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二章 乱象纷呈

第二十二章 乱象纷呈


  ()  “哦,道友此言何解?”雷泽闻言很是诧异。

  “呵呵,如今这洪荒大地,除了有飞禽、走兽两族在侧。罗睺的魔教亦是不好对付。你可知,这东方尚有一些大能者,亦是不可轻易招惹之辈!”敖龙苍白的眼镜,血丝满怖。

  “比如那玉京山上的鸿钧,黄泉海的黄泉,幽冥海的九幽,东极之地的苍穹老祖……诸如此般,不下十五位。其行居虽然隐秘,但据朕猜测,修为必然臻至亚圣!吾等可以遍邀这些高手和凤凰、麒麟两族的高端战力,一起围杀罗睺。

  同时整顿大军,偷袭两族属地,斩断他们的后备力量。围杀罗睺之后,吾再笼络几位yù投入吾鳞甲一族的大能者,劫杀两族jīng锐。如此,不仅可以解决掉这些压在头顶的太上皇,亦可以将凤凰、麒麟两族剿灭。没有了凤凰族和麒麟族,那飞禽、走兽两族,还有什么可怕的!朕yù将其剿灭,手到擒来!”

  “此计可行!”一直不开口的另一名黑袍男子,此时开口道。

  “到时候,还得麻烦护法多邀几位好友前来助战啊!”敖龙笑看向了黑袍护法。

  “道友请放心,吾必当尽力!”黑袍护法身子虚晃,已然消失在了祖龙大殿。

  zhōng yāng麒麟大殿,天南不死火山。

  麟天和凤天几乎同时收到了敖龙的名帖,两人的反映不一。凤天派出了朱雀一族族长凰风,秘密前往麒麟大殿,商谈此次事宜。

  “麟天道友,不知你对此次敖龙的名帖有何看法?”凰风身着一袭红袍,满目威严。此时正坦然的坐于麒麟大殿上首,与麟天探首交谈。

  “无非就是想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罢了!”麟天不懈的撇了撇嘴。

  “哦,何解?”凰风作为朱雀一族的族长,当然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力。

  “明着是邀请我等前去围杀罗睺,暗地里却满肚子的坏水。他肯定又是想走罗睺的老路,想趁吾等属地空虚,偷袭吾等属地。而后联合高手,劫杀我等。仅此而已!”麟天倒是将敖龙琢磨的是挺通透的。

  “吾等亦是做此想法。这敖龙当真是贼心不死。如今罗睺于西方立下魔教,西方已然成了铁板一块。要想围杀罗睺,谈何容易啊!”凰风叹了口气。

  “此话不然!那敖龙肯定清楚这一点。你我亦知晓这罗睺既然敢放言灭天,肯定是心高气傲之辈。”麟天端起酒杯,轻押了一口,继续道,“道友想一想,如若那敖龙放出豪言,yù与罗睺决斗,罗睺会如何应对?“

  沉思了半晌,凰风皱眉道:“以罗睺的个xìng看来,定然是欣然答应!”

  “然也!”麟天缓缓点了点头,道:“如此,如若邀斗罗睺成功,还用怕凶兽大军前来吗?再说了,吾等先天三族所统帅的鳞甲、走兽、走兽亦不是吃素的。就算他罗睺率凶兽前来,也只不过是多了几只蝼蚁罢了!”

  “着啊!”凰风轻轻颔首,道:“这敖龙不做野心家,真是屈才了!“

  麟天呵呵一笑,不再说话。

  此时的西方又是何种景象呢?

  须弥之地,一座全部由黑曜晶石铸就的大殿,如一条太古凶兽般横卧与此,名曰须弥殿。四周来来回回巡逻的黑甲军士近乎数万。

  “秉吾主!”天魔摩罗跪于须弥殿之中,对端坐其上的魔祖罗睺说道:“属下小魔头发现东方先天三族者,最近兵力调动频繁。不住的派太乙玄仙以上的族人,往东西方边界而来!”

  “桀桀,先天三族没有什么。在本座眼中无非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倒是本座让你查的那些混沌遗族有何行动没有?”罗睺中指轻轻叩动着王座,问道。

  “吾主,据属下所知。雷泽老祖和元阳老祖归了龙族;彼岸老祖和星辰老祖降了凤族;只有麒麟一族不明!其余混沌遗族皆在其原本道场静修。”摩罗如实秉报道。

  “麒麟族吗?哼,有意思!”罗睺皱眉思索了一下,道:“你先下去吧,时刻注意诸混沌遗族的动向。”

  “尊吾主令!”摩罗躬身领命,转身而去。

  “桀桀,道友!还不出来吗?难道让我请你出来?”罗睺此时诡异的笑了笑,突然对着面前的虚空说道。

  “哈哈哈,我是叫你罗睺道友呢?还是该叫你噬魂道友呢?”出现在罗睺面前的不是别人,赫然是麒麟族族长麟天。

  此时的麟天,不是应该和凰风在麒麟大殿之中聊天吗!怎么此地又出现一名麟天?

  “我道是谁,原来是麟天族长!”落后眼中闪过一抹异sè,道:“麟天族长不在你zhōng yāng天域纳福,来我须弥殿作甚?还有,你说什么噬魂,本座可听不太明白!”

  “呵呵,罗睺道友,不用再掩饰了!”麟天轻笑着,坐在了一旁的座椅上。道:“当年盘古开天之时,吾为戊土老祖。吾等得大道指引,前往混沌正中阻止盘古开天。吾等肉身皆被盘古斩灭,就连残魂都险些化为灰灰。就在此时,你噬魂突然发狂,吞噬吾等诸位道友魂魄。若不是我逃得快,又身具灵魂至宝,这才逃的一命。自这洪荒之中转世而生!”

  罗睺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我亦知晓。虽然你今世为众多混沌魔神残魂结合吾等死前怨气所化,但你之本源乃是那噬魂的本命元魄!只有噬魂的特殊魂质才能承受得了这口怨气。不知我讲的是与不是,噬魂道友?”麟天似乎很是笃定。

  “桀桀桀,不愧是戊土道友!经年未见,道友风采依旧啊!”罗睺突然朗声哈哈大笑起来。

  “哼,这可都是拜道友所赐啊!”麟天冷哼了一声,神sè颇为冷冽。

  “道友此来,所谓何事?莫不是只为道破本座之本源吧!”罗睺止住笑声,道。

  “噬魂道友当rì所为,伤了我之本源!此次前来,我只为讨回当rì所失之元神!”麟天扫了扫罗睺,冷声道。

  “哎呀呀,这可难办了!那些元神已然融入了本座的法则本源之中,如何可以剔除呢?”罗睺面sè故作讶然。

  麟天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柄造型古朴的土黄sè长棍。长棍泛着金黄sè的光泽,对着罗睺就是一棒砸下。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桀桀,早就该如此!”罗睺怪笑着,侧身躲过麟天的木棍。祭起了一个褐sè法轮状的法宝。只见此轮上刻太极八卦纹路,法轮旋转中,shè出了八道黑sè的道纹,一道比一道可怕。落地即化为人形,皆身着黑袍,直逼向了麟天。

  虽然被围击,但是麟天毫无惧sè。将手中的木棍舞的是密不透风。突然一个黑袍人被麟天击倒在地。趁此破绽,麟天大踏步上前,矮身一个横扫。金光迸迸shè,直奔剩余七人下盘而去,凛冽的杀意弥漫,铺天盖地。

  如若是旁人,在这庞大的杀意之下,别说是上前迎击,就是站立都变得极为困难。怕是早已瘫软于地,被这木棍敲成了肉泥。可这罗睺是何许人?

  只见罗睺猛地一转空中的法轮,那八人竟然诡异的消散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然到了麟天的头顶之上。八人手中各持一柄徐sè短戟,戟锋寒光闪闪,直直的向着麟天头顶扎去。

  麟天见势不妙,运起法则之力,脚踏虚空步,如闪电一般冲了出去,突破了几人的围杀。

  这麟天肉身本就强大无匹,再次将木棍轮了起来,其势简直要打碎天地。如天雷降世般,力压向虚空中的八人。

  “轰!”来不及控制八人躲闪的罗睺,眼睁睁的看着木棍一棒砸了下来。那道纹所化的八人,被砸的崩散开来,消失无踪。再看罗睺手中的黑sè**,此时已是伤痕累累,满布裂纹!

  毫不在意的甩了甩手,罗睺将黑sè法轮扔在了地上。双手猛地划动了起来。整个须弥大殿空间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哈哈哈,噬魂!现如今,你只有如此手段吗?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哈哈哈!”麟天仰天长笑。

  路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哦?是吗?”

  随着罗睺的话音落地,双手猛然间泛起一阵玄光,自虚空之中凝结成了两只黑sè大手。这大手猛地一撮一揉,奇异的事情发生了。这大殿空间似乎都被扭曲压缩了。竟然被罗睺自这空间中开辟出了一个小世界,尽管这个小世界只有数百丈大小,亦誓要将麟天碾压进去。

  麟天感觉事态不妙,收起了木棍,自空间之中拽出了一件梭型法宝,闪身跳将了进去,眼看就要破开空间,遁往东方。

  “桀桀桀桀,什么时候学会穿龟壳了?难道是和玄龟老祖学的?”罗睺畅笑着,道:“桀桀,还是留下来吧,戊土道友!”

  罗睺所幻化出的巨手,猛力往下一压,将所有的空间波动压下,连同那梭型法宝压的片片碎裂。刚刚跳入梭中的麟天,不得以之下,踉踉跄跄的掉了出来。

  “好你个噬魂,竟然还藏拙,真元似乎强盛了不少!”麟天抹了抹嘴角溢出的银sè鲜血,道。

  “桀桀,明明是你修为不够。没有想到吧!戊土!你出门时是不是没看黄历?今天你就献出你的元神吧!”罗睺嗜血的舔了舔嘴唇。

  “你做梦!罗睺,我还会回来的!你我之间的因果,就在下一次做个了断!”麟天恨恨地看了眼罗睺,身形暴涨到万丈高下,将坚硬的黑曜石大殿顶出了一个大窟窿。抬起一只脚,猛然向着地面塌去,尘土飞扬间,夹杂着轰隆隆的巨石碎裂声。

  当尘土散尽,只见地面被麟天踩踏的出现了一个大洞,再看殿中。哪里还有什么麟天!罗睺披头散发的立于大点半空之中,仰天狂吼道:“戊土,你毁本座大殿,本座定不与尔干休!”

  zhōng yāng天域,麒麟大殿。

  正与凰风交谈合作事宜的另一名麟天,脸sè突然一片cháo红。轻咳了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银sè的鲜血。

  “道友,贵体安恙否?”凰风停下了口中的话茬,问道。

  “哈哈哈,多谢道友好意!贫道无甚事!”毫不在意的抹了抹嘴角,麟天神sè重新恢复了轻佻、淡然。

  “如此,那吾等继续!”凰风只是感到有些诧异,他可不会想到还有另一名麟天在与落后战斗。

  玉京山,紫霄宫。

  “师祖,今有龙族特使送来的祖龙名帖一封!点名要您亲启!”李清明手中拿着一封烫金名帖,走进了紫霄宫中。

  “哦,呵呵!”鸿钧先是一笑,而后道:“你这小猫熊。既然说是让吾亲启,你倒是先给吾鉴赏了一番啊!”

  李清明不要脸的笑了笑,道:“师祖,我先给您检查检查,看有没有什么暗器没有!”

  “这清明子又开始胡言乱语了!”通天在旁边撇嘴不已。

  看完名帖的鸿钧,眉头皱了皱,随即舒展开来,道:“你们猜,这次敖龙想干什么?“

  老子踏前一步道:“师尊,莫不是那祖龙前来寻求帮助吧?”

  鸿钧看了看老子,没有说话。

  “叫吾说,以傲龙那老家伙的xìng格。肯定是要吾等归降于他,帮他剿灭凤凰一族和麒麟一族!”通天口没遮拦的道。

  “师尊,傲龙此番作为到底所为何事?”原始先是瞅了瞅李清明,见李清明嘴角含笑,于是开口问道。

  “那敖龙吾等前去zhōng yāng天域麒麟大殿议事,共抗罗睺!”鸿钧挑了挑眉毛,说道。

  “哼,笑话!他说去就去,他以为他是谁啊!不过是一个洪荒化形的后辈,有何资格指挥我等!”扬眉在一旁轻啜了一口“紫竹茶”,不屑的说道。

  “老友此言差矣!这先天三族虽说在此次大劫之后将退出洪荒舞台,但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得依靠他等三族大军抵抗罗睺的凶兽大军!”鸿钧摇了摇头,说道。

  “哼,小辈就是小辈!”扬眉抖了抖细长的眉毛,忽然说到:“我说那小猫熊,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兑现呢!在你完成诺言之前,我是不会前去围杀罗睺的!“

  李清明闻听此言先是一愣,随即说道:“前辈是想尽快让我娘拜你为师?”

  扬眉翻了翻白眼,没有丝毫前辈高人的觉悟,道:“那我不管!你自己想想吧!”

  李清明闻听此言,脑门上泛起道道黑线,暗道:“尼玛,收徒弟还有求着人家当徒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