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三十章 夺舍 下

第三十章 夺舍 下


  ()  “嗖”

  与上次如出一辙的光束再次shè向了李清明的脑袋。

  这次李清明并没有就此逃遁,就如呆傻了一般,失神的等待着光束穿脑而过。

  “昂!”

  蓦然,一声巨吼声似龙吟,满含着苍茫之音,吼彻天地。

  只见李清明此时化为了一只毛sè纯亮,庞大无匹的猫熊。

  虽说是元神之体,可仍可以感觉到澎湃的血气弥漫,隆隆如雷;恐怖的法力滔天,直指苍穹。大如山岳的身躯,似乎撑得整个元神识海都再度变得辽阔了起来。

  “这,这是?”苦逼的命运老祖可不识得眼前的吞天猫熊为何物。

  “昂!”

  又是一声巨吼,李清明双眸无神,毫无眼白的眼镜,闪烁着幽幽的绿芒。一声长吼,竟然将这光束震得崩shè溃散。

  “可恶的畜生!”命运老祖咬牙切齿的暗骂了一句,同时亦是窃喜不已:“本老祖原本只是想,尽早的脱离这个大道牢笼,没想到竟然选上了一只如此强悍、纯粹的生灵!好,好,好哇!如此,大道有望矣!”

  “轰!”

  猛然,一股天地威压加诸在命运老祖身上。

  这是独属于开天辟地者的威能。那股坚定而纯净的意志,以及强大的神念,在命运老祖这里得到了集中地体现。

  那便是“天地意志之力”!所谓‘意志之力’就是命令法则,改变法则。这就好比耶和华言出法随的奥义,用意志之力来命令法则听其指挥。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对于大能来说,这一瞬间就足够了!

  沛然的法则之力被命运老祖指挥者,重重的压在了李清明的身上。李清明此时的状态,就像突然喝醉酒了一般,四爪酸软,摇摇晃晃的就yù倒地而睡。

  这时,一抹紫意却突兀的出现,重重的点在了李清明的眉心。

  刹那间,一股无形的吸力自李清明眉心扩散开来,数不尽的金sè力量被吸入了眉心一点处。一只竖立的紫sè细线,在李清明额头之上,缓缓打了开来。

  原本李清明度神罚之时,吸收紫宵神罚之力所化的天罚之眼,在这李清明的猫熊之体上凸显了出来。而那抹紫意却如刹那芳华般消逝,芳踪杳渺!

  “紫宵之眼?这,这小子太逆天了!”

  命运老祖再也掩饰不了内心的贪婪和喜悦,双眸之中迸shè出丈许的jīng芒。

  “得到他,我一定要得到这具肉身!”

  “爆,命运天链,给本老祖起!”

  命运老祖狂吼着,满头发丝飞舞了起来,怒目圆睁,黑白分明的双眸瞬间变得赤红如血。神识空间茫茫一片,到处都是光,到处都是法则,一条条银白sè的链子,如匹练板锁向了李清明的四爪。那银白sè的匹练,粗如巨木,矗立苍穹之巅。

  “哗啦!”

  李清明疯狂的甩动着四肢,将银白锁链甩动的哗啦啦作响,任凭挣扎却是不能挣脱分毫。眉心倒竖而起的神罚之眼,猛然爆睁,成千数万道神霄紫雷呼啸而落。

  万丈的雷光似自天外而降,不多时就将元神识海淹没了,化为了一片闪电的汪洋,将整个苍穹都染成了紫sè。

  浩大的神罚,虽然不像李清明渡劫之时那样夸张,降下数条人形闪电。但却也极度可怕,无尽电海汹涌,因动辄域外的混沌之气,侵蚀着那银白sè的匹练。

  无尽的电光中,雷声震耳yù聋。命运老祖狼狈的躲闪着漫天的落雷,就像在不停地在跳着后世的踢踏舞,根本就没有时间腾出空来,接近并吞噬李清明的元神本体。

  “咔啦!”

  神罚和混沌之气,共通对付区区几条变了质的法则之力,自然是手到擒来的。

  随着几声脆响,命运老祖费了好大力气才施展出来的命运天链,不仅被侵蚀的断裂开来,还被癫狂的李清明,抬爪抓起很是随意的丢入了口中,“嘎嘣,嘎嘣”的嚼了起来。

  命运老祖神sè疯癫的看着这一幕,疯狂的咆哮着:“不可能,这不可能!如此强悍的天道法则之力,怎么可能被如此轻易的破坏掉!”

  “轰隆!”

  漫天的神罚之雷可不管你是谁,趁命运老祖愣神的当口,各种电芒极速冲向他的天灵盖,并且很快将其淹没。一串又一串的火星迸shè着,如一颗颗流星穿透了外域混沌,在元神识海外划出绚丽夺目的光芒。

  “啊!”

  凄厉的惨叫,顿时响彻整个识海。那声音当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李清明甩了甩头,收起了神罚之眼,眼眸之中逐渐浮现出了眼白。双眸开合间,亦是泛起了亮丽的光彩。

  待尘埃落定,紫芒收敛,露出了元神足足被劈的缩水了一半的命运老祖。

  恢复了神智的李清明,缓步踏前,冰冷无情的注视着命运老祖,那似乎随时都将要湮灭的元神,淡淡的道:“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命运老祖颤抖了几下,再次化为了白袍中年的形态,只不过此时的命运老祖脸上没有了先前的从容和淡定,甚至带起了一丝淡淡的死灰。

  “天道无常,大道至公,命由天定!”命运老祖神sè暗淡的摇了摇头,道:“哎!天数使然,非神通所能及也!”

  “非也,我等虽被天道看来是蝼蚁,岂不知人定胜天?”李清明神sè微动,心中感叹:“又一个大道追寻着,只是神通不及天数啊!”

  “吾不甘,吾不甘啊!大道你既孕育吾等,为何又要将吾等尽数斩杀?只为了盘古?只为了天道?只为了掌控?”命运老祖黑发飞扬,浑身煞气冲霄,额头隐有黑sè魔纹浮现。“你yù要灭我,好!我便逆了你这苍天!给吾爆!爆!爆!”

  “嘭!”

  命运老祖的元神猛然暴裂开来,狂暴的元神之力,形成了巨大的冲击波。空间的波荡亦是无限的蔓延开来,竟然硬生生的将李清明的元神空间撑大了五成。

  见命运老祖额头隐现魔纹,李清明就吐出了一口黝黑的光华,抬起了双爪,于半空中画出了一道如镜似幻的圆形。

  那圆中隐隐约约间,似乎蕴含着一丝寰宇之中最原始的奥秘,身前的元神空间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明明看得见,但元神扫过去,却是戛然而止。

  待巨变停止,李清明看着先前命运老祖站立的地方,淡淡的叹了口气:“入魔者,还能守住自己的道?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