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一章 准提接引至昆仑

第二十一章 准提接引至昆仑

  ()  “师弟,这东方相比起西方来说,当真要富饶的多啊!”面容愁苦的接引老和尚,此时骑在一只五彩云驼之上,对旁边的准提说道。

  “是啊,师兄!”准提接口道,“依吾看来,这东方不仅富饶,修道者亦是甚多!待此次劫难过后,吾必将度尽东方之物!”

  接引看了看眼冒jīng光的准提,面上愁苦之sè更浓,兀自摇了摇头。

  洪荒何其大,两人又走了近十年,才临近昆仑山脉边陲。

  “师兄,前方便是西昆仑山脉!越过此山,其后就是东昆仑!”准提遥指着前方的一座大山,兴奋地说道。

  接引顺着准提的指引,看向了位于前方的西昆仑山脉。

  那西昆仑山,高约数十万丈,其上峭壁林立,黑苍苍无边无沿,刀削斧砍般的崖头,顶天立地。

  那山上,苍松挺拔,翠柏摇曳。那通红的,如火一般热情的是枫树林。经过晨露的洗涤之后,原本火红的枫叶显得更是格外的妖艳,加之地面上厚厚的落叶,天地仿佛已连为一体。

  接引踏入这枫林,感受着初晨的雨露,道:“师弟,这昆仑山不愧为仙家圣地。你看这满布的灵气,苍穹的树木。比之吾等西方当真要强上百倍啊!”

  准提点了点头,道:“师兄,你我何不将这西昆仑占了,作为吾等于东方之道场,岂不妙哉?”

  “唔!这?……”接引支吾了一句,明显有些意动。

  准提赶紧趁热打铁,道:“师兄,反正此时罗睺已强占了西方,吾等暂时亦是不能回归。现如今,虽说是投奔那准圣级大能,但是怎么说都算是寄人篱下。这种滋味可不好受啊!如若吾等占了这西昆仑,不说这西昆仑山灵水秀,木丰草盛。单单离那东昆仑的玉京山亦是不远。如遇危险,吾等自可前往避难,岂不更妙?”

  “如此,好是好,可是就是不知这西昆仑是不是有主呢?”接引愁苦的面容,瞬间变得比苦逼还苦!

  “师兄无需担心!就算这西昆仑有主又能如何?以你我二人之能,还能怕了他?”准提嘴角带笑,神sè乖张。

  “哼!好嚣张的道人!竟然yù强夺我主人的西昆仑,真真是不知死活!”忽然,准提二人身前多了一只奇异的怪兽。

  只见此兽人面虎身,肋生双翅,八足八尾,通体青黄,嘴巴开合间,遍布云雾。

  准提望着眼前的异兽,眼前一亮,道:“吾观你与吾有缘,如今吾还尚缺一坐骑,你就为吾代步之用吧!”这准提当真是老毛病复发,看见好东西就想往自己兜儿里搂,前次碰到清明子是这样,这次碰到这异兽同样如此。

  那异兽一听,目yù喷火,血盆大口猛地张开,道:“我呸!兀那道人,想我天吴诞生于开天之初,天生异秉。你算什么玩意儿,也配当我的主人?我去你大爷的……”说完,虎尾一甩,如钢鞭一般抽向了准提。

  准提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招出了紫金钵盂,定于头顶,挡住了虎尾的攻击。随后口中梵唱:“光明大手印!”

  一个明晃晃的大手印自准提手中飘出,猛地抓向了天吴的尾巴。天吴自称诞生于天地初开之际,自然是不凡。只见天吴兽头诡异的扭转了一百八十度,冲着飞临而来的光明大手印,就是一口灰sè的浓雾喷出。

  那光明大手印竟然在灰雾的腐蚀下,越来越小,最后直至不见。

  天吴兽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道:“那贼道,你只有如此手段吗?”

  准提心道:“可恶,竟然被一只畜生给鄙视了!真真是气煞我也!”伸手就取下了头顶的紫金钵盂,道:“那畜生,休得猖狂,看吾法宝!”说着将手中的紫金钵盂当空掷出。

  钵盂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转不已,shè下道道金光。那金光散发出的吸力,使得天吴的身子渐渐地脱离了地面,而且越变越小,飞向了半空中的钵盂。奋力挣扎无果的天吴,骇的惊呼:“主人救我!”

  就在天吴说话的档口,一条细长的黄金绳子,穿越虚空而来,径直套在了天吴的身子上。将天吴硬生生的给拉了下来。

  猎物被夺的准提,勃然大怒道:“何人坏吾好事?”

  “贼道好不知礼!”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如空谷之铃般,自山巅传来。随后,一名女子凭空出现在两人身前。

  只见此女子,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当,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jīng妙世无双。

  此女子,手中拽着绳子的另一头,见面之后亦不废话,掐决就攻。一条条火龙自虚空之中慢慢凝结成型,那女子伸手一指准提,道:“真炎化龙!杀!”

  七只火龙散发着诡异的淡蓝sè火焰,张牙舞爪的冲向了准提。

  准提慌忙中,召回半空中的紫金钵盂,控制钵盂将盂口对准了火龙,企图将这七只火龙吞吃进去。

  女子冷然一笑,道:“哼,你想的太简单了!七杀,合!”随着女子的话出口,那七条火龙猛然向中间凝聚,竟然化为了一只紫sè火龙。一下抵挡住了钵盂的吸力,直奔准提的胸口而去。

  “休伤吾之师弟!”接引自五彩云驼之上一跃而起,猛地提起八成真元,口中怒喝道:“庵!”

  像是天地初开的第一缕天音,贯穿了天地,照耀了洪荒之源,划破了古今。

  一尊巨大的佛陀凭空出现在接引身后,配合着张开了巨口,一道无形的声波,自接引所处的空间蔓延开来。

  紫sè火龙被声**及,很快的溃散,消失不见。

  那女子亦是愣了一刹。

  只余下两成真元的接引,自认打不过眼前的不知名女子。于是收起了云驼,抓起准提就直奔东昆仑而去。

  回过神来的华贵女子,骄哼了一声。看了看满目疮痍的枫树林,恨恨地咬了咬牙。向着接引逃跑的方向,飞身追去。

  三人你追我躲间,很快就跨越了西昆仑,抵达了东昆仑山脉。

  接引提着准提,自山巅落下,看着眼前的玉京山巨型匾额,高声呼道:“贫道西方接引道人,今携师弟准提道人,前来拜见前辈!请前辈现身一见!”

  那女子先是犹豫了一下。而后想起被毁的满目疮痍西昆仑,便跳下云端,甩出了一个巨型珠子,向着接引劈头盖脸地砸了过去,口中道:“贼道,看尔等还能逃到何处?”

  接引此时哪里还有力气闪躲,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闭眼静待珠子砸下。怎知呆了半晌,亦迟迟不见那珠子落地,就睁开了双目。

  只见那珠子诡异的停于半空之中。

  一名身玄黑sè长袍,长的剑眉星目的壮硕青年,立于玉京山匾额之下。

  只见那青年好奇的瞄了几人一眼,随即开口道:“师祖有令,远来即是客,三位请随贫道来吧!”

  “烦请道友引路!”脱离苦海的接引,赶紧接下这青年的话头,拉起准提行了一礼,就跟了上去。

  女子收回巨珠,稍稍整理了一下仪容。恶狠狠地瞪了接引两人一眼,亦是跟随青年拾阶而上。

  “师祖,徒孙清灵子领三位道长,回来复命!”李清泉引领着三人行至紫霄宫中,躬身行了一礼,道。

  坐于正中蒲团之上的鸿钧,面带微笑的一拂袖,道:“无须多礼!”

  “后学末进接引(准提)拜见前辈!”接引拉着准提,俯身拜倒。

  “妾身西王母,居于西昆仑。见过道友!”那女子亦是行了一礼。

  “呵呵!三位因何而争斗啊?”鸿钧笑呵呵的问了一句。那样子颇为亲和,就好似一位邻家老者。

  “哼!虚伪!”与鸿钧平阶而坐的杨眉大仙,看着鸿钧那如chūn风拂面的微笑,不禁冷哼出声。

  李清明在一旁嘿嘿直笑,心中却是暗自思忖:“我草,这洪荒错乱了吧?怎么这俩货现在就见了鸿钧?这老家伙可别一时激动,现在就收了这俩货当弟子!”

  “这俩贼盗,行至我西昆仑,打伤我护山灵兽不说,还yù夺我西昆仑,当真是无耻至极!还请道友明鉴!”西王母俏脸含煞,怒指着接引二人道。

  鸿钧摆了摆手,看向了接引二人,道:“两位道友,不知西王母道友所说可属实?”

  “前辈!晚辈冤枉啊!”接引尚未接话,准提先是声泪俱下,道:“前辈,晚辈兄弟二人不远万里,自西方行至西昆仑,见此山景sè秀美,灵气充裕。本yù休整一番,再前来拜见前辈。怎奈刚刚遁入空灵,那劳什子天吴就蹦了出来。张牙舞爪的攻击吾等二人。吾等无法,遂出手还击。再说吾等并未伤那天吴分毫啊!”

  说道这里,准提悄悄瞄了鸿钧一眼,继续道,“晚辈本yù将那天吴治住,怎知那天吴为有主之兽。后来西王母道友就出现了,毫不问缘由的对吾二人连连出手。吾等处处忍让,不曾下狠手。西王母道友却是动辄均为杀招,吾等不yù伤西王。无奈逃遁至前辈之道场,亦请前辈明鉴!”

  西王母脸sè气得通红,浑身颤抖不已,口中怒喝到:“准提,你当真是无耻至极!”

  李清明心中暗道:“还真是生了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打不过人家就打不过人家吧!还特么处处忍让,以为自己可以打的过西王母吗?当真是不知所谓!”

  鸿钧斜眼瞥了李清明一眼,微笑道:“你等为何争斗,吾现已知晓。其实亦不是什么大事,准提道友,此事皆因你二人之过而起,尔等还是问问西王母道友yù如何了解此因果吧!”

  “这……”接引愁苦的面容再次垮了下来。

  准提亦是没有想到鸿钧有此一说,脸sè尴尬,半晌对立于一旁的西王母行了一礼,道:“道友,先前皆为吾等之过也!请道友原谅则个!“

  “哼!”西王母冷哼了一声,别过了头。

  “道友,且听吾一言!吾闻准提道友手中有一物甚是稀奇,不如就叫准提道友拿出此物,以了解此次因果,不知道友以为如何?”李清明突然嘿嘿一笑,凑近了西王母低声说道。

  虽说是低声,但是宫中均为大能者,谁能听不到?

  准提气的脸都绿了,摸了摸怀中的紫金钵盂,暗道:“这小畜生,当真不为人子!”

  “哦?不知是何物?”西王母俏脸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好奇。

  “准提道友本体为混沌灵根菩提树,其本体所结的菩提子,其功效即可稳定心神,又能防御心魔,当真是了不得之物!”李清明小看了准提一眼,道。

  通天在一旁心中笑翻了天,道:“完了,这准提道人怕是要出大血了!”

  西王母眼中闪过一抹异彩,缓缓点了点头,道:“如若准提道友真肯拿出此物,那此事就此作罢!“

  准提铁青着个脸,牙齿磨得滋滋响,忍痛摸出一粒菩提子,看了看李清明,道:“道友当真可为洪荒第一老好人啊!”随后将手中的菩提子扔给西王母,道:“道友,如此你我之因果,就此了断!”

  西王母欢喜的将菩提子放进了储物空间,道:“好,你我之因果自此了断。”

  鸿钧自始至终都是微笑的面容,才是开口道:“好了,既然三位因果已了!那两位道友请走吧!”

  “这……”准提眼珠一转,道:“求前辈,救我等一救!”干脆利落的跪倒在地,道:“吾等本居于西方,怎奈西方被那魔头罗睺所占,吾等无有去处,不得不来东方寻求出路。还请前辈,救救我等,救救西方之生灵!”

  李清明看着准提和接引,眉头大皱,暗道:“我草,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还不是自己怕死,又不愿意投降罗睺,就跑来东方寻求一个大腿抱上,真他吗的无耻!”

  “哦?你怎么知道吾可救尔等?”鸿钧闻言,饶有兴致的看着准提二人。

  “这个,晚辈只能说,吾等只能相信前辈!”准提的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这么无耻的话也就能从他的嘴里蹦出来。

  鸿钧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吾观尔等亦是与吾有缘,既如此就在这昆仑山侧,寻一住处吧。”

  这东西昆仑到底是有主之物,而玉京山?你还指望鸿钧会让准提二人居于玉京山?真是笑话。

  接引两人闻听鸿钧此言,亦是大喜过望,忙不迭的行礼道谢。

  且不提玉京山之事,就说那先天三族。

  漠北龙族,祖龙殿。

  “朕的名帖发出去了?”傲龙还是那身诡异的血红sè长袍。

  “秉陛下,现已将名帖发至麒麟、凤凰两族之中!”一名暗龙卫单膝跪地,浑身透着一股强大的煞气。

  “好了,你退下吧!”敖龙挥了挥手。

  待暗龙卫退下之后,大殿中诡异的多了两道身影,只听闻其中一道身影说道:“敖龙道友,你真的打算那样做吗?要知道,西方不必东方大陆富饶,就算有一些先天灵宝、天地炼材也早被他人获得。退一步说,如若攻下了偌大的西方,不还有走兽、飞禽在一旁虎视眈眈?在本座看来,是得不偿失啊!”

  “雷泽道友此言差矣,在朕看来。这东西方大战,不仅能够或得大量的地域,更能够将麒麟、凤凰一族彻底剿灭!”敖龙嘴角轻翘,似是信心十足。

  “哦,不知道友有何高见?”另一名黑衣道人此时开口说道。

  敖龙冷然一笑,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