过,蒋前辈好奇的话,我倒是能透‘露’一丝,我这棺材里装的东西,天生能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