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八章 神罚天降

第八章 神罚天降


  ()  “我打不散你,我就吞了你!”

  李清明化身的庞大巨兽,疯狂的仰天嚎叫。张开巨口,猛力一吸,道道闪电游丝,迅速凝结成团,紧紧地团成了一个个的雷球,被李清明吸入了口中。

  “轰”神雷不断的劈下,初时雷电入体的舒爽感,此时荡然无存。李清明体内乱成了一锅粥,丝丝雷电在李清明的五脏六腑中不断游走。直接刺激內腑的神经,可要比从皮肤上的神经末梢传来的痛感要深的多。

  不再嚎叫的李清明,把玉清功法运转了一遍又一遍,同时千多年前服食紫竹笋根的效果也带了出来。

  清爽的甲木之气,滋润着李清明受损的内腑,条条黑气顺着经脉,从毛细血管中冲向了皮肤。沿着毛孔,拼搏了出去。

  李清明心中不明所以:“咦?这股青气是什么?我身体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咔”!来不及细想的李清明,被天空中一道越见粗大的神雷,狠狠地劈进了不周山底。高大挺拔的不周山,硬生生的下陷了几十米。吓得山脚下的三清以为天要塌了,连忙祭出法宝防护周身。

  “好爽!”

  一团黑影,夹杂着一股焦糊的气息,从坑中跳了出来。甩掉落在头顶的泥土,李清明斜眼瞅了瞅变得没有动静的乌云,心中苦笑:“都说莫装逼,装比遭雷劈。我自穿越以来,一直安分守己,不曾有半份逾越。怎会招来神罚呢?”

  狂风涌动,天上的乌云又有了新的变动。

  里许方圆的神罚劫云又一次开始聚拢,颜sè慢慢的从乌黑向赤红转变。很快,一只巨型天罚之眼,在天空上成型。

  此天罚之眼分两个部分,类似眼白的地方乌黑一片,眼球呈现诡异的赤红sè。开合间,隐现雷光。

  李清明观那天罚之眼,毫无任何感情波动,冷漠无比。一股诡异的波动,自天罚之眼传出。随即心头响起一阵低沉的轰鸣:“尔为异数,三劫过后,异数可通!”

  “哦,原来如此!我就说嘛,不可能随便发两句什么,‘自此吾为某某某’,就能让大道放过这没有上户口的人!”李清明心中思忖着。“三劫?一为心劫,一为雷劫,还有一劫是什么?”

  “咔!”

  耀眼的红光贯穿了整个天地,猛地向李清明劈了过来。李清明看着这满含煞气的天罚之雷,骇的是魂飞魄散。

  慌乱的祭起乾坤尺击向了那道神雷。乾坤尺稍微低挡了一下,就滴溜溜的打着转飞回了李清明的丹田。

  “吼!我吸!”李清明依照前法,将这道神雷照单全收的吸入了口中。但是很快,李清明的面孔就变得极度扭曲了起来。

  神雷入了李清明的体内,如活物一般,左突右撞。李清明眼中布满血丝,口中发出轻微的‘呵呵’声。

  储存在体力的苦竹jīng华,再次从肌肉、肺腑中溢了出来。迅速的包裹了那团硕大的神雷,丝丝绿气,聚拢成长方形,从雷团中抽丝剥茧般的将丝丝雷电抽出,同化为甲木青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清明舒爽的吐出一口浊气,内视体内情况:“心脏有力的跳动着,没有问题!肝脏红润,包裹着淡淡的绿气,这是刚才的青气。咦,这又是什么?”李清明惊讶的看着驻扎在丹田上的一抹紫意,好奇的将元神探了过去。

  元神顺利的的进入了那一抹紫意,那竟然是一节笋根,上面还环绕着一层雷光。

  李清明摸了摸爪子,暗道:“这身体长毛发尚算正常。但丹田中长竹子,这倒是千古奇闻!难不成是‘苦竹’?算了,只要不是坏事,就好。”

  “尔功德已足,故三劫已过,自此洪荒无忧矣!”耳畔再次想起那厚重的轰鸣。

  随即从神罚之眼中shè出一道金光,笼罩在李清明身上。

  “呼!终于过了!原来这功德可抵神罚第三劫!看来,以后要好好谋划几场功德了!”李清明任由金光shè在身上,脸上洋溢着高兴的神彩。

  沐浴在金光中,李清明能明显的感觉到,肌肉在不断的收缩,骨骼在不断的生长、拉长。那种肌肉蠕动的感觉,当真是舒爽至极。

  金光散尽,露出了里面的李清明:

  披肩的长发随意的飘荡在脑后,剑眉冲霄,眼神温和,眉心一点暗红闪电印记,带给人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深邃。

  一米八五的身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道袍,上面绣着一株挺拔苍翠的绿竹,脚踏锦布织云靴。给人一种飘逸出尘的感觉。

  抬手甩出一个水镜术,李清明上下打量着自己,道:“修为已臻至大罗真仙。相貌倒是比前世英俊了一些,不错!!”

  招出乾坤二宝和绿竹,李清明细细的抚摸着。

  乾坤图和乾坤尺在雷罚之中受尽磨难,本已破烂不堪。但是大道至公,李清明渡神罚功成,大道降下金光奖励。不管是李清明的身体,还是在此战中出过力的三宝,都被大道金光修复的完美无瑕。

  乾坤二宝经此金光修复,不仅回复至巅峰状态,而且更兼具备了进军先天至宝的资质。

  反观绿竹,却要差了好多,虽然有金光修复,但毕竟不是先天之物。只是表面裂痕不再,青光却是淡了很多。这绿竹虽然不是功效较单一,但毕竟是自己亲手炼制的第一件法宝,心中感情自然难以割舍。

  “有机会,我定让你返本还原,位列先天!”李清明摸着绿竹冰凉的竹身,默默道。

  花了些时rì稳定根基和字样法宝。这一rì,李清明瞅了瞅高不见顶的不周山,怀揣着喜悦之情,甩开步子,继续前行!

  身周的景sè不断变换,李清明脚步不停,颇有些“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概。

  盘古开天,那是何等的威势!手撑天空,脚踏大地,那又是何等的气概!愈见敦实的盘古威压,几乎压得李清明喘不过气来,每踏前一步,都显得无比的困难。就像身上背着一座大山一样,但是李清明仍然把腰杆挺得直直的。似乎只有如此才能切身体会到,盘古那不屈的意志,那可战天道的战意与倔强!

  不知攀爬了多少年,这一rì。李清明像往常一样,打坐完毕就又踏上了征程。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爬到了哪里,只感觉那青天似乎触手可及,那大地似乎遥不见底!循着向上的方向,李清明一步踏出,突然,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处宽敞博大的平台,圆圆的形状,周边摆满了古朴的小鼎,每一尊鼎都放出万丈豪光,直接天际。平台正zhōng yāng是一方圆万里的巨型光柱。此光柱上至苍穹,下抵不周,成顶天立地之势。庞大的威压布满此处平台,那股毁天灭地的威势,弄的李清明是心惊肉跳。

  “这就是不周山顶?传说盘古大神力竭而亡,头与四肢化成了五岳,脊梁成了天地间的支点不周山……这残留的威压,当真恐怖!”李清明触目所及,满怀感慨!

  “大兄!清明子上山已万年有余,怎地还不归来?”通天甚是想念这个调皮的师侄。

  “唔!”老子沉默的望了通天一眼,没有说话。

  “苦竹本为先天根,少年无知误吞食。走兽白虎前阻路,猫熊走脱竹岛生。三清踏波南寻觅,拜师真人道可成。千年苦修方出岛,北行不周道且长。鳞甲阻路难行走,乾坤狡诈慌路逃。攀爬不周神罚降,万年苦修终化形。不周山顶留名姓,道人名为李清明!”

  一身形纤瘦,身穿yīn阳道袍的青年,嘴中念着不伦不类的打油诗,自不周山上踏云而来。

  “弟子李清明见过师伯,师尊,师叔!”这青年道人俯身长稽道。

  “哈哈哈!好!好!好!”原始天尊探出元神,细察李清明的修为。半晌开怀畅笑!

  “不错,不错!”老子亦是捋须连连颔首。

  最夸张的是通天,本xìng爽朗随和的通天,此时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下一下的拍打着李清明的肩膀,连声道:“哈哈哈,好小子!短短一万年不见,不仅化形而出,修为竟然臻至大罗真仙中期。不愧为吾等三清门下第一人!”

  肩膀吃痛的李清明,苦笑不已,心中腹诽:“如今你等三清,门下就我一人。可不就是你三清门下第一人吗!”

  “好了,三弟!”老子此时开口道,“吾算出此山东北之处,尚有吾等机缘,还需前往寻来,再继续前行!“

  众人曰:“善!”

  老子一马当先的乘青牛行走在前,原始沉默寡言,倒是通天和李清明聊得火热。

  不周山东面,靠近其他山脉的山腰,有一处平地,空旷、平整,崖壁几乎垂直而下。

  那凹陷处,有一片湖泊,湖面上雾气缭绕,氤氲逼人!一阵清风拂过,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一阵涟漪。

  在湖泊和崖壁的交汇处,有一条翠绿的藤蔓,自崖壁垂直而下,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青光。

  只见周围的灵气,如蜂拥般拥挤向了藤蔓,碧青的藤蔓上七只颜sè各异,小巧玲珑的可爱葫芦凝结在藤蔓上。如将葫芦放于手中,肆意把玩,定然让人爱不释手、不忍轻弃。

  七只小葫芦自上而下依次排开,为:赤橙黄绿蓝紫黑七sè,随着藤蔓吸收灵气而逐渐膨胀、变大。想来至藤蔓停止吸收灵气,那七彩葫芦就会瓜熟落地,自成灵宝。

  此时的藤曼之前,已站了三人。

  一赤发中年,观其面相颇为和善,眯起的小眼睛偶有jīng光闪过。

  一身着金sè长袍的青年,袍子上绣着一只仰天昂叫的三足金乌,头戴紫金冠,腰间挂着一只古朴的小钟,眉宇间隐现威严。

  一青袍貌美女子,若隐若现拢烟眉,似嗔似喜含情目,娇俏玲珑挺秀鼻,不点自红樱桃唇,肤若凝脂,颊似粉霞。水光潋滟之中,倾国倾城之貌隐约幻现。

  三清携李清明站于藤蔓前,亦不说话,只是向三人礼貌的点了点头。萍水相逢,何必问出处。

  李清明心中却将三人的身份猜了个仈jiǔ不离十。那赤发者想必就是悲催的红云,金袍青年是为太一,至于那青袍女子估计就是女娲。

  李清明心中却是疑惑无比:“遍观后世洪荒小说,这先天葫芦不是在鸿钧讲道之后,才被众人发现于不周山上的吗?怎么此时就将出世,莫非是由于我的原因?”

  众人眼前的藤蔓猛然一阵吞吸,藤上的葫芦,大小亦不再变化。七只葫芦sè彩盎然,晶莹剔透可观其内。

  “啵!”的几声轻响,葫芦瓜熟蒂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