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三十一章 了结

第三十一章 了结


  ()  “赞美您,吾主撒旦!这次真是多谢您的慷慨相助!”

  十八层地狱外,该隐正谄媚的站立在撒旦身前,谦卑的弯着腰,血sè双眸中满是笑意。

  “哈哈哈,我亲爱的血族兄弟,不必如此客气!怪只怪这外来者太过可恶,竟然yù夺我黑暗圣器!”撒旦双眸之中黑sè戾气连闪,“嘎嘎,既然他想要,那我就让他尝一尝黑暗圣器的滋味!哈哈哈哈……”

  “是啊!竟然要强夺伟大的主的圣器,真是不知死活!哈哈……”

  该隐苍白枯瘦的双手相互揉搓着,锋锐的獠牙在血月的照耀下,熠熠发光。

  “轰!”

  突然,深陷于地底的十八层地狱,猛然拔地而起。那掀起的尘土,似一条土龙出世,张牙舞爪的直扑云霄,那隆隆的轰鸣声,似平地炸雷,响彻天穹!

  “什么?这,这,这不可能!”

  撒旦惊愕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顾不得拍掉身上的泥土,愤怒的咆哮着。

  该隐更是不济,打死他都不相信有人能够从这牢不可破的“地狱之塔”中逃脱。此刻见那冲天而起的“地狱之塔”,不仅神情恐惧,就连双腿都开始打起颤来。

  待尘埃落定,一道青sè的身影慢慢的走向了两人。

  “你们似乎很惊讶!”

  李清明那清亮的嗓音,撒旦听来是无名火气,该隐听来却宛如恶魔丧钟。

  “可恶的外来者,竟然殒我圣器,当真是该死!!!”

  撒旦双眸赤红,冷冽的杀气将整个空间都冻结了。

  “该隐,撒旦!今rì,我就要你们死!”

  滔天的煞气,疯狂的从李清明身周逸散开来。那肆虐的天地灵气,似乎要将天穹撕裂一般,原本平静安顺的玉清真元,亦变得狂暴无匹。天空骤然风云突变,数不尽的乌云cháo涌般自天际,铺天盖地而来。

  沉闷!

  压抑!

  窒息!

  “吼,你吓不倒我!”撒旦疯狂的咆哮着,双眸中四shè的杀气竟然于虚空凝聚成型。

  那是一头颇具西方sè彩的巨龙:狰狞的头颅,锋锐的巨齿,粗壮的四肢,浑圆的尾部,还有那癫狂的拍动着的,遮天蔽rì的肉翼。

  那通红发暗的双眸之中,闪烁着疯狂的杀机。

  “昂!”

  这巨龙仰天哐吼了一声,俯身直shè向了李清明。锋利的爪子闪烁着点点寒芒,肌肉虬结的前肢,充满爆炸xìng的力量,让人毫不怀疑巨龙的强大。

  李清明神sè淡然的伸手招出了乾坤鼎,让其悬浮于头顶。鼎上花鸟鱼虫愈见清晰,青蒙蒙的光幕铺撒而下。

  “当!”

  巨爪挟着万钧之势,狠狠地抓在了乾坤鼎的光幕之上。清脆的交鸣声爆起,层层的声波,呈波浪形一圈圈的荡漾开来,整个虚空都沉浸在这靓丽的金sè纹络中。

  再看李清明,竟然丝毫无损。

  “吼!”

  巨龙不甘的凝视着李清明,再一次发起了攻势。那粗如山岳的巨尾,贮存着海量的的黑暗能量,浓烈的腐蚀之气,直yù使人作呕。

  “当!”

  震耳yù聋的声响比上一次要来的还要猛烈。漆黑无比的腐蚀之气,直接作用在了光幕上。一点点的开始蚕食光幕上的能量。

  李清明悠闲的战在光幕内,眯着眼睛打量着空中的巨龙,混不在意巨龙的攻击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威胁。

  “畜生,玩够了吗?”

  李清明淡淡的斜视了撒旦一眼,悍然向前踏出了右脚。

  “轰隆!”

  如天塌一般,一条黝黑的裂纹突兀的出现在巨龙头顶。那条幽深的缝隙中,一只被黑sè的铠甲包裹得结结实实的大脚,狠狠的往下踏了下来。那股踏碎山河的气势,看的一旁的该隐胆寒无比。有心想要逃走,却始终鼓不起勇气。

  “昂!”

  杀气崩散,黑sè的杀机,有如洪流一般自巨龙溃散的龙躯之中奔涌而出。李清明身上一抹白光闪过,玄奥的乾坤图如画卷一般自天际突兀展开。

  疯狂的吸力展现,将那漫天的杀气吸收的一干二净。

  “可恶!”撒旦眼见自己积攒亿万年的杀气为他人做了嫁衣,当真是暴怒异常。

  “黑暗之源!”

  漫天的血芒,似乎将天际的乌云驱散了许多。刺目的血光凝聚成了一支支血sè光箭,爆shè向了李清明,

  “呵呵,你只有如此手段吗?”李清明淡淡的笑了笑:“既然是这样……”

  “散!”

  一只吞天猫熊的虚幻身影悠然漂浮于李清明背后。深邃的双眸中,似有无尽星辰幻灭其中。那彷如混沌凶兽的气息,压得整个天穹都低了几分。

  “吼!”

  这虚影巨口开合,一个无形的大道符文溢出,漫天的光箭被大道符文冲散,覆盖苍穹的血芒,顿时如cháo水般褪去。

  “这是什么?”

  撒旦惊骇莫名的看着吞天猫熊的虚影,感受着那沉闷、残暴的气息。登时吓得浑身颤抖,灵力几yù崩溃。

  “压!”

  李清明双眸开合,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

  “噗!”

  吞天猫熊猛然一跃而出,虚幻的右爪轻抬,朝着撒旦当头压下。那可破苍天的气势,将整个苍穹都崩碎了,无尽的混沌之气如浪cháo般,疯狂的涌入中古界。

  “轰”

  很自然的,撒旦在猫熊的踩踏下,湮灭于世间。无边无际的混沌之气,如银河般倾泻而下,滚滚的混沌之气肆虐在地狱的大地上。数不尽的妖兽、恶魔被混沌之气侵蚀的只剩下森森白骨。数以百亿的悲惨嚎叫,演绎了一场血腥的奏鸣曲。

  李清明可不会管这世界破灭与否。想想那些不平等条约,想想八国联军侵华,再想想那畜生般的膏药旗,在李清明想来处处透着诡异,处处显露着黑暗生物的影子。这些在后世恶名昭彰的生物,死绝了才好。

  “该隐!你是不是要把欠我的都还来!”李清明淡淡的看着这满目疮痍的大地,突兀的问道。

  “大人,大人我错了!请求万能的您,原谅我!”该隐此时哪里还会顾及什么高贵,早已吓得匍匐于地,痛哭流涕。

  李清明皱眉看着丑态百出的该隐,很是不屑。一脚踢出,道:“你就自生自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