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一章 三族乱战,清明南行

第十一章 三族乱战,清明南行


  ()  “吾为何要与尔合作?”麟铭神sè微动,道。

  “此次凤族所遣之人必为凤族之贵族。再加上飞禽一族一向强势,据说那凤天已经发文洪荒。但凡生擒麒麟一族少主麟宇这,皆可前往凤凰一族换取一件先天灵宝。不知可有此事?”敖天话锋一转道。

  麟铭瞬间脸sè难看无比,道:“那凤天无故生事,在洪荒通缉吾之少主。此事为吾族之事,与你龙族有何相干?”

  “呵呵!此次,如若完败凤族此次东行大军,生擒其主帅,而后诏告洪荒。言明凤族无故挑衅麒麟族,让洪荒众生灵看看凤族贼喊捉贼的丑恶嘴脸,岂不是妙趣无穷!”敖天邪恶的笑了起来。

  麟铭脸sè通红,嘴角列到了耳根,模样猥琐至极。“好,吾就同意与尔等合作!”

  不周山南面,同样迎来了一只大军。皆是飞禽,一只只朱雀身体赤红,身长三丈有余,铺天盖地的向不周山飞来。正中间的一只朱雀上坐着一美貌少女,少女身后,侍立着一名美艳少妇。

  “公主,属下心中甚是慌乱,不知有何缘由?”那少妇对凤艳儿道。

  “静儿姑姑,你多心了!此行吾等只是勘察,几rì即回,不会有事的!”凤艳儿安慰着身后的少妇。这少妇为朱雀一族副族长凰静儿,为此次行动的副手。

  凰静儿还想说什么,只是看到凤艳儿神sè冷淡,便放下了话头。

  “公主,不周山到了!”一名凤卫此时躬身道。

  “好,命令族众化为道体,分散开来,逐寸彻查不周山!”凤艳儿眼神一亮说道。

  “哈哈哈哈!你们哪都不用去了,就留在这里,永远陪伴盘古大神吧!哈哈哈……”一个嚣张无限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

  “何方宵小竟敢放此狂言?”凤艳儿霍得起身,娇喝道。

  “公主殿下,嘎嘎!吾龙族虽富有四海,但本太子未偿品偿过凤族女子,今rì你正好送上门来!哈哈哈!”敖天暗中与凤艳儿默契的点了点头,放声狂笑道。

  “敖天?难道你就不怕引起两族大战吗!”此时的凰静儿低声喝到。

  “吾等两族早已势同水火,何来怕之一说?”傲天神sè傲然。

  “呵呵!傲天太子,与这娘们儿又和可谈的!白虎一族听令,动手!”麟铭飘乎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数不尽的白虎在山间、树梢飞奔而出,手中挥舞着法宝,袭向了朱雀一众。

  “恐龙一族听令,化为本体,使用战争践踏!”敖天跃身而起,猛地化为一条长达数十丈的玄黄sè五爪坤龙,狂吼了一句。

  一众白虎,挥舞着锋锐的爪牙,把翱翔于半空的朱雀拍于地面,爪爪见血,张开血盆巨口,牙牙现洞。

  恐龙一众,本体皆是高达十丈有余,硕大的脚掌,整齐划一的高高抬起,重重的践踏在掉落于地的朱雀身上。凡是处于战争践踏范围之内的朱雀,均是身陨于此,尸体被践踏的血肉模湖,惨不忍睹。

  一众朱雀还未来不及反应,就被两族联军残杀了五分之一。剩余朱雀赶紧收缩战圈,或为原型,或为人型,口中不断地喷吐着南明离火。刹时,不周山脚成了炼狱战场。

  敖天所化的神龙,周身裹挟着浓郁的天地灵气。那汹涌的天地灵气,经过敖天的凝聚、压缩,化为一条条内里透明的神龙,迅猛无比的攻向了凤艳儿。

  凤艳儿亦是化为本体,一只伸展翼翅长达百丈的巨型凤凰。只见得凤艳儿喷吐出一簇簇的太阳真炎,真炎化为一只只小巧的凤凰,对着迎面而来的灵气神龙,飞蛾扑火般的撞了过去。

  “嘭”“嘭”“嘭”

  再看那凰静儿,化身为一只硕大的朱雀,周身喷薄着金sè的火焰,像一只火球一般在白术和麟铭的夹击下,左突右撞。几只尾翎嗖的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凝结成了一只只的五sè小剑,shè出数丈毫光,shè向了白术两人。

  白术手中持着一柄‘三花两月铲’,铲刃上泛着点点金光,体内金属xìng功法运砖到极致,不断铲着那小剑,由于本身出于大罗金仙后期,修为不及凰静儿。故此,不时有道道剑光躲过那‘两月铲’,划的白术的衣服成了一条一条的,那样子滑稽至极。

  “公主殿下快跑,长老大人快跑,吾等去了!”突然一声嘹亮的鸣叫响起,而后就是“轰”的一声,一朵蘑菇云自喊叫之处升腾而起。

  凰静儿嘶哑的叫道:“不!”

  悲壮的场面发生了!

  一只只重伤yù死的朱雀,猛然飞到白虎群和恐龙群中,毅然自爆了身躯。看的白术和麟铭有了阵愣神。凰静儿借着这个机会,双翅飞震,闯出了两人的包围圈,鼓动全身真元向着敖天撞了过去。

  “公主,回去秉报族长大人!就说凰静儿未能看护好族人,罪该万死!”凰静儿凤目中流露出一丝凄然!

  “轰”的一声,自爆了。

  凤艳儿眼中闪过一丝惊愕,随即传音傲天道:“计划成功,吾先回返凤凰大殿!剩下的事情,就交与你了!”

  被凰静儿自爆波及,只余一半身体的敖天,冷漠的点了点头。

  凤艳儿忽而化为一道黑烟,悠呼间消失不见。

  追赶凰静儿而来的麟铭二人,愕然的看着这一幕。半晌,白术道:“敖天太子,那凤艳儿何在?”

  敖天没有说话。清俊的脸庞,猛然变得狰狞起来,双手掐动印诀点出了一个黑洞,口中念动真元,一节手臂自洞内伸出,抓起两人就缩回了洞内。

  敖天低头看向了下方,嗜血的舔了舔嘴唇,道:“桀桀,宴会开始了!”

  ……李清明那rì此行三清之后。就骑在被他恶趣味的命名为熊大的飞熊身上,一路南行。

  这一rì,再次行至不周山脚,此时的不周山刚刚经过龙凤麒麟三族大战,尚是满面疮痍。

  李清明皱皱眉,暗道:“这先天三族好是不知好歹。不周山乃洪荒圣地,这三组竟然将此地糟蹋的面目全非。当真是可恶至极!”

  摇了摇头,李清明掐动法诀,yù行云布雨,冲刷此处。

  “那道人,你意yù何为?”一个肌肉琼结,身高一丈有余,头发赤红的大汉,突然喊道。

  “吾观此处甚是肮脏,此处为洪荒圣地。不容外物玷污!”李清明元神扫向那壮汉,发现竟然毫无真元反映,联想到此处为不周山,料定此人为祖巫,只是不知是哪位罢了。

  “哈哈哈,兄弟当真是心地淳朴啊!”那汉子拱拱手,大跨步走近李清明,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俺叫祝融,就住在这不周山下!前几rì一群怪物铺天盖地的来到此处,将此处弄得乌烟瘴气。怎奈,我兄弟十二人打不过那许多人,只可放任其施为!最后,嘎嘎,那小子真是狠啊!啧啧……”

  李清明心中震动,暗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祝融,还真是缺心眼啊!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不过,那青年真狠是什么意思?”

  “呵呵!是吗,吾只是不想看到这不周山污秽不堪!”李清明笑着回复了一句。

  手上动作不停,没一会功夫天上就乌云密布,瓢泼大雨倾盆而下。足足冲刷了两个时辰,才总算把这处山脚弄得干干净净。

  祝融一直看着李清明施为,此时见事已完毕,上前道:“走,我看小兄弟亦是好人。相逢即是有缘。去我们那坐坐吧!”说罢,拉起李清明的手臂,不管不顾的向着祖巫殿行去。

  李清明连拒绝都来不及,就被一路拖到了祖巫殿前。

  “兄弟们,俺回来了!”松开紧拽着李清明的手,祝融甩开膀子,大吼了一句。

  “我说小火,不吼你能死啊!就不能小点声!”一头蓝发的共工不满的用小指挖了挖鼻孔,随手一弹,一脸的懒散。

  “我靠,小水。这还有客人呢,能不能文明点,卫生点!”橙sè头发的拿兹怪叫了一声。

  “我要和你决斗,你都弹到我身上了!”奢比尸,一脸的愤怒。

  李清明无语的看着这满屋子的壮汉,心中暗道:“真他吗是亮瞎了我的狗眼!这是祖巫吗,这他吗的不是一群无赖流氓吗!”

  “火哥哥,这道人是谁啊!”一名身穿鹅黄sè长裙,长的温柔可人的女子此时注意到了李清明,开口问道。

  回过神来的祝融,笑哈哈的道:“后土妹子,俺给你说!这小弟on各地老厚道了。前几rì不是有一群坏家伙在咱家门口瞎折腾吗,弄得那里乌烟瘴气、晦气熏天的。这小兄弟刚刚帮咱们打扫卫生来着!”

  李清明听的是满头黑线,心中后悔不迭。

  “呵呵!”后土掩嘴轻笑,道:“请道友不必介意,火哥哥本xìng如此,平时就是这样!”

  “呵呵,没想到前段时间,搞的洪荒众生灵,以为世界末rì的罪魁祸首,就是你们啊!”李清明尴尬的笑了笑。

  “什么世界末rì?”两个硕大的脑袋这时候,挤了过来!

  “哈!小兄弟,我给你介绍!这是拿兹,这是共工,那是俺们大哥帝江……”祝融终于有了作为主人的觉悟,为李清明挨个介绍了一圈。

  “小弟李清明,道号清明子。在此见过诸位道友!”李清明打了个长稽道。

  “小兄弟可真是不凡啊!”自李清明进门后,就一直坐在大殿前的台阶上,沉默不语的烛九yīn,此时突然开口道。

  李清明看着这沉默寡言,身形消瘦的汉子,半晌回道:“哦?不知吾有何不凡之处?”

  烛九yīn从台阶上坐起,道:“吾乃时间之祖巫,可zì yóu畅游在时间长河!这洪荒之中,吾于这时间长河中查之不得者有三。一为鸿钧,一为罗睺,第三人就是你!你之前尘,迷茫不可见,前途亦是混混沌沌!”

  李清明了然的笑了笑,心说:“连鸿钧对我的前途都算不出来,更何况是你了!”

  “二哥,真是如此吗?”祝融大惊小怪的叫了一声。

  “然也!”烛九yīn明显的比其他祖巫要来的斯文得多。

  “吼吼,小兄弟。俺刚才观你法术了得,不知近战能力如何?”祝融突然甩了甩手,面露兴奋之情。

  李清明愕然的看了看其余祖巫,除却后土和玄冥这两位女子。其余祖巫皆是神情兴奋,跃跃yù试。这感情好,满屋子的祖巫都是好战分子。

  李清明思忖了一下,这祖巫刚刚出世,充其量也就初入大罗。自己肉身力量虽不如众祖巫强大,但胜在真元浑厚。况且李清明来自后世,生xìng好动的李清明,前世可好是练过一段时间的军体拳、形意拳、太极什么的。就算打不过,还是可以招架一二的嘛!

  “略懂一二!”下定决心试试身手的李清明,点了点头。

  “太好了,小兄弟!每天和兄弟们打斗,来来去去都是那么几招,淡的都出鸟了!来,咱俩比划比划!”说着便起先跑到了殿外,摆开了架势。

  李清明无奈的摇了摇头,跟了出去。

  “小火,你太jiān诈了!为毛是你先和李兄弟打?”共工脾气和祝融一样暴躁,此时跳着脚,对着已然摆开架势的祝融说道。

  “丫的,李兄弟是俺带回来的,俺有优先选择权!”祝融赤红的眉毛一挑一挑的,嘴上却是不饶人。

  “靠,找揍吧你!”说着,一记直拳就向着祝融的面门打了过去。

  “卑鄙!”祝融一身矮身,躲过这一击直拳。抬手一掌印向了共工的腹部。

  “擦,看脚!”共工不待祝融一掌劈来,就是一脚踹出,正中祝融的脸上。

  “嗖”

  一阵地动山摇,悲催的祝融笔直的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