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七章 诛仙剑阵 下

第二十七章 诛仙剑阵 下


  ()  戮仙剑门。

  话说黄泉老祖一脚踏入戮仙剑门,只见阵内黄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愈往前走,那玄黄sè的乌云,就愈加yīn沉。走在沉闷的、一成不变的环境中,在一个普通人走来,怕是早就疯狂的嚎叫了起来。

  但是黄泉老祖可不是普通人,那如钢似玉的意志,几近修道之极限。

  “咻!”

  一支土黄sè的光箭带着长达数里的尾光,殉烂无比,但却极度可怕,杀伤力惊人得shè向了黄泉老祖。

  全神戒备的黄泉老祖,在箭支shè出的一刹那,就捕捉到了那一闪即逝的光影。手中光华闪过,现出了一口造型古怪的长剑。观其形如蛇,其sè分yīn阳,上面纹有古朴的大道符文。

  “唰!”

  剑芒亮起,一条耀眼的金蛇,自古怪长剑之中迸shè而出。此蛇长约百丈,通体金黄,赤金sè的眼眸中,寒光闪闪,杀意凛然。蛇芯吞吐间,一道金光shè出,宛若一道匹练般shè向了奔袭而来的箭支

  “锵!”

  两者于虚空中相撞,发出一片璀璨的光华

  “桀桀,有点意思!”罗睺yīn森、嘶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钻入了黄泉老祖的耳中。

  “罗睺,你也就耍耍这些yīn谋诡计,搞些偷袭罢了!你就是一贪生怕死,胆小如鼠之徒!”黄泉老祖手上紧握着古怪长剑,扬声说道。

  “桀桀,黄泉!你不必使用激将法,本座可不会上你的当!桀桀……”罗睺的声音似无孔不入。

  “嗡!”“咻!”“咻!”“咻!”……

  一连一百零八道箭矢,化成一片光幕,发出耀眼的光华,如雨般倾泻向黄泉老祖。

  黄泉老祖亦是不甘示弱,手中古怪长剑连连挥动,几近看不清手上的动作。

  一条条金sè的怪蛇,身子一摆,轻轻一摆,割裂虚空。条条金sè的蛇躯,像是一条条金sè的仙剑般猛然压落下来,斩裂虚空,金蛇狂舞!

  “当!”“当!”“当!”……

  金蛇与光箭两两相撞,继而如灿烂烟花般,放出璀璨光华。

  昏黄的虚空中,朵朵金花,轰隆隆乱响,崔灿灿绽放!

  炸响过后,烟消云散!黄泉老祖神sè略显狼狈,手中的古怪长剑亦是光芒黯淡,不似先前。

  罗睺自域门之中幻化而出!踩踏十品黑莲,满头黑发飞扬,眼眸猩红。只是已经没有了先前的乖张和狰狞,毫无血sè的嘴唇上,犹自挂着一抹腥臭的黑sè血液!一柄土黄sè的飞剑,漂浮在罗睺身侧。

  “桀桀,黄泉!没想到你比鸿钧还要yīn险,竟然将亚圣巅峰的修为隐藏至亚圣后期。本座当真是小看了尔等!”罗睺眸子yīn寒,脸上带着丝丝疯狂。

  “桀桀!献祭吧!以吾之jīng血,血祭戮仙!戮仙灭圣,自在魔威!”

  与鸿钧破诛仙剑门时的情形相似。疯狂的罗睺再次以身血祭仙剑。

  “轰嘭!”漫无边际的血雾被戮仙剑吸了进去。只见戮仙剑怪异的在虚空之中扭动着剑身,半晌。竟然幻化成了一张通体土黄,刻有很多大道符文,样式古旧的巨型长弓!

  “嗡!”

  这张戮仙剑所化的长弓,猛地于虚空之中张开。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拉着,弓成了满月,一道昏黄的光箭在弓弦上形成。长弓对准了黄泉老祖,弦松箭驰!一道耀眼的光华“咻”得shè了出去,瞬息间穿破了虚空!

  黄泉老祖瞬间变sè巨变,收起古怪长剑。腾空一跃,身子晃动见,化为了一平汪洋的大海。

  这大海之上寂静无波,无风无浪!

  猛然间,一轮洁白的明月,自黄泉海西陲升腾而起。

  这月圆润莹白,绽放着柔和的光彩。

  “呱!”

  一只玉蟾,突兀的自月华之中一跃而出。

  只见这玉蟾,三足三目,通体莹白。狭长的舌头上,衔着一枚玉珠。三目中一玄黒,一炽白,一赤红!

  “呱!”

  玉蟾轻轻一跃,将口中所衔玉珠,吐向光箭!

  玉珠见风即长,瞬息间就变得直径千里之遥。狠狠地向着光箭砸下。

  “哐当!”“哐当!”“哐当!”……

  一下,两下,三下……

  硕大的玉珠像铁锤一般,狠狠地击打在光剑之上。光箭不住的挣扎前行,可惜均于事无补。

  亦不知下落了多少次,那股恐怖的声势不断的敲击在心间。

  “咔嚓!”

  光箭消失不见,玉珠瞬间回复手指般大小,滴溜溜飞转回了玉蟾身侧。

  那玉蟾第三只眼猛然爆shè,昏黄的虚空崩裂,星辉炸开。赤红的光芒直shè向巨弓。细长的舌头甩动间,配合着吃红光柱将戮仙剑卷了回来。

  “咔轰!”

  戮仙阵门毁,此阵门破矣!

  陷仙剑门。

  九幽老祖初入阵门,看着这漫天的红砂,感觉浑身汗毛乍起。为了保险起见,九幽抽出了一块古朴的木头板子,板子正中镶有一盏古朴的小灯。

  将小灯自板中掏出,木头板顶在了头顶。有了这双重保护,九幽老祖神sè略微放缓。

  “嗖!”

  一柄小锤,携着无尽的赤sè光芒,拖曳出了一条细长的尾巴,猛地shè向了九幽老祖。

  “咚!”

  小锤狠狠地敲击在木板上,泛起紫sè的光华。木板猛然往侧面一凹,再次回弹,硬生生的将小锤给顶了回去。

  九幽老祖摸了摸木头板,暗忖:“是陷仙剑本体吗?好想不是吧!”

  “轰哗哗”

  突然,如海啸般的声音传来,九幽老祖赶忙抬头望去。

  只见前方,九只小锤,从天而降,带着毁灭天地的气息,誓要将九幽老祖灭为齑粉!

  九幽老祖望着这九只小锤,神sè凝重。鼓动起全身真元,灌注进这古怪的木头板中。

  只见这玄黑sè的木头板上下沉浮,瑞霞喷薄!不但是乌光,赤橙黄绿蓝靛紫,在这木板之上一一呈现。像是破茧成蝶一般,内部九sè神光吞吐不定,挡住了这九柄小锤。

  “嗤!”“哗!”“哗!”

  又是九柄小锤飞驰而来。

  九幽老祖此时是yù哭无泪,“这罗睺怎么这么变态!”

  无法,取出摘下的古朴小灯。口中念念有词,“心念口演,微妙广大。世尊纳受,寂灭之德,光耀九霄!灵柩火起,祭!”

  言罢,喷出了一口心头之血,直shè向飘摇摆动的小巧火焰。

  那火焰火光炽盛,腾腾跳动。火光闪烁间,九sè火焰如瀚海一样澎湃了出去,烧的阵法空间都塌陷了,现出了一片黑洞。那黑洞私有生命一般,直直扑向了腾空而来的九只小锤。

  “轰!”

  赤红的小锤与九sè火焰瞬息间相触。像是瀚海决堤了一般,火海汹涌,赤浪滔天。一轮明月当空,发出一道恐怖的光束,穿过了小锤,洞破了赤红虚空,shè向了藏匿于空间夹缝之中的罗睺。

  眼见光束裹挟着无边的杀意,劈天盖地而来。

  不得以之下,罗睺自虚空之中跳将了出来。他黑发浓密,煞气惊天!赤红sè的陷仙剑在罗睺身侧上下明灭。

  “桀桀!尔等一个个都这般藏拙,诛、戮、陷、绝四门中,吾等均为化身。只有那绝门之中是为本尊!”罗睺嗜血的伸出长舌,舔了一下嘴角,“桀桀!你等亦不知谁这么倒霉,会遇上本尊!桀桀,只是本座最后一击!躲不躲的过,就看你的造化了!”

  “以吾之jīng血,血祭陷仙!陷仙灭圣,自在魔威!桀桀桀……”

  “嘭!”

  灿烂的血花再一次在这诛仙剑阵中凝聚。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响,漫天的血雾连同部分黄沙,均被陷仙剑吸了进去。

  就好像提前商量好了一般,陷仙剑亦是开始变化形态。剑柄不断的拉长,剑刃则是急剧变短,凝聚。一把造型jīng美,全身泛着赤sè光芒的小锤,自虚空之中凝聚而成。

  其声龙吟清冽,其音上动九天。锤光闪烁间,快速震荡出了万缕赤芒。凝聚成了毁灭天地的一击,一道巨锤虚影自下而上的,砸向了九幽老祖。

  九幽老祖神sè凝重至极,将古朴小灯拽了回来,按压入木头板上的小孔之中。犹豫了半晌。自空间之内掏出了一个像无盖棺材一样的东西。闪身跳了进去!那镶有小灯的木头板,严丝合缝的盖了上去。

  “嘭”

  风雷之声大作,如天劫降临般,那虚空之上的巨锤虚影攻势,似蛮龙出世龙,猛虎开道,当真是霸气滔天,直接让虚空瞬间粉碎、崩塌!

  这至强的一锤,破灭乾坤,伴随着虚空的崩碎之声!其声巨大,可震塌山岳,撼动云霄!

  “轰隆!”

  巨锤虚影瞬间消散不见。

  这棺材瞬间就瘪了下去,正中的小灯幻灭,似yù熄灭!可是很快,那棺材竟然奇迹般地反弹了起来,直直的崩shè向了陷仙剑所化的古朴小锤。

  “啵!”

  棺材盖猛地弹起,狼狈不堪的九幽老祖自棺材中跳了出来。

  此时的九幽老祖,眼神涣散,披头散发。伸手捞起化为本尊的陷仙剑,嘴中念叨了一句:“真不容易啊!”

  “咔轰!”

  陷仙阵门毁,此阵门破矣!绝仙阵门。

  星辰老祖和元阳老祖几乎是同时踏入的绝仙剑阵门。但是却进入了两个不同的空间。

  星辰老祖进入阵门之后,观瞧到的是一个漆黑无比的世界。天空中星辰闪烁,圆月莹白。虽然星辰老祖很享受生活在这片空间之下,不过他可没有忘记这里是陷仙阵门。

  收摄起心神,星辰老祖手中拿着一杆小巧华贵的星辰幡。幡上星辰幻灭其中。

  “轰!”“轰!”

  一颗颗灼热的火球,自虚空之上,直落而下。连续不断的星辰,首尾相连。形成了一条长及万里的赤sè巨龙。

  龙吟震天,长及万里的赤龙腾空,其身粗如山岳,龙首向天,獠牙锋锐,恐怖无边。赤金浇铸的鳞片每一枚都有门窗大小,闪烁着金属光泽,尾部稍稍翘起,似要举霞飞升。

  星辰老祖神sè凝重。

  要知道,星辰老祖也就一手星辰法则可以拿出手,如今天降星辰,倒是打了星辰老祖一个措手不及。

  轻轻摇了摇手中的星辰幡,只见幡面晃动间,放出万缕霞光,一片殉丽,云蒸霞蔚。恍惚间似有谪仙浮现,朦脆却不真实。

  漫天的云雾缭绕在星辰老祖身周。成千上万缕的霞光,将星辰老祖包裹在其内。云雾中似有碧海起伏,明月高悬。

  “噗!”

  星辰巨龙一头扎进了星辰幡所布的云雾中,发出声声的闷响。就好像撞在了棉花上一样。空有庞大的声势,却又虎头蛇尾。

  当云雾散尽之时,星辰老祖闲庭信步地走了出来,面上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轰!”

  凭空一声炸雷,响彻虚空。一道恐怖的吸扯之力,自星辰老祖身上扩散开来。一道道无形的波纹,如海浪般,波涛汹涌的奔向了天际。

  所有的星辰竟然都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似乎要脱离天际的掌控。

  “轰!”

  终于,漫天星辰被星辰老祖吸了下来,如rǔ燕归巢,飞龙如海。

  一颗颗硕大无比的星辰被星辰老祖吸入了星辰幡中,小幡上气浪翻滚,吸力狂暴。

  “咔嚓”

  已无星辰的虚空突然自中间断裂开来,透出了一片虚幻的空间。这空间面积不大,正中间有一座十二品黑莲,罗睺一袭黑衣,双眸紧闭,盘膝坐于黑莲之上。一口虚幻的小剑,在罗睺身侧跳跃,轻吟。

  再看元阳老祖这边。

  他踏临的完全就是未开洪荒之前的混沌空间。

  漆黑、寂寥、空旷无际!

  元阳老祖心神巨震,口中无意识的呢喃着:“这,这是混沌世界?吾在发梦吗!”

  这可比其他空间要来的震撼。元阳老祖作为混沌魔神转世之身,自然对混沌空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

  “啊啊啊!混沌,吾元阳又回来了!”

  “轰咔!”

  突然一声巨响,将状似疯狂的元阳老祖拉了回来。

  一名浑身肌肉茕孑,脚踏三十六品青莲,头顶造化玉碟的壮硕汉子,挥舞着手中的巨斧,猛然劈砍向了元阳老祖。

  那可怕的肉身,血气如海,所向披靡。就像是闪电一般冲击着元阳老祖的眼球。

  这一斧宛若浑然天成,似要将这无际的混沌劈开一般。

  “这是,盘古?”元阳老祖望着横劈向自己的斧刃,浑身一震。随即醒悟过来,道:“重聚不是混沌,盘古已役。再怀恋又能如何!罢罢罢!”

  取出随身的小斧,元阳老祖神sè平静,甚至满含着敬畏之sè。

  “盘古,当初混沌魔神之中,只有尔吾二人崇尚力之法则。吾无尔之**力,大智慧,亦不曾效仿你之开天!如今,吾已无甚牵挂,就让尔吾亮着分出个高下吧!”

  言罢,元阳老祖,右手五指齐张,飞shè出五条细如发丝的光柱,窜入了小斧之中。随后举起手中的小斧,快如闪电般的一斧斩出。

  一道小巧的斧影,迎着盘古发出的巨型光斧而去。

  “嗤!”

  两者相交,并无大的声势,有的只是无声无息的相互抵销。

  “吼!”

  阔步上前的盘古一声大吼,手中的开天斧再闪,一个个力之法则所化的斧影在此被劈砍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漫天的金sè光cháo,巨浪滔天,汪洋拍岸,惊涛千里。誓要将混沌斩破!

  “好!”

  元阳老祖狂吼了一声,身形暴胀,高足有近万丈。一身磅礴的血气一下子淹没了这方天地,似乎整个混沌都要炸开一样。

  “嗨!”

  元阳老祖手中的小斧亦是随着身形的暴涨而延展开来。数千丈的金斧被元阳老祖横握于胸口之处,猛地一声大吼,巨斧向前一挥,幻化出了一条无形的大河。

  河内云雾吞吐,道道锋锐之气弥漫其中,奔腾的江河之水将天穹崩断,如瀑布泻水般,猛砸向了盘古。

  “轰!”

  一股惨烈的气息冲天而起,盘古被这漫天的河流淹没,冲刷的无影无踪。

  混沌开裂,元阳老祖一步跨出。

  虚空之中残留着元阳老祖的低声呢喃:

  “终究不是盘古!”

  ……

  “桀桀,本座真的没想到,尔等竟然可以破了这陷仙剑所布之须弥幻境!”

  盘坐于十二品黒莲上的罗睺,yīn仄仄的笑了起来。睁开猩红的双眸,嘴角咧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

  “罗睺,你就只有这点手段吗?”星辰老祖扫了一眼随后赶到的元阳老祖,点了一下头。

  “桀桀,算你们俩倒霉!其余三门几位本座的三尸化身。你们碰到的则是本尊!桀桀,受死吧!”罗睺话罢,提起身侧绝仙剑就攻了过去。

  星辰老祖身上星辰之力抖动,在锵锵的金属颤音中,一幅银白的甲胄环绕在了星辰老祖身上,手中突兀的多了一把星辰剑。那冷冽的金属光泽,映衬的星辰老祖,威严无比。

  “叮!”

  陷仙剑与星辰剑相交,发出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

  元阳老祖,亦是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抬斧便劈。

  罗睺低头躲过元阳老祖的劈砍,却冷不防被星辰老祖的星辰剑,自脸颊一擦而过。

  罗睺伸出右手摸了一把鲜血直流的脸颊,而后将手放于嘴边,轻轻舔了一下!猛然间,眸子杀意激增,有如尸山血海浮现,鲜血淋淋!道:“星辰,下一刻,就要你命!”

  星辰老祖仍是那副平平淡淡的表情,闻言道:“好,吾等你来取!”

  “刷!”

  两人面前的罗睺突然消失不见,虚空中一只黑sè的大手,崩碎了虚空,铺天盖地而来。

  突然,一片绚烂的光彩冲天而起。一条完全由星辰组成的万丈巨龙,横空出世。张牙舞爪的抓向了那黑sè大手。

  “嘭!”

  掌掌相交,两者相互消融于虚空之中。

  “唰!”

  一道虚幻的剑影再次闪现。无尽的大道符文交织在这剑影之上。此剑当真称得上是绝世凶器。此剑斩出之时,隐有鬼哭神嚎,血雨腥风!数不尽的先天三族尸骨明灭其中,整个阵法空间瞬间化成了一片修罗血域!

  “道友,罗睺攻向吾时,不用管其他。只需夺下陷仙剑即可,尔吾二人不是这罗睺的对手!”星辰老祖脸sè淡然,突然对元阳老祖说道。

  “道友,这……”元阳老祖迟疑了一下,道:“道友!吾必尽力!”

  “哈哈哈……”星辰老祖,仰天长笑。

  笑罢,猛地跃身而起,再次晃动起了星辰幡。整个身体化为了一颗硕大的星辰,随着无尽的星辰自星辰幡中飘溢而出!颗颗星辰两两相连,化为了一条长及里许的银白sè锁链,猛地一震,飘然飞跃向了劈斩而来的虚幻剑影。

  “咔嚓!”

  “噗!”

  两声脆响之下,银白的锁链上满布裂纹,虚幻剑芒则是瞬间黯淡无比。还在兀自挣扎的剑芒,慢慢化为了手持长剑的罗睺。

  早就在一旁准备的元阳老祖,此时一个瞬移,闪现在罗睺身侧。张口一吸,无量的先天jīng火,铺天盖地而下,比之陨石还要可怕亿万倍。瞬间烧灼的罗睺,面目焦黑,元神抽搐不止。

  趁此机会,元阳老祖甩出先前捆住玄武的巨网,套向了悲鸣不断的虚幻陷仙剑。

  “咔轰!”

  陷仙阵门毁,此阵门破矣!

  诛仙剑阵四门皆毁,空间崩碎,诛仙剑阵破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