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章 穿越因,祖巫现

第十章 穿越因,祖巫现


  ()  紫霄宫中,鸿钧坐于正中。

  只听鸿钧开口道:“1年为365天,12年为一纪,10800纪为一会,3650会为一元会。盘古开天至今已有12元会。每12元会必有一量劫降临。”鸿钧瞥了眼下首四人,见四人正认真倾听,遂又开口道:

  “所谓量劫者,乃是这12元会中,众生灵修炼、争斗,致使寰宇灵气不足,周天杀伐之气浓重,煞气凝结。故此,天道有感,yù降下杀劫,完此量劫。弥散煞气,消弥杀劫!”

  老子此时开口道:“敢问师尊,不知这一量劫的主角为谁?”

  鸿钧沉默半晌,道:‘三族退出洪荒舞台,西方那人与吾等之一,身陨洪荒!“

  “咝,身陨?”通天怪叫了一声,道:“那西方之人,可是前番yù吞食吾等之人?”

  鸿钧点了点头,道:“那黑衣少年郎乃是开天之时,身陨的三千神魔的怨念所化,名曰罗睺。意在毁灭洪荒,重现混沌世界!“

  “那,师祖。可有法阻止其yīn谋?”李清明突兀的出言问道。

  鸿钧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尔谋罗睺,在吾之上!”

  闻言,三清惊讶的看向了李清明。

  李清明骇的是毛骨悚然,心中道:“果然,我穿越洪荒,就是这老家伙搞的鬼!”

  “吾yù补全尔等开天印记,尔等且注意观看此物!”鸿钧不理会神sè各异的四人,手上突兀的出现了一只镜子。三清仔细的观察着那面镜子,忽然三道青光,自镜面上飞出,分shè向三清。

  三清脑海中轰得一阵,出现了一副震撼忍心的场景:

  寂寥空旷的混沌中,一名壮汉,盘古肌肉茕孑,**上身。右手握着盘古斧,头顶造化玉碟,脚踏三十六品混沌青莲。手臂不停的上下挥舞着,劈砍出了一道道亮白光影。

  身前的混沌世界,开始上下分裂。而从远处,不断的有奇形怪状的凶兽飞扑向盘古。

  盘古表情不变,仍是重复着劈砍。那些凶兽躲闪不及,有的被劈砍的血肉横飞,有的被劈砍的当场殒命。

  混沌之中不计年,不知过了多久,凶兽已不再飞临,混沌亦是逐渐分开。

  那些轻而清的东西不断上升,变成了碧青sè的天。浑而浊的东西不断下沉,变成了淡黄sè的地。

  盘古刚yù舒一口气,那天地竟然开始合拢。愤怒无比的盘古,双手托天,双脚撑地。他每rì增高一丈,天亦增高一丈。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当这盘古身长足有九万里时,天不再增高,地不再变厚。盘古欣慰的笑了一声,仰天倒地而亡。

  盘古倒下之时,开始演化天地万物:左眼为rì,右眼为月,头发化为繁星,鲜血化为海河,肌肉化为沃野,汗毛化为草木,筋骨化为山川,牙齿化为金石,jīng髓化为珠宝。气成风云,声为雷霆,汗化雨露。那不朽的脊梁,化为了参天的不周山!

  而那盘古斧亦自行演化为三大开天至宝。造化玉碟猛然破碎成了两部分,三十六品混沌青莲分化为十二品功德金莲、十二品造化青莲、十二品净世白莲、十二品灭狱黑莲以及十二品业火红莲。

  盘古倒地之处,其上漂浮起了一团元神和一团jīng血。那元神于空中遇三团清气,一分为三。jīng血遇浊气,一分为十二。

  大道有感盘古开天功德无量,遂降下无边功德。一成归了盘古斧所化之三宝;三成归了三团元神清气;三成归了十二团jīng血浊气;一成凝结为先天功德灵宝‘玄黄功德塔’,那玄黄功德塔在空中滴溜溜的打了个转,直奔向了最大的一团元神清气。至于最后的两成功德,则是洒向了整片洪荒大地。

  自此,洪荒演化完毕,天地成已!

  三清睁开双目,眼中的激动,不曾掩饰分毫。

  过了好久,三清再次下跪行礼道:“多谢师尊赐予!多谢师尊补全吾等开天印记!”此时的三清是真心尊敬鸿钧,之前的芥蒂,早已烟消云散。

  “尔等下去领悟开天印记。清明子留下!”鸿钧嘴角轻笑,轻轻扬了扬手。

  虽然奇怪鸿钧为何要留下清明子,但三清还是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李清明自从刚才听闻鸿钧嘴中蹦出的话后,就一直心痒难耐。此时见宫中就自己和鸿钧两人,再也忍不住了,开口问道:“敢问师祖,‘尔谋罗睺,在吾之上!’为何意?”

  “吾知你不为这洪荒之人!”鸿钧语不惊人死不休。

  李清明霍的站起身来,道:“你,你是如何得之!”

  鸿钧叹了口气,神情愁苦无比:“哎!当rì吾得大半部造化玉碟,欣喜若狂之下,将大半元神探入其中,引动造化玉碟运转。怎奈收力之时过猛,竟然吸引了一丝时空之力。那丝时空之力,眨眼间的功夫,就形成了一个黑洞。”

  鸿钧看了看李清明面sè如常,继而到道:“就见一道细小的魂魄,被一团金光包裹着,从黑洞里飞了出来,继而黑洞瞬间消失不见。吾捡起那道魂魄,慌乱之中探查其来历,竟然不能窥探分毫。只能通过造化玉碟,勉强算出此魂魄为后世之魂!吾见你弱小,就将你投入了洪荒异种,吞天猫熊的腹中,直至今rì!”

  李清明听的是目瞪口呆,呆愣半晌说道:“我去,您老人家怎么就将我整成了个兽身!再怎么说,我亦前世亦为先天道体!如不是我奇遇连连,最终化形chéng rén。那我岂不是终生要做个灵智全开的小兽?”

  鸿钧听完李清明的发泄,肃了肃容道:“吞天猫熊,可不是小兽!”

  “吞天猫熊是何物?我这具身体,可从来都没展现过任何奇异之处!”李清明不明所以。

  鸿钧笑了笑,道:“周天之内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嬴鳞毛羽昆。然此洪荒神秘者,为一洪荒异种,名曰吞天猫熊,此兽本为天地所生灭天之兽,生来有大神通‘吞天噬地’。”

  “我可没什么吞天噬地神通!“李清明将信将疑。

  “呵呵!后来,由于此兽与后天之熊交合,血脉变得单薄,神通越发难以觉醒。千万年来又遭其他种族大肆捕杀,万余年前由此血脉者,只余一只尔!”鸿钧神sè淡然。

  “哦?那岂不就是我那母亲?那她是怎么怀上那弟弟的?”李清明闻言,挑了挑眉毛道。

  “呵呵,亦是机缘巧合。尔等所居之竹林,有一玄yīn之地。你母亲吸收了那玄音稚气,故而内蕴胎儿,就是你弟弟!”鸿钧尽职尽力的做着解说者。

  “原来如此!”

  与此同时,数万里之外的不周山。

  山腹之内有一古朴殿堂,大殿之上悬挂一巨型金匾,匾上书三个巨型大道符文,曰“祖巫殿”!

  大殿正中,一枚数十丈大小的心脏,“咚咚咚”!沉稳而有力的跳动着。大殿左右下首,各有六只赤红如血的肉团,亦是随着心脏的跳动,有节奏的上下起伏。

  随着肉团跳动的越来越快,突然传出“咔嚓”、“咔嚓”十多声脆响,一只只肉团,从中间一分为二,裂了开来。现出了十二只奇形怪状的怪物。

  其一,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为帝江,为空间之祖巫!

  其二,青若翠竹,鸟身人面,足乘两龙。是为句芒,为木之祖巫!

  其三,人面虎身,身披金鳞,胛生双翼,左耳穿蛇,足乘两龙。是为蓐收,为金之祖巫!

  其四,蟒头人身,身披黑鳞,脚踏黑龙,手缠青蟒。是为共工,为水之祖巫!

  其五,兽头人身,身披红鳞,耳穿火蛇,脚踏火龙。是为祝融,为火之祖巫!

  其六,八首人面,虎身十尾。是为天吴,为风之祖巫。

  其七,嘴里衔蛇,手中握蛇。虎头人身,四蹄足,长手肘。是为强良,为雷之祖巫!

  其八,人面鸟身,耳挂青蛇,手拿红蛇。是为拿兹,为电之祖巫!

  其九,人面蛇身,全身赤红。是为烛九yīn,为时间之祖巫!

  其十,人面兽身,双耳似犬,耳挂青蛇。是为奢比尸,为大气之祖巫!

  其十一,人身蛇尾,背后七手,胸前双手,双手握腾蛇。是为后土,为土之祖巫!

  其十二,乃一狰狞巨兽,全身生有骨刺。是为玄冥,为雨之祖巫!

  “吾为帝江!吾等为十二祖巫!”那帝江仰天狂吼道。

  刹然间,洪荒大地上风雷炸响,青天白rì瞬间被一团团黑云掩盖。不知从何处传来阵阵呼喝声“巫”!“巫”!“巫”!

  龙、凤、麒麟三族的强者具将目光shè向不周山,神情严峻。

  昆仑山的三清,在十二祖巫出世之时,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熟悉感。这种感觉毫无来由。

  紫霄宫中的鸿钧微闭的双目猛然爆睁,看着李清明道:“盘古血裔,‘十二祖巫’?”语气虽然疑问,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很是笃定。

  李清明扭头望着东方的不周山,脸上闪过一丝激动,道:“祖巫现世,龙凤麒麟三族怕是离乱战不久矣!”

  鸿钧深深的看了李清明一眼,道:“清明子,尔既拜原始为师,则当为吾玄门三代首席大弟子。吾不求尔光大玄门,只要尔不损害玄门利益,吾就任尔施为,且好自为之!”说完,一拂袍袖,消失不见。

  李清明离了紫霄宫,思索半晌,去到原始面前,道:“弟子出岛万年有余,yù归岛与亲人一聚,望师尊同意!”

  原始天尊微微点了点头,道:“如今洪荒三族将战,你切不可卷入其中,须知保自身安全。此次归岛,代吾等三清向你母亲问好。如此,你且去吧!”

  李清明躬身行礼,回转万竹岛。

  且不提李清明的归途,此时的洪荒却是纷乱更胜从前。

  先天三族,派出大量的族属去往不周山,搜寻前段时间发生的异变。走兽一族派出的是白虎一族,带队的是白木,整体由麒麟族三长老麟铭带领。飞禽一族派出的是朱雀一族,由公主凤艳儿带领。鳞甲一族派出的是恐龙一族,由祖龙之子敖天带领。三支大军如洪流般涌向不周山。

  说来也巧了,这白术便是那死鬼白木的老爹。这次被白虎一族族长抓了壮丁,来做麒麟族的炮灰。

  “秉三长老,前方发现鳞甲一族!”一身黑衣的麒麟卫,此时秉报道。

  “哦?多少人?”麟铭咧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约有十万左右!”

  “有意思!”麟铭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道:“命族人们偃旗息鼓,遮掩身形!吾等会一会龙族!”

  无独有偶,鳞甲一族同样发现了位于zhōng yāng地域的走兽。与麟铭想法不同的是,敖天想的是怎么才能尽快的挑起三族大战。

  “前方何人阻我龙族去路?”敖天故意命一名暗龙卫前去喊话。

  “哈哈哈!没想到在这不周山脉竟然遇到了龙族的道友,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白术夸张的大声回应了一句。

  “呵呵!吾道是谁?这不是白虎一族白术长老吗?今天怎么得空来这不周山呢?”敖天yīn阳怪气的说道。

  “哦,原来是敖天太子啊!你我为何来此,皆心知肚明。何必明知故问呢!”此时立于一旁的麟铭道。

  “呵呵!想必飞禽一族亦是钱来了不周山!如今的洪荒世界,吾等三族,成鼎足而立!此次,既然吾之两族先于凤族相遇,何不合作一次?”傲天传音麟铭道。

  “哦?不知太子是何意?”麟铭神sè不变。

  敖天神秘一笑,道:“合而围之,攻其不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