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四章 众人齐力斗魔教

第二十四章 众人齐力斗魔教

  ()  “桀桀!你还劝我少造杀戮。你这一幡下去,又是死去多少生灵,难道你就是正义的?桀桀桀……”罗睺看了看满目疮痍的云梦大泽,对着鸿钧哈哈大笑。

  鸿钧脸sè仍然淡然无比,看着罗睺道:“非是吾之愿,此为劫数尔!”

  “桀桀,好一个劫数!”罗睺哂笑了一声,“那就让本座来结束这个劫数吧!”说完,提枪冲了上去。

  “噬魂道友,吾说过要与你了结因果,还是先与吾做过一场吧!”麟天突兀的出现在罗睺身前,嘴角带着一丝戏虐。

  “桀桀,戊土,送死都抢着来!好,本座就成全你!”罗睺大小不已。枪尖直转,斜刺向麟天。

  麟天神情自若,一声轻叱,手中的木棍,化为了一条土黄sè的长龙,龙身肌肉茕孑,其力开山裂石,强大无匹。与此同时,天上乌云密布,土黄sè闪电一道道劈下,雷声动天,玄黄sè龙气缭绕不已。

  罗睺持枪直刺土黄sè神龙,大吼道:“给本座破!”

  枪身上诡异的shè出了一条黑龙,黑龙咆哮着,张牙舞爪的扑向了土黄sè神龙。

  “昂”

  两龙引颈相交,硕大的龙口不断开合。锋利的龙爪,狠狠地抓在彼此龙身之上。

  “轰隆!”

  一道戊土神雷劈在了黒龙身上。黑龙,龙身抖动间缩小了一圈。

  “破!”罗睺见两者相持不下,往前一递长枪,猛力一搅。那黑龙身子诡异的一翻身,缠绕上了土黄sè神龙的身子。口爪并用,将土黄sè神龙勒的紧紧地。任其挣扎,亦是不能脱身。

  “破!妄!虚!”麟口中轻叱,手掐印诀,斩动了虚空。一连三个大道符文,自其指尖蹦了出来。此三者为麟天转世之后,所修大道法则。

  “破”者,坏也。居万切,犍去声。

  “妄”者,乱也。妄而杀,迸去斩。

  “虚”者,嘘也。昆邑寒,亡者断。

  三个大道符文,自虚空之中突兀出现,印入了土黄sè神龙体内。神龙双目爆睁,舌战惊雷,一声巨吼自其口中传出。

  “昂!昂!昂!”

  如平地炸雷一般,天空降下无量神雷,轰隆隆间劈向了缠绕在身上的黑龙。

  罗睺勃然变sè,暗道:“这不可能啊!上次麟天绝无此时这般战力。难道这么短的时间,他就可以连连跨越两阶,至亚圣中期巅峰?”

  来不及细想,罗睺猛地一震长枪,那条黑龙自土黄sè神龙身上自行而下。转而突袭向了呆愣于一旁的苍穹老祖。转眼间,将苍穹老祖吞噬于肚腹之内。

  “好狡猾的罗睺!”扬眉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子。扬手间,划开面前的虚空,将被黑龙吞入肚腹中的苍穹老祖一把拉了出来。

  可惜此时的苍穹老祖,脸sè灰败,元神涣散,眼见是命不久矣。

  “苍穹大哥!”不再压抑胸口伤势的碧落老祖,一把抱住了苍穹老祖。

  “落妹,为兄不行了,你千万别伤心!”苍穹老祖苍白的脸上,飘起了一丝红cháo。

  “不,不!苍穹大哥,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碧落疯狂的摇着头,任由胸口的鲜血,衮衮而下。

  颤抖的抬起手,苍穹老祖轻轻的抚摸着碧落老祖的脸颊,道:“落妹,别管我了!让……吾……再,再……看你……你……一眼!你……一定……定,……要好好……活,活……下去……”

  “不,苍穹大哥!呜呜呜呜……”哭的梨花带雨的碧落并没有注意到,胸口的伤口有一丝黑气在胸腹之间缭绕,盘旋。

  “……咳咳……落妹,吾……咳咳……这,这一生……有……咳咳,有你……相伴……足,足矣……”断断续续的话语,表达的是怎样一种真挚感情啊!

  “噗”突然,碧落老祖猛然喷出一口鲜血,神sè陡然变得憔悴起来。

  “落,落妹……你……”苍穹血sè上涌,满脸酡红。

  “苍穹大哥……这样,你我就能……就能永远在一起了!”碧落紧紧的抓着苍穹老祖的双手,笑容灿烂,眼中弥漫着一种情感,叫做幸福。

  “哎!”立于一旁的鸿钧突然叹了口气,挥手间收取了两人的元神印记。道:“你二人既然如此情深。那么,贫道就许你二人一场机缘吧!哎!”

  其不提此间之事,再看战场之中。

  “好个卑鄙小人!”麟天见黑龙破空而去,讥讽罗睺道。

  罗睺桀桀的笑了起来,“桀桀!你等二十余位亚圣联手围杀本座,本座没骂尔等无耻。你倒是先骂上本座了!来来来,继续!桀桀……”

  罗睺黑发飘扬,手持长枪再次刺了过来,其中似含有破天之力。在其周围,四象环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一一呈现,景象惊人。此四兽可不是洪荒之中的那龙、白虎、朱雀、玄龟。此乃天道法则之力演化而成。

  四声狂吼间,一众亚圣心中狂震。法则岂是人之力可抗衡。不得以之下,众亚圣纷纷运转全身真元,引动法则之力,护佑周身。

  “当”

  麟天收起土黄sè神龙,举棒扑身而上。说来这麟天亦是天生神力,**无匹。

  麟天抡动土黄sè木棒,一棒将这四象幻象湮灭。这是物癖的霸道之力。想来这麟天的肉身之力亦是在洪荒之中有所提升。

  与麟天的棒子相交,以罗睺的肉身力量,手臂亦是感到一阵发麻。

  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可是这句话用在罗睺和麟天此时的情况,可是一点都不适用。

  “昂!”“唳!”

  龙凤齐鸣间,罗睺挥舞着手中的弑神枪,无数的混沌元气被罗睺身后的龙凤圣像吸引,牵扯进罗睺的弑神枪之中。枪影闪动间,幻化出了数不尽的山岳和青松。

  麟天的招式大开大合,引动戊土之力,灌注入木棒之中。一棒打碎一座山岳,一棒挥端一株古松。

  李清明在下方看的是头皮发麻,同时亦是心神摇曳。你要问现在李清明最想做的是什么,那么答案肯定只有一个,那就是冲上前去,效仿麟天狠狠地抡上几棍。

  不过这种行为的结果显而易见。那就是李清明连罗睺的一枪都接不住,被弑神枪幻化出的山岳狠狠地压死。

  麟天急速的舞动着手中的不知名木棒子,须臾之间蹦碎了近千座山岳,近百株轻松。随后,趁罗睺收势不住之时,越身而上。木棒携天地之威,往罗睺头顶当头罩下。

  来不及回防的罗睺,被麟天整整砸了七七四十九棒。砸的罗睺是身形巨震,头顶鲜血就像不要钱似的,哗哗的往下流。

  罗睺倒退几步,摸了摸头上的鲜血,嗜血的放在口边舔了舔,道:“桀桀……竟然能伤了本座!为了感谢你们,你们就都留下来吧!”

  说完此话,罗睺头顶的伤口竟然不愈自合。身形变幻间,出现了三名与罗睺长相相同的黑袍人,只听闻此时四人道:“贫道送尔等一份大礼!桀桀桀桀……”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东西方的最高端战力战成了一团,地面的一众大罗金仙们,打的亦是如火如荼。

  一众小魔对上了鳞甲、走兽、飞禽一族的大军。准提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在这三族大军和凶兽大军中来回穿越。以他太乙金仙巅峰的实力,倒是如鱼得水。

  烦恼魔混沌对上了老子;yīn魔梼杌对上了原始;死魔旋龟对上了通天;罪魔云缺对上了麟天道侣麒天;业魔血豸对上了凤天道侣凰天。心魔无形无质,在这几者间不停的游荡。最悲催的是李清明,竟然对上了七魔中最难缠的天魔摩罗。

  这让李清明心中一阵腹诽:“这帮狡猾的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我草,你他吗的往哪打呢?”李清明怪叫着,侧身躲过摩罗叉向自己下体的钢叉。

  摩罗不善言语,只是原本英俊的面容,闻听此言,却是瞬间沉了下来。

  挥手收起了左手上的钢叉。放出了如海cháo般的魔念,魔念似出水的蛟龙,汹涌澎湃的攻向了李清明的识海。

  李清明与一众祖巫切磋千年,虽然无意锻炼肉身之力。但是这洪荒异种,吞天猫熊的肉身强悍之处,还是被其给无形的挖掘了出来。

  虽然前次由于施展神宵雷罚,掉了一个境界,但是肉身却当真是强悍无比。

  李清明怡然不惧,施展前世的少林绝学“大开碑手”!

  只见那手掌只手遮天,大手一下子就拍了下去。竟然以肉身,硬撼这种无与伦比的神念攻击。

  “啪嚓!”

  李清明的大开碑手,蕴含着恐怖的玉清之力,硬生生的将这摩罗的魔念之力,打的四分五裂。墨黑如乌云般的魔念,顷刻间化为了一片一片的骇浪,崩散于虚空之中。

  “嗷!”

  摩罗惨叫一声,倒翻了数个跟头。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大罗金仙初期的修道者,竟然将自己堂堂大罗金仙后期的魔念,打的溃散四溢。

  第一次在修道者手中吃亏的摩罗,心中无端端的升起了一丝不安。

  “六魔何在?”罗睺高声喊叫了一声。

  ……

  “六魔何在?”

  ……

  没有任何回音。摩罗抬起头,扫向了四周的战场。

  这几个魔头皆为大罗金仙后期。而其余几人均为准圣中期的实力,要解决几个被视为蝼蚁的小魔头,还不是手到擒来?

  其余几魔,就在刚刚交手之时,就被几人打的灰飞烟灭。也就只有心魔,由于自身无形无质,这才逃脱了xìng命。

  “啊!尔等竟然灭吾五位护法!吾定不与尔等干休!”摩罗神情破落,在储物空间中一阵翻腾。掏出了一件形似锥子样的东西。

  “戮神锥!破!”摩罗口中一声怒吼,神态狰狞至极。

  “什么?先天至宝‘戮神锥’!”李清明闻言,心中一紧,暗道:“这罗睺竟然将这件先天至宝赐予了摩罗?看来罗睺对他当真是重赏有加啊!”

  只见这戮神锥穿越了空间,激起了无数的异象。

  那被无尽的混沌之气,侵蚀而亡的先天三族大军和凶兽大军的灵魂。哭嚎着,配合着戮神锥刺破空间时的厉啸,演绎了一曲修罗血狱的葬歌。

  戮神锥在前,其后则是无数鬼魂哭号,卷动如山般的碎肉和惨白的断骨,铺天盖地向着李清明压了过来。

  “好一个戮神锥!”

  李清明祭出了乾坤图,疯狂的催动了起来。扎根于李清明丹田的苍紫苦竹,亦是散发出阵阵诡异的波动。

  “兹,兹!“

  刺耳的声音自两者接洽之处传来。那漫天的孤魂野鬼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继续厉吼着。穿透了乾坤图的防御,再此向着李清明钻去。

  无奈的李清明,哪里腾得出手来防御这些yīn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条条黑影,钻进自己的身体。

  “凌玲玲……“

  忽然,一阵悦耳的铃声自李清明身上泛起。

  “嗖”

  一株紫气冲天的苦竹,从李清明的丹田之中,一冲而出。

  一股肉眼可见的紫sè旋风,平地而起。似乎是空穴来风,找不到一丝缘由。

  那数以亿计的恶鬼,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疯狂的向着李清明相反的方向,倒shè而回。

  全力抵挡戮神锥的李清明,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自上次吸收攻击的七彩神光之后,苦竹就有陷入了长久的沉寂。那只此次又再次大发神威,竟然可以吸纳yīn魂。这可打出李清明的预料。

  “吱!”

  李清明不再管那些yīn魂,奋力的运转着乾坤图。乾坤图随着李清明不断的灌注玉清真元,上面镌刻川河流,愈加明显。

  “轰隆!”

  终于,山川河流自虚空之中显化而出。

  那闪烁着幽光的戮神锥,面前猛然一空,一头扎进了这漫天的山川河流之中。

  摩罗控制着戮神锥,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这方天地间左突右撞。

  “哈哈哈,摩罗!你在干吗?在玩捉迷藏啊?哈哈哈……”李清泉在一旁看的好笑,不仅大笑出声。

  摩罗yīn鸠地看了李清泉一眼,再次将魔元灌注进了戮神锥中。

  细小的戮神锥,猛然膨胀了起来。

  很快变得山岳般大小。将此方天地戳的是残破不堪。

  “尼玛,这家伙真变态!“李清明原本稍稍放下了心神,查看着苦竹。一眨眼的功夫,再回头时,乾坤图所显化的一方天地,已然破败不堪。

  “好,我打不过你,我就炼死你!”李清明心中发狠。

  “乾坤鼎,出!”

  一尊古朴的小鼎,凭空出现在两人上空。

  这尊小鼎,高不过一寸,没有炫目的光彩,没有骇人的法力波动。有的只是自然与大气。此鼎虽小,但是却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就好像他不是一尊鼎,而是一方天地,一片山河,一个道法自然的世界。

  “乾天坤地,万物之源!鼎化乾坤,熔炼万物!给我炼!”

  乾坤鼎猛然到反过来,鼎口朝向摩罗的方向,猛力一吸。连戮神锥和摩罗一起被乾坤鼎吸了进去。

  “嘭!“

  一团黝黑泛紫的火焰,自李清明手心砰然而出。伸手向前一引,那朵火焰飘忽忽的飞入了乾坤鼎中。

  “啊!小辈,你当真是卑鄙至极!”鼎内传来了摩罗痛苦的悲鸣声。

  “嘿嘿,摩罗!我要把你练成丹药,喂给我的熊大!”李清明嘿嘿一笑,手上不停,一朵朵的黑焰被李清明不断的抛入鼎中。

  半空中的苦竹亦是吸够了yīn魂,在此打了一个饱嗝,悠悠哒哒的回了李清明丹田之中。

  很快,鼎中的摩罗就被练成了渣,失去了主人控制的戮神锥,被李清明自鼎中招了出来。抚摸着戮神锥,李清明嘿嘿jiān笑两声,道:

  “哈哈,果然是好宝贝!”

  (最近几天每天一更,不过请朋友们放心,全是大章节!这几天我要修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