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六章 乾坤炼狱阵

第六章 乾坤炼狱阵


  ()  乾坤老祖怒喝一声,飞身而上。空无一物的手中,突兀出现了一柄晶莹剔透的尺子,尺子约有三尺来长,周身萦绕着玄奥的气息,向着李清明就当头砸下。

  李清明大骇,心说这牛鼻子老道可真不讲究,这就沉不住气了!

  “来得好!”李清明跳下棕熊,头顶浮现着乾坤图,顶住那尺子的攻势,随手甩出绿竹。绿竹见风而长,眨眼工夫就化为了一柄长枪。长枪隐泛寒光,径直扎向了乾坤老祖。

  “好个jiān诈小贼!”乾坤老祖眼中闪过yīn鸠之sè。侧身躲过绿竹所化长枪,双手变幻法印,对着那尺型法宝大喝一声:“乾天坤地,给我压!”

  李清明眼中闪过一丝嘲弄,嘴中轻嗤一声:“转!”那长枪诡异的转了个圈,猛然扎向了乾坤老祖后心。

  此刻全部心神都在前方的乾坤老祖,眼中闪过狠sè,双手不断下压。可奇怪的是,压了半天,尺子竟然毫无寸进。瞥见李清明兽眼中的嘲弄,心下暗道:“不好!”慌乱之下,一个侧身。绿竹所化长枪,从乾坤老祖的腋下划过。

  李清明握住倒飞而回的长枪,摇了摇头道:“可惜!”

  “小辈,端的不为人子!竟然如此jiān诈!”乾坤老祖摸了摸被长枪划破的道袍,召回了法宝。

  “哈哈,笑话!两方争斗,还在乎什么jiān诈。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兵不厌诈?”李清明眼冒jīng光的瞅着乾坤老祖手中的尺型法宝,心中暗道:“不会是那件法宝吧?”

  “小辈,将你头顶之物献上。老祖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如若不然,就不要怪老祖心狠手辣了!”

  无独有偶,乾坤老祖同样眼热李清明的乾坤图。

  “哈哈,真是好笑!你以为你是谁,能左右我等的命运!”通天原本和原始二人在一旁看戏,此时听闻乾坤老祖之言,也不禁怒火上涌,遂出言讥讽道。

  乾坤老祖斜眼瞥了通天一眼,道:“你一个区区大罗金仙初期的小家伙,在老祖吾眼中,连个P都不是!竟然还敢嘲讽本老祖。还是下来说话吧!”说完,冲着通天就是一拂衣袖。

  可是令他傻眼的事情发生了,通天似无所觉一般,稳稳坐在奎牛之上。乾坤老祖又是连拂了好几次衣袖,还是不见功效,急得是老脸通红。

  “老头,甩够了吗!甩够了就开打!”通天眸中一丝不屑一闪即逝。

  “小辈,休得猖狂。我要让尔等魂飞魄散!”乾坤老祖说着从怀中掏出三盏小灯,抬手轻挥,三盏小灯并手中的尺子,向着三清几人缓缓飞去。

  三清自视甚高,再加上修为已至大罗金仙,浑然不惧的看着乾坤老祖布阵。

  三清这种冷静淡然,看的乾坤老祖心中胆寒!眼看阵已布成,甩掉这个念头,哈哈大笑道:“此阵名为‘乾坤炼狱阵’,老祖我穷毕生jīng力醉心阵道而成,准圣进去都不得出!你们就慢慢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哈哈哈哈……”

  “此阵,名为‘乾坤炼狱阵’,以‘乾坤’开头,想必那尺型法宝就是定乾坤之物,又以‘炼狱’二字结尾,想来必定与那三盏小灯有关。”通天身具盘古元神传承的阵道五卷,故jīng于阵法。观瞧了半晌,开口道。

  原始天尊这时开口说道:“那老道手中的尺型法宝,名为‘乾坤尺’又叫‘量天尺’。顾名思义,它可以度量天地,取天地之力为己用。与清明子的乾坤图,还有那未现世的乾坤鼎,合为乾坤三宝。”

  “那三盏小灯为先天三灯,分别是:八景宫灯、庆云金灯、翠光两仪灯。内部各有一道先天之火,威势无穷。此三灯布阵,成三才之势,既能发扬三灯先天之火,又呈合围之势,端得妙不可言!”

  “多说无益,我等还是尽快破阵的好!”老子看了看四人身下的坐骑,见其已萎靡不振,颓态毕显,遂开口说道。

  “师伯,且先试试此阵威力如何,再下定论!”李清明抬起兽头,正说到这里。一道金sè的火苗,从东南一角直shè而来,直奔李清明的坐下棕熊。

  李清明轻轻拍了拍棕熊的头,那头棕熊竟然扇动小翅膀,飞了起来,轻飘飘的躲过了金焰。并张口吐出一口蓝极炫冰,霎那间,金sè的火焰被炫冰包裹在内,掉落于地,摔得四分五裂。

  “咦!这小家伙儿,还有这能耐?真乃异兽尔!”通天拍手称赞了一声。

  棕熊面露得sè,显然和高兴听到通天的称赞。不过,这夯货显然是得意过了头,一个不注意,忘记了扇动翅膀,从空中跌落了下来,正坐在摔落于地的冰尖上,登时戳的屁股鲜血直流,看的李清明是哈哈大笑!

  乾坤老祖在阵外闻听李清明的爽朗笑声,心中暗恨不已。遂手掐印诀,全力启动大阵。

  阵中混沌之气沸腾,黑云涌动,三点火光随着混沌之气的翻滚,不断的收缩、膨胀。随即分散成无数股,呈合围之势,狠狠地冲向了李清明等人。

  三清仗着自身修为高卓。老子甩出扁拐,朝着攻向自己的火焰,左打一下,右击一下,无有火焰可以近身。元始天尊更为简单,祭出了一古朴小钟于头顶,此钟名为丧魂钟。只见丧魂钟不断的旋转,一圈圈光晕随着旋转飘落下来,护住了原始及坐下的四不像。火焰飞蛾扑火似的砸在丧魂钟的光晕上,消失无踪。

  再看通天,起先是一下一下的击打着火焰,到后来厌倦了,激起了怒火,抽出背后的长剑,怒喝了一声:“斩破虚空!”

  身周的火焰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起,全部聚集在了通天身前,提剑一斩而下。此剑虽不是什么先天灵宝,亦跟随通天许久,岂是凡物?

  那火焰被一剑而破,无数的混沌之气涌动着,疯狂地肆虐向了四周。

  本来就对火焰疲于应付的李清明,受了无妄之灾,被通天挤到两侧的火焰,平白灼伤了那一层溜光水滑的皮毛。

  李清明颇为幽怨的看了看通天,把通天看的是鸡皮疙瘩直冒。

  “哼,有点道行!”乾坤老祖与此阵心意相通,观四人术法,心知不好对付,狠狠地说道:“你们以为这大阵就这等水准?吾既为其命名‘乾坤炼狱’,可不是那么好破的!”

  言罢左手下压,右手向上。掐动法决,猛地一分左右手,成上下开合之势,大叫了一声:“天崩地裂!”

  阵内漫天的火焰“咻”地消失无踪。无尽的混沌之气,如cháo涌般翻滚着,如此持续了盏茶时间,混沌之气突然平息。轻气上扬为天,浊气下降为地。

  阵中的四人疑惑的看着此景,李清明道:“这老怪物到底要干嘛?”

  “嘎嘎。你很快就知道了!”乾坤老祖的声音嚣张无限。

  “轰,咔!”

  天空猛然掉落下来,地面突然裂开了道道骇人缝隙。

  三清大惊,刚yù动手,就见一张巨型图卷冲天而起,赫然是李清明的乾坤图。一根顶天立地的绿竹拔地而起,条条根须掩盖起了地上的裂缝。

  李清明哈哈大笑:“兀那老道,你还有何能耐?”手中掐动印诀,道道天雷从天而降,不断轰霹着阵法上空掌天控地的乾坤尺。

  随着轰鸣,乾坤尺不住的颤抖,整个阵法亦开始崩溃。

  焦急的乾坤老祖,右手向上撑开,一只墨绿sè的大手凭空出现,

  “裂天爪”!

  乾坤老祖一爪抓出,那遮天盖地的爪影,猛地抓向了玉清神雷。

  两者相撞,本来已被李清明固定住的天地,又有了崩裂的趋势,只是此时的李清明分身乏术,如之奈何。

  “定”

  通天此时祭起了一杆小幡,名曰“六魂幡”。

  此幡可定可收人魂魄,亦可定地水火风。开始崩裂的天地,被通天再次定住。

  “无量道尊!”

  老子打了一声道号,随手扔出了扁拐。扁拐在空中一阵变化,竟然化成了一朵随风摇曳的莲花。此莲花花开三十六品,根叶硕大,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魅力。

  “花开花落已成空!”

  老子张口说了一句话,随着话音落下,那多莲花开始左右摇摆,根须疯狂暴涨,长不知里许远。

  三个角落的先天之灯,一阵晃动,莲花的根须倒卷着三盏小灯到了老子身旁。老子伸手取下小灯,留下了八景宫灯,将庆云金灯递与了元始天尊,翠光两仪灯递与了通天。

  如此,缺失了布阵之物,“乾坤炼狱阵”不攻自破。那乾坤尺发出阵阵悲鸣,就要飞回乾坤老祖手中。李清明眼疾手快,祭起还未收回的乾坤图,向着乾坤尺裹去。

  气机牵引之下,乾坤尺被乾坤图包裹着,落到了李清明手中。

  这一连串事情也就在眨眼间发生,乾坤老祖尚未反应过来。感到法宝被夺,猛然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的看向了李清明四人,道:“可恶的小辈!强夺吾之法宝,吾定不与尔等甘休!”

  李清明直接无视了他的狠话,用手抚摸着乾坤尺,嘴中不住的嘀咕:“好宝贝啊好宝贝!跟着那老道可是委屈你了!”

  原始天尊颇为同情的看了乾坤老祖一眼,心中暗道:“这老货也真够可怜的。落入我清明徒儿手中的,那是不可能要回来了!这老货,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不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嘛!那三盏先天之灯,不还在三清手中吗?

  乾坤老祖眼神闪烁,心中亦是暗暗思忖:“如今,自己法宝皆无,单靠自身发力,是打不过眼前四人的,何不暂避此祸。等本老祖休养生息之后,再来谋划,岂不妙哉!”

  通天上前几步,对乾坤老祖说道:“那老头,吾等争斗些须时间,尚不知你之名讳,吾剑下不斩无名之人。速速说出你之姓名,吾好给你留一个全尸!”

  “吾乃乾坤老祖,为这开天之后第一批生灵!尔等皆是小辈,竟然yù打杀于吾,真是气煞我也!吾yù死亦不让尔等好过!”乾坤老祖脸现狠sè,猛然向着四人冲来。在半空中,身体不断的膨胀、变大。

  老子见之,说道:“不好,这道人要自曝!你等做好防护!”说着,就手指青空,扁拐冲天而起,护住老子。

  原始天尊复又祭起丧魂钟,护佑自身。通天则是手持六魂幡,护住身周。

  李清明亦是祭起乾坤图于头顶,紧紧盯着空中的乾坤老祖,心中暗道:“我草,这老货怎么会这么狠!临死都要拉几个垫背的……”

  只见那空中的乾坤老祖,体形一阵收缩,向着相反的方向飙shè而去,空中激荡着他留下的言语:

  “小辈,吾有急事!下次再与尔等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