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七章 乾坤陨灭,不周炼魂

第七章 乾坤陨灭,不周炼魂


  ()  逃跑的乾坤老祖,此时正往漠北祖龙殿赶去,心中正是无限得意,“本老祖纵横洪荒无数年,岂会因这点挫折就自爆身陨!笑话!”

  且飞且停间,很快就到了漠北的一处山坳。此时的山坳全无平时走兽嬉闹,飞禽奔走的热闹景象,寂静的吓人。

  “嗯?怎会如此安静!”乾坤老祖心中暗暗嘀咕,鼓动起全身法力,想要快速飞过。

  “乾坤前辈,晚辈敖天在此等候多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把乾坤老祖吸引了下来。

  “哦!原来是敖天太子,不知太子缘何在此地等候啊?”乾坤老祖按下云头,微笑着对敖天说道。

  “呵呵!父王遣我在此恭迎乾坤前辈凯旋而归。不知情况如何?”敖天笑呵呵的拱了拱手。

  乾坤老祖尴尬的扶了扶道冠,道:“贫道此行,未曾碰到那几名道士,故此yù回。岂知在此碰到太子。如此,吾与太子正好同归祖龙大殿!”

  敖天眼中闪过一丝嘲讽,抬手间,本来站在其身后的十二名暗龙卫,成十二元辰之势,围住了乾坤老祖。嘴中念咒,手上掐诀,无数的大道符文悠悠忽忽的飘荡而出,不断的相互组合、分解。最终形成了一个黑sè半圆形的领域。

  乾坤老祖心惊不已,试着放出裂天爪,狠狠地在领域罩上抓了一下,那领域分毫无损。乾坤老祖怒声道:“敖天太子,不知此是何意?”

  “桀桀,何意?你说这是何意?本座yù与你借一物,不知你肯与不肯!”敖天眼中冒着黑气,脚底升腾起一朵九品黑莲。

  “嗯?夺灵之身!”乾坤老祖面sè大变,道:“你到底是谁?吾与你有何仇怨?”

  “吾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肯不肯借一物于吾?”敖天怪笑着说道。

  乾坤老祖面sè连变,顿了半晌,道:“不知道友yù借何物?”

  “你之命!动手,桀桀桀……”敖天脚踏黑莲冲天而起。

  十三个人在那黑sè领域中,不断的嘀嘀咕咕。

  领域正中渐渐的多了一个细小的空洞。慢慢的,越变越大,直至一人高。

  乾坤老祖疯狂的发动着所有的法术“裂天爪”“吞元波”……收效甚微。

  突然一只布满符文的胳膊从孔洞中伸了出来,手上指甲锋利,满布创伤。一把抓住惊骇yù绝的乾坤老祖,就拖进了孔洞。只传出乾坤老祖的濒死之声:“不……啊!”

  山坳一切归于平静,了无生息……

  自从乾坤老祖逃跑之后,北行的李清明四人再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不周山脚下。

  相比起不周山,李清明四人就好比地上的蚂蚁一般渺小。仰望不周,三清缓缓下拜,恭声道:“吾等为盘古父神元神所化,此次拜祭父神。愿为父神守好这一方天地,看顾好这洪荒生灵!”

  “轰隆!”

  青天白rì,平地炸雷,一股狂风携天地之力,从三清面前刮过。三清感受着盘古那浓浓的眷恋气息,不禁热泪盈眶。

  “师尊,我yù登不周,以练心神!”

  李清明神情坚定,突然出声,对原始天尊说道。

  “哦?这不周山可是遗留着盘古父神的威压,越往上威压越重,眼下以你太乙玄仙顶峰的修为怕是力有未逮啊!”原始天尊摸了摸李清明的头,道。

  “咝!清明子,你不要命了!莫说以你小小的太乙玄仙,就是吾依靠肉身想登临不周,都是痴心妄想!”通天双目圆瞪,很是吃惊。

  “师叔,我意已决,你们是阻止不了我的”李清明神sè罕有的严肃。

  “可以!”老子看了看李清明,高深莫测的说道。

  “可是大兄,清明未曾化形,在山上又不可动用法力,怕是……”原始天尊面露难sè。

  “无妨,清明必然无事!”老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谢师伯,师尊和师叔成全!清明子去了!”言罢,下了棕熊,几个闪烁间,消失在了不周山脉。

  “此行若是功成,清灵子当为我三清门下第一人!”老子遥望着不周山巅,目露奇光。

  李清明散开周身法力,动用肉身的力量,完全如凡人一般,一步一个脚印地,在山间不断行进。

  要知道,如今的不周山,盘古威压虽然经过几十个元会的时间,挥散了大部分,但是也不是,修为在大罗金仙下的修士可以承受的。

  第一天,李清明攀登了十里……

  一个月,李清明攀登了三百四十里……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流逝,攀登了不知多少里。

  李清明意识低沉,恍惚间,看到了前世已故的父母,手挽着手,冲着自己不断的招手,口中轻唤着:“明明,到妈妈这来……”

  突然脑际一阵冰凉,原是已被炼化的乾坤尺,感应到主人的危机,散出一股清流,示jǐng李清泉。

  猛然醒悟的李清明,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一枚被发shè的导弹,通体燥热,像要爆炸一样!不断的有一种特殊的物质挤压着自己的神经,李清明快要崩溃了!

  “嗷!”

  满布葱郁树木的不周山脉,一只毛sè黑白相间的小兽,仰天长嚎,声震苍穹。

  李清明只感觉身涨yù裂,从乾坤尺中不断流出的股股清流,刺激着李清明的神经。

  不周山上空骤然乌云密布,蔓延数十万里。

  所有洪荒中已生的大能者,鸿钧、罗睺、天龙、凤天、麟天之类的,均将目光投向了不周山方向,心中各种念头纷繁而至……

  正在不周山脚论道的三清,同时抬起了头,神情凝重无比的看着天空的乌云。

  “大兄,难道这是?……”原始天尊甩动了一下浮尘,开口道。

  老子点了点头,道:“此为‘紫宵神罚’!”

  “咝!”通天猛地吸凉气,道:“这山上究竟发生了何事?竟然引动神罚!”

  原始天尊神sè难看无比,道:“大兄,清明子还在山上,且此神罚绵延整个不周山脉!吾担心……”

  “无妨!那老者既然指明清明子为你,甚至为吾等三清之机缘,定然有神异之处!此前,清明子除了言语怪异,并无表现出任何特异之处。故此,吾断言,清明子此行定然无事!”老子恢复了那云淡风轻的表情。

  原始天尊闻言,脸sè稍霁。

  此时的李清明确实凶险万分,虽有乾坤尺护主不断示jǐng,但脑际亦是幻像纷呈:

  李清明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的是亮白的天花板。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耀在米黄sè的墙壁上,晃得李清明猛然清醒过来。连忙用手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道:“我不是在攀登不周山吗?这是哪里?”

  再细细观瞧,熟悉的电脑桌上除了那iMac苹果电脑,还有一本rì历,那rì历翻开的一页显示2013年4月12rì,不就是自己穿越的那一rì吗!

  看了看手臂四肢,李清明迷茫无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发生的一切皆是梦幻泡影,南柯一梦?”

  “明哥,在家吗?我是小胖!”突然楼下传来的叫嚷声,惊醒了李清明。

  “在,刚醒!等我穿衣服,”李清明听闻这熟悉的声音,激动无比。

  “小胖,你今天又搞什么?”打开门,李清明小看着小胖那肥硕的体形,心说:“老长时间不见了,还挺想这吃货的!”

  “明哥,今天我老爹从美国回来,想请你去我家吃顿饭!”小胖穿着板拖,随意的走进了客厅。

  “呵呵,罗叔回来了吗?可有段时间没有见他了!”李清明双目中,jīng光一闪而逝。

  这胖子名叫罗书成,他老爹是著名的跨国集团罗氏的老总,罗鸿。罗李两家是世交,小胖和李清明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小的时候,跟在李清明身后偷鸡摸狗,偷窥美女洗澡,什么事都干过。

  “嗨,谁说不是呢?就连我这个儿子要见他,都千难万难的。也不知道他整天东奔西跑的在忙个啥?”小胖嘴角抽了抽,道。“话说明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也不找一个呢?”

  “呵呵,我还想问你呢?”李清明延伸略微冷冽,道.。

  “哦?我嘛!我可没有那心思,美女哪有美食来的痛快!”小胖哈哈大笑!

  李清明急走几步,猛然掐住小胖的脖子,往上一提,道:“你他吗到底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哥,这是怎么了?什么怎么回事?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快放手啊,我喘不过气来了!”小胖眼神慌乱,双腿乱蹬。

  “装!你就继续装吧!我可不介意在这里杀了你!”李清明眼中凶光四冒。

  小胖眼神一冷,身上猛然爆发出一团黑气,脱离了李清明的控制,房间亦是一阵晃动,归于虚无。已经改头换面的小胖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小胖对于美女的追求,比美食还重要。这一就是你的败笔!”李清明轻咧嘴角,延伸清冷。

  “哈哈哈!不愧是洪荒异数,如此,心之劫算你过关,慢慢享受这紫宵雷罚吧!哈哈哈”说着,就消失不见。

  一阵天摇地动,李清明清醒了过来。

  “好一个心之劫!”李清明思索半晌,后爪着地,人立而起,对天狂吼:“今吾为今世李清明,道号清明子!自此斩断前尘,大道为证!”

  “轰咔咔”一道紫sè神雷,穿过层层云朵,朝着李清明立劈了下来。

  来不及躲闪的李清明,被神雷霹了个外焦里嫩。全身毛发虚黑,嘴中不断冒着袅袅青烟。

  李清明心中如打翻了的五味瓶,五味杂陈:“那穿越小说不都是,说啥斩断前世,今世为啥啥的吗?为毛还用天雷霹我?”

  “咔”

  又是一道紫sè神雷当头霹下,李清明祭起乾坤图,神雷劈在乾坤图上,滋滋作响。

  许是天罚也被悠哉的李清明激怒,浓稠如墨的乌云,不断的向中间收缩、聚拢。最终只余里许方圆。

  条条人形闪电自乌云中跳跃而出。惊得李清明下巴都掉了下来,暗道:“我他吗不是叶凡,这也不是遮天!没听说度个天劫都得像遮天里面一样,独战众位帝尊!天道,我去尼大爷的!”

  说时迟那时快,那人形闪电已然临身。李清明左手紧握“绿竹”。右手高举乾坤尺,头顶乾坤图,全神戒备。

  “唰”“唰”“唰”

  不多不少,一共九人,皆为一个人物形象。具是手持斧型闪电,脚踏紫电莲花,头顶圆形闪电。

  九人呈九宫之势,手中斧子不断做着劈砍的动作,斧斧点在乾坤图上。乾坤图不住的颤抖,上下明灭。

  乾坤图虽分属先天灵宝,可这神罚亦为天道所为。岂是区区灵宝可以抵挡。很快,乾坤图就哀鸣着,倒飞回了李启明的丹田紫府。

  一只只斧子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俱都砍在了李清明那拳头大小的身体上。使得李清明远远望去,就像一朵盛开的向rì葵,金灿灿,亮堂堂。

  “我去尼大爷的!”李清明怒吼着,举起手中的绿竹攻向那一个个人形闪电。

  “嗨!”

  ‘降龙十八掌’‘乾坤大挪移’‘太极’‘八卦游龙掌’……

  狗急了还跳墙,更何况是人呢。李清明胡乱发动者体术、法术、符术。

  李清明所站的这一片天地,被天雷和李清明搞的是乌烟瘴气,面目全非。

  不过倒是颇见成效,那人形闪电居然被李清明不知不觉中击的溃散四溢。

  也因此,李清明体内的法力所剩无几。

  “我他吗的就算死,也不要你好过!”李清明双眸通红,状态狰狞。身体猛然膨胀了起来!

  十米……

  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