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四十二章 先天水灵

第四十二章 先天水灵


  ()  此时的水元大殿中,黄风怪三兄弟正跪于下首,大殿正中有一处四四方方,占地百余米的高台。高台上有一蒲团,一名慈眉善目的老者正襟危坐,微皱着眉头看着下面的三人。

  “你们是说,那道人修为高绝,乃是天庭掌权者之一‘北帝’清明子?”老者轻轻揉了揉眉心,神情怪异。

  “师尊,那道人虽未曾亲口承认。但弟子在天庭任职之时,曾有幸远远的观望了几位大帝一眼。那道人确为‘北帝’无疑!”青袍男子闻听老者之言,俯首说道。

  “这可麻烦了,根据我几位老友的说法。这‘北帝’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的信条,更是睚眦必报,这次你们虽然未曾伤其分毫,但毕竟是先出手者。他决不会善罢甘休!”

  老者神言语虽然沉重,面上却是一片淡然。

  “师尊,这可如何是好?您一定要救一救我等啊!”也不知是真元消耗过巨还是何原因,青袍男子脸sè显的异样的苍白。

  黄风怪咬了咬牙,忽然上前两步,道:“师尊,此事皆由我而起,不关两位兄长事。我只求师尊可以保住两位兄长xìng命,我自会去与北帝陛下了结此番因果!”

  老者闻言勃然sè变,怒声道:“混账东西!难道老道还会让你去送死不成?”

  就在此时,宫外突兀的传来了一个清脆、高昂的声音。

  “水元宫主人可在?吾乃清明子,路过贵宝地口渴难耐,特来讨碗水喝。不知宫主可方便否?”

  黄风怪三人瞬间脸sè煞白,倒是那老者神sè颇为怪异。

  这李清明也忒无耻了点。

  你想啊,这极南冰原位于洪荒大陆最南端,平常鲜有人来。更何况水元宫外还有一个护宫迷阵,能来此地的皆是洪荒大能。

  可此人呢?竟然找了个讨水喝的借口,当真是深得准提真传。

  “哈哈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清明子道友,贫道久仰大名啊!”老者思索半晌,哈哈大笑着,迎了出去。

  李清明青袍飘飘,站在那里好象融于天地一般。元神扫过,竟然丝毫不能发现身前之人的踪迹。

  老者心中大骇,暗道:“这清明子好高的修为!”

  李清明淡笑着看着身前的老者。此老者高约七尺,一袭淡蓝sè道袍,紫金羽冠,生的慈眉善目。虽略显老迈,却是胸背挺拔,鹤发童颜。

  “呵呵,可是水元宫宫主?”李清明打了个稽首,微笑道。

  “道友少见!老道水元子,添为水元宫宫主!老道这水元宫鲜有人来,道友远来即是客。我们还是里面谈话吧!”

  水元子老道抬手需引,当先走向了水元大殿。

  李清明踏着悠闲地步子,跟在老道身后入了大殿。

  入殿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于高台下首站的笔直的黄风怪三兄弟。随后便是造型古朴大方的高台,大殿正中有一个硕大的“水”字大道符文。整个符文幽蓝深邃,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澎湃水意!

  水元子指着自己旁边的座位,对李清明道:“道友请坐!”

  李清明亦不推让,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而后便笑呵呵的看向了黄风怪三人。

  李清明还未张口,三人便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倒于地。

  黄风怪开口道:“陛下,我等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陛下,此事皆由小妖而起,还请陛下法外开恩,不要为难小妖的两位兄长。小妖愿以死谢罪!”

  言罢便拽出了自己的元神,手上黄光闪烁,猛然对着元神劈下。

  水元子双眸略微通红,却是来不及阻止黄风怪的动作,只能眼睁睁看着黄风怪崩散元神,恨只恨自己修为不够。强敌逼上门,自己不仅不能保住门下弟子,还得请其为座上宾,自己真是枉为人师!

  “三弟!”

  红袍、青袍男子虽然就在黄风怪身侧,却是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兄弟二人就然被三弟使术法定住周身。此时全身动弹不得,只能目眦yù裂的看着黄风怪施为,却无力阻拦。

  “定!”

  李清明见黄风怪如此有情有义,心中亦是欣赏万分。遂薄唇微开,一个淡金sè的符文,闪烁着寸许毫光自李清明身前凝形,于虚空中转瞬即逝。

  黄风怪的的元神眼看就要崩散于掌下,整个动作却戛然而止。从极动到极静的冲击,强烈的刺激着水元子的眼球。

  “言出法随?不对,是空间法则!”水元子涩声道,眼眸之中尽是骇然之sè。

  “收!”李清明随手将黄风怪的元神,压回其识海空间,再一次吐字出声。

  “啪!”

  当空间恢复常态,还未反应过来的黄风怪收势不及,狠狠地一掌劈在了自己的左手之上。肉掌交击的脆响声,回荡在水元大殿。

  “这,这是怎么回事?”黄风茫然的看着众人,神sè之间闪过庆幸、后悔、迷茫,世间百态不一而足。

  “黄风,朕可没说要你死,说来还要感谢你哩?”

  李清明不顾黄风怪的迷惑,自顾自得道:“没有你的话,朕可不会知道在这洪荒大地之上,尚有如此隐秘之地!更不会结识水元子道友,此乃天数!哈哈哈……”

  黄风怪与红袍、青袍男子闻言,忙跪倒于地,高声道:“多谢陛下不杀之恩!”

  李清明混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一道无形的劲气将三人扶了起来。道:“黄风,朕且问你。你是如何识得本帝的?”

  黄风怪尚未答话,那青袍男子便上前两步,躬身行礼道:“陛下,当年天庭初建,小妖尚为大罗金仙初期,曾有幸远远的观望过几位大帝,故此有些印象!”

  李清明闻言笑了笑,看向了水元子,道:“道友,前番我于那护宫大阵中多次推演,竟然不能探查其主人为何,不知是何缘故啊?”

  水元子苦笑了一声,面露回忆之sè道:

  “当年盘古行那开天之举,力劈鸿蒙。世界衍生地水火风,肆虐天地之间。盘古有感天地初建,经不起地水火风的搜刮盘剥,便以**力定住地水火风。

  怎奈天地之力过于庞大,初建的天地还未演化完全,便开始自行合拢。盘古无法只得抽回顶住地水火风的法力,以免天地相合。

  地火水风一下子没了束缚,顿时蜂拥而出。一时间yīn风怒号,火光袭天,恶水蚀地,地气翻腾!天地间骤然混乱不堪!

  如此过了不知多少年,肆虐的地水火风逐渐诞生了灵智。明了之前所为有违天道,遂开始有意识的整理洪荒天地间暴虐的灵气。直至盘古化身万物,地水火风四灵才得以脱身,开始修炼。

  大道有感四灵前番之行为,乃是福泽洪荒,便降下海量功德,助四灵化形为先天道体!四灵化形而出之后,皆生xìng淡泊,并不想参与洪荒争斗,便各自觅地潜修,隔一段时间便聚上一聚。如此便过了数个元会至今。

  我便是那四灵之一的水灵!”

  李清明听的是目瞪口呆,吃惊的叫嚷道:

  “先天水灵!”

  水元子颇为苦涩的点了点头,道:“说来也是吾等亏欠盘古良多,若不是当初吾等不受管束,肆虐洪荒。盘古说不定就不会身陨,想来吾等亦能成就圣位,哎!奈何,奈何……”

  李清明初闻洪荒秘辛,此时正陷于震惊当中。闻听此言,安慰道:“道友不必自责。盘古大神开天乃是大道所定,身陨亦是天数,道友又何必介怀呢!”

  水元子缓缓摇了摇头,神sè暗淡,不再言语。

  大殿一时陷入了沉寂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