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四章 十二地支出!

第十四章 十二地支出!

  ()  原来,自那rì众人商定谋算三族,一众祖巫就在这洪荒大陆上四散开来。每三人一组,各自奔往先天三族的属地。或化为凤族,或化为龙族,或化为麒麟族。在这几族的属地上,挑衅、捣乱,甚至放火烧山。

  长此以往下去,三族之人,竟然被祖巫们杀得人口足足下降了一成!

  恼羞成怒的各族族长,发出追杀令!凡在本族属地,遇外族者,一律格杀!并且派出大罗金仙强者,每rì里在属地内巡逻、探查。所以一众祖巫在嚣张了了几百年后,现在很难讨到什么便宜了。

  至于李清明,由于要做某些事情,有祖巫跟着不方便,所以采取了单独行动。

  当所有的准备皆已妥当。李清明踏上了征伐之路。

  天南飞禽属地,锦鸡一族。

  “咕咕!”

  嘹亮的打鸣声,响彻整个“金鸡山谷”。此为飞禽锦鸡一族圣地。

  身着黑白道袍的李清明,此刻站在谷外,眼神颇为淡然,自语道:“好!就先从你这开始吧!”

  说罢,身形一纵,消失在夜空中。

  很快,谷内就响起了一声嘹亮的怒鸣:“咕!”

  一只身长七丈,全身七彩羽毛流光溢彩,赤红的肉冠挺立在头上,尖嘴锐爪的大公鸡从山谷正中的居所内冲天而起。李清明紧随其后从那破洞中飞出。

  “尔为何人?吾与尔有何仇怨?”七彩大公鸡声音铿锵有力。

  “无怨无仇!”李清明声音淡然。

  “那为何要取吾之xìng命!”大公鸡怒声喝到。

  “主上有命,遵从杀寇!”李清明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多说无益,纳命来吧!”说着,祭起乾坤尺就拍了过去。

  “好不讲道理!既然如此,那就留下命来吧!”大公鸡唳啸一声,躲闪过乾坤尺,扬起利爪,飞身而上。

  就在两人说话间,从一间间屋舍内,陆续飞出了一些人。此时正站于周遭探查。

  “虽说这锦鸡一族无甚强者,但是还是尽早解决他的好!”李清明心中暗自思忖晌,手中攻势更加有力。

  这大公鸡才大罗玄仙的修为,反观李清明,经过那五百年的紫气滋润,早已达到了大罗金仙初期。说来奇怪,那丹田中的紫竹,竟然随着李清明境界不断提高而成长。现在已有三丈高下,长得郁郁葱葱,周身散发着阵阵紫光!

  “咔滋”那大公鸡,七彩羽翅似钢筋铁骨一般。划在乾坤尺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七彩耀世!”大公鸡猛地尖叫一声,子其尾翎上逸散出了七彩的光芒,如一条彩虹悬挂在天际。“嗖”那七彩光忽然形成了七把寒光闪闪的光剑,呈北斗七星之势,对着李清明当头罩下。很快,七sè彩光自剑柄上迸shè而出。

  “小子!你就死在这七杀阵中吧!”大公鸡此时化为了一名有着七彩长发,鹰目挺鼻的中年人。

  李清明真的会被这小小的七杀阵剿灭吗?笑话!当这大公鸡的七杀阵祭起之时,李清明就感到孕养在丹田中的紫竹就不断跳跃。于是就放任大公鸡施为。要不然,以那大公鸡大罗真仙的修为,要想困住出于大罗金仙初期的的李清明,是不可能的。

  李清明轻轻一拂袖,漫天七柄小剑就散尽了光芒,重新变回了尾翎,悲鸣几声,倒飞回了中年人身上。

  “好了,不陪你玩了!死吧!”李清明神情冷然,悍然一尺砸了过去。

  来不及躲闪的中年人,被一下砸个正着,化为了先前的公鸡原型,死于非命。将化为原形的大公鸡拖入乾坤鼎中,李清明运起纵地金光术,消失在了茫茫夜sè中。

  只是自空中飘飘渺渺的传来了一句话:“吾乃凤族暗卫!锦鸡一族族长私通龙族。经查证,确有其事,今番就地正法!”

  这李清明还真坏,不仅杀了人家族长,抢了其的尸体,还恶心了凤族。当真是可恶!

  先不提锦鸡一族众妖反应如何。李清明自金鸡之谷离开之后,就一路直奔走兽一族而去。

  依照此法,数百年间,李清明陆续杀死遁地鼠一族族长,金牛一族三长老,白虎一族二长老,月光兔一族族长,啸天驹一族族长,山羊一族族长,猕猴一族族长,天狗一族族长和朝天猪一族族长。并将这些一族之长或者长老的尸体抢夺过来,扔进了乾坤鼎中。

  直到几年前,来到漠北龙族属地。刺杀并抢夺走了祖龙第九子敖霸天和蝰蛇一族族长,李清明才又回转祖巫殿。

  此刻的祖巫大殿,安静无比。一众祖巫还在外为了功德而努力奋战。

  李清明命熊大看守偏殿大门,自己入了偏殿,自玉清仙法中,翻找到了“玉清分神之法”。

  此法是从施法之人的主魂上,分出的一丝附属魂魄,投入已死之人的躯壳中。通过不断的温样和利用天才地宝的催发,将此躯壳祭炼成身外化身。

  与普通的身外化身不同的是,这具化身可以脱离主体自行修炼,但意识却依然受主体控制。

  李清明yù施此法,从主魂上分裂出一十二丝附属魂魄,投入那十二局抢夺来的尸身中,将其祭炼成身外化身。目的吗?自然不言而喻。

  只不过,此法对于施法之人过于残忍。分魂之时,意识清醒,感觉浑身有如万蚁蚀骨般疼痛无比。

  口中含着老子炼制的一枚八转金丹,将锦鸡等十二具尸身自乾坤鼎中拖出,自语道:“开始吧!”

  李清明将元神遁入主魂之中,控制着魂魄从体内几处脉轮飘了出来。人的魂魄由两部分组成,分别为魂和魄。

  其魂有三,为胎光,爽灵,幽jīng。

  其魄有七,为尸狗、伏矢、雀yīn、吞贼、非毒、除秽、臭肺。

  魂为阳,魄为yīn。其中三魂和七魄当中,又各另分yīn阳。三魂中,胎光为阳;爽灵为yīn;幽jīng又为阳。七魄中,尸狗、伏矢二魄为yīn,称为天魄;雀yīn、吞贼、非毒三魄为阳,称为人魄;除秽、臭肺二魄为阳,称为地魄。

  要想完整的分出魂魄当中的一丝,要拥有非常人的毅力。毅力自然不必说了,李清明身为修道者,如若没有坚毅的追求大道之意志,没有勇往直前的决心,那一切皆是空谈。

  干脆利落的将元神化为一柄尖利的手术刀,李清明小心翼翼的划向了“胎光”。

  “咝!”

  虽然魂魄离体,但是那种疼痛是直接作用在灵魂上的,那种灵魂上的疼痛,简直无法用用言语来表达。

  李清明元神所化的手术刀,一阵颤抖,险些重新化为人形。

  咬了咬牙,李清明暗忖:“不能白白浪费了这许多力气,为了能够在以后逍遥洪荒,拼了!”

  “嗤!”

  一声轻响,似撕裂纸张的声音。一条细如发丝的“胎光”,飘飘荡荡的被李清明送入了遁地鼠的尸身中。

  那元神所化的手术刀,向着一字排开的十二具尸身点了点,毅然回转刀身,“嗤嗤嗤嗤……”一连十一刀划下,发丝般的天魂飘进了那十一只动物的尸身中。

  将“胎光”送入脉轮,又再次将目标定向了“爽灵”、“幽jīng”……

  “开弓没有回头箭!左右都是一刀,干了!”

  暗下决心的李清明依次将剩下的二魂和气魄划出了十二根,送入了那十二具尸身中。

  当最后的臭肺魄被送入这些尸体当中时,这十二只本已死亡的动物,竟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站起身子,摇头摆尾的在大殿之中活动了起来。李清明的元神,兴奋地瞅着这些动物,念头闪动间,将这十二只动物收入到了乾坤鼎中。

  随后收回魂魄和元神的李清明,浑身酸软无力,脸sè“刷”的变得惨白!吃力的咬碎口中的八转金丹,李清明开始恢复起这次的消耗。

  李清明的此番行为,不可谓不凶险。稍有差池,就可能灰飞烟灭。索xìng,还算成功。

  足足休养了一百八十年,李清明才算将伤势稳固住。在说灵魂上的创伤,可不是那么恢复的。故不得伤势未愈,李清明就兴冲冲的跑到了祖巫殿外,将十二只动物从鼎中拖了出来。只见这些动物,眼神明亮,周身灵气涌动。一举一动见,散发着生前的威势。

  李清明眼神清凉,抬头望天,立誓道:“天道在上,今吾观洪荒时辰未明,故此yù立十二地支。

  ‘子’,兹也,万物萌动于阳气下;

  ‘丑’,纽也,阳气在上而未降;

  ‘寅’,引也,万物始生于寅也;

  ‘卯’,茂也,万物茂也;

  ‘辰’,震也,物经震动而长;

  ‘巳’,起也,阳气正盛;

  ‘午’,仵也,万物盛大枝柯密布;

  ‘未’,味也,万物亦有滋味也;

  ‘申’,身也,万物之体已成就;

  ‘酉’,老也,万物之老也;

  ‘戌’,灭也,万物尽灭;

  ‘亥’,核也,万物尽收藏!

  此十二者,表万物生老幻灭!”

  “以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此十二者,表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地支,立!!!”

  “轰!”

  猛然之间,天穹开裂,功德祥云如汪洋大海般衮衮而来!看着这堪比两成开天功德的功德祥云。

  李清明心中激动无比。“他乃乃的!那十二地支的天地阶位,肯定没有被人占了去!”

  功德临身,一分为十三份,其中很小的一份shè向了李清明,剩余的均归了那十二地支。

  别看李清明只是得了很少的一部分,功德入体后,亦是将其使用“玉清分身之法”后的虚弱灵魂,修复的完完整整,甚至更趋于圆满!舒爽的李清明好似吃了人参果,无一个毛孔不畅快!

  再看那十二地支,原本修为均为大罗玄仙巅峰,此刻功德祥云入体,修为连连上升,一直涨到准圣初期。那功德祥云也因此消耗殆尽。

  志得意满的李清明,将十二地支收入乾坤鼎中,心中暗自思量着:“这十二地支此次尽皆晋升为准圣,此后在这洪荒之中,我又多了一些手段!我且先将之隐藏起来,反正这高阶天地阶位,连圣人都不可测知!“

  趴在祖巫大殿门口的熊大瞪大了熊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以他那一根筋的智商,可想不明白。于是熊大扇动小翅膀飞近了李清明,眼睛眨啊眨的,就那么瞪着李清明。

  心情不错的李清明摸出了一粒六转金丹,丢进了熊大的嘴中,道:“你目前修为太低,才金仙级别!随我出去,丢我的脸面。以后你就呆在这祖巫殿,什么时候修为到了大罗境界,什时候我再带你出去!”

  熊大欢快的嚼着丹药,才不在乎李清明和他说了什么。

  将熊大留在了祖巫殿,李清明出了不周山,之后就一路向南,打算先回万竹岛拜见母亲,然后再回洪荒大陆。

  才刚刚离了不周山不到五十里,就感觉到后面有一道人影在跟着自己。心中不禁暗暗苦笑:“这算怎么回事?我才刚打算回岛,就马上有人来阻我。真是天不遂人愿!”

  “道友请留步!”,果然,一道苍老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李清明心中纳闷不已。

  来人,身高七尺,一身麻黄sè的道袍,不伦不类的披在身上,脚踏草屡,头发竟然是佛螺髻发,眉心甚至还有一点朱红,左手持一紫金sè钵盂,右手竖起,拇指掐食指中部。微欠着身子,满面笑容!

  此时的李清明看到来人,心中一惊,道:“我草,终于叫我碰到这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