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三章 化形劫,得宝乾坤图

第三章 化形劫,得宝乾坤图

  ()  此时的天道初成,还在努力地完善着各项法则,所以每次化形天劫都不相同。此次二兽同时化形,又为母子,所以天劫威能呈几何倍数增长。

  “咔嚓”

  方圆十里皆在天劫笼罩之下。劫云还在不断的聚集,吞吐着闪电。终于扩张到二十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

  “娘,是九九天劫!”李清泉声音中有一丝凝重。

  “嗯!小二,集中jīng神。区区九九天劫而已,有什么可怕的!”李嫣然安慰着儿子。

  “轰”劫雷红光闪动,猛地劈了下来,而且是一下两道。

  “着”

  李嫣然轻嗤一声,两道青光自口中shè出,看其形状,像极了两根竹子。

  竹子像一支飞箭,嗖的冲向了劫雷。

  “嗤……”

  刺耳的声音划破空气,两道劫雷与绿竹同时消失不见。

  “咔咔,轰”

  用同样的方法,二兽度过了一道道劫雷。一直捱到了第八十道劫雷。

  此时的劫云不断的收缩聚拢,而李嫣然二兽由于不断的使用术法,还要开启元气守护自身。自身真元急剧消耗,已然所剩无几。

  到底是没有争斗经验的妖兽,如果是一只普通的金仙级妖兽,此时虽人不见得能淡定自然,但是亦能留有余力。

  “小二,怕吗?”李嫣然伸出巨爪拍了拍李清泉的头。

  “不怕!只是以后不能和哥哥在一起玩了!”李清泉眼中流露出一丝黯然。

  “轰!”

  终于最后一道劫雷,夹杂着无限的威能向着二兽劈来。

  “吼!给我散!”一声巨吼自二十里开外传来,竟然压过劫雷的轰鸣声。

  再看天上的劫云,竟然烟消云散。一道道金光覆盖在李嫣然二兽的身体之上,二兽的身躯随着金光的缩小,不断的向中间聚拢。金光散尽,露出里面的身影。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yù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温庭筠绮靡的笔风恰恰刻画了李嫣然此时的风情。

  一袭淡粉的衫,下配雪sè的裙。这样的美人简直是世间的奇迹。

  再看李清泉。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的英姿。

  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一双像朝露一样的眼睛,清澈见底。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紧紧地抿着,浑身洋溢着一种阳光的气息。

  李清明人立而起,迈着轻巧的步子,走向二人。

  “娘,小二!恭喜你们化形成功,修道初成!”李清明躬身稽首。

  “耶?哥,我怎么变成了这么一副丑样子!”李清泉摸了摸齐腰的长发。

  “啪!”

  李嫣然轻拍了一下李清泉,嗔笑道:“傻小二,这才是最适合修道的先天道体。”

  李嫣然弯腰抱起李清明,朱唇轻启:“小大,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我们借助你的功德庆云都能得成金仙,你怎么还是不得化形呢?是不是修炼出了岔子!”

  “娘,没事,顺其自然吧!”李清明摸了摸李嫣然的秀发续道“修道讲求的是顺其自然,不能急于求成的!对了,娘!我想去探一探那竹林。”

  “哥,那多危险啊。还是别去了!”李清泉满脸担忧。

  “咝”

  李清明从李嫣然的肩膀上蹦到了李清泉头上,抓着李清泉的头发就是一阵撕扯,道:“别看我身体小,我好逮也得成太乙玄仙。比你的功力只高不低。”

  万竹林。

  这竹林果然诡异,初入阵法。整座阵法就自然运转,也不知是以何物作为阵眼。

  “嗖”一根竹箭冲着李清明当胸刺来,李清明并不想以控竹之法破除此阵。

  遂脚踏七星步,轻巧的躲过了竹箭。

  “嗖嗖嗖”一连串的竹箭破空袭来,密密麻麻,阻断了李清明所有的去路。

  “起”

  李清明轻喝一声,双爪轻台,一根根土刺从地表突兀出现。

  “去”,每一支土刺对应一根竹箭,竹箭与土刺根根爆裂,相互抵销。

  李清明抓了一把土继续前行。

  “哐当”

  天上传来轻响,一只由万根利竹组成的囚笼朝着李清明当头罩下。

  “嗤”囚笼落下,李清明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眼前已被炼为法宝的囚笼,后怕不已。

  “亏得我身子小。这布阵之人,恁的yīn险至极。竟然把这万竹都炼化为了法宝。”

  想到此,李清明把手中的你泥土向着身前的囚笼一扬,原本微小的灰尘,在飞起的一瞬间,骤然变黑变大,周身缠绕着点点电光。

  低沉的爆裂之声从尘土飞扬中传出。瞬间,整座囚笼从上到下,四分五裂。

  竹子变换着阵形,呈三层。

  最内层的竹子呈蓝sè,寒光幽幽,显然剧毒无比;第二层竹子似狼牙棒,竹节上倒刺根根耸立;第三层呈八卦排布,八个方位各有一株紫sè竹子,镇守一方。

  李清明,苦着张小脸,道:“这到底是谁布的阵啊?别说准圣了,就是亚圣进来不死也得蜕层皮!”

  李清明苦苦一笑:“看来不用控竹之术是不行了!”

  “控,竹遁!”

  李清明手掐着玄奥法诀,轻喝了一声。

  “刷”

  最内围的蓝sè竹子,齐齐一颤,而后齐刷刷的遁入地底,整片地面呈现出诡异的深蓝sè!

  伸爪摸摸狼牙棒似的第二层竹子。李清明手掐法决,双爪上抬。

  “控,凌空!”

  那第二圈竹子竟然尽数抽风似的打着摆子,向李清明后方疾shè而去。

  走出了第二层,第三层可不是那么好过的。如若没有理清这九宫八卦阵,就贸贸然使用控竹之术,那可这辈子就出不去了。

  “哎,无法!”郁闷无比的李清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自言自语道“这阵道我亦不曾研究,看来还得在这阵中待上一阵子。也罢,正好研究研究这阵之一道,以后或许会用到也尚未可知!”

  阵中岁月不可计,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趴坐在地上的李清明一阵大笑:“从正东‘生门’打入,往西南‘休门’杀出,复从正北‘开门’杀出,此阵可破矣。哈哈哈哈!”

  “控,万竹”

  随着李清明的手势,阵法不断移动,入‘生门’,断‘休门’,出‘开门’。此阵破矣!

  破阵而出的李清明,看着身前万竹阵感慨万分。再观空中的主阵之物,更是口水横流,正是:

  “乾为天,坤为地。乾以易知,坤以简能。图名乾坤,包天裹地。掌控yīn阳,咫尺天涯。”

  ……

  李清明鼓动起全身真元,双眼紧紧盯着空中的乾坤图。

  以乾坤图为中心,周围的鲜嫩竹子,呈周天星斗之势,细密的星光自碧绿的天际倾泻而下,迷迷蒙蒙。乾坤图如一副画卷,上面镌刻着山川河流、花鸟鱼虫,似囊括了整个大千世界。

  “又是阵法!这次又是什么阵?”低头细细观察着阵法,李清明的眉头紧紧拧成了一个川字。

  以乾坤图为阵眼,三百六十五株粗大的毛竹为根,一万四千八百株斑竹为干,万株刺竹为枝叶。以接引周天星辰之力联系在一起。

  “周天星斗大阵!”李清明眼珠子都突了出来,“此阵不是被刻录在河图洛书之上,后被帝俊于天庭之颠领悟而出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座小岛上?”

  搞不懂的李清明,决定以身试阵。

  踏入此阵的李清明发现,这周天星斗大阵没有阵法空间的存在。阵中的竹子吞吸着星辰之力,紧紧锁定了自己。深吸一口气,李清明脑中急剧搜索着有关阵道的内容。

  半晌,李清明猛地昂起了头。身子眨眼之间膨胀起来,五米、五十米,直到五百米才停止下来。

  彷如巨兽的李清明,仰天嚎叫了一声:“控!万竹归宗!”作为主干的斑竹,“嗖嗖嗖”连根拔起,冲向中间的李清明。在其身前不断收拢,聚集。渐渐的越变越多,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清明已维持不住那庞大的体型,复又变成了拳头大小。身前只剩一节通体翠绿yù滴的斑竹,泛着淡淡的银光。

  “好!没想到法宝还可以这么炼……随便指挥指挥竹子就能练就一只威力不俗的后天灵宝,还内涵小周天星斗大阵,此后,你名‘绿竹’!”兴高采烈的李清明,抬头望着几yù掉落的乾坤图,狂喜的一扑而上。

  失去了控阵之能,又无人掌控的乾坤图无力的挣扎了两下,就静静地躺在了李清明的手中。

  李清明迫不及待的祭炼起了乾坤图。

  ……

  时间过得很快。自那rì祭炼完了乾坤图,李清明就和李嫣然母子二人在这万竹岛安营扎寨。

  每rì里在岛上布置布置阵法,打熬一下法力,偶尔修炼一下法术,rì子过得倒也自在。

  这一rì,护岛大阵不断的震动。

  李清明趴在弟弟李清泉的肩头,打开护岛大阵。淡淡的望着站在天空中的三名道士:

  当中一位老者,身穿月白sè道袍,上面绣着一副太极图。满头的银发被一个紫金道冠紧紧地竖着,脸颊红润,长长的胡须垂到了胸口。左手持一柄白sè浮沉,坐下是一扳角sè青的山羊。

  老者左侧为一中年,青袍裹身,发髻锁发。脚踏草屡,花白的头发同样被一紫金道冠竖起。脸如冠玉,双眸温和。左手持一古朴小幡,颔下飘扬几缕青丝。坐下是一鹿角鹿耳,马面牛蹄,驼身驴尾的奇形怪物。

  老者右侧则是一名青年,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乌发披散着,身后背着一把长剑。坐下是一独角sè白的奎牛。

  李清明跳下李清泉肩头,双爪抱拳,躬身稽首道:“不知三位道长何故击我万竹岛?”

  老者左侧的中年,饶有趣味的看着李清明,道:“贫道rì前心血来cháo。推算此地有与我有缘之人,心中悸动之下,遂一路向南,行至此岛,以力击阵。想以此法引出此岛之主,以解贫道机缘之惑!”

  “哦?不知三位道长名姓?晚辈猫熊一族李清明,此为家弟李清泉!”李清明心中虽然猜测出这三人是谁,但还是轻问出声。

  “呵呵!李小友不必多礼。贫道名为原始天尊,号玉清道人;当中之人为吾之大兄,名为老子,好太清道人;那青年为吾之三弟,名为通天,号上清道人!”原始天尊嘴角含笑,语气淡然。

  “真是失敬啊!没想到是三清真人。”得到肯定答复的李清明,内心激荡,打定主意要抱紧三清的大腿。

  “呵呵!小友也很有意思,竟然知道吾等三清。”老子开口道“想吾兄弟三人,虽游历洪荒,但名声一直不显。不知小友从何处听闻吾之三人?。”

  “呵呵……?”

  李清明轻笑两声,亦不回答,只是在心中不断腹诽:“听这三人的口气,我可能会成为原始的弟子啊!后世不是传闻老子和原始并不待见妖族,称其为‘湿生卵化之徒,披毛带甲之辈’!特别是原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搞的自己兄弟都教散人亡的。难道后世传言有误?”

  “李小友有所不知!自我三人化形而出,得天道眷顾。但凡遇险之时心中皆有所感应。前段时rì,不知为何,感应突然失效。一位名叫罗睺的道人,yù吞噬我三人本源。当事时,一麻衣老者出手相救吾等!”

  原始天尊手捋胡须,淡淡地说道,“临走之时,那老者特意叮嘱。说吾有一机缘,就在南方。故此,吾兄弟三人一路向南,直至行至此地,贫道心中的悸动才终停止。”

  “原来如此!”李清明面含微笑,心中却是惊惧万分:“老者?难道是鸿钧?他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难道我穿越成妖亦是鸿钧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