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五章 混沌四象阵

第二十五章 混沌四象阵


  ()  李清明抬头望天,看向了鸿钧一行人。

  那另外三名罗睺,据李清明猜测,均为罗睺的三尸。

  三尸即三尸神。尸者,神主之意。上尸者,屈居于云而主善。此为善尸;中尸者,卧居于身而主自我。此为自我尸;下尸者,屈居于土而主杀。此为恶尸。此三者,皆斩为亚圣。最难斩者为自我尸。

  “这罗睺不愧是亚圣后期的强者。多了三尸,就相当于多了三个有力的帮手,不错!为了这三个帮手,看来我以后也得斩却三尸了!”李清明摸了摸自己光洁的下巴,暗自思忖道。

  当下罗睺四人,呈四角之势,将二十多位混沌遗族围于正中,手中各拿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口中不断的飞出金sè的大道符文。

  只听闻那位于东北角的罗睺,口中一声轻叱。

  “混沌四象阵,起!”

  四座无形的光柱,冲天而起。将二十多位混沌遗族困在了这阵中。

  “桀桀桀,戊土,鸿钧!本座看尔等如何逃脱这混沌四象阵!”罗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飘进了众人的耳中。

  “昂!”“唳!”“吼!”“咝!”

  随着四声奇异的声响,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在天道法则之力的催化下,大踏步而出。

  “什么?这四圣兽怕是有亚圣巅峰的修为!”一直跟在敖龙身侧的护法元阳老祖,此时一脸震惊的模样。

  “贼哈哈哈,你怕了?元阳道友?”九幽承袭着一向的口没遮拦。

  “笑话,吾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元阳收起震惊的神sè,回复淡然。

  “吾等还是小心防护的好!”麟天神sè凝重。

  压抑,无比的压抑。自四圣兽脱缰而出之后,偌大的阵法空间突然变得寂静无声,连四圣兽的喘息声,都低不可闻。

  无声无息间,四团偌大的黑影如幽灵一般,踩踏着神秘的步法。猛然扑向了中间的敖龙一众。

  没有庞大的气势,没有铺天盖地的杀意,有的只是锋利的爪牙和浓重的法则力量!

  “轰!”

  鸿钧率先出手了,一道紫sè的紫宵神雷,被鸿钧抬手间引了下来。

  闪亮的雷电划破了混混沌沌的阵法空间,照在了东方甲乙木的青龙头颅之上。那狰狞的面容,锋利的獠牙,无不展示着他那可逆苍天的强悍力量。

  “轰咔!”

  紫宵神雷如利刃般,斜劈向了青龙的双角之间。

  “昂!”

  伴随着嘹亮的名叫,青龙运转甲木之力,整个龙身化为了一柄翠绿的长剑。剑鸣震天,庞大的剑意喷薄而出。

  那冰冷的杀意,蚀骨的寒气。迎着紫宵神雷而上,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剑斩劫雷,逆破苍天。

  “噗”

  很是轻微的一声闷响,翠绿长剑破雷而出,发出阵阵清鸣!

  鸿钧神sè微变,一指头顶。先天至宝,太极图猛然浮现于鸿钧上空。两条yīn阳鱼自图中跃然而出,遇风而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两条可遮天地的诡异yīn阳双鱼。

  只见这yīn阳双鱼相互盘旋间,涌现出了无尽的yīn阳水浪。水浪涌动间,两条yīn阳鱼游向了那翠绿的长剑。

  再看敖龙、雷泽、元阳老祖。这三人倒是挺会检软柿子,挑上了看似最无害的北方壬葵水玄武。

  三人一兽正打的火热,

  “畜生,不过是法则所化,惩何威风!”敖龙满是眼白的眼镜,血丝满布。抽手掏出了一柄刻着玄奥符文的巨锤。飞身而上,对着缠绕在龟背上的蛇头,一锤而下。

  “咝!”

  玄蛇吐着长芯,yīn鸠的眼神中伸出刺骨的寒意。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本来盘旋在龟背之上的玄蛇,竟然一跃而起。身体在半空之中奇异的弯曲了两下,躲过了敖龙巨锤的袭击。身体翻滚间,突兀的吐出了一口黑水。直直的shè向了巨锤。

  “嗤!”

  如同将滚烫的热水浇在了冰上一般。那口黑水竟然将巨锤腐蚀出了一个大洞,黑水且如附骨之蛆般,沿着锤头盘旋而上。

  “咄!”

  怪叫了一声,敖龙切断了与巨锤的心神联系,;脸sè刹时间苍白如纸。

  “道友,无事吧!”类贼上前一步,关切的问了一句。

  “无甚事!道友要小心!那玄蛇所吐的口水,不仅万物沾之即溶,更可侵蚀心神,道友务必小心!”敖龙挥手示意无事。

  “道友且退后,还是吾来对付此兽吧!”一向神秘的元阳老祖此时站了出来。

  “嗖!”天空中突兀的出现了一张泛着银光的巨网,铺天盖地的向着半空中的玄蛇席卷而去。

  “咝”

  一连五口黑sè玄水被玄蛇吐了出去,可诡异的是。那张巨网竟然丝毫无损。

  眼见事不可为的玄蛇,尾巴轻轻在空中一甩,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闪电般疾shè向了趴在北角的玄龟。

  “哼,畜生,哪里逃?”元阳老祖冷哼一声,继续控制着那银sè巨网疾罩向玄蛇。

  “咝”玄蛇应声而下。

  “呼……”

  原本趴在北角的玄龟,怒吼一声,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庞涨起来。原本光华无比的龟背,此时竟然有一条山脉,拔地而起。

  这条山脉很是壮阔,巍峨磅礴,气势雄浑。那高高坟起的山峰,高有万仞,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一大片,无有尽头。

  这黑sè玄龟踏空而起,数十万丈的身子,看起来雄浑无比。

  “呼!“

  玄龟抬起前左爪,向着元阳老祖猛然压下。

  这雄壮的前肢,好比撑天的巨柱。覆盖了方圆数千丈的范围。

  “不愧是天道法则所化!”元阳老祖脸sè凝重,嘴中却是无不赞叹。

  “嗨!”

  元阳老祖一声轻喝,将手中的巨网对在地上。右手平身,手中突兀出现了一柄小巧的金sè斧刃。

  “老朋友,好久不见!今rì,就以这玄武,祭你之锋锐!”元阳老祖面含怀恋,轻轻的抚摸着手中的斧刃。

  “斩!”

  没有丝毫的壮阔气势,只是平平淡淡的举着斧刃往前一划。

  斧刃划过虚空,径直斩向了那粗如山岳的右前肢。

  “轰咔”

  “呼……呼……”

  金光闪过,玄武的右前肢,被一斧两段!南方丙丁火朱雀,对上的是同为火属xìng的凤天几人。

  这只天道法则所化的朱雀,浑身散发着赤金sè的火焰。眼神冷漠,抬起巨爪向着凤天几人抓来。这纯粹是野兽行径,毫无招势可言。

  可就是这看似毫无架势的一爪,却让凤天、彼岸老组和星辰老祖心中一阵发寒。想想也是,这三人可不是鸿钧那样的变态。可不敢以亚圣后期的修为硬撼亚圣巅峰。那可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死!

  “唳!”

  紧张无比的凤天,眸光冷冽,脸sè急剧变幻。身形猛然一阵变幻,化为了原型,一只足有万丈高下的赤金sè凤凰。

  “只有你会玩火吗!”凤天凤喙微张,同样一爪,爪了出去。

  这不仅仅是一次进攻。亦是一种执拗的态度!不仅仅你会,我也会!

  “锵锵!”

  一阵金铁交鸣中,凤天被朱雀一爪掀飞了出去。

  朱雀眸中毫无掀飞凤天的喜悦。继续一爪向着彼岸老祖爪下,再次爪下的巨爪,却在刹那间发出了灿烂的光芒,一条湛蓝的火龙,气势汹汹的自爪中飞腾而出。

  彼岸老祖神sè微变,抽出了一把折扇,飞展开来护住周身。

  只见这扇面之上,似有一张古卷铺展,内蕴山河草木,更有银瀑垂落,铅云遮天,壮阔无边。

  令人称奇的是,这折扇虽分属后天至宝,却内蕴空间,自成一方天地。其内山岳高耸,黑云如墨,野兽咆哮,飞禽长鸣。

  那湛蓝火龙,径直扎进了折扇内部天地,继而消失不见。

  彼岸老祖,擦了擦脸上毫不存在的冷汗。收起了折扇,闪到了一旁。

  星辰老祖眸光闪烁,鼓动全身真元,沟通星辰法则,伸手一指苍穹,无数的星辰幻灭其中。

  “万古星辰,落!”

  数不尽的星辰,随着星辰老祖的呼喝,陨落而下。

  “轰隆隆!”

  一颗颗星辰,一枚枚陨石。如归巢的群蜂,密不可数。其势气贯长虹,可吞九霄。

  “唳!”

  朱雀尖叫着,淹没在了群星陨落之中。

  这三方均是打得如火如荼。那西北角却是显得诡异非常。

  以麟天为首的一众混沌遗族,谨慎的看着身前的西方庚辛金白虎。

  眼前的白虎亦是表现奇怪,就那么趴在西北角,时不时的打一个哈欠,眼睛半睁不闭。就好像不是法则所化之圣兽,而是一头拥有情感的普通白虎。

  “真真是可恶,吾等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互相瞪视之中!”终于有混沌遗族忍不住动手了。说话的是一为满头赤发,肌肉茕孑的壮汉。名为旱硕老祖,本就生xìng暴躁。

  旱硕老祖手持一口血sè长剑,猛然对着白虎一划。

  一道长达数十丈,赤芒如血,满布大道符文的血sè剑芒,破空而去。

  “吼!”

  白虎霍得站了起来,抬爪向着血sè剑芒抓了过去。

  “噗!”

  厚厚的肉掌轻松无比的捞起那道赤sè剑芒,就塞到了血盆巨口之中,

  “咔吱,咔吱!”

  整道剑芒,竟然被白虎生生的吞吃了下去。看的麟天一众是全身寒毛耸立,阵阵发寒。

  麟天早已将先前的土黄sè木棒收了起来,换成了一柄湛蓝弯刀。这弯刀,如一汪秋水,晶莹剔透,发出数丈光芒。像是碧蓝的汪洋上泛起的巨浪,与那土属xìng法则交织,轰隆隆炸响。

  白虎亦是抬起前肢,人立而起。爪中竟然幻化出了一只金sè的大钟,足有数丈高下。金黄透亮,上面雕刻有rì月山河,鱼虫走兽,十分壮阔。

  其实这是一幅很诡异的画面,一只硕大的白虎,爪中提着一口大钟。而且这白虎还是天道法则造化而成。

  麟天脸sè严肃,心下暗道:“这天地造化之圣兽,不是毫无情感可言吗?怎么这白虎不仅感情菲佛,眼波流转。而且还带有法宝,当真是诡秘!”

  “当!”

  这灿金sè的小钟,钟声悠悠,波及万古,划破虚空,涤荡洪荒。

  天空出现一圈圈无形的金sè涟漪,以大钟为中心,向四周不断涤荡开来。离着最近的麟天脸sè巨变。

  麟天手持蓝sè弯刀纵横劈斩,连续划出了数万个空间裂缝,斩开了空间,将所有扩散到身前的金sè涟漪,都吞噬了进去。

  这白虎眸中戏虐之sè一闪而逝。左爪轻抬,自爪上突兀的出现了一杆白sè的长枪。这杆白sè的长枪就像一只利剑,刺碎了天穹!如一只利剑俯冲了而来,那长达上百丈的绝世锋锐,似yù刺破空间,直向麟天面门而来。

  麟天横刀向前,手持蓝sè弯刀,横斩了出去。斩断了面前的空间,像是在开天辟地一般,将这利剑葬入了无尽的虚空,溃散在了漫天的混沌之气中。

  “咔”

  这一处空间,瞬间湮灭。

  “吼!”

  白虎不甘的狂吼了一声,疯狂的以白枪敲击金sè大钟。

  “当当当当……”钟声连响。

  麟天无法,高声叫到:“道友,请助贫道一把!“

  一名身穿土黄sè道袍,与麟天长相一般无二的道人,突兀的出现在麟天身侧。拱手行礼道:“道友,有礼了!“

  “你我一体,不必多礼!”麟天连忙回了一礼,道:“戊土道友,烦请你将这西面之阵破去!”

  戊土道人(麟天之自我尸)点了点头,脸sè凝重的掏出了一块土壤,抛向了虚空。

  “戊土神雷,现!”

  天空之中突然乌云衮衮,雷声如cháo。

  这是一汪闪电的海洋,电芒汹涌而下,雷霆如cháo水般汹涌澎湃,震碎一切!炽雷芒闪烁间,天地黄茫茫一片!

  “轰”

  一道土黄sè的闪电,自白虎头顶上空,当头劈下。登时,白虎的兽头就被啤的狼烟滚滚,须发皆直。

  “吼!”

  白虎眼中愠怒之sè连闪,恶狠狠地盯向了麟天。那眼神之中透出的愤恨,似要将麟天淹没。

  “轰!轰!轰!”

  再次劈下的戊土神雷已不是一道,那一条条的土黄sè雷蛇,将白虎所处的地域变成了雷池。雷声几乎要打穿人的耳膜,粉碎人的灵魂,接天蔽rì,浩瀚无比,如九天银河倾泻而下!

  “轰!”

  巨雷惊世,黄电如cháo!,这是一片雷电的世界,可毁灭万物,逆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