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六章 云梦血狱

第十六章 云梦血狱

  ()  此刻准提心中在滴血!九为大道极数,混沌灵根便限制在大道之下,送出了这一枚菩提子。准提这辈子,就只能守着这剩下的八枚过活了!

  “你走吧,我说过不为难你!只盼你rì后不要再来东方!”李清明收起了菩提子,对准提淡淡的道。

  准提神sè黯然,点了点头,向西方疾shè而去。心中却是按下决心:“吾准提发誓,要度尽东方之宝物,度尽东方之人才!要怪,你们就怪那可恶的道士吧!”倒霉的的准提,和李清明打了半天,竟然还不知道李清明为何人!当真是悲催至极!

  李清明心情愉悦,想了想,运起纵地金光术,直奔南方而去。

  漠北龙族属地,祖龙殿!

  “天儿,自那不周之战已过去七百余年,你心中可曾怨恨过朕?”端坐在龙位上的敖龙,对坐于下首的敖天道。

  “不曾怨恨过父皇!”敖天摇了摇头,道:“只怪那走兽一族和飞禽一族太过可恨,如今虽说与吾族三分天下。但是近百年来,屡屡侵犯吾之属地,当真可恶至极!”

  “天儿,你能这样想,为父很欣慰!朕已发出讨伐诏令,将之发散到了鳞甲各部族之中。命各部族集结兵甲,于云梦大泽与两族交战,决定洪荒归属!”傲龙摸了摸颔下的胡须,道。

  “既如此,那儿臣便替不周山之战中,死难的将士,拜谢父皇!”敖天心中暗喜,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如此,本尊计划成已!”

  天南不死火山,凤凰大殿。

  “秉族长,今有凤卫送来战报,龙族邀吾族于两百年后,在云梦大泽决战!”凤族二长老凤齐鸣,此时在殿中拱手道。

  “哦!”凤天自凤辇上一跃而起,道:“真有此事?好!好!好!此次,吾定要报数次欺凌吾族之仇!传令下去,命飞禽各族属前来凤凰大殿,商议决战事宜!”

  zhōng yāng走兽一族圣地,麒麟大殿。

  “族长,此次龙族邀斗吾等于云梦大泽,会不会有什么yīn谋?”獒狮一族族长,木霸天对懒散的坐于王座之上的麟天说道。

  “能有何yīn谋?无非就是想以此为借口,布置大军埋伏,以图重创我等罢了!”打了个哈欠,麟天明显状态不佳。

  “可是,吾主!”木霸天,道:“吾担心,吾等派遣大队人马前去。龙族会趁吾等族内空虚之际,偷袭我族之属地!”

  “不用担心,我走兽一族为这洪荒间最大的族群。我只需调集几只牛属jīng锐,几只豹属jīng锐,最重要的是要带上白虎一族!”麟天说道这里,眼中闪过一道耀眼的寒光。随后继续道:“只需这三个族群,就足以剿灭龙族,那不切实际的计划!“

  木霸天看了看麟天的表情,明智的没有再说什么。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很快两百年就到了。

  西疆之地,云梦大泽。

  这云梦大泽,是划分洪荒东西方的一处屏障,方圆数百万里。其内山峰高俊挺拔,彩云流光溢彩。云雾缭绕间,灵禽仙兽隐现。一条绵延数百里的云梦河横穿了整座云梦大泽,云梦大泽故此得名。

  此时,龙、凤、麒麟三族已率大军在云梦河前,两两相望。气势凝重而紧张。只听那龙族祖龙,敖龙高声叫嚷到:“麟天,凤天。吾等先天三族分别为走兽、飞禽、鳞甲之三族首领。自诞生伊始,已然争斗了数个元会。如今吾等三族,与这洪荒世界中,三足鼎立已有一个元会有余。吾yù与尔等做个了断!吾之龙族为天命所归,注定统领洪荒!“说完,便放出了准圣中期的气势,隔河向着麟天、凤天压了过去。

  龙族所属部族气势大涨,龙族本部之人纷纷发出嘹亮的龙吟,化作本体,飞跃于云端。蛇之部属,均是吐着长芯,手握钢叉;鱼之部属,均是控水御雷……

  凤天冷哼了一声,怒喝道:“哼!敖龙,你灭我朱雀一部,杀死副族长凰静儿,与我凤族仇深似海!今rì,吾定不与尔等干休!”说着便放出了自己的气势,赫然亦是准圣中期!

  所有飞禽所属部族,皆化为原型,铺天盖地的禽类,忽闪着翅膀,施展着各自的天赋神通,冲向了鳞甲一族。

  “哈哈哈!你们相斗,怎能少了我麟天呢!走兽一族的儿郎们,战吧!”一只玄黑sè的硕大麒麟,自大泽深处御空而来。

  所有走兽所属部族,牛族组成的倒三角队伍,如尖刀般直冲于前;白虎族在正中,全部利爪锋锐,巨口獠牙;再看那恐龙一部中的翼龙一族,尖喙利爪,口中不住的发出超声波,震荡的空间一阵阵抖动……

  “轰!”

  终于三族在云梦河之上交汇了!

  龙族、凤族、麒麟族等高端战力,兀自斗成了一团。而鳞甲、飞禽、走兽部属亦是各自为战。很快,整个云梦大泽都成了修罗战场。三族此时哪里还有什么高贵的姿态,全部怒睁着血红sè的双瞳,不停地长啸、嘶吼!

  敖龙、凤天、麟天在乱斗之中,不断的往洪荒天外天移动。初时,敖龙独战凤天,麟天时不时的偷袭一下,但还是亦未能伤敖龙分毫!此时三兽改变了战斗方式,敖龙身化万丈九爪金龙,凤天现出七彩云凤真身,再加上硕大的玄黑sè麒麟,再次争斗起来的三者,所造成的破坏,那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

  三只巨兽互相纠缠、撕咬。祖龙吐着三yīn重水,凤凰喷着太阳真炎,麒麟cāo控戊戌土之神雷,震荡的无尽虚空破裂出一条条裂缝,灰sè的混沌之气自空间裂缝中逸散而出,而后分化成了地水火风。将这处洪荒天外天,搅动的乌烟瘴气、凌乱不堪!

  洪荒大陆,西方须弥山。

  “桀桀桀桀,真乃天助本座!鸿钧,吾看你还怎么和本座斗!”罗睺蹲坐于那一池子黑sè潭水旁,神sè罕见的流露出了一丝激动。

  此时的李清明已然出现在了万竹岛外。

  看着眼前的万竹岛,李清明心中感慨万千,“初出岛时,尚未化形。现如今已然成就了大罗金仙之修为,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吧,呵呵!”自嘲的笑了笑,李清明掐动法决打开阵法,进了万竹岛。

  万竹岛正中的竹殿外,李嫣然原本神sè恬淡的打理着那株杏树,此时却是神sè猛然一变,看向了李清泉。

  李清泉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道:“娘,这万多年来,我都感觉身子生锈了。这一次,您可千万别拦着我,说什么我也要好好地活动活动!”说着,提起一杆碧绿的竹枪,就冲向了万竹岛边缘。

  李清明踏上了万竹岛后,就慢慢的欣赏起岛上的景sè来:只见得,那滨海的岸滩,一片奇礁怪石,如翘如跃,峭壁如屏,下尽碎石,为海浪所击,久而圆滑,sè异光滑可爱,形如珠玑,数量极多。苏轼有云:“每当cháo落,珠玑铺岸,璀璨照人,迄逦东西,不见尽头。”正适合用于此处。

  再往前走,是那满布翠竹的竹林。弯弯嫩嫩的,是新竹,似柔情似水的少女;高大挺拔的,是老竹,如同甲胄裹身的勇士。

  举目望去,那成方成阵的竹林,就象一队队,一排排跨马飞戈的兵团,而当漫步两旁茂竹夹道时,竹叶轻轻拂面,又显得万般温柔,宁静和幽雅。刚柔相济能屈能伸,这又是竹的另一品xìng。“莫嫌雪压低头,红rì归时,即冲霄汉;莫道土埋节短,青尖露后,立刺苍穹。”这不正是道出了竹子的博大胸怀,与豁达开朗的xìng格吗?

  李清明踏步在竹林中,感受着竹林生长时的蠕动,元神空明,竟然进入了修道者yù求而不得的顿悟状态。

  李清泉此时正满怀兴奋的向着外围竹林而去。他可想不到有人能够突破三清布置得护岛大阵而入。到了那岸滩,李清泉散开元神,肆无忌惮的探查着岛外的情形。半晌收,回元神,搔了搔头,嘀咕道:“这是怎么回事?娘说的,我也感觉到了,明明有人在触动阵法。怎么会没有人呢?”

  “轰!”如平地响起了一声炸雷,那声势席卷了整个万竹岛。

  李清泉瞪大了眼珠子,望向了竹林的正中,暗道:“好家伙!这又是怎么回事?”感受着这股气势,李清泉心道:“怕是已经到了大罗金仙了!不好,我得拦住他,不然娘就危险了!”

  原来,李清明子顿悟之初,就被拉近了自己挖的坑里:

  再次睁开双目的李清明,看到的是洁白的墙壁,屋子中充满了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侍立在旁边的是身穿护士服的靓丽小护士。

  休养了近四个月,李清明才办理了出院手续。当然,随其一起离开的还有那位靓丽的小护士。在这四个月中,李清明和小护士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恋。一切近乎完美的水到渠成。

  出院后的李清明创办公司,捐助慈善事业,一年之后与小护士结婚生子。此后的三十年,李清明将自己的公司做到了世界第一。打败岛国经济体系,称霸美国股市,建立dú lì基金……

  最后的几十年中,李清明在太平洋上购置了小岛,子孙满堂,安享晚年。

  在临死之际,李清明看着满屋的儿孙,欣慰地笑了笑,道:“这一世,吾也经历了酸甜苦辣、幸福心酸。如此,吾亦满足了!破!”随着随后的破字出口,周围的空间,片片碎裂。本已盘膝坐地的李清明,猛然爆发出了全部的气势,一放即收。

  站起身,李清明自语道:“没想到竟然突破到了大罗金仙中期,真是道无止境啊!嗯?太乙金仙顶峰!呵呵,小二挺努力的嘛!”

  “呔!那道人!你是何人?何故来我万竹岛?又是如何进的我万竹岛?”李清泉手持长枪,遥指李清明。

  李清明心中感觉有些好笑,眼珠一转,李清明道:“吾观此岛与吾有缘,遂特来收取。未想到,此岛已然有了主人。吾虽有好生之德,怎耐造化弄人,哎!看来,只能将此岛的主人打杀了!”

  “你这道人好生无理!此岛本为吾等之物,何来与你有缘之说!今rì,定当饶你不得!”李清泉怒目圆瞪,提枪就刺。

  “好个小辈!”李清明佯怒道。低头闪过那碧绿长枪,随手拔起旁边一根苍翠的绿竹,手运真元,三两下就将之削成了一柄竹剑。倒提着剑柄就冲了上去。

  “剑”素有”百兵之君“的美称。剑的用法,总体来说就只有三种,无非就是:截、削和刺。而枪呢?则是扎、刺、抨、点、缠等多种用法。

  此时李清泉耍的这套枪法,就是李清明传于他的“暴雨梨花枪”!此枪法共七个套路,计二百二十三式,招式紧而缠。李清明将真元灌注进竹剑之中,是以,此竹剑坚逾jīng钢。

  李清明的招式大开大合,每每点在李清泉枪法难以着力的地方。李清泉此时的感觉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几千年来的战意,竟在此时爆发出来,所以越打越兴奋,不自觉的癫狂了起来。只见那枪,已然不见了身影。只能看到那漫天的樱红枪头,在李清泉身前幻现、明灭!

  “好!”李清明心下暗赞。见李清泉面现癫狂之sè,明白怕是其已沉浸于武道之中。遂将功力提到了三成。只有这样才能给李清泉带来压力。

  “锵,锵!”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快,李清泉眼眸亦是越来越亮。

  亦不知打了多久。

  “哈哈哈!畅快,畅快!”猛然,一阵狂爆的气势,自李清泉身上蔓延开来。

  由于两人打斗时的动静过大,早已惊动了李嫣然。此时李嫣然已立于两人身旁,观看了良久。李清泉可能看不出来人是谁,可李嫣然是谁?怎么说,李清明也是李嫣然身上掉下来的肉。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是怎么也斩不断的。

  “好了,小二!”见两人停止了打斗,李嫣然上前几步,语气轻柔道:“你也是的,小大!回来就欺负你弟弟,还是做哥哥的呢!”虽然是说教,但李嫣然眼中的温情,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呵呵!娘……”李清明亦是眼角含泪。

  刚刚突破到大罗金仙的李清泉,却是傻了眼,夸张的大叫道:“啥?娘,您说他是我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