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九章 先天葫芦,终遇鸿钧

第九章 先天葫芦,终遇鸿钧


  ()  七人各显神通,七只葫芦皆自动飞入了七人手中。说来也妙,七人之间并无任何交流,却默契的收取了各自中意的葫芦。

  老子收取的是紫皮葫芦,被其炼成了后世闻名的紫金红葫芦。原始天尊收取的是蓝皮葫芦,此葫芦可孕养天下宝物,使其能够更上一步。通天收取的是青皮葫芦,被他捉了两只水火麒麟放入其内,炼制成了水火葫芦。

  红云收取的是红皮葫芦,被其放入先天纱,炼成了九九散魄葫芦。太一收取的是黄皮葫芦,太一使其收取无数生魂,将其练成了封神灵宝,斩仙飞刀。女娲收取的是橙皮葫芦,被其炼制成了招妖幡,幡动,可招天下群妖。

  那黑皮葫芦自然被李清明所得,对这本不应该出现的黑皮葫芦,李清明很是好奇。将元神探入其中,发现其内混混沌沌,自成空间。浑厚的灵气在其内形成了一个个灵气风暴,狂暴的席卷了整个空间。

  李清明倒吸了一口凉气:“咝……感情这第七只黑皮葫芦,才是这七只葫芦中的极品啊!”李清明做贼心虚似的瞄了瞄众人,见其余六人皆沉浸在初得灵宝的喜悦中,不由得轻舒了一口气,暗道:“从此你为乾坤葫芦,内蕴乾坤,收魂夺魄!”

  宝葫芦到手,众人神情自然愉悦。

  红云作为后世有名的老好人,此时微笑着对其余六人说道:“此处与吾那火云洞,相邻甚近,吾洞内有一后天灵根,名曰‘火龙果’。前几rì刚刚成熟。今rì众位道友相逢即是有缘,不若去吾那洞中小坐,相互印证所悟之道。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李清明作为晚辈,对此事做不得主,遂将目光转向了老子。三清一体,老子闻听红云之言,再加上刚刚得了宝贝,心中甚是欢喜,自然无不高兴地点了点头。

  女娲虽有心回府,jīng炼宝葫芦,奈何红云热情无比,只得无奈的点头同意。至于太一,则是冷漠的点点头,不言不语。

  红云哈哈大笑着在前面引路,李清明六人则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其后。

  火云洞位于不周山东北面,一处颇为隐秘的山谷内。此山谷,山峰奇俊,彩云缭绕,树木青翠,流水淙淙,猿猴啼啸,鸟兽嬉闹……不愧为仙家圣地。经过不长的时间众人就来到了火云洞前。

  看情形,这火云洞为一天然石洞,洞口有一巨石,上面镌刻着三个赤红sè的大道符文,“火云洞”!洞口不宽,进洞既变得宽敞,洞顶距地面约五丈,以赤耀玄石铺地,四壁光滑无比,其上镶嵌的夜明珠竟有拳头大小。将整个洞府映shè的亮如白昼。

  红云随意一指地面,地面凭空冒出了一个低矮的石桌,几个蒲团。桌上放着瓜果,红云呵呵一笑道:“诸位道友请少待,我去取几只‘火龙果’来。”说完,转身进了后洞。

  也就是盏茶的功夫,红云手上漂浮着十来个赤红如火,大小如蜜瓜的果子。红云伸手一甩,那十多个果子俱都飞向了桌子。

  “呵呵,这便是‘火龙果”,虽不是什么先天灵根,但吃食一颗亦可顶万年之功。诸位请品尝!”红云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笑呵呵地说。

  老子此时拱了拱手,介绍到道:“贫道三兄弟为昆仑修士。吾为老子,号太清道人!”

  “吾为原始,号玉清道人!此为吾之弟子,号清明子”原始天尊稽首行了一礼,指了指李清明。

  “吾为通天,号上清道人!”通天亦是行礼道。

  “吾为女娲,诸位道友请了!”女娲起身福了一福,道。

  “吾为太一!”太一还是那副冷酷的样子。

  红云则是哈哈大笑,而后继续道:“哈哈哈,吾为红云。今rì能相识诸位道友,贫道甚感高兴!如此,吾等且论道一番,何如?”

  众人皆曰:“善!”

  老子率先开口道:“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无,名洪荒之始;有,为万物之母。故常无,yù观其妙;常有,yù以观其激……”

  原始继而开口道:“阐者,明也。立天之道,顺道可乎……”

  通天不管不顾的开口道:“截者,杀之道,破之劫……”

  太一冷漠的眼中闪过一道金光:“为帝之道,控洪荒而告民之……”

  女娲亦是轻启朱唇:“吾闻盘古者,身化万物。唯造之一字可循矣……”

  红云则道:“闻前之道,故逍游于世,不明一地,渊似不为……”

  李庆明知道自己的斤两亦不开口,只是默默的听着。心中暗自思忖着:“老子的道,中庸、无为;原始天尊之道讲求顺应天意;通天之道主掌杀伐;太一之道为帝道;女娲之道为造化之道;红云之道为逍遥之道!”

  听闻这诸多之道,李清明脑中混乱不堪,这些道均是他人之道,自己所悟之道,方是属于自己的道,“我的道在哪里!”

  ……

  天南不死火山,凤凰大殿。

  “什么?艳儿,你说此行麒麟山,差点被麒宇那小畜生欺负了?”凤天眉目含怒,语含煞气。

  殿中的凤艳儿眉目含泪,抽抽泣泣的道:“父皇,我这次听从您的吩咐。去麒麟族商议结盟之事,那rì自zhōng yāng麒麟圣地归来时。那麟宇枉为麒麟族少族长,竟然带领族中高手埋伏于圣地外围。yù强迫与我,若不是凤皓然长老,拼死护我,我恐怕……!“话还未说完,就又是一阵轻泣。

  “吾且问你!皓然长老何在?”凤天额头,青筋暴起。

  “浩然长老,浩然长老他……他为了拖住麒宇,自爆了……”凤艳儿低着头的面孔上,森然之sè一闪而逝,嘴角咧出了一个冷酷的笑容,暗暗道:“哼!为了本尊的目的,区区一个准圣初期的长老而已。死了又如何!”

  凤天猛然从宝座上站起,脸sè狰狞!

  “麟天,你欺人太甚!”

  ……

  千年之后,众人论道结束。原始天尊见李清明神情迷茫,浑浑噩噩,遂伸出一指,点在了李清明眉心之处,喝到:“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李清明闻言,眼神复见清明,起身行礼道:“多谢师尊点醒!”

  元始天尊微微颔首道:“你我师徒,不必如此多礼!今番你进阶迅速,心神修为亦是有些吃力,以至心魔入侵,诱导你钻了牛角尖。需知修行之道,不能急于求成。只有根基牢固,才能在修行上有所建树。”

  李清明再次长稽到底,真诚的道:“弟子谨遵师尊教诲!”

  老子此时起身道:“此番与诸位道友相互印证道法,吾等收获颇多。因尚有要事缠身,故此特向诸位道别。吾等有缘再见!”说完,施了一礼,飘然而去。原始三人亦行礼,追寻老子而去。

  “此三人,当真为大神通者!”洞内沉默半晌,红云叹然道。

  女娲若有所思,微点螓首:“道友,所言甚是!”

  太一眼中闪过一丝冷芒,不知所想为何。

  “师尊,我观那赤发红云,所悟之道为逍遥之道。这洪荒世间,争斗甚多,想在这纷乱的洪荒之中,畅快逍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李清明思索了半晌,缓缓开口。

  “那其余二人呢?”原始点了点头,道。

  “女娲所修为造化之道,这世间最大的造化者为盘古大神,以盘古大神为目标的人,会是平凡之人?那太一更不用提,先不论太一所悟之道,单是腰间所挂之物,就甚是不凡!”李清明顿了顿,见把老子和原始的注意拉了过来,继续道:

  “我从所食先天灵根‘苦竹’中所知,这洪荒世界共有三大‘开天至宝’,为盘古大神开天所用的‘开天神斧’所化。分别为斧头所化‘太极图’,斧刃所化‘盘古幡’,还有斧柄所化‘混沌钟’。此三宝均为先天至宝。我观那小钟,造型古朴,上面大道符文密布,元神竟然不能窥探其分毫。故此断言,此为开天至宝‘混沌钟’!”

  原始天尊思索了半晌,道:“吾起初亦是未曾注意那小钟,直至后来论道之时,那小钟竟然散发出了轻微的道韵。故此才对它有所怀疑,现在清明子所言,正是印证了吾之猜测。此物必为‘混沌钟’!”

  “那还等什么!吾等何不去抢了它,谅他一个大罗金仙初期,也打不过吾等四人!”通天神情兴奋,此时竟然放出如此豪言。

  李清明听的是满头黑线,道:“这货真是后世执掌‘万仙来朝’的截教的教主?这不是一活土匪吗!”

  “休得胡言乱语!这混沌钟既为那太一所得,即是天命如此!吾等如若抢劫于他,必是有违大道!想我堂堂盘古正宗,竟然要做杀人夺宝的勾当,真阵是气煞吾也!!!”果然,本xìng正统,主张顺应大道的原始天尊,无情的掐断了通天的念想。

  通天一时无语。

  “好了!吾等此行必然经过昆仑山,昆仑山为吾等出生之地。正好回去休整一番再继续前行,你等看可好?”老子无语的看了看原始和通天,出言道。

  昆仑山顶,一座高耸挺拔的山峰自山顶拔地而起。只见峰上郁郁葱葱,山腰处隐见一条瀑布直流下而下,奇怪的是那溪水并不流下昆仑山顶,只是不断的浇灌着峰上的诸多灌木。极目远眺,那山峰与昆仑山顶的接洽之初,有一巨型匾额。三个明晃晃的大道符文,铭刻其上,曰“玉京山”!

  三清并李清明四人站在这昆仑山脚,瞪得眼珠子都掉了下来。

  “大兄,莫不是吾等久不回山。这昆仑山被歹人占了去?”通天额头青筋直冒,言语间近乎咬牙切齿。

  老子皱着眉头,手上不停地掐算,道:“这山峰究竟为何人所居,吾竟然算不出分毫!”

  原始铁青着个脸,道:“这有何难!吾等上山一探,便知分晓!”

  四人一路疾行,盏茶功夫即到。

  看着这明晃晃的三个大字,三清眉头紧皱。李清明心中却是纠结万分:“这玉京山,不是鸿钧道场吗?怎地在这东昆仑之上?难道是特意在等待三清?”

  “吾已等候尔等多时,还不上山?”一道苍老的声音,惊醒了四人。

  三清几人面面相觑,道:“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也罢,且上山一探!”

  一条金桥猛然搭在了峰上,由此望去一马平川。

  登上峰顶,展现在四人眼前的是一幢古朴的道观,红sè的琉璃瓦,洁白的墙壁,中间一小巧匾额,曰“紫霄宫”!

  此时,正是宫门大开。

  三清几人步入紫霄宫,正中所坐之人,赫然就是之前救自己等人xìng命的老道。

  三清上前行了一大礼,道:“前番救命之恩不敢相忘,吾等在此谢前辈再造之恩!”

  老道松松垮垮坐在蒲团上的身形,猛然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一放即收。如此仅是刹那,四人已是额头冒汗,心中后怕不已。

  “尔等为盘古元神所化,身具盘古开天之大功德,吾亦是不救尔等,尔等亦无忧!”老道顿了顿,随意瞥了李清明一眼,继续道:“老道鸿钧,自开天之初即化形而出。尔等于吾有师徒之缘,吾yù收尔等为徒,不知尔等愿意否?”

  三清本为盘古元神所化,出身高贵,一向眼高于顶。可前番有鸿钧救命之恩,后有点破三人为盘古元神所化。故而心中虽微有不愿,却是同意拜师。三清对视一眼道:“吾等愿拜道长为师!”

  鸿钧点点头,嘴角轻轻上扯,露出一个祥和的微笑,道:“既如此,老子为吾之门下大弟子,原始次之,通天为吾之三弟子。”

  “吾等拜见师尊!”三清行了一礼,道。

  “清明子拜见师祖!”李清明是打蛇随棍上。

  “呵呵,你倒是机灵!”鸿钧笑呵呵的看了看李清明道。

  岂不知,李清明心中却是乐开了花:“我他吗终于抱上这只粗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