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四章 清明拜师,洪荒初乱

第四章 清明拜师,洪荒初乱


  ()  三清随李清明兄弟二人入了小岛,径直走向位于竹林旁的古朴竹殿。这途中各种小兽奔走嬉戏,花儿飘香,草木成群,倒不失为一修行之地。

  此时的李嫣然正为jīng心栽种的杏树浇水,看到三个陌生人,那一双美目疑惑的扫向了李清明。李清泉本xìng憨厚耿直,藏不住话,就把相识的场景和李嫣然说了一通。

  “妾身猫熊一族李嫣然,见过诸位道友!”李嫣然躬身行礼。

  老子呵呵一笑,道:“道友不必多礼,倒是贫道三人叨扰了!”

  众人落座,李嫣然拘来一壶清泉,从一节通体紫红的竹筒中取出几片茶叶,道:“三位道长来的倒是时候。此为小岛特产,‘紫竹茶’!这茶树虽为后天灵根,但是味道甘醇,更有稳定心神的作用。妾身于今rì清晨采摘而下,炒至成片,请诸位品鉴!”

  “哦?竟有此物?”老子当先端起茶盏,拿起杯盖,只见这茶水红艳而明亮,轻轻啜了一口,半晌,道:“味道略有苦涩,一口咽下,舌根回甘,倒是香醇!”复又饮下第二口,脸现讶然,继续道:“这第二口倒是甘甜可口啊!”点头示意原始二人品茗,抬手将茶盏中剩余茶水一饮而尽。

  老子猛然浑身一震,周围的灵气rǔ燕归巢般涌向其身,如此持续了半个时辰,老子睁开双目,长身而起,稽首道:“此茶,三口饮尽唇齿留香,回味无穷。且功效稳定心神,老道踏足大罗金仙千年有余,不得丝毫寸进。今rì饮道友之谓‘茶’。使老道心神稳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老道在此多谢道友了!”

  原始和通天傻愣愣的在旁边看了半天。

  这时通天插口道:“大兄,这所谓‘茶’虽然确有其功效。但在小弟品来却是味同嚼蜡,何来甘醇、留香之说?”

  原始天尊颇为无语的看了一眼通天,说道:“大兄所言,此物需细细品鉴。如你那般,一口而尽,似牛饮一般。怎能品出其中的意境?”

  通天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嘟囔了一句:“哪有泉水来的好喝,苦不垃圾的……”原始只做没见,继续品茗。

  李嫣然闪到一边,让过了老子所施一礼,道:“道长谬攒了!此番道长修为有成,亦是道长之事,与妾身无甚相干!妾身不敢居功。”

  “呵呵,既如此。那此事贫道不再提了!”老子坐了下来,淡淡的笑了笑。

  李嫣然为老子又斟满一杯,盘膝坐于一旁。

  “道长,既然我与您有缘,不知您将如何待我?”李清明见众人闲了下来,张口问道,神sè颇为淡然。

  “依道友看来,吾应如何待你?”原始放下茶盏,道。

  “尼玛废话,当然是拜你为师,抱上你这只大粗腿了!”李清明心中暗骂,低头思索了一阵,道:“道长,不知您对‘妖’如何看待?”

  老子眼中jīng光闪烁,似有所悟。

  原始则是一愣。想了想,道:“吾为盘古父神部分元神所化,说来亦为妖。贫道自身都为妖,你说贫道对妖会如何看待?”

  李清明见原始眼神清明,暗自思忖后世对原始的看法,是不是有失公允。

  原始眼神温和,嘴角轻翘,就那么看着李清明,亦不说话。

  过了一会,李清明翻身跪倒在地,口呼:“弟子猫熊一族李清明,愿拜道长为师,恳请道长收下弟子!”

  “哈哈哈哈!”原始天尊仰天长啸,俯身扶起李清明,道:“好!从今以后,你为吾玉清门下大弟子,亦为吾等三清门下大弟子。

  清明者,明心见xìng,清浊始分。今赐尔道号,清明子”“砰砰砰”

  李清明连叩九头,不动用真元,亦不动用法宝护身,头头见地。而后双爪奉茶,道:“弟子清明子,敬师尊!”

  老子与通天亦是频频点头,显然很满意这三清门下第一人,哦!不对,是三清门下第一妖!

  李清明看了看母亲和李清泉,道:“师尊,现猫熊一族只余我三人尔。我娘亲与小弟亦为我最亲近之人。请师尊慈悲,收下二人!”说完叩首不已。

  李清明此时的心情无人能懂,这是为了二人以后大劫之中,寻找生路啊!

  元始天尊皱皱眉,心中暗暗掐算,李清明的来世今生还是朦朦胧胧,不见分毫。李嫣然之今生也只能看到一星半点。最令原始吃惊的是李清泉,那掐算的画面中,李清泉竟然黄袍加身,气运冲霄,神sè威严无比!与此时傻乎乎的样子相比,很难联想到是同一人。

  原始道:“李清泉可为吾之记名弟子,赐你道号清灵子。李嫣然可与贫道三人师兄妹相称!”说完看了看老子和通天,老子和通天亦是点了点头。

  狂喜的李清明,拉着李清泉倒地谢恩,奉上香茗。

  李嫣然则是款款大方的行了一礼,口称:“师兄!”

  如此,李清明心中终是舒了一口气,此后大劫可放心矣!

  西方大陆须弥山底万里之处。

  “啊!鸿钧,坏本尊好事,本尊要让你灰飞烟灭!”一团黑影不停地膨胀收缩,发出yīn仄仄的惨叫。

  在其旁边,有一潭黝黑无比的池水,上面漂浮着这一朵黑sè的莲花,此莲花,花开十一品,不断起伏明灭,散发着浓浓的煞气!

  ……接下来的数百年,三清就留在万竹岛,尽心尽力的教导着李清明兄弟二人。

  李嫣然作为三清的师妹,也在旁听。这数百年的时间,原始从玉清功法讲到玉清仙法、雷法,再到自己最擅长的炼器之术。

  老子和通天也是尽心地指导三人丹道和阵道。

  让老子和通天欣喜的是,李嫣然对丹道很有天赋,看起来傻傻的李清泉对于阵道,居然一点就通。六人在这岛上,过的倒也自在。

  这rì,原始站在万竹岛的最高峰,对身旁的李清明和李清泉二人道:“此刻洪荒大陆乱象已成。走兽、飞禽、鳞甲三族为各自族群的利益,争斗不休,搅得洪荒大陆乌烟瘴气。

  原始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哎!吾等三清为盘古正宗,有责任为盘古父神保护这一方天地。吾等三兄弟决定前往大陆阻止各族争霸,好保一方生灵平安。如今,清明子虽还未化形,但已进阶太乙玄仙中期。清灵子亦是初入太乙。吾yù使清明子随吾等游历洪荒,清灵子就在此岛陪伴紫烟师妹,可好?”

  李清明眼中闪过jīng光,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道:“尊师尊法旨!”

  李清泉亦是躬身领命。

  半年之后。

  洪荒大陆南部,迎来了三名道士。

  正中一老者,脚跨青羊;右侧一中年,脚跨四不像,左肩膀趴着一只,带着黑眼圈的可爱小兽;左侧一青年,脚跨奎牛。正是初离南海的三清与李清明。

  此时李清明开口道:“师尊,今次我们先去何处?”

  通天教主xìng子急躁,道:“先去找那个老头,前番救我等xìng命,我等未曾道谢,就匆匆离去。与礼不合!”

  老子微微颔首,道:“理当如此!只是此时三族纷乱,搅得众生灵不得安宁。吾等为盘古正宗,却该管上一管!”

  原始天尊把肩头的李清明抓下来,放在四不像的头上,遥指着那顶天立地的不周山,道:“吾等为盘古父神元神所化,自化形而出,未曾拜见父神之脊梁,甚为不敬!小弟认为,应先去瞻仰不周,沿途救治生灵。而后再去寻那老者,不知兄长以为如何?”

  老子沉默半晌,道:“二弟言之有理,就照此般!”

  且不说三人一兽径直朝这不周山挺进。

  此时的漠北偏西的龙族属地,却是上演着一幕好戏。

  “哈哈哈,凤艳儿别白费力气了。还是乖乖的从了我吧!”一条七爪金龙在天空中张牙舞爪的,追逐着一只艳丽非凡的凤凰。

  只是此时的凤凰,尾翎掉了几根,修长的翅膀上带着斑斑血迹,尽显疲惫。

  “敖天,你做梦,我就算死也不会答应你的!”凤艳儿凄厉的叫着,颇有些sè厉内苒。

  “嘿嘿,那可不是你说了算!暗龙,你们给我拦下她!本少爷玩爽了,就把他赏给尔等了!”敖天对着空气突然说了一句话。

  “昂”

  四条黑sè的蛟龙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堵住了凤艳儿的去路。成四象之势,把凤艳儿围的是水泄不通。

  凤艳儿无法,遂化为人形,降落于地,好一个绝sè美人儿: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恨恨地看着敖天,凤艳儿道:“十三哥是在你们的领地失踪的,我于南海遍寻不到十三哥。想来定是你等将他掳了去,你们快快放了我十三哥。要不然两族开战,灭了你龙族!”

  “哈哈哈!笑话!莫说我龙族没有抓凤十三,就算抓了,你又能奈我何?”敖天仰天狂笑,“你现在都自身难保,还在想着那凤十三!你还真是个贱—娘儿们。”

  “你……好!‘南明离火’”一团深蓝的火焰,随着凤艳儿的娇呼,在其手心明灭晃动。“咻”

  毫无防备的敖天被那蓝炎砸个正着。本来还算英挺的面容,瞬间焦黑一片,那深入骨髓的疼痛,岂是一个好吃懒做、贪财怕死的sè鬼能承受的了的?

  “嗷嗷”

  敖龙痛的直跳脚。“你个扁毛娘儿们,敬酒不吃吃罚酒。暗龙,你们他吗的还看着干嘛?给我上,记住!别伤了这个小娘皮!”

  暗龙几人虽然内心很是烦闷,但毕竟是祖龙的亲子,不得不听命与他。

  就见四条暗黑sè蛟龙扑身而上,不断的对凤艳儿使用着各种术法。本就受伤,体力不支的凤艳儿,又岂是四人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衣服被撕扯成一条一条的,曼妙的酮体,chūn光明媚,勾魂诱人!

  口干舌燥的敖天,大手一挥,道:“你们在周围好生防护。等本少爷爽完了,好叫你们也爽爽!”说着就宽衣解带,提枪就要上演一幕,后世某岛国的艺术片。

  “嘎嘎!本尊重伤初愈,正缺少血食,没想到出门就碰到这么好的食物!真是大道在我啊!嘎嘎嘎!”yīn仄仄的声音突然在四周想起。伴随着声音,还有一股冷煞人心的威压。

  闻听此声,暗龙四卫寒毛耸立,浑身不住的打着摆子。敖天则是可耻的当了痿哥。

  “嘎嘎,‘噬灵’,给本尊吞!”一道狂风裹挟着一团黑影,从暗龙四卫身上一卷而过。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成四象站立的四卫,在黑风卷过之后,竟然化为了浓浓黑烟,飘散于空气中。

  “真是爽利!”

  一个一身黑袍,长的邪异俊美的少年郎,伸出红润的舌头轻舔了一下嘴角,道:“没想到你还是天龙那家伙的直系血裔,深得他喜爱。那小姑娘亦是来历不凡,竟然是凤族的小公主!桀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就用你们俩来完成本尊的计划,嘎嘎!”

  已经呆傻的凤艳儿和敖天,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少年化为的黑风包裹着,转瞬间消失无踪!此方天地,重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