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五章 洪荒无耻第一人

第十五章 洪荒无耻第一人

  ()  你道是谁?

  这洪荒世界自诞生以来,一共出了两名神人。一为西方准提教主,一为阐教逆徒申公豹。

  一句“道友请留步!”不知断送了多少人。

  此时正值第一次天地大劫来临之际,原始亦未成圣。再结合此人的穿着打扮,李清明断定此人,必为那西方准提道人。

  “道友请了!”准提打了一个稽首礼,只是这个稽首颇为怪异。在李清明看来,怎么看怎么像后世和尚行的佛礼。

  “哦!道友何故叫住贫道?”李清明元神探扫准提全身,发现其修为才刚刚臻至大罗玄仙巅峰。

  心道:“据说这准提本体,乃是混沌之中的菩提树。由于盘古大神开天地之时,伤了其根本,致使其休养了数个元会才化形而出。没想到此时才为大罗玄仙巅峰。真是白瞎了那么好的出身!”

  “贫道准提,原为西方金jīng之地修道者。吾前几rì算出吾之机缘,在东方不周山之处。故,特此寻来!”准提说到这里,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清明,继续道:“直至刚才,贫道感到吾之机缘在此!故此,出声叫住了道友!”

  “哦?不知道友可知你之机缘为何?”李清明心中却是笑翻了天,“这货还真是和后世形容的一样,时常来东方打秋风。”

  “吾有大道数条,左道三千!yù收尔为徒?不知道友意下如何!”准提笑容可掬,如chūn风拂面,脑际有金sè光轮,倒是颇有一股仙风道骨的出尘之感。

  如若是意志不坚定,的小妖,还真有可能被准提给迷惑住。但是李清明是谁?那可是久经后世花红酒绿的老手!如今又为原始弟子,玄门三代首徒!岂会听信准提贼道之言?

  李清明笑了笑,眼中闪过戏谑之sè,微笑道:“可是吾已有师尊,而且师尊待吾不薄!吾可不会做那无情无义的背师之事!”

  准提微笑的面庞略显尴尬,道:“哦?不知道友之师为何人?”

  李清明眼珠一转,道:“吾师为洪荒一无名小卒,名为原始!久居东昆仑之上,吾之师祖为玉京山之主,修为已至准圣后期!”

  准提脸sè一僵,心中暗忖:“苦也!这小子的后台怎么这么硬!”抬头看了看李清明,瞥见了李清明眼中的一丝狡黠,暗道:“等等!这小子不会在诓我吧?”

  想了半晌,准提道:“道友,这洪荒世界之大,准圣期以上的大能者,不是隐居修炼,就是先天三族的座上宾!贫道周游洪荒甚久,竟然不曾听闻过玉京山。难道是贫道寡闻?”

  李清明随手招出了乾坤尺,道:“此为吾之师尊所赐!名为乾坤尺,为先天灵宝!”

  准提眼冒金星的望着那莹白的乾坤尺,悄悄的吞了口口水。

  李清明随即抛出了乾坤图,道:“此为吾之师伯所赐!名为乾坤图,为先天灵宝!”

  准提浑身颤抖无比,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李清明瞧了瞧准提此时的表情,再次抛出了那先天黑皮葫芦,道:“此为吾之师叔所赐,名为乾坤葫芦!为先天葫芦灵根所结!”

  准提再也忍不住了,贪婪之sè尽现,喉头上下涌动,道:“吾观此三宝皆与吾有缘!多谢道友替贫道保存至今!吾已寻找此三宝多年,请道友还与贫道!贫道感激不尽!”

  “我草,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李清明心中怒骂不已,“后世传言准提如何如何无耻,我还不信。想那准提怎么也是圣人之尊,怎会如此不顾面皮。现在看来,那说的还真是轻了,这准提当真堪称洪荒无耻第一人!”

  李清明心中怒极,面上却依然不动声sè,道:“道友何出此言?贫道得此三宝,在其内并未发现任何元神印记。料定为为无主之物!故此,炼化颇为容易!难道道友yù做那夺宝之劫匪,只是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目的被揭破,如若是脸皮薄之人,怕是早已恼羞成怒,动手抢夺,但是准提是何人?那可是被李清明,称赞为洪荒无耻第一人。

  只听此时准提说道:“道友此言差矣!吾于数千万年前,发现那乾坤二宝还未孕育完全。那黑皮葫芦亦是尚未结成。故此,布下聚灵之阵,助其成型。此三宝,说来数千万年前就为吾之物!”

  李清明听到这里是满头的黑线,暗道:“这货特么的还真能扯。你他吗要是数千万年前来东方大陆,怕是早已被洪荒三族捕捉了去,生吞活剥了!”

  想到这里,李清明开口道:“准提贼盗,你他吗的还能再无耻点吗?凭你区区大罗玄仙的修为,数千万年前,怕是连太乙都未到!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真够无耻的!”

  被李清明说得面红耳赤的准提,此时虽说羞怒万分,心中却是惊诧万分,“他怎么知道自己是大罗玄仙的修为?难道……”

  想到这里,准提抬眼朝李清明望去,果然原本初遇之时太乙修为的李清明,此时观之,整个人的状态竟然模模糊糊,看不出分毫。大惊,“道友有话好说,怎能出口伤人?”

  “我去你妹的出口伤人!”李清明说着,身形暴起,一记直拳直朝着准提的面门而去。

  准提将左手中的紫金sè钵盂罩在了头顶,道道金光自钵盂中倾洒而下,罩住准提全身。

  “当!”清脆悦耳的声音,自李清明的拳头与钵盂的金光接洽之处传来!

  光罩内的准提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道:“道友,你来啊!只要你能够破开贫道的防御,贫道任你处置!哈哈哈”那表情在李清明看来是要多可恶就有多可恶。

  “哈哈哈,好!这可是你说的。希望到时候你别后悔!”李清明狂笑了一声。招出绿竹,运起玉清真元,将之灌注到绿竹之中。

  那绿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宽,变厚。最终形成了一块形似板砖的物品,李清明挥舞着那碧绿板砖,“哐哐哐”的往下猛砸。

  准提看着这硕大的板砖,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哐”“哐”“哐”……

  李清明指挥着板砖一边砸一边叫嚷着:“我叫你丫无耻,砸死你,砸死你!”

  yù哭无泪的准提,看着薄薄的光罩四壁一点一点的出现裂缝,听着那“哐”“哐”的声音,就像催命符一样,敲在了心底。

  此时的准提无比后悔刚刚的举动,怎么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yù望呢?

  “咔嚓!”“哗啦!”

  清晰的两声脆响,把脑中还在浮想联翩的准提拉回了现实。抬头望天,只见一块面积庞大的碧绿板砖自天际压下。于是,准提悲催了!被一板砖拍到了地面上。

  李清明爽了,板砖一下下的压下,听着下方不断的传来“啊!”“啊!”的惨叫声。尤其是那发出惨叫之人,还与自己有仇。那种感觉真是一种享受。也许有人会说李清明变态,那是人心如此。

  砸了半晌,那地面竟然不再有惨叫传来。李清明心中诧异,自语道:“我草,不会被我砸死了吧!那可是大事件!”收起绿竹所化的板砖,李清明飞身而下,将元神探入了那被板砖砸的足足下陷了数十米的方形大洞。

  只见那准提,似死狗一,般四仰八叉的躺在洞底,满头的佛螺髻发散乱无比,麻黄sè的道袍破烂不堪,鼻子塌陷,嘴角竟然还留着金sè的血液,令李清明称奇的是那紫金sè钵盂,亦不知是何物所成,此时竟然分毫无损,再看其品质,竟然是先天灵宝。

  李清明轻声嘀咕了一句:“如此灵宝,竟然落于此人之手。当真是灵珠蒙尘!”此物虽为先天灵宝,但李庆明亦不曾有抢夺之心。一是这钵盂为后世佛门标致之物,二是不喜此物之外形。

  随手拘来一捧雨水,李清明将之洒在了准提的脸上。清醒过来的准提,所做的第一件事,让李清明颇为无语。

  只见准提醒后,马上四散开元神,寻找那紫金sè钵盂,一边找还一边说道:“钵盂!吾可就这么一个宝贝!”

  看的李清明在心中腹诽不已:“我草,这是那个执掌一方的准提教主?真他吗的亮瞎了我的狗眼!”

  “喂!醒了没有,醒了就兑现你之前的话吧!”李清明踢了踢准提的大腿道。

  “啊?你,你别过来!君子动口不动手!”准提看到旁边的李清明,登时吓得魂飞魄散。慌不择言的说道。

  “我不要你的xìng命,打我也打够了,气我也出完了!现在咱俩该谈谈怎么解决这件事了!”看着一点出息都没有的准提,李清明心中疑惑无比!堂堂的西方教主,圣人之尊,就是这副德行?

  “你想怎么解决?”整理了一下仪容,准提站了起来,淡淡的道。

  “果然有一套,这么快就能将心情调整过来!这才符合准提的形象嘛!”李清明心道,

  “来,咱们上去谈!你不要想着逃跑,在我面前你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李清明飞身上了地面,对着下面的准提说道。

  计划被点破的准提无法,随着李清明飞身而上。

  “你说你在那西方待的好好地,无故跑到东方来干什么?”李清明待准提上来之后,劈头问道,

  “吾观东方,地大物博,有颇多之物于吾有缘!……”准提侃侃而言。

  “你等等!”话刚说了一半就被李清明把话打断,道:“我们东方地大物博是我们的事,与你西方之人有何缘法可言?”

  “道友此言差矣,这洪荒大地为盘古大神开辟,洪荒一体,何来东西方之说?”准提反驳道,“况灵宝有德者居之,吾来东方寻求宝物,又有何不可?”

  “哦,那你的意思是说!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硬道理喽?”李清明邪笑道。

  “亦可以这样说!洪荒之大,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准提似乎没有注意到李清明话语中的玄机,说道。

  “哈哈!好!”李清明大笑一声,道:“既然道友如此言语,那就好说了!我观道友身上有一物与我有缘,不知道有肯不肯割爱呢?”

  准提眼神慌乱,暗道:“不好!上了这道人的当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准提道:“道友真是看得起贫道,不知道友yù要何物?”

  “我观道长亦是身无长物之人。听闻道长本体为混沌灵根,菩提树!不知此言为真否?”李清明满脸的笑意。

  “嗯?”准提脸sè一变,道:“道友倒是好算计!你是从何得之吾本体为菩提灵根?”不怪呼准提如此神情,换了谁都会如此。此前二人不曾相识,只是匆匆见了一面,便开始打斗,如此短的时间,眼前之人竟然可以掐算出自己的跟脚,真是太可怕了!此次如能逃生,定不再招惹于他!

  李清明如果知道准提心中所想,恐怕会哈哈大笑。没想到无意间透露的一句话,竟然为其以后的洪荒生活,省去了诸多的麻烦。

  “哈哈哈,你别管我是从何处得知!我只要你身上一物!”李清明仰天长啸。

  “何物?”准提眼神忌惮无比。

  “菩提子!”李清明双目闪烁。

  “什么?你还不如杀了吾!”原本盘坐的准提,“噌”的站了起来,怒声喝道。

  “哦,那好吧!既然你不yù哪出菩提子,了此因果,那我只能让你陨落于此了!你死了,我照样可以得到菩提子!”李清明深sè冷然,缓缓地说道。

  “你做梦!吾若陨落,菩提树必将灰飞烟灭,不可能留下一枚菩提子!”准提双目赤红,状若癫狂。

  李清明淡淡的看着准提,随手招出了乾坤鼎,道:“你看此为何物?”

  准提看得眼珠子都凸了出来,涩声道:“乾坤鼎!怎么可能?”

  “给是不给?”李清明神sè不善,眼看就要动手。

  颓然的坐了下来,准提道:“道友果真好算计!”右手中金光爆闪,一枚闪烁着金光,正中似有一佛陀端坐其内的棕sè菩提子,凭空出现。脸sè苍白,无丝毫血sè的准提,将手中的菩提子抛给李清明,道:“道友!以此物了结你我之因果!自此,两不相欠!”

  李清明握着手中的菩提子,深sè坦然的点了点头,道:“好,两不相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