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章 诡异的第七只蒲团 上

第二章 诡异的第七只蒲团 上


  ()  入得宫门,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个古朴的大道符文,名曰“道”!而后是一个不足五平米的平台,平台上放着两只古朴的蒲团。

  靠左的一只蒲团上,盘膝坐着一名身着青sè道袍,怅然飘飘,看不清面容的老年道人。倒真是有几分仙风道骨。

  两名粉雕玉琢的童子分立老道左右。

  而平台上的另一只蒲团,却是空着。

  再往下,便是传说中的风火蒲团。一字排开,共有七只。

  李清明揉了揉眼镜,数了又数,暗道:“怎么会有七个蒲团!三清、女娲、接引、准提,明明是六个人啊,怎么会有七只风火蒲团?难道传说有误?奇哉怪也!”

  百思不得其解的李清明索xìng不再想其他,一会不就有定论了吗!于是老老实实的跟在三清身后,往前面的蒲团踱步而去。

  三清本就修为高卓,俱皆为准圣初期巅峰,只差临门一脚,就可突破至准圣中期。于是很是轻松的分开人群,占了前三只蒲团。

  再然后,便是伏羲全力护着的女娲,坐上了第四只蒲团。满脸儒雅正气的伏羲大神,此时那是满目的煞气,浑身上下,大罗金仙顶峰的法力鼓荡不已。普通的大罗金仙,可承受不了伏羲的气势。

  再加上这里是紫霄宫,圣人道场。即使有的大罗金仙怒气勃发,亦不敢在此地争斗,无奈之下,只得将目光瞄向了最后的三只蒲团。

  “刷!”

  “嗖!”

  一道红光和一道乌光几乎同时自蒲团上亮起。闪光过后显出了里面的道人,第五只蒲团被鲲鹏所得,第六只蒲团被红云所得。这两人的速度可堪称洪荒一绝,这两只蒲团被他俩所得,倒是在情理之中。

  至于第七只蒲团!

  一众大罗金仙你瞪瞪我,我瞧瞧你。猛地运砖起周身的法力,撞向了第七只蒲团。

  “轰!”

  白光、金光、蓝光……

  七sè光茫闪烁,虽说不曾动用术法和法宝,却也将偌大的紫霄宫搞了个乌烟瘴气。

  “紫霄宫中,不得喧哗!如有下次,尔等自行离开!”

  平台上的鸿钧开口了,与之而来的,还有哪铺天盖地的威压。简直把一众紫霄宫中客,压得喘不过气来。

  “吾等知罪了!”

  一众人等均俯首叩头不已。

  “真是笨蛋,岂不知那蒲团虽说是了不得的宝贝,却也是烫手的山芋!”

  李清明心中抱着看热闹的想法,反正他得了那条遁去的鸿蒙紫气,成圣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倒乐的看众人争斗。

  这何尝不是一种乐趣!

  就在这时,门口来了两名李清明无比期盼看到的道人。

  “师兄,你我二人历经千辛万苦,总算赶到了紫霄宫了!”一身破破烂烂的准提,左手上提着他那破碗,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师弟,着混沌之中可真是凶险万分啊!地水火风肆虐奔涌,吾等此后无事,可不要跑来这混沌之中了!”皆因道人衣衫亦是破破烂烂,面容愁苦到了极点。

  李清明无语的看着这两人在门口相互搀扶着,心中突兀的闪现出三个字:“犀利哥!”同时亦是感到无比诧异。

  想这两人亦是大罗金仙中期的人物,如果不是运气背到了极点,怎么可能弄得如此狼狈。

  这紫霄宫中,大罗金仙这众多,就连初入太乙者斗神多,也没见谁搞的如他二人这般狼狈。

  当真是古怪!

  其实李清明不明白的是,天道注定了接引、准提脱离道门,自立佛门。故此,便在此途中,设下层层阻碍,以阻断两人的寻道之路。

  怎奈大道之下有一线生机,所以这两人又可以处处化险为夷,有惊无险的来到了紫霄宫中。

  这才有了两人现在的一幕。

  “师兄,那还有一个座位,你先去歇歇吧!”准提向接引诉苦半晌。见第一排尚有一个座位,拉起接引就推了过去。

  一众大罗金仙,虽有心阻拦,可以想到刚刚的所作所为,却又胆寒无比。遂俱都恨恨地看着两人。

  “嘭!”

  很意外的,原本已经坐在了蒲团上的接引,被蒲团给猛地弹飞了出去。

  接引一时不察,足足被弹出了十丈有余。

  这一下可是把李清明惊得下巴都掉了下来,好奇的将元神扫向了那第七只蒲团。

  元神扫过,只感觉那里好似空无一物。在此揉了揉眼,那里确实有一只蒲团。虽有万般疑问,却是不好多问。

  “苦也!呜呜呜呜,想吾兄弟二人不远亿万里,自西方赶至天外天混沌。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赶到了紫霄宫,却连个歇脚的座位都没有,叫吾等二人如之奈何,如之奈何啊!”准提坐在原地,嚎啕大哭。那样子真是观者伤心,闻者落泪。

  可紫霄宫中都是些什么人?

  这能到紫霄宫中的人们,可都是心志坚定的求道之人,岂会因为准提的卖力表演就心生同情之心?

  众人皆是冷眼旁观。

  “吾等,吾等还不如死了算了!”准提见众人毫无反应,突兀的站起身,就直奔紫霄宫的梁柱撞了过去。

  “你想玷污这圣人清净道场吗?”李清明嘴含戏虐之sè,突兀的出声喝到。

  满含冲势的准提,被李清明的一声喝问惊到。尴尬的停下了身形,脸sè蓦然变得铁青。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愤懑:“李清明,又是李清明坏吾的好事!不要让吾逮到机会,不然吾就将你抽筋剔骨,贬于地心之火中烧灼亿万年!”

  “是啊,准提道友,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吗?有什么可想不开的呢?不然,我的座位让给你好了!”红云眼中闪过异sè,突然从座位上坐了起来,道。

  “如此,多谢道友了!”准提不待红云站稳,就闪电般坐了上去。

  众人无不向准提投去无比鄙视的眼神,同时看向红云则是多了一丝嘲弄。想来,在他们看来这蒲团定然含有特殊的含义,要不然怎么可能不多不少正好七只呢?

  当准提双眸扫向鲲鹏时,眼珠一转,道:“吾师兄还未有歇脚之处,烦请道友让一让,吾之后必有重谢!”

  鲲鹏yīn鸠的扫了准提一眼,不言不语!

  “道友,烦请让上一让!”准提、接引同事讲自身修为放倒了极致,齐齐压向了鲲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