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二章 斗祖巫,乾坤鼎

第十二章 斗祖巫,乾坤鼎

  ()  李清明颇为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道:“这货到底是要和谁切磋啊?这祖巫怎么这么不靠谱!”

  后土天xìng纯真,此时忙道:“两位哥哥,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言不合又打了起来?”

  共工十兄弟相当疼这两位最小的妹妹,闻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嘿然一笑道:“嘿嘿,习惯使然,习惯使然!嘿嘿嘿……”

  刚刚飞奔而回的祝融,此时满头的赤发竟然升腾起朵朵火苗。“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道:“小水,你太不讲究了。俺和你说过多少次,不准踹我脸,俺顶你个肺的!”说着就一巴掌扇向了祝融的后脑勺。

  本来脸sè稍霁的后土,俏脸上怒气又现。“火哥哥,你太无礼了!”说完,一脚踏向地面,一条土龙自地面钻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沿着祝融的大腿盘了上去,彻底的把祝融给封成了雕塑。

  李清明心中暗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看来这句话用在任何时带的女人身上,都同样适用啊!无量天尊!”

  共工兴奋地搓了搓手掌,道:“李兄弟,碍事的解决了!来咱俩比划比划!”

  李清明无奈的点了点头,走到大殿前的空地上,左脚前踏划弧行,身子微微后蹲,左手向上,右手向下,呈虎爪之势,头微微下低,结合万多年前,观赏白木与凤十三争斗时的姿态。此时倒是颇有一种猛虎下山之势!

  “共工道友,接好了!此为形意虎拳!”出于礼貌,李清明高声喊叫了一句。

  共工神情凝重,盘古传承的记忆中多是一些战斗经验,并无招式可循!此时观李清明整体造型,竟隐隐透着一种虎之凶煞。

  “吼!”耳畔仿佛传来一声虎啸,一道道玉清真元混杂着周围的灵气,涌动勾勒出了一只身长三丈有余的白虎之行。只见此虎爪牙锋锐,气势逼人!那白虎张开血盆巨口,以猛虎下山之势,由上而下的咬向共工。

  “好!”共工眼中喷渤着无穷的战意,一个马步扎下,震得方圆十丈的地面颤了一颤。“哈!”右手成掌状猛然劈出,抵在了白虎额头“王”字处。左手握拳,一记下勾拳,打向了白虎的下巴。

  “锵!”一道金铁交鸣的声音,自双拳接洽之处传出。

  李清明只感觉右手狠狠地击在了一块铁块上,头上青筋暴起,脸sè憋得通红。共工则是“咝咝”的倒吸着凉气。

  只此一击,李清明便摸清了共工的战力,大概处于大罗真仙初期,几可与大罗真仙中期之人相抗衡。

  鼓动起八成真元,李清明这次重新变换了招式。

  单脚抬起,如金鸡dú lì。拇指、中指紧扣,其余三指微抬。右手呈中空状。玉清真元涌动见,竟然勾勒成了一只长达四丈的,展翅yù飞的凤凰之形。

  李清明在前世,习的形意拳并不完全。毕竟传承几百年的武学,并不能够尽数承得。期间招式,难免有所遗失。

  李清明万多年前由于初食灵根,遇到了白木与凤十三打斗。那参天白虎和展翅凤凰的形态身姿,正好印证了李清明所学之形意虎拳与形意鹤拳。此时用出,自是信手拈来。

  “唳”一声轻啸,火凤凰拔地而起。其双爪狠狠地抓向了共工的后背。

  祖巫们的争斗经验充足,只是缺乏招式,盘古的招式传承只有坑爹的四个字:“大道至简!”这让众祖巫情何以堪。

  此时刚刚学了李清明的形意虎拳,共工脑海中很快演化出了数以百计的招式。

  左脚前踏画弧行,身子微微后蹲,左手向上,右手向下,呈虎爪之势,头微微下低。同样的起步招式,共工用起来却是缺少了几分神韵。整只由天地元气构成的白虎,眼神呆滞,动作略显僵硬。

  “吼!”共工所化白虎一个后跳,闪过李清明所化火凤凰的双爪。后爪着地,前爪腾空,一踏一蹬间飞跃向了空中的李清明。

  来不及躲闪的李清明,只得硬生生被共工用头撞飞了出去。倒飞之中,李清明猛扇翅膀,止住身形。翻身而起,嘴尖朝下,利用由上往下的惯xìng,风驰电掣般shè向共工。

  共工虎目之中似乎多了一丝神采,一个转身,右腿所化的虎尾“嗖”的抽向了急冲而下的李清明。

  “滋滋”

  刺耳的声音传来,只见李清明双爪狠狠地抓着共工的虎尾,钢爪和虎尾磨擦间,发出小刀划玻璃般的噪音,刺激的人牙齿生疼。

  “巫”本为大地宠儿,离开了大地,自身实力至少下降了两成。被提到空中的共工再也维持不住元气白虎之形,重新化为化为了人形。

  嘴中还急吼吼的喊叫着:“李兄弟,李兄弟!快放俺下来!你这样倒提着俺,简直是太难受了!”

  “呵呵”轻笑出声的李清明,收了凤形。纤瘦的身形,提小鸡般提着丈许高的共工,轻飘飘地落于地面。道:“共工道友,此番多有得罪!”

  共工双脚触底,兴奋地跳了跳脚,没心没肺般的咧开大嘴,露出笑容道:“无甚事!输了就是输了,李兄弟那两招真是厉害!哇哈哈哈,今天打的好爽!”

  后土和玄冥亦是眼神闪亮的看向了李清明,搞的离清明是浑身不自在。

  最可拍的是其余八位祖巫,均是兴奋无比的看着李清明,眼神之中闪烁的战意,都能把人给融化掉!

  “咔嚓”清脆的响声打破了这诡异的一幕,祝融从那雕塑中一步跨出,道:“俺说妹子,你这是咋地了?俺还想再和小水理论理论哩!”

  ……

  “李兄弟,来和我比划比划……”

  “李兄弟别理他,还是来和我打一架吧……”

  原本安静、庄重的祖巫大殿,此时成了菜市场!一众祖巫除了玄冥后土,皆争相邀斗李清明,烦得李清明头都大了。

  无奈之下,李清明眼中猛然一亮,突兀的想起初时祝融说的一句话,于是开口道:“先前,祝融道友说那不周山脚,一青年如何如何狠辣?此是何意?只要诸位道友,能将那青年所为之事告知贫道,贫道就答应诸位,留在此地。每rì里与诸位道友切磋武艺,如何?”

  少言寡语的烛九yīn,沉默半晌,对李清明道:“道友想必清楚。前番吾等初生时,洪荒震荡,先天三族为寻其原因。遂遣三族中jīng锐族种,来不周山寻查。怎奈平时三族就争斗颇多,三支大军相会于不周山脚下。起先,是走兽一族和鳞甲一族相遇,两族商议合作,共同诛灭飞禽朱雀大军。”

  烛九yīn看了正凝神静听的李清明一眼,道:“两族达成协议,于不周山脚布下埋伏,诛灭了飞禽朱雀大军,独独走脱了大军统帅,凤凰一族公主凤艳儿。而后不知何缘由,鳞甲一族统帅,龙族敖天太子又调转了矛头,全力拼杀走兽一族!最后,最后……”

  李清明听的眉头直皱,道:“最后怎么了?”

  烛九yīn咽了一口唾沫,道:“最后,那敖天化为了一道滚滚黑烟,席卷了整个战场,将所有龙族属种,恐龙大军统统吸成了黑烟!”

  李清明听到这里,下意识得想到了罗睺,抬头看了烛九yīn一眼,并没有说话。

  烛九yīn继续道:“吾观之可怕,遂遁入时间长河之中,竟然发现那凤艳儿和敖天为已死之人。现在的凤艳儿和敖天均为罗睺之傀儡!”

  “果然如此!”李清明心中冷笑了连连!

  大殿中登时陷入了沉寂之中。

  半晌李清明道:“好了,该我履行承诺了,咱们先从谁开始呢!”

  如此,李清明放下归岛探亲的念头,安心在这祖巫殿住了下来。每rì里与一众祖巫打斗切磋,期间还教与一众祖巫后世的武学jīng华。像什么咏chūn拳、八卦游龙掌、形意拳、太极拳。

  如此过了百年,这一rì,李清明如往常一样蹲坐在大殿的台阶上,观众祖巫习练拳法。

  不周山西部,猛然shè出一道万丈金光,一闪即逝。如若不是众人离得近的话,根本就不会在意。

  一众祖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具将目光望向了烛九yīn。烛九yīn盘膝而坐,运转神通将意识遁入时间长河中。

  半晌烛九yīn睁开了眼睛,扫了众人一圈,道:“我算不出此物为何!但必与李兄弟有关!”

  李清明亦是压住心头的激动,道:“我意yù前往一探,虽是一闪即逝,但我总有一种感觉,牵引着我前去!”

  一众祖巫道:“吾等愿随李兄弟前往!”

  李清明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在李清明元神之中孕养的乾坤尺和乾坤图,此时“突突突”得跳个不停,不断发出一股愉悦的波动。

  李清明心中隐隐有了一种猜测:“难道都是那物?”

  天南不死火山,凤凰大殿内。

  “父皇,您一定要为凰姑姑,还有那数万的朱雀族姐妹弟兄们报仇!呜呜呜!”大殿内,凤艳儿过了百年才得归来,此时正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艳儿,吾那数万的朱雀一族儿郎,当真,当真尽皆陨落于此二族之手?”凤天身形颤抖,面容愁苦。

  “是啊,父皇!好可怕……呜呜呜呜呜……”凤艳儿双手捂住娇俏的面容,嘴角冷笑连连。

  “啊!麟天、敖龙,吾定将尔等元神贬入九幽之下亿万年,叫尔等永世不得超生!!”凤天脸sè狰狞,准圣中期的修为毕露,威压大殿!

  龙族中,敖天同样是痛心疾首的痛斥走兽一族和飞禽一族。

  再看走兽一族,麒麟大殿中。本已经死于非命的麟铭竟然跪在大殿正中,诉说着百年来,鳞甲一族与飞禽一族的种种劣xìng。

  ……

  不周山东面,那条葫芦藤所在之处。

  一行十三人,立在这已经只剩下藤蔓的空地上。李清明神sè激动无比。“我就说嘛!就凭此处这些弱质土壤,怎么可能结出这先天葫芦灵根,定是那物深埋于此处,供应葫芦藤的生长养料。”

  “卡,轰隆!”

  一团名黄sè的亮光,从地底冲天而起。再看那地面,葫芦藤已然不见了踪迹。

  突然乾坤尺和乾坤图子李清明的元神之中遁出,悠呼的打着转,shè向了空中的光团。

  李清明赶紧催动元神,想将两件法宝收回,怎奈光团的吸引力太大,硬拽着两宝rǔ燕归巢般的飞向了光团。

  三件东西齐聚于空中,金光大方间,悠然而下,齐shè向了李清明。漂浮于其身前,不断的旋转、跳动。李清明探眼望去,喜不自胜:“乾坤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