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章 落宝金钱,该隐

第二十章 落宝金钱,该隐


  ()  “大哥,这十二祖巫竟然yù与吾等争夺洪荒之气运,坏吾等成道之途,当真可恶至极!”太一闻听帝江之言,冲散了斩却第二尸的喜悦之情。

  “巫族!哼,早晚要和尔等计较!”帝俊身上漫出滔天的杀气,寒彻透骨!

  李清明眼见此景,眸中闪过丝丝笑意,暗道:“如今巫妖已立,洪荒大地势必再次陷入纷乱之中,那准提贼秃肯定会再来东方打秋风。看来我得好好谋划一番了!“

  思忖半晌,李清明上前几步,行了一礼道:“帝俊陛下,贫道刚刚功德入体,修为暴涨。还需闭关万年,以jīng修为!”

  帝俊赶忙让过李清明这一礼,道:“道友此言折煞贫道也!你我同为帝,吾可受不起道友此礼!今后,你我道友相称即可!”随后思索半晌,道:

  “如今天庭初立,虽说事务繁多,但修为却是最紧要的!道友请自去,吾在此恭祝道友修为大进,以成大道!”

  “承道友吉言!”李清明笑了笑,道:“如此,贫道便闭关去了!如若有事,道友可派人寻至万竹岛知会一声便是!”

  帝俊微微颔首,抱拳道:“道友走好!”

  “哈哈哈,贫道去了!诸位道友,后悔有期!”李清明闪身上了熊大,直奔南海而去。

  …………

  话说李清明下了天庭,便骑着熊大,优哉游哉的在洪荒大地上晃荡。似快实慢的往南海而去。

  这一rì,路过一山之时,但见霞光万丈,宝气冲天,遂催赶着熊大走近细察。

  只见此山一片飘渺,佳木葱茏,流泉飞瀑,仙鹤飞舞,生动自然。有或红或白千叶桃,有或香或黄九秋菊。朔风触绽梅花白,chūn来点破海棠红。放于后世,倒也当得一处佳地。

  行至山顶,早已有人在此等候。此人一袭血sè长袍,灿金sè长发在眼光下熠熠生辉,肤sè现出病态的苍白,铁青sè的面孔上,两枚似红宝石般的双眸似yù择人而噬。

  听到声响,此人回转头,扫了李清明一眼,继续盯着那散发出霞光的孔洞。

  李清明并不关心洞中有何物,而是对眼前之人感到万份好奇。只因此人的外貌穿着,与前世西方传说中的吸血鬼十分相像。

  “嗖!”

  一道赤sè光华自孔洞之中爆shè而出。

  来不及查看为何物,那金sè光华竟然极速奔向了北方。只见那疑似吸血鬼之人,亦是化为一道赤sè光芒紧随其后而去。

  李清明眼中闪过一抹异sè,自言自语道:“原来是此物!”随后轻轻拍了拍熊大那憨笨的大头。熊大会意,扇动两肋间的小翅膀,跟了上去。

  只这一眨眼的功夫,那赤sè光华与吸血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在熊大经过经年的修炼,亦是进阶大罗金仙,想追寻区区一名太乙玄仙,还是绰绰有余的。

  片刻后,两道光华在李清明眼前闪现。如两颗璀璨的流星,在相互追逐、碰撞。

  那赤sè光华总是能在赤sè光华临近之时,躲过扑击,随后便是调戏一般的,环绕赤芒一周,继而兀自逃开。赤芒无论如何亦使追之不上。

  李清明在旁看的是哈哈大笑。

  笑了半晌,李清明道:“熊儿,你若是能在十息之间抓住这东西,那这东西就归你了!”

  熊大颇为不屑的撇撇嘴,摇了摇大脑袋,不满的低吼了一声。

  李清明呵呵笑着,道:“呵呵,好!再给你一坛百花玉酿如何?”

  熊大闻听此言,欢快的点了点头。平rì里略显臃肿的身子,此时竟然快若闪电。还未到三息,熊大就欢喜的抓着那赤sè光华走了回来,献宝似的递与李清明。同时双眼湿润,嘴角还兀自流着口水。

  待得光华散尽,李清明低头朝手中之物看去。

  只见此物形如铜钱,通体黝黑,两面各有两个古朴的大道符文,一面符文意为“招财”,一面符文意为“进宝”,纤细的壁上还有一对小巧可爱的洁白翅膀。

  “呵呵,落宝金钱!还真是落宝金钱,那刚刚的小山定为武夷山喽!有意思!”李清明提着这对小翅膀,看向了飞shè而来的血袍男子。

  “给你两个选择,放下此物,本帝便放你归去。如若不然,本帝便为你换血,成为本帝的奴仆!”这血泡男子探出了上腭的两颗獠牙,嗜血的凶芒自双眸之中爆shè而出。

  “哦?”李清明好笑的看着眼前这小小的太乙玄仙,道:“就算死亦要让我死个明白。你为何人?”

  “哈哈哈,那好!本帝就让你死个明白。本帝名为该隐,乃是至高的血族帝王。能够被本帝初拥,你应该感到荣幸!”该隐兴奋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西方的天堂、地狱什么的确有其事?”李清明闻听该隐之言,眉头轻皱。

  “哈哈哈,你还有什么疑问,等本帝给与你珍贵的初拥之后,你就都会明白了!”该隐狂笑着,上前就是一口咬出。

  “啪!”

  很不幸的,熊大是一名忠诚的卫士。见到这家伙要攻击自己的主人,不待李清明吩咐,很干脆的一爪子拍了下去。

  “嗷!”

  该隐那小身板儿可承受不了熊大狂暴的攻击。直截了当的做了馅饼,索xìng**还算强大,没有直接咽气。

  “你们,你们竟敢伤害高贵的血族帝王!我以撒旦的名义保证,你们会死的很难看!”清醒过来的该隐咬牙切齿的看着熊大与李清明。

  李清明长叹一声,暗道:“有一个白痴!”随后便给熊大使了个颜sè,熊大憨厚的熊脸上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随后便是一阵震耳yù聋的轰响,其间夹杂着该隐的惨嚎声。

  “停手啊!该死的上帝!恶魔,这家伙是恶魔!快停手啊!”

  ……

  一个时辰之后,李清明看着眼前鼻青脸肿的该隐,道:“你现在还想让我们做你的奴仆吗?”

  “不不不,我错了!千万不要把我交给那个恶魔,太可怕了!“该隐双眸之中,惊惧莫名。

  “那好,我问你答!如有半点虚言,你就等死吧!”李清明思索良久,淡淡的道。

  “好,您问!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该隐可是怕了熊大了,打死他都不敢不说实话。

  熊大在旁边美滋滋的品着李清明给的百花玉酿,很是惬意。却不知有那么一个生物,将他怕到了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