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三章 再临云梦战罗睺

第二十三章 再临云梦战罗睺

  ()  万竹岛,万竹殿。

  李嫣然满脸惊喜的看着李清明,道:“小大,你怎么回来了?小二呢?”

  李清明亦是欣喜的拉着李嫣然的手,道:“娘,此次回来。我有事和你商量。小二那边,您不用担心。他跟在师尊身边,无甚事!”

  “这位道长是?”李嫣然看了看扬眉,一身翠绿的道袍,洁白的眉毛垂至脸颊。长长的胡须随风飘动,满脸的笑容。

  “哈哈哈,好!”杨眉大仙捋了捋胡须,道:“小猫熊,你果然没有骗我!”

  “娘,这位是和我师祖同辈的前辈高人,名为杨眉大仙。”李清明轻轻拉了拉李嫣然的手,道。

  “哦!妾身李嫣然,见过前辈!”李嫣然赶忙起身,行了一礼。

  “呵呵,小女娃!我问你,你可愿拜我为师?”扬眉笑眯眯的样子,似乎很让人信服。

  “这……”这一问,可是把李嫣然给问蒙了。哪有第一次见面,就要收别人为徒的。李嫣然狐疑的将目光转向了李清明。

  “娘!扬眉前辈不仅修为高卓,更是属xìng为木。对于养殖花花草草颇有心得!”李清明说着不断的对着扬眉使眼sè。

  扬眉会意的点了点头,掏出了一个敞口玉瓶,倒出了一滴三光神水,道:“此为清净琉璃瓶,其内自成空间。每百年自然孕育一滴三光神水。三光神水的功效,想必你很清楚吧!”

  不待李嫣然回话,扬眉又掏出了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种子,道:“此为先天七叶草籽,此为先天兰花籽,此为先天向rì葵……”

  李清明在旁边看的是目眩神迷,心中不断腹诽道:“我草,诱惑!这是**裸的诱惑!”

  果然,李嫣然双目发亮的看着这些先天花籽,草籽。俯身拜倒,道:“弟子猫熊一族李嫣然,愿拜前辈为师!”

  “哈哈哈,好!”扬眉仰天长笑,道:“我来问你!你可有道号?”

  李嫣然摇了摇头,“不曾有过!”

  扬眉掐指暗算,见这李嫣然前世今生皆为一片虚无。诧异之下,道:“既然如此,那为师便为你取一道号,为嫣然吧!”

  李清明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暗道:“这老家伙怎么和原始师尊一样懒!”

  收徒成功的扬眉大仙,此时心情颇为畅快,道:“走吧,嫣然你与我们一同前去!”

  “前辈,这……恐怕不妥吧!”李清明脸sè未变,道:“此行本就凶险难料。我母亲修为才刚至太乙玄仙。跟我们一同前去。我怕万一出现什么意外,那……”

  “小兔崽子!”扬眉猛然打断了李清明的话,“有我护持,还能出什么差错?就这么定了”说完甩出袖里乾坤,将李嫣然母子收入袖中,直奔zhōng yāng天域而去。

  “哈哈哈,鸿钧道友!此次围杀罗睺,还要仰仗您等啊!”敖龙一袭血红sè长跑,与凤天、麟天齐齐站于麒麟殿门口,迎接着一众洪荒大能!”

  “大,大,大哥……”一名身形高大的麒麟族人。口舌打结对一名矮胖中年人说到。

  “什么事?我说你能不能不结巴!”那矮胖的道人不耐烦的给了高达中年一下。

  “那,那是不是‘杀神’,李,李清明……“

  “什么?“那矮胖中年人,眼睛都凸了出来。顺着小个子族人的手指,看了过去。

  “小辈李清明拜见诸位前辈!”

  敖龙眼神yīn鸠,看了看李清明没有说话。

  倒是麟天浑不在意的一拂手道:“哈哈,小友!一别千年有余,风采依旧啊!”

  “前辈谬赞了!”李清明脸sè平平淡淡,看不出喜怒。

  “哈!诸位道友快快里面请,咱们大殿议事!”麟天作为麒麟殿的主人,当仁不让的说道。

  此时的麒麟大殿正中,已经摆放了一个圆形的桌子,上面瓜果、酒品多种多样。大约有二十来人围圆桌而坐。比如有与鸿钧相熟的黄泉老族、九幽老祖、颠倒老祖、yīn阳老祖、苍穹老祖、碧落老祖……以及一些不太熟悉的混沌遗族。

  “此番请诸位道友前来,就是商议围杀罗睺之事!”敖龙首先开口道:“那罗睺本xìng嗜杀,放言yù要灭天!吾等为这洪荒世界生灵,当感念天地生养之恩。如今唯有灭杀罗睺,以报天地之恩。”

  此番话到来,场面一时陷入了沉寂。这些混沌魔神转世之人,皆天xìng凉薄,讲求的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如若没有触动他们自己的利益,想要他们去围杀罗睺?做梦吧!

  “诸位道友难道不想之道那罗睺的本源为何吗?”这个时候麟天突然站起身来说道,

  “麟天道友,众所周知。那罗睺为那三千混沌魔神的残魂和死前的一口怨气所化。其本质还能为何?”颠倒老祖端起眼前的酒杯,喝了一口道。

  “哈哈哈!”麟天仰天一阵畅笑,道:“颠倒道友,你可知我是谁?”

  “你?”颠倒老祖疑惑的看了看麟天,道:“你不就是麒麟族,族长麟天吗?”

  “吾为戊土!”麟天扫视了一圈在座的众人,缓缓开口。

  “什么?戊土老祖?不可能,当年你不是被噬魂吞噬元神而亡吗?”一众混沌遗族面sè陡变。

  “谁说我被噬魂吞噬而忘了!我还告诉你等,那罗睺就是当年的噬魂!”麟天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咝!什么!”这次不仅仅是颠倒老祖,在座的除了鸿钧一行人,皆都站了起来。不住的倒吸着凉气。

  “现在,你等有没有兴趣去围杀罗睺?”麟天好笑的耸了耸肩。

  “道友此言当真?”苍穹老祖颤声问道。

  麟天眼中闪过不屑之sè,道:“然也!”

  “如此,吾等同意围杀罗睺!”一众混沌遗族相互对视了一眼,凝重的点了点头。

  “哈哈哈!既如此,吾等再商量商量细节!”敖龙哈哈大笑道。

  西方须弥山。

  “秉吾主,先天三族传出消息,敖龙要在云梦大泽邀战于您?”摩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继续道,“并且,先天三族邀请了一众混沌遗族,齐聚麒麟大殿,商议此事!”

  “哦?又是云梦大泽吗?这敖龙当真是不知死活!”罗睺眼中闪过一丝异sè。沉默半晌,道:“阵图怎么样了?”

  “秉吾主,阵图自第一次云梦大战之后,就掷于云梦大泽千丈之下,吸收云之上的煞气云团和气运之龙!”罗睺恭敬地道。

  “好!本座要趁此次敖龙邀战之机,将阵图祭炼成功。布下诛仙剑阵,一举歼灭敖龙一众!”罗睺眼中猛然爆shè出寸许血芒,神情狰狞至极。

  千年之后,云梦大泽。

  “贼哈哈哈,罗睺道友!不用这么紧张吧!”敖龙凌空立于云梦大泽之上。鸿钧、杨眉等人亦是紧随其后。

  “说笑了,敖龙道友!”罗睺道,随即扫向了混沌遗族一众,当看到鸿钧之时,道:“桀桀,鸿钧!你不是自诩为洪荒第一人吗?怎么如今却降了敖龙一个后辈?那次之事,本座可是感激不尽啊!桀桀桀……”

  “罗睺道友!还是束手就擒吧,以免多遭杀戮!”鸿钧淡然的一甩浮尘,看了看罗睺道。

  “哈哈哈,多说无益!七魔众,杀!”罗睺挥了挥手,遥指向了敖龙一行。

  随着罗睺的话音落地,混沌、梼杌几魔皆飞身而上,寻找各自的对手。而鸿钧一众亚圣则是放开气势,齐齐压向了罗睺。

  “桀桀!你们这群混沌残魂,未想到竟然如此无耻!”罗睺看着围攻而来的众人,面sè依然嚣张。

  “噬魂,为免遭你之毒手,只有围而攻之,你不要怪吾等!”苍穹老祖喊叫了一声,如神邸降临一般,脑际泛起九道光环,手中掐动法决,低喝了一声:“月刃!”

  一片月华如流水般躺下,落于苍穹之手时,蓦然变成了片片银白sè柳叶。向着罗睺猛然shè了下去。

  罗睺体表闪过到到乌光,月刃shè在上面,竟然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罗睺声音中透着冷厉,道:“桀桀,苍穹,难道你就只有这点水平吗?”

  “休得张狂!”碧落是一长相秀美的女子,他与苍穹为道侣,一项是夫唱妇随。“看吾虚空大手印!”青sè的大手印腾空,遮天蔽rì,悍然击向了罗睺。

  “哼!”罗睺冷哼了一声,反手成拳,当头击出。一个玄黑sè拳影,自虚空之中凝形。

  “轰!”

  拳掌相交。仿佛是天雷炸响,狂暴的青sè和黑sè能量暴涌而出,凶猛的肆虐向四周。

  “霹雳,咔啦”

  理所当然的,虚空再次出现空间裂纹。蹦碎了周遭的星辰,无尽的混沌之气,如同瀑布一样,一落千丈。

  原本就满布伤痕的西疆云梦大泽,遭混沌之气侵蚀,更是变得残破不堪。

  摧枯拉朽般的,混沌之气将战场之上的众多凶兽和先天三族,杀死五分之一。

  罗睺眸子之中shè出万丈血芒,猛然身体前冲,打进了苍穹老祖和碧落老祖的战圈。玄黑sè拳头像是一团炽黒的火焰,似有光华跳跃,充满神秘,让人yù想亲近。可谁又能知道,这拳头中蕴含的力量之庞大,可以毁天灭地呢?

  “嗵!”

  碧落的青sè大手印再一次自虚空之中印了下来,那散发出的波动,引得周遭空间再一次剧烈抖动起来。

  “轰隆!”

  拳掌再次相交,与第一次的情形如出一辙。那狂暴的能量,如海啸般,卷动十方。

  “哈,有些意思!不过,到此为止了!”罗睺哈哈大笑着,一伸双手,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杆黑sè长枪,古朴的枪身上,刻有“弑神”两个大道符文。

  罗睺施展开空间法则,提着长枪突兀的出现在碧落身前,对着碧落当胸扎下。

  “贼子安敢!”苍穹一声暴喝,极速冲向了罗睺。

  罗睺神情冷冽,毫不为所动。

  “噗”

  枪过,人伤。一个碗口大的黑洞,出现在碧落胸口处。

  “罗睺,吾要你死!”苍穹看的目眦yù裂,鼓动全身法力,手诀掐动间,一座山岳出现在罗睺头顶山空。只见山上,古松挺拔,老藤苍劲。其内飞禽走兽,栩栩如生。

  李清明在下方看的是目瞪口呆,“这群混沌魔神转世的老妖,果然恐怖!这是什么神通,怎地如此声势浩大!”

  “苍穹印!给吾压!压压压!”苍穹怒号这,声震九天。

  “轰隆隆!”

  声势浩大的山岳,自罗睺山空,当头压下,将罗睺实实在在的,自虚空之中压了下来。

  “此为雕虫小计尔!”正当众人准备趁此空档,再行杀伐时。自山底响起了罗睺的声音。

  “给本座破!”随着罗睺的嘶吼,一个黝黑sè的枪尖,自山岳中间破山而出。庞大的山岳,崩塌于须臾之间。

  山岳崩溃,罗睺的气势冲霄。单手持枪,直直刺向了苍穹。

  此时的苍穹已然使尽了全身的真元,哪里还有什么气力躲闪。先天至宝?这只能说苍穹两夫妻很苦逼。自化形而出后,便不曾得一件至宝。普通的先天灵宝又看不上眼。故,此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罗睺的弑神枪直刺而来。

  “道友,得饶人处且饶人!”鸿钧如幽灵一般出现在苍穹老祖身前,手持盘古幡,一幡向着弑神枪刷了过去。

  泛着幽光的弑神枪如苍鹰展翅般,裹挟着毁天灭地的威势,直刺向盘古幡。

  “咔啦”

  清脆的声响,自亮着交接处传来。就像空间静止了一般,盘古幡和弑神枪凝固在了空间之中。周围的空间就像碎了的玻璃一样,碎裂开来。

  肆虐的混沌之气,再一次席卷了云梦大泽。

  这一次,倒霉的凶兽大军和走兽、鳞甲、飞禽三族再一次悲催了。那个场面真是伏尸千里,饿殍满地。

  无数的魂魄漂浮于尸体之上,茫然的相互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