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九章 魔教立,黄泉九幽

第十九章 魔教立,黄泉九幽


  ()  “大道在上,今吾罗睺,于西方须弥之地,立一教,曰‘魔’!以十二品灭世黑莲、弑神枪镇压气运!‘魔’者,杀也!吾yù以杀,证得大造化!魔教,立!”

  突然一个沉闷的声音,响彻整个洪荒天地。所有大能者,皆将目光凝聚向西方之地。

  “轰!”海量的功德,自天际飘落。罗睺在功德祥云之下,连连挥手,口中再道:“凡吾魔教者,可得大自在!凡反抗吾魔教者,必叫尔化为灰灰!大道之下,当有七位护法,烦恼魔、yīn魔、天魔、死魔、罪魔、业魔、心魔七类。七魔护法,出!”

  随着罗睺的话音落地,七团黑气自罗睺身上溢出,遇部分功德祥云,化形而出。此七魔者,神态各异,体像不同。

  烦恼魔者,形体肥圆,通红如火,无眼无鼻,嘴巴甚大,唇角有两条鱼须。自名为浑沌;

  yīn魔者,状如虎而犬毛,高约二丈,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一丈八尺,搅乱天际。自名为梼杌;

  天魔者,状似人形,生有yīn阳脸,左面微笑,右面啼哭。自名为摩罗;

  死魔者,其状如龟而鸟首鳖尾,其音如判木。自名为旋龟;

  罪魔者,其型如狮,八爪双尾,其声如钟鸣,自名为云缺;

  业魔者,体小如云雀,顶生红莲。自名为血豸;

  唯心魔者,无相无形,其音多变,自名为心魔。

  此七魔者,皆为大罗金仙后期。

  “又吾魔教初立,西方生灵者繁多,故西方当为吾魔教之根本,魔教教众,出!”罗睺又是一声大吼。

  漫天的黑云裹挟着三分之二的功德祥云,飘飘洒洒的布满整个西方。当这些光点融入西方一众生灵体内时,无数的生灵在嘶吼、咆哮,无可见边际的猛兽自西方山间、树林中不断奔跑而出。

  “桀桀,今吾魔教虽立于洪荒,却志在灭世,重现混沌!有缘者,皆可前来!”

  于是,洪荒震动了。

  东昆仑,玉京山。

  鸿钧紧闭的双目猛然睁开,眼中闪过耀眼的光芒,道:“大劫已至!老子,如今尔等修为已臻至准圣中期,可随吾前去拜访几名老友,以应对此次大劫!”

  三清起身行礼道:“尊师尊令!”

  漠北祖龙殿。

  “罗睺?”敖龙听闻此名,心中一阵悸动。疑惑之下,掐算不已。只见得此时,天机大开,所有有关敖天的事情都被敖龙掐算的清清楚楚。

  半晌,敖龙怒吼道:“罗睺,你这匹夫!朕定不与你干休!”

  天南不死火山。

  “罗睺,罗睺!一切都是你!吾要将你千刀万剐,抽出神魂贬在九幽之地,受尽痛楚。方解吾心头之恨!”凤天此时的心中,无比的愤怒。想自己为堂堂一族之长,竟然被一无名之辈害的差点亡族灭种。试问,怎能不怒?

  zhōng yāng麒麟大殿。

  “终于来了吗?”麟天神sè平静,完全没有哪怕一丝的愤怒。“吾等你等了十数个元会,如今,也到了你该偿还的时候了!”

  已然归了祖巫殿的李清明,闻听这罗睺立教的声音,嘀咕了一句:“靠,这么嚣张啊!不过,你这么早蹦出来,看来这次大劫亦是到了决战的时候了!”说完,伸了个懒腰,拍了拍身旁的熊大,道:“懒货,你去将二老爷和诸位祖巫请到大殿来,就说我有事要说!”熊大点点头,煽动着小翅膀,摇摇晃晃的去了偏殿。

  过了一会,祖巫大殿中,一共十四人围成了一个大圈,盘膝而坐。

  “想必诸位祖巫兄弟,已然闻听到了刚刚罗睺的立教之言!”李清明亦不废话,直奔主题。

  烛九**:“李兄弟,这罗睺果然了得!为了绸缪此事,竟然蛰伏了数个元会。”

  李清泉此时道:“哥,那罗睺是谁?”

  李清明笑看了李清泉一眼,道:“盘古大神开天之际,有三千混沌魔神前往阻拦。大神挥舞开天神斧,将那前来阻拦的混沌魔神,尽数斩杀!有的余下了残魂,就在这新开辟的洪荒之中,修养,再次化形。而绝大多数的混沌神魔,尽皆魂飞魄散,化为灰灰。”

  “李大哥,你说这些干什么?”后土看着李清明,明亮的大眼睛不停地眨动。

  李清明没有理会,继续道:“而有一部分的混沌魔神不甘心就此陨落,便让这些残破的元神不断的相互吞噬,融合!落于洪荒之后,大道有感混沌魔神的怨气冲霄,便将那些怨恨盘古之恶气,打入了这团混沌魔神的元神结合体中。经过一个元会的孕育,这怪异的结合体怀抱弑神枪化形而出,自名为罗睺!”

  “那哥,这家伙真的会毁灭天道吗?”李清泉的问题在面对李清明时,永远都是无穷无尽的。

  看了弟弟一眼,李清明没有说话,

  过了半晌,李清明抬头看向了西方,忽然笑道:“嘿嘿,那准提和接引怕是要倒霉了!”

  西方一处苦寒之地。

  “兄长,吾等的机会来了!”准提一脸兴奋的对接引说道,

  接引是一个身高七尺,光头,面容愁苦的老和尚。只听接引道:“师弟,你是说去投那罗睺?”

  “吾等只是虚与委蛇与他,待得吾等借助罗睺的声势,壮大己身之后。可以籍着为天道除害的借口,与罗睺一刀两断!”果然不愧为洪荒无耻第一人,从这一句话中。不仅有背信弃义,还有忘恩负义,甚至还有悖主求荣!当真是无耻至极。

  接引并不似其师弟那般,没有立场,他的正义感还是很强烈的。

  接引道:“师弟,那罗睺修炼的乃是杀伐之道,这与你我的寂灭大道相悖。而且那罗睺竟意yù灭天。这不是与天道做对吗?依贫道来看,那罗睺最后的下场,怕不会太好啊!”

  准提最大的优点就是听接引的话,一般接引定下的事情,准提都会去拥护,去坚定的执行。“哦,如此!是小弟孟浪了!那现如今,吾待如何?那罗睺霸占了西方世界,岂会容下你我这雷音寺?”

  闻听此言,接引的面容更为愁苦,道:“师弟啊,此亦是为兄为难之处!”

  忽然准提眼前一亮,道:“师兄,还记得一千多年前,吾去东方寻求机缘,而后重伤而归吗?”

  接引疑惑的看了看准提,道:“自然是记得!”

  “那道人虽然击伤了吾,但亦是放的小弟xìng命!虽然不曾得知那道人名姓。但据他说,东方东昆仑之上有座玉京山,其师祖便在玉京山上修行。且是修为臻至准圣期的大能。”准提说到这里,看了看接引的脸sè,道:“吾等何不去投了那道人,待罗睺败亡之后,再回西方!最多,事后找几样先天灵宝当作谢礼!这样既不用担心罗睺抹杀了吾等,也不算毫无报酬可言!”

  准提不愧是生了一张巧嘴,接引听了准提的话,半晌叹了口气,道:“也罢!为兄亦无他法,就依师弟所言!”

  悲催的李清明可不知道,他的一番话,竟然提点了准提,间接的将准提和接引引荐给了鸿钧!当真是天道无常,报应不爽啊!

  这一rì,原本在祖巫殿中,欣赏李清泉和一众祖巫切磋的李清明,忽然接到了原始的庆钟传音,“清明子,而今为师要随你祖师前往拜见几位前辈。现已行至不周山,你既与清灵子在那不周山,尔等就随为师一同前往吧!”

  李清明初闻此言,眼前一亮,起身喊道:“小二,祝融你们过来一下!“

  祝融几人停下对攻的动作,走了过来道:“李兄弟,俺们打的正过瘾呢!你叫俺们过来干啥?”

  “呵呵,祝融兄弟。我喊你们过来,是要和你们道别的!“李清明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啊,李大哥,你们又要走啊!”后土的神sè略显暗淡,本xìng天真的小姑娘本就容易多愁善感。

  “是啊,哥!我们这次是去那啊?我还没有玩够呢!”李清泉也是一个好战分子。在祖巫殿中的这么些年,他可是和这帮男xìng祖巫很对脾气。恨不能天天打斗,夜夜拼酒!

  “嗯,师尊就在不周山外。要带你我前去拜见几位前辈!”李清明还是那副笑眯眯的面容。

  “哦,这样啊!那好吧。那我们什么时候走!”和准提拥有同样的优点的是,李清泉从来不会反对哥哥的决定。

  “马上动身!”李清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好了,你们也别这副表情了。又不是生离死别,有时间我们还会回来看你们的!”

  “这样啊,好吧!”一众祖巫已经习惯了有李清明两兄弟的生活。浦一分离,难免有些心中难受。

  “嗯!”李清明低头沉思了半晌,道:“后土妹子,我这里有一块九天息壤。你所领悟的法则为土,这息壤当为你所得!”说完,自鼎中掏出九天息壤递给了后土。

  相处了几千年,后土清楚李清明的脾气,毫不客气的收了起来。甜甜的道:“谢谢李大哥!”

  李清明随后又掏出了一些,这些年炼制的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分递给一众祖巫,就跨上了熊大,领着弟弟告别了一众祖巫。

  “弟子清明子(清泉子)拜见师祖、师伯、师尊、师叔!”李清明循着原始留下的信息,一路追赶原始四人,终于在几个月后,寻到了四人。

  “你这小猫熊,倒是跳脱的狠啊!先是搞的先天三族大乱不说,竟然还与盘古后裔打的火热,真真是逍遥啊!”鸿钧笑看了李清泉一眼,而后道:“那小家伙,便是你的弟弟吧!哦?不错,如今亦是大罗金仙初期,原始倒是收了两个好弟子!”

  李清明嘿然一笑,轻轻拉了拉李清泉。

  有些天然呆的李清泉终于反映了过来,再此跪地叩首道:“徒孙清灵子,拜见师祖!”

  鸿钧抬手虚托,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了李清泉,捋了捋颔下短须,道:“呵呵,无需如此多礼!”

  “如今人已齐全,吾等继续前行吧!”鸿钧看了看西方天际,淡然道。

  众人皆曰:“善!”

  洪荒南陲,黄泉海。

  “黄泉道友,贫道鸿钧!今携门下特来拜访!”鸿钧站在一汪遥不可见边际的黄sè大海边,向着远处高声喊道。

  半晌,那寂静无波的大海上泛起了滚滚波涛,自湖zhōng yāng升起了一座造型古朴的凉亭。一慈眉善目的老者在凉亭中,拱手行了一礼,道:‘哈哈哈,吾观今rì清晨雀鸟临门,定有喜事降临。没想到是鸿钧道友前来,真是大喜事啊!哈哈哈哈……”

  鸿钧甩出太极图,化作一条虹桥,领着三名弟子踏步其上,边走边道:“黄泉道友客气了。吾等今rì不请自来,黄泉道友不怪罪吾等,已是万幸之事!”

  “嘻哈哈哈哈,你们这俩老家伙就别相互客套了!”一名身穿玄黑sè长袍的中年自大海之中踏波而出。“你们这俩老货,相识多年还相互推诿客套,听的老祖我耳朵都涨茧子了!”

  这道人的话,听的鸿钧身后的李清明,是额头黑线满布,按到:“又特么出现一个老怪物。而且还口无遮拦!”

  “哦?九幽道友,倒是少见少见啊!”鸿钧眉头轻挑道。

  “你这老家伙,明明知道吾与黄泉那家伙是兄弟,还如此虚伪!当真是可恶至极!”九幽话语虽恶,脸上却是笑容满面。

  “小九,说话注意点。还有几位后辈在呢!”黄泉长眉抖动,对九幽说道。

  “知道了,又对我说教!”九幽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突然将目光盯向了李清明二兄弟,看的李清明,怀疑这九幽是不是有什么不良嗜好。

  只听闻那九幽道:“这两个小家伙,倒是有趣的很啊!我说,鸿钧老道,没想到你之门下,竟然还有两位了不得的人啊!”

  鸿钧笑了笑,道:“哦?不知道友从何处得之?”

  “这家伙前世今生迷迷茫茫,只能隐约看到一只硕大的猫熊”九幽伸手指了指李清明,随后又将手指移向了李清泉,继续道:‘这小家伙,前世全无,今生竟然黄袍加身,气运昌隆。而且本体亦为吞天猫熊!先不说这两个小家伙的今生如何,单单是本体为吞天猫熊就已经了不得了!道友当真是好算计!“

  李清明闻言,心中一动,暗道:“黄袍加身,气运昌隆?”上下扫了扫李清泉,李清泉此时还配合的笑了笑。这让李清明怎么都无法幻想到,早之后的不久,这傻弟弟,黄袍加身

  满脸威严!随即心中思索起来,“看来,这事还得落在我的身上,我得给他好好谋划一番了!”

  三清此时亦是倍感惊诧,暗道:“吞天猫熊,此为何物?”

  鸿钧先是神秘一笑,道:“吾可没有算计什么,此乃机缘尔!”

  “好了,小九别闹了!鸿钧道友,不知今rì前来,所为何事?”黄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转入了正题。

  鸿钧思索了半晌,道:“想必两位道友业已然知晓,前番罗睺于西方之地立教为魔,已然将整个西方纳入魔教地域。怕是不久之后,就将像东方进军。凭先天三族此时的实力,想力抗罗睺,那是痴人说梦。贫道此次前来,就是想请两位道友出山,共抗罗睺!”

  黄泉沉默了半晌,道:“道友何计?”

  鸿钧眼中jīng茫闪烁,道:

  “邀斗罗睺,以定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