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六章 五庄观,人参果

第十六章 五庄观,人参果

  ()  众人随着镇元子拾阶而上。

  行至山顶,抬头远望,在一片片的绿树红花间,在一层层的薄雾氤氲中,一座占地庞大的道观飞立于山巅之上。那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啊!在巍峨蜿蜒的高山耸立间,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如此庞大的道观竟然坐落于此处,当真是匪夷所思。

  只见此道观红砖绿瓦,那高高的院墙似蜿蜒的灵蛇,翠绿的瓦块闪烁着琉璃的光芒。无尽的星辰之光从天际飘洒而下,亦有彩虹搭乘的拱桥横贯在虚空中,无数祥云汇聚,灵泉喷涌。给整个道观绘制着瑰丽至极的美景。

  “镇元子道友,你这万寿山五庄观真不愧为仙家圣地啊!”老子下了扳角青牛,看着眼前的道观,赞叹不已。

  “道友说笑了!那昆仑山,亦是洪荒当中有名的灵山圣地。其实吾这区区万寿山可比的?”镇元子听闻老子此言,微微摇头。

  老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倒是李清明微微撇了撇嘴。心中暗道:“这三清均是一心追求大道之人,哪里会在乎什么修行之地。那东昆仑山,三清修行之地也就是三个茅草房罢了。此番看着三人神情,怕是回去之后,要整修大殿了!”

  “清风,明月!”镇元子不在接话,而是高声叫了起来,那清朗的声音,直yù穿破九霄。

  半晌,两个大概十岁左右,粉雕玉琢的童子,将大门打开了一道缝隙,探头探脑的望了出来。当看到镇元子之时,眼睛一亮,梁芒打开大门跑了出来,道:“师父回来了,师父回来了!”

  看那欣喜的模样,当真是喜人。三清看着两名道童,心中皆是心痒莫名。

  镇元子笑眯眯的摸了摸两名童子的头,随即板起面孔,道:“没看到为师身后的诸位师叔、师伯吗?还不见礼!”

  两名童子颇为害羞的望了望众人,齐齐躬身行了一礼,道:“弟子清风、明月,见过诸位前辈!”

  老子笑呵呵的道:“道友收了两名璞玉啊!”随后掏出了几粒八转金丹,递向了两人。

  清风、明月抬头看向了镇元子,见镇元子微微颔首,高兴的伸手接了过来,口中道:“多谢前辈!”

  老子则是笑眯眯的摆了摆手。

  作为众人之中地位和修为均为最高的老子做了表率,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狗血了。

  原始天尊送与两人,几件自己平时炼制的后天灵宝;通天则是一番抓耳挠腮之后,掏出了四个替身假人递给了两人。此替身假人滴入自身jīng血之后,可抵准圣巅峰强者三次攻击,当真是珍贵无比。

  女娲拿出了两只形似蛋状的物品,分别送入两人手中。据女娲所言,乃是洪荒异兽啸月天狼所产,长大之后,其可堪比大罗金仙顶峰强者;伏羲则是掏出两只造型古朴的小钟,分递与两人,功用与原始的丧魂钟近似;冥河递与两人十数枚血海特产的先天灵果“血提子”,食一枚可增法力万年。

  李清明看着众人手中之物,亦是冷汗直冒,心说都是大款啊。虽说自己与清风、明月乃是同辈,可自己亦为准圣之期,却是不好拿不出东西。遂掏出了两根娇翠yù滴的竹棒,递与了两人。遮住帮乃是李清明jīng心炼制而成,其功效清心宁神,乃是防御心魔之至宝。

  两童子得了这么多的宝贝,自然是欣喜无比,脸上都笑开了花,忙不迭的与众人道谢。

  镇元子看了着众人,亦是颇为感慨。

  半晌,李清明见众人还在客套个不停,上前言道:“镇元大仙,难道就让吾等一直在这观口站立吗?”

  镇元子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诸位道友莫怪!走,吾等入观再谈!”

  众人齐曰:“善”

  镇元子一马当先的在前引路,众人亦是随其后而入。

  但见道观内无数的仙芝瑶草,朱果以及各种天地奇珍,遍地皆是。

  可爱的人参娃娃,挪动着小巧肥胖的身躯,在花丛之中嬉戏游玩,安详宁静的气氛充斥在整个道观之中。数条巨大的灵脉浮于地表之中,丝丝jīng纯至极的先天灵气从中不断涌出。在灵脉周围甚至结成了一座座巨大的灵矿,其中的矿石完全是由那先天灵气以及星辰jīng华汇聚凝结而成。

  此与道观之外相比,当真是天差地别。

  镇元子将众人引至后园当中的石凳前,道:“诸位道友,这就是先天灵根人参果!诸位请稍待,吾去取来金击子,敲些下来来为众位道友解解渴!”

  众人入得后院,早已被那参天巨树吸引。

  只见得此树青枝馥郁,绿叶yīn森,叶儿似芭蕉模样,直上去有千尺余高,根下有七八丈围圆。树上的果儿如三朝未满的孩童一般,尾间上有蒂儿,看这诸多的果儿丁在枝头,手脚乱动,点头幌脑,风过处似乎有声。

  不得不让干感叹造化天地,造物神奇。

  不过盏茶的功夫,镇元子便提着金击子飘然而出。只见那金击子通体赤金,二尺长短,有指头粗细;底下是一个蒜疙疸的头子;上边有眼,系着一根绿绒绳儿。

  众人见镇元子手中所提之物,亦是好奇万分。

  “大仙,不知此为何物?”李清明这是明知故问。

  上一世那电视剧西游记,李清明可是看了无数遍,岂不知金击子为何物?

  镇元子呵呵笑道:“诸位道友,有所不知。这果子颇为神异,却是与五行相畏!”

  “哦?怎么与五行相畏?”通天接过了话头道。

  “这果子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敲时必用金器,方得下来。打下来,却得将盘儿用丝帕衬垫方可。若受些木器,就枯了,就算吃了,亦不得延寿。吃他须用磁器,清水化开食用,遇火即焦而无用也!镇元子悉心为众人解说。

  “哦?竟如此神奇!”伏羲道“那,道友!还不快快打下几只来,于吾等尝尝鲜!”

  镇元子微微颔首:“哈哈哈,莫急莫急!贫道这就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