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八章 罗睺

第十八章 罗睺


  ()  东昆仑,玉京山。

  “师尊?那西疆云梦大泽上空煞气缭绕,形似巨龙,不知是何原因?”三清虽然掐算到了什么,但是本着有求必问的原则,还是问了出来。

  鸿钧双目半开半合,淡淡的道:“先天三族齐聚西疆,决战于云梦大泽!“

  “果然如此!”三清相互对视了一眼,道:“师尊,此次先天三族大战,吾等不用去阻止吗?”

  鸿钧道:“何必去阻拦。量劫已至,度的过者则安享亿万年,度不过者则化为灰灰!劫数劫数,天地自有一线生机,何须吾等担忧!”

  通天急道:“可是师尊,这洪荒大地再怎么说也是盘古父神所开,再这样下去,等那煞气形成实质,洪荒怕是危矣!”

  鸿钧那毫无感情波动的眼眸看了通天一眼,道:“无妨!自有人会去阻止此番大战!”说完,就自蒲团上消失不见。

  三清经过这几百年来的悟道,虽说已经突破至准圣初期,却依然对鸿钧的消失,感到震撼。无奈的相互看看了,三请转身离了紫霄宫。

  西疆,云梦大泽。

  “轰隆隆”“唳”“吼”

  三只仿若魔神般的凶兽,在洪荒天外天激斗正酣。

  爪影纵横,血光缭绕,真炎翻飞,神雷落世。修为臻至亚圣境界的三人,谁也不肯相让。

  不知不觉间已然打了千年有余。

  陆地,云梦大泽之上。一行七名大罗金仙将李清明团团围困于正中。

  甩出了孕养在元神中的乾坤尺,乾坤尺见风而长,很快变成了一只长逾百丈的巨型板砖,“轰”的压向了那攻击李清泉的麒麟。

  “噗滋”血光飞溅中,那麒麟被李清明的含怒一击砸的身死当场,魂飞魄散。这直线距离百丈内的生灵,尽皆受了牵连,俱都化为飞灰。

  剩余的六名大罗金仙,看着那天空中的乾坤尺,初时脸现惊惧。随即变得狂喜,眼中的贪婪之sè骇人,一名飞禽族人说道:“那道人,只要你将此尺留下,吾便保你平安,如若不然,你便陨落于此吧!”

  李清明神sè冷厉的扫了扫周围的六名大罗金仙,道:“我保你大爷,想要乾坤尺,下辈子吧!”说完就伸出双手,悍然的点向了眉心的紫sè闪电印记,随着那一指点下,一抹耀目的紫光直冲九霄,

  天空猛然变sè,漆黑如墨的乌云铺天盖地而来。整个云梦大泽充满了压抑沉闷的气息。原本在天外天争斗的敖龙三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目光齐齐shè向了那漫天的乌云。

  一只奇异的大眼自乌云之中凝结,那只眼睛毫无感情波动,冷漠的扫了李清明一眼,就看向了那围攻李清明的六名大罗金仙。

  这六名大罗金仙,被这只大眼盯的毛骨悚然。

  “轰!”六道耀眼的紫光自巨眼之中shè出,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轰向了六人。

  骇得魂飞魄散之际,六人将本名法宝抛上了虚空,顶在了头顶。很不幸的,这巨眼乃是李清明以一个境界为代价,召唤而来的紫宵神罚,别说大罗金仙了,就是准圣初期的大能者,在这神罚之下,都得受重伤。于是悲催的六人,成了神罚之下的亡魂。

  “桀桀,干得好!”血sè敖龙此时是开怀大笑。

  “敖龙,不知你是装傻还是真傻!那人明明不是你龙族之人,只是借你龙族之名行屠戮之事,你有何可开心的?”凤天此时讥讽道。

  “哈哈哈!是啊,敖龙!那小伙家虽然杀了我族不少之人,但是龙族之人死于其手的亦不在少数!”麟天那金sè的双眸忽然绽放出万丈金光。

  血sè敖龙此时的脸sè略微难看,道:“多说无益!”恼羞成怒的敖龙再一次向着两人扑了过去。

  此时的云梦大泽上,走兽一族、鳞甲一族、飞禽一族,早已被那惊天动地神罚亮瞎了眼。哪里还有心思相互争斗。

  西方须弥山。

  “桀桀,又出现了!没想到事隔多年,这神罚又出现了?”罗睺摸着手中已然成熟的黑sè莲花,自言自语道:“乱吧,乱吧,贼嘎嘎噶!本尊的族众,现在也已经行动了吧,桀桀桀……”

  洪荒天外天,突兀的出现了三名被黑袍捂得严严实实的人,此时三人毅然加入了战圈,分别止住了敖龙、凤天和麟天。

  “族中发生了何事,竟然引得护法亲临战场?”敖龙疑惑的看向了眼前的黑袍人。

  “道友还是自己回去看看吧,若要晚了,怕是基业尽毁,多年的气运尽散!”黑袍人低沉的诉说着。

  凤天与麟天面临的情况与敖龙相同。

  “鳞甲所属听令,收缩战团,尽数兵力,回返!”

  “飞禽所属听令……”

  “走兽所属听令……”

  三人几乎同时下达了回归各自属地的命令,整个云梦大泽顿时烦乱了起来。趁着这混乱之时,李清明躲入了乾坤图中,静待三族撤离。

  说来也是奇怪,想李清明人杀了数以千万计的三族成员,此时的敖龙三人竟然毫不在意二人的踪迹去向,而是急于赶**内。

  直觉告诉李清明,怕是又出大事了!

  再次从乾坤图中钻出的李清明,看着这满目疮痍的云梦大泽,心中自是感慨万千。

  且不提正在打扫战场的李清明,看这先天三族族内的情况。

  原本云雾蒸腾,白雾弥漫,似梦如幻的龙族圣地,此时变成了黑云弥漫,残肢断臂随处可见,怨魂凶魄遍布的污秽之所。

  “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儿在哪里?”敖龙此时仍是血龙之身,只不过化为了人形,那显眼的大红袍,诡异至极。

  “敖龙道友,你那天儿就是这场惨祸的罪魁祸首!”黑袍神秘人脚不沾地的飘了过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在骗朕对不对?”敖天是敖龙最疼爱的儿子,而且资质逆天,敖龙怎么也不相信敖天会悖逆自己。

  “哼!”黑袍人冷哼了一声,道:“敖龙道友,你失态了!”

  敖龙怔了怔,道:“对不起,道友!”

  “好吧!为了让你相信,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黑袍人伸出了一双惨白的手,掐动印诀,周方的天地灵气一阵暴动,随即低喝了一句,“回溯水镜!”。

  这是怎样一个美妙仙境啊!

  只见此处空间,仙气萦绕,云雾飘渺,分云辟雾。灵禽走兽欢喧腾,奇花异草荣向阳。林木竹石凑奇景,山川湖谷常青长。寻寻觅觅,守得云开见月明;隐隐约约,金碧辉煌现宫阙。琼楼玉宇,高楼广厦;奇花异草,仙鹤呈祥,端的是一派修行圣地。

  随即,画面流转。一黑sè长袍,面容英俊的青年,手持丈八蛇矛,脚下踏着一只六品黑莲,双目之中煞气隐现,瞧其面容,赫然就是敖天。观其身后,亦有大约两百来人,皆是黑袍革屡,浑身杀气逼人,

  “给我杀!”敖天冷酷的一挥手中的长矛,道:“本尊有令,将龙族圣地内所有天材地宝,全部收入储物空间。将龙族所属,一个不留!通通斩杀!”

  一众黑衣人,疯狂的嚎叫着,手持各种兵器,杀向了已经看傻了的龙族一众。令人称奇的是,这俩百来人竟然尽皆为大罗金仙后期修为,抬手间毁天灭地,动辄灭人魂魄。

  “桀桀,祖龙老家伙将龙族宝库藏的太紧!本座几次询问,皆不得。无奈,本尊计划提前执行,只得将这些须财物收入囊中。至于剩余材料,再作计较!”敖天自言自语了一阵,跟随一众黑衣人杀将了上去。只见这些黑衣人下手毫不留情,就像一台台的杀人机器。往往刀刀都是直奔脖颈而去……

  画面再转,此时的龙族圣地,已然变成了一片废墟。敖天指挥者着一众黑衣人,向着西方踏空而去。

  “昂!这是为何?”敖龙双眸赤红,状若疯狂。

  “道友请节哀!”黑袍人收起了术法,道:“敖天太子怕是已遭歹人毒手。物管那场景中的敖天,面目狠唳,双眸之中黑气直冒,如若太子之前并未修过什么邪恶功法。此像,当为傀儡之相!”

  “护法此话当真?”敖龙闻言,眉心一阵抖动。

  “当真!想当初混沌未开之前,鸿蒙之中有三千混沌圣魔,擅长傀儡之术的傀儡老祖,曾几度与吾交手!吾对于傀儡之法尚有一些研究。故此,吾断定令郎被傀儡之术所控!”这黑袍人当真是神秘非常。竟然诞生于混沌之前。

  敖龙神sè变了几变,颓然的低声道:“是朕逾越了,请护法原谅!”

  黑袍人没有再说话。

  “陛下,还是先收拾一下族地,再做其他打算吧!”此时,敖龙身边的一位准圣劝道。

  “传朕命令,清理族地!”敖龙挥了挥手,神sè暗淡。

  凤族和麒麟族,与龙族的情况大致相似。只不过,凤族的领头人为凤艳儿,麒麟族的领头人为消失已久的白术。最悲催的要数凤凰一族,凤凰宝库,被凤艳儿带领的一群黑衣人洗劫一空。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此时的李清明可是乐开了花。仓惶退出战场的先天三族,根本来不及打扫战场。便便宜了李清明,和被李清明喊来的,一只躲藏于云梦河下的十二祖巫。

  像什么太乙金jīng制造的刀、九天寒铁制造的剑、星辰jīng金制造的长枪……林林总总的材料加在一起,不下千万件。最令李清明欣喜的是获得了不少先天三族的本体材料。比如麒麟角、龙角、凤喙、虎爪,还有为数不少的龙肝凤胆!

  “李大哥,收集这些东西干嘛?这么恶心!”天xìng纯真的后土,最不愿看到的就是这种血腥的场面。

  李清明抬头看了看后土,道:“以后你会明白的!”心中却是暗自苦笑:“这天地以后变得一天不如一天,灵气匮乏,材料稀缺。我如此作为,还不是为了以后的门下做打算!”

  此时洪荒没有人注意到。这西疆上空,那由无数生灵死后怨气,邪气,等等负面情绪组成的煞气,沸腾翻滚,蔓延覆盖了整个云梦大泽。那西疆上空的天际更是出现了一条小缝,一股股气运金团,不断的自先天三族的气运长河之上倾泻而下。煞气渐渐凝聚成龙,等待下一次大战的开端。

  西方须弥山。

  “本尊,属下等幸不辱命!偷袭龙族、凤族、麒麟组大本营。除凤族起出大量灵宝和先天材料,其余两族,均收获一些小猫小虾。”敖天三人跪于罗睺身前,身形略微颤抖道。

  “桀桀,尔等幸苦了!”罗睺伸手虚托,道:“而今,本座业已成就亚圣后期。计划可以实行了。“

  三人眼中闪过一丝喜sè,再此跪地行礼道:“恭喜本尊功成亚圣后期!贺喜本尊目标可成!”

  罗睺仰天畅笑道:

  “桀桀桀桀!盘古,当rì你灭吾等肉身,今rì吾灭你之世界!贼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