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五章 阴谋现,首阳山

第五章 阴谋现,首阳山


  ()  天南不死火山,凤凰大殿。

  “还没有找到小公主吗?”坐在大殿上首,雕凤御座上的男子问道。

  这是一个威严无比,身材壮硕的大汉。一头火红sè的长发,张扬、奔放。大红的锦袍上,绣着一只昂首向天的金sè凤凰。

  “秉凤天族长,密探来报。小公主先去了南海,而后就去了漠北龙族属地。就此消失无踪!”跪在御座前的暗红sè长袍男子说道。

  “又是龙族吗?哼,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如果他们敢对艳儿动手,那就打上祖龙殿,拼着两败俱伤,也要彻底毁了龙族!”凤天狠狠拍了一下扶手,恨声说道。

  坐在凤天旁边的,是一位头戴凤冠,衣着华贵,仪态万千的美妇。那美妇轻轻拍了拍凤天的手,柔声说道:“夫君莫急!艳儿鬼灵jīng怪,一定会无事的!”

  正说到这里,一身紫袍的凤卫急吼吼的跑进了大殿,单膝跪地,说道:“报二位族长,小公主已归来,此时正在殿外等候!”

  “哦?真有此事?快快叫她进来!”凤天面露狂喜之sè。

  “嘻嘻!父皇,母后,艳儿多rì未归,让你们惦念了!艳儿知错了!”一袭粉sè长裙的凤艳儿,跪坐在大殿中,泪眼婆娑的说道。

  “好,回来就好!”凰天(那美妇)拉着凤艳儿的手,欣慰的笑着:“以后莫要如此,害的为娘甚是担忧!来和娘说说,你之此行凶险如何”

  正沉浸在女儿归来的喜悦中的两夫妻,并未注意到,低着头的凤艳儿,双目闪过一道诡异的黑气。

  同样的一幕,上演在漠北祖龙殿。那黑衣少年郎到底为何人,想必众位看官心中已然明了。

  再说李清明一行人。

  一行四人在这天南之地走走停停,碰上争斗的三族,视其所具功德,看,是阻止争斗,还是直接打杀争斗之人。

  途中,无辜受难者不知凡几,多为一些初生灵智的花草、小兽。四人念这些生灵初生,遂随手救治、点化者无数。这些生灵有感四人之恩德,自愿追随其后。随着北行不周,拉起了一条长长的队伍,有掉队的,也有不断加入的。让四人赚足了洪荒众生灵眼球的同时,亦获得了大量的功德。

  这一rì,四人行至一奇形山脉,名曰首阳。此山高约千丈有余,满山土壤呈红褐sè,

  山腰古松参天,丛林密布,山顶清泉涌波,爽气宜人,设身其间,大有坐莲揽翠之感!

  老子在此山前站定,道:“好一处修行圣地!”

  通天、原始亦是颔首不已。

  老子道:“吾感觉此处与吾甚是有缘。待吾探上一探,再往前行。不知二位贤弟以为如何?”

  “大兄请便,吾等就在此等候。正可为身后的生灵讲道一番,也算相识一场!”元始天尊打个稽首,混不在意的说道。

  “如此甚好,吾去也!”老子说着一拍座下青羊,化为一缕青烟,袅袅升空。

  “尔等随吾兄弟三人出行万里,也算有心。今吾yù为尔等开讲化形之道,以全尔等之心!”原始天尊下了四不像,李清明伶俐的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两个蒲团,分递给原始和通天。

  “天地初成,万物有灵,感天地之气运转于身,身周为五行浩气。行意气于己身……”原始的讲道,虽无霞光万丈、地涌金莲。却句句包含化形之道,这些未化形的草木之jīng、血肉之兽,尽皆沉迷在原始的讲道之中。

  李清明虽说聆听了无数次,可是每次都受益匪浅。

  且说老子一路上了这首阳山顶。只见此时的山顶霞光万道,映照的青天辉眼无比,中间两点青芒不断幻灭。

  老子紧皱着眉头,右手掐算中,几yù看不清手指的变动。暗忖道:“咝!次为何物?以吾大罗金仙之能,竟然不能推算其来历!”

  “嘭”的一声轻响,霞光骤然收敛。其中一点星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进了老子坐下青羊的颅内。惊得老子慌忙跳下青羊,细细察看其是否无恙。

  要知道,老子对坐下青羊可是宝贝的紧!此青羊为老子化形之时,引混沌青气造化而成。

  初时并无灵智,后多次听闻老子讲道,竟诞生灵智。说来与老子虽无师徒之名,亦有师徒之实。眼下,青羊被那不知名之物所中,试问老子如何不急?

  青羊被一点青芒shè中之后,先是一愣。随即,面现痛苦之sè。一点青光忽然浮现于青羊头顶,渐渐的,全身被青光所包围。

  老子诧异的望着这一幕,虽有心破除此光幕,却害怕上了内里的青羊。遂只能静静等待。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

  不知过了多久,青光散尽。青羊现出了身形,却是形象大变!但见时的青羊:

  通体青水碧,鼻似水牛鼻,啼子碗口大,扁角分两边。双目似铜铃,体型如山峦,声似虎狼音,闻之敢胆怯。

  老子上前两步,摸了摸它的头,道:“那点青芒却让你成了青牛,此到底为何物?”言罢看向了金光散尽所剩之物。

  一把造型古朴,通体青翠,上面布满沟沟壑壑的扁拐,静静的躺在山巅。

  老子抬手一吸,地上的扁拐就不由自主的飞到了老子的手中。老子闭眼,将元神探入扁拐之中,一股信息流入老子脑际:

  混沌未开之际,有一枚混沌苍松子,为大道造化所成之物。盘古大神开天之际,正值松子破裂成长之时。由于遭盘古开天神斧劈砍,未能顺利成长。遂裹挟一团混沌青木之气,掉落于洪荒大地。大道有感苍松子无辜受难,成其先天灵宝之形。这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睁开双目的老子感慨万千,轻声道:“大道至公,你虽无辜受此灾劫,却以另一形式存在于洪荒。今老道我在此立誓:吾成道时,必全力助你得脱灵宝之形,化形为先天道体!”

  扁拐不住颤抖,身放万丈青光,似是回应老子。

  山下,原始讲道仍在继续。

  这千百年间,周遭生灵,知此地有大能者讲道,俱都聚拢而来。期间不断有生灵化形,天雷轰鸣不断。

  老子乘坐青牛下山之际,原始正好停止讲道。

  “咦!后世果然诚不欺我。这老子的坐骑,还真是青牛。还有那根拐杖,这才符合老子的形象。”李清明看着老子坐下的青牛,心中暗暗道。

  “大兄此番可寻得机缘?”通天急躁的出声问问询。

  “确实如此!吾等还是边走边谈,这耽误了些许时rì,吾心中甚是不安!”老子轻笑着说了一句。

  当即,四人遣散了众生灵,继续前行。只是未注意到,身后二十里处,多了几个不速之客。

  七rì之后,临近漠北之处。

  “兀那三道!何事过我漠北龙族属地,还需随我**内审察一番,再做计较!”几只顶着个龙头,身材魁梧,手持钢叉的龙族突然出现在四人面前,高声吆喝道。

  李清明观老子三人,皆是面沉如水,不言不语。想来必是不屑与几只化形未完全的小妖计较。

  遂拍拍身下的棕熊,踏前几步,道:“那小妖,你等有何资格审查吾等,速速离去!且饶你xìng命,如若不然便留下命来!”

  那为首的龙族,听了李清明的话,是怒从胸中起,恶向胆边生。举起手中的阔背刀呼喊着就冲了上去。

  李清明心想速战速决,抬起右爪,掐动法决朝着面前的小妖一指,虚空一声炸响,一道粗如手臂的惊雷,携毁天灭地威势,直冲向那小妖。

  说来好笑,那小妖颇为无知,竟然用阔背刀来抵挡玉清神雷。岂不知,矿物引雷,更何况是这jīng铁锻造的阔背刀。

  “啊!”相当符合科学规律的事件发生了,那小妖尚未冲到李清明身前,就被玉清神雷霹的魂飞魄散。其余小妖观之,骇的是四散奔逃。

  李清明见主祸已死,就收了手。扭头抱拳对原始天尊道:“师尊,幸不辱命!”

  “为何不全部斩杀?”通天皱了皱眉道。

  “此等龙族小妖未曾得罪与我,与我也无有因果。何必要徒增伤亡呢?”李清明摸了摸坐下棕熊那对小巧的翅膀,继续道:“况且,那几个小妖既能修炼至此,亦是不容易,打杀了未免可惜。”

  老子捋着胡须不住点头,口中称赞道:“吾辈中人,需上体天心,心怀慈悲。此赤子之心,方能有所成就!”

  原始天尊虽然也跟着点头,但还是说到:“清明吾徒,你放走这小妖固然是你心地仁慈。可你想过没有,他们分属龙族,如今吾等在这龙族属地。这小妖若是上报,吾等怕还是有些麻烦!”

  通天赶紧点头,道:“没错,我和二兄是一个意思!”

  “嘿嘿,我已给过他们机会。若还要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李清明眼中寒光闪过,语气冷然。

  鳞甲一族圣地,漠北祖龙殿。

  “报吾主,吾等手下小妖回报,昨rì有四名修士,自吾龙族属地而过!吾手下小妖yù查问清楚,怎奈不是那几名修士敌手,还险些丧命。”一名暗龙卫,单膝跪地向祖龙秉报。

  “哦?竟有此事!”天龙(祖龙)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对下首的众位龙将说道:“尔等代本座前去查探,看到底为何人!切记,要以礼相待。若阵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小道,便直接打杀了就是。若是身怀绝技的大能者,此时正值吾三族关键时刻,能把他们拉入吾等阵营最好。如若不同意……桀桀!”

  “天龙道友,吾等入龙族至今,尚无任何战果,今番就由吾等随龙将前去。定能马到功成!”一名眼神yīn郁的佝偻老者,起身说道。

  天龙闻言大喜,道:“好!那就有劳乾坤道友了,吾在此预祝道友功成归来!”

  “呵呵,天龙道友稍待,贫道去去就回!”乾坤老祖说完,随手抓起地上的暗龙卫,就冲霄而起,往三清四人寻来。

  “哎!我就说要统统斩杀!看吧,麻烦来了!”通天感受到身后不远处,有一向此方向高速移动的修士,叹了口气。

  “三弟,你就是杀伐之气太重,要注意克制!”原始天尊皱了皱眉,道。

  李清明看了看通天,又瞅了瞅原始天尊,暗忖:“看来这哥俩儿确实有点不对劲,难道说原始天尊在后世针对截教,并不是讨厌妖族,而是与通天教主不对付?古怪古怪……”

  “唰!”乾坤老祖放下那暗龙卫,道:“可是这四人?”

  “是,就是他们!”暗龙卫被乾坤老祖抓着飞行了一rì,早已身心尽疲,落地就瘫软于地。

  “吾且问尔等!”乾坤老祖一甩黑sè袍袖,道:“前rì,可是尔等劫杀了我龙族护卫?”

  李清明见眼前老者修为观之不透,心想又是一个老妖怪。可闻听这毫不客气的语气,怒火不知为何腾腾地往上涌来,张口就是一通乱骂:“我去尼玛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我大爷啊,还是我大婶啊?你他吗的问我,我就必须回答你吗?我欠你的吗?我是上了尼老母了,还是断了你命根了……”

  这一连串的经典国骂,莫说三清听的是目瞪口呆。就连那三只坐骑,都是大脑当机。更不用提乾坤老祖了。

  此时的乾坤老祖已是双目喷火火,身子不住的颤抖,硬生生地吐出了一口墨绿sè的鲜血。口中怒喝:“小辈,你找死!”

  PS:请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推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