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六章 诛仙剑阵 上

第二十六章 诛仙剑阵 上

  ()  雷声、嘶吼声、星辰撞击声,交杂着,上演了一曲纷繁嘈杂的葬歌!

  “昂”“咝”“唳”“吼”

  随着四声悲鸣落地,混沌四象阵破矣。

  “罗睺,你就这点能耐吗?枉你还誓要灭天,当真是笑话”敖龙心中早就憋着一股怒气。这罗睺三番两次挑衅于他。前番先是算计敖天,而后又是偷袭漠北属地,今番又打乱了自己全盘的计划,怎能叫他不怒?

  “桀桀桀桀,尔等看那是什么?”罗睺邪笑着,遥指向了西疆天际。

  那漆黑如墨的由无数生灵死后怨气,邪气,等等负面情绪组成的煞气,不断袭闹着三族的气运之力。弄月的黑气,竟然凝结成龙!

  黝黑如墨的龙鳞,闪烁着别样的邪恶魅力,健硕的龙躯强壮无比,肌肉虬结,充满了爆炸式的力量。

  通红发暗的双眸之中,散发着邪意的光芒,满口的利齿,让人毫不怀疑它的锋锐。一双锋锐有力的龙爪,时不时闪烁着寒芒,刺目无比。龙口开磕间,三族气运不断的被这黑sè邪龙吸入腹中,邪龙每吸一口气运,身躯便膨胀一分。紧随随后的是慢慢收缩,浑身的肌肉在不断的吸收、收缩之间,那爆炸xìng的力量深深的蛰伏其中。

  “什么!气运煞气龙!”麟天狂叫出生。

  “桀桀桀,诛仙阵图出!”

  随着罗睺的一声暴喝,一张满布金纹的图卷,自煞气云团之中爆shè而出。这是一张满布金sè道文的布卷。金光散尽,洗尽神华,只剩下斑驳的道文,没有一丝法则波动,有的只是古朴与简单。

  “桀桀桀桀!敖天,说来本座还得感谢你等!”罗睺手持诛仙阵图,桀桀怪笑着。

  “将你手中之物,进献于朕!朕可绕尔一命!”敖龙目中突然血芒大盛!贪婪之sè尽显无余。

  “桀桀桀桀,鸿钧!这就是你们的主子,你们的盟友吗!真是好笑!”罗睺愣了半晌,随即仰天哈哈大笑。

  敖龙神sè略微难看,道:“诸位道友,事到如今,这罗睺仍是如此顽固!吾等不必留手,放手施为吧!”

  ……

  无人应答敖龙。

  此时扬眉突然开口道:“小辈,你省省吧!这里没你说话的分!”

  “你……”敖龙的脸似充血了一般,cháo红一片。

  “桀桀,聊够了吗,聊够了,尔等就一起去死吧!”罗睺笑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说道。

  “诛仙剑阵,起!”

  随着罗睺的话音落地,四名罗睺分别立于四方。伸手将诛、戮、陷、绝四件招于手中。轻轻抬起左手,猛地击向了自己的胸口。

  “噗!”

  四滴漆黑入魔的jīng血,被罗睺逼了出来。随手甩向了诛、戮、陷、绝四剑。而后手上掐动印诀,引动虚空震颤。

  那剧烈的抖动,有如海上起伏的波浪,汹涌澎湃,声鸣动天。

  罗睺睁开那血红的双眸,yīn鸠的眼神,似yù择人而噬。满头的发丝飞扬,有怒亦有杀机,冷森森,冰寒寒!

  “诛仙剑阵起!阵图镇,诛仙噬圣!杀!!!”

  随着最后一个字呼喝出声,一个灰蒙蒙的牢笼出现在一众人前。

  “鸿钧,尔等安敢试阵?”罗睺的声音中,透着股yīn森、冷煞。血红的眸子之中,杀气冲霄。

  “哈哈哈,区区一个阵法而已!待吾进去破阵!”在洪荒之中堪称防御无双的玄龟老祖,闪过黄泉老祖等人的阻拦,大跨步入了诛仙剑阵。

  只见此时诛仙剑阵上方猩红之气一阵涌动,形成了一面红sè的云团。鸿钧一众可以通过此云团,将诛仙阵内的一切,观瞧得真真切切。

  这诛仙剑阵,共分东南西北四门。正东阵门挂着诛仙剑,正西阵门挂着戮仙剑,正南阵门挂着陷仙剑,正北阵门挂着绝仙剑。

  破阵之人须将此四剑分别破掉,才可以破阵而出。

  罗睺突然深sè巨变,无数的诡异魔纹突兀的出现在罗睺脸上。其额骨上出现一条条黑sè的斑纹,犹如混沌魔神复生。罗睺神sè凶戾,一双眸子中是无尽的冷森与血红,声音冷冽,似寒彻九天:

  “此剑有四名,一曰诛仙剑,二曰戮仙剑,三曰陷仙剑,四曰绝仙剑。此四剑者倒悬门上,发雷震动,剑光一晃,任你是圣人,亦是难逃此劫!桀桀!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弭山下藏;不用yīn阳颠倒炼,岂无水火淬锋芒?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准圣亚圣血染裳,血染裳……桀桀桀桀……”

  玄龟老祖踏前两步,感受着诛仙剑上那飒飒yīn气与yīn寒杀意,心中猛烈跳动了起来,第一次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玄龟老祖步入诛仙剑门,仰望上空。只见大片的乌云出现,漆黑如墨,将天空遮蔽,星月消失,大地陷入黑暗中,死寂一片。那种沉闷的气息压抑,让玄龟老祖险些喘不过气来。

  放出自己的玄龟塔,顶于脑际。轻轻的向前一踏!

  忽的一道宛如匹练的狭长剑芒直奔自己面门而来。

  看着眼前的剑芒,玄龟老祖眼中厉芒一闪,招出三十六枚定海神珠,没头没脑的向着剑芒轰去。

  “轰!”

  三十六枚定海神珠,如发出如彗星一般的光芒,照亮了这漆黑的夜空。

  “噗”

  亮着交接而过。泛起灿烂的光华!将整个诛仙阵门映shè的纤毫毕现!

  再次小心翼翼的前行了几步,前面突兀的出现了一朵小巧的十品黑莲。黑发及肩,面sè狰狞的罗睺,面无表情的盘膝坐于黑莲之上。

  “你来了!”罗睺言语平淡,毫无杀气。

  玄龟老祖眼中闪过一丝狐疑,道:“罗睺!你耍什么诡计?”

  罗睺突然对着玄龟老祖咧嘴一笑,道:“接下来,本座就送你去见盘古!”言罢,突兀的消失不见。

  玄龟老祖此时神情紧张,脸sè略显苍白,全神戒备着。

  “刷!”

  滴血的神剑横空,一股莫大的吞噬力浮现!自地底爆shè而出,那宛若灿烂星辰般的光华,一闪即逝!

  剑过,人亡!站于阵外的众人,咝咝的抽着冷气。

  “刚刚那一剑,你们看清了吗?”众人惊惧,如坠地狱。

  鸿钧神sè凝重,缓缓点了点头,道:“此为诛仙剑本体!“

  “咝,什么!”众人皆都变了脸sè。

  “吾yù前往破阵,不知谁原与吾一起?”鸿钧神sè淡然,眼底闪过一道紫sè光华。

  ……

  众人一时无语。

  半晌。

  “道友,吾愿前往!”黄泉老祖踏前一步。

  “兄长,怎能丢下吾呢!”九幽老祖笑嘻嘻的跟了上来。

  “那最后一门,让吾来好了!”星辰老祖和元阳老祖同时踏前道。

  鸿钧扫视了一下众人,道:“好,吾入诛仙剑门!黄泉道友入戮仙剑门!九幽道友入陷仙剑门!最后一道,星辰道友与元阳道友可一同前往破之!既如此,诸位道友!后会有期!”

  黄泉老族几人亦是互道珍重,踏入了阵门。

  “鸿钧!尔若有胆,何不径直入得阵中?”罗睺猩红的双眸,迸shè出嗜血的凶光。

  “不劳道友费心!”鸿钧抬脚轻踏,一朵湛金的十二品金莲突兀的出现在鸿钧脚下。手中再闪,藏青sè的盘古幡被其捏在了手中。

  “桀桀!既如此,本座就不客气了!”罗睺声音嘶哑,破如钟鼓。

  “嚓!”

  和刚刚的情形如出一辙,那赤sè匹练在此横空出世。一道赤光乍现,犀利剑芒从天而降,直刺向鸿钧的天灵盖,yù要一击毙命。

  鸿钧毫不在意的斜眼瞥了刺向自己的诛仙剑一眼,手中的盘古幡轻轻晃动。一道灰蒙蒙混沌剑气自幡中爆shè而出,径直击向了头顶的诛仙剑。

  “叮!”

  清脆的金铁交鸣声。阵法空间不断的震荡,恐怖的压力,揉搓的空间破裂开来。无尽的混沌之气疯狂的拥挤着,将空间裂缝撕扯的越来越大,

  一击不中的诛仙剑清鸣一声,再度消失无踪。

  鸿钧轻甩盘古幡,将这混沌之气收入幡中。在此如闲庭漫步一般,向阵中走去。

  “嗖嗖嗖嗖!”

  一把、两把、三把、四把……

  无数柄诛仙剑自虚空之中浮现出来,如飞龙入海,裹挟着毁天灭地的威势,极速想着鸿钧shè来。

  红军脸sè微变,催动法力,源源不断的灌注到十二品金莲当中。将十二品金莲的防御催化到了极致。

  那一朵朵的金sè莲花,随着十二品金莲的不断旋转,被催生了出来。数百万的莲花,被鸿钧不断的糅合,催化。化成了一条蛮龙,对着面前的空间立劈而下,粗大的剑芒与天上的乌云连接到了一起!

  这金sè莲花所化的一剑,似乎将天都剖开了,漫天的乌云散尽!无穷的星辉如瀑布一样倒泻而下,白茫茫的一片。

  “桀桀,鸿钧!你倒是有几分本事!”罗睺桀桀怪笑着,显出了身形。随手撒下了一百零八杆玄黑sè的小幡,小幡上俱都绣着地水火风。呈天罡地煞之势,自鸿钧周身飘然而下。

  那小幡见风即长,落地之后就变成了数丈高下。仿佛混沌再开一般,无数的地水火风涌现,将一朵朵金莲绞得四分五裂。

  这是一种吓人的可怕场景,阵法空间不断塌陷。崩碎的虚空中,磅礴的混沌之气,再度蜂拥而至。

  鸿钧脸sè凝重无比。一指天空,现出了开天神斧作化的太极图。袍袖连挥间,将这地水火风尽都收入了太极图中。

  泥人尚有三分火,更何况人呢?

  三番两次的被罗睺偷袭,已然激起了鸿钧内心的怒火。此时鸿钧战意如海一样在汹涌,那喷薄的气机如蛮龙一般!

  “刷!”

  藏青sè的盘古幡脱手而出,于半空之中不断的旋转。

  “隆隆隆……”

  一股蛮荒的气息自盘古幡中透发而出。小幡卷动间,那藏青sè的浓云,滚滚而出。铅云如山,厚重沉凝。怎么说盘古幡亦是开天神斧斧刃所化,所以亦伴随着强烈的杀伐之气。一柄由藏青sè云雾凝结的古朴巨斧出现于虚空之中。

  古朴巨斧出现之时,引动了四周的混沌之气。那混沌之气,凭空凝结成了混沌气剑。万道混沌气剑绝世犀利,每一剑都含有大道符文,如天道般劈了向了蓝sè巨斧!

  数不尽的混沌气剑,演化出数万缕大道符文,竟连接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开天辟地般的威压,齐齐汇聚于湛蓝sè巨斧。

  那巨斧向着前方的虚空,一斧劈下。

  满含道韵的轨迹,划破了虚空,划破了阵法空间,划破了这世界!

  “轰!”“咔嚓!”

  整个诛仙剑门,从中间,被一分为二。

  罗睺从空间夹缝中被逼了出来,赤红的双眸死死地盯着鸿钧!半晌,道:“竟然伤了本座本源!那你就以命来偿吧!”

  “以吾之jīng血,血祭诛仙!诛仙灭圣,自在魔威!”

  “嘭!”

  说罢,罗睺整个身子突然爆炸开来。漫天的血雾,尽数被诛仙剑吸了进去。只见那诛仙剑急剧的膨胀了起来,很快便变的数万丈大小。赤红的光泽流转,如太阳一样璀璨,金光倒泻间,径直劈向了鸿钧。

  鸿钧双手划虚空,拨开驳杂的混沌之气,祭出了滔天法力。天道规则几yù肉眼可见!,那层层大道符文形成的一道道纹络,向着当空劈来的诛仙剑笼罩下来。

  “滋!”

  也就阻挡了片刻,那巨型诛仙剑就斩破了虚空,庞大的锋锐杀意,笼罩十方!

  鸿钧心中凛然:“这罗睺化身的濒死一击,当真是凶险非常!”

  想罢,再次引动天地规则之力,化为了一层又一层的规则之网,罩向了诛仙剑。

  “滋!”“滋!”“滋!”“滋!”

  一连斩破了亦不知多少规则之网,这诛仙剑终于止住了攻势。

  鸿钧一指头顶,那缺失了一角的造化玉碟凭空出现。鸿钧双手连连掐动,一只完全由yīn阳之力形成的大手凝结成形。鸿钧控制着这黑白双sè的巨手,一把抓向了悬浮于半空之中的诛仙剑!

  “嗡!”

  诛仙剑发出阵阵清明,可却依然无法挣脱而出!

  “咔轰!”

  诛仙阵门毁,此阵门破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