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四十九章 人族千年 上

第四十九章 人族千年 上


  ()  李清明呆愣半晌,看向了后土道:“妹妹,我还需要安顿这数百万的人族,没有时间陪你了!”

  后土甜美的一笑,漂亮的双眸完成了月牙,道:“哥哥请随意,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还要回转祖巫殿与诸位哥哥细说详情!”

  李清明点了点头,挥手间将数百万族人收人袖里乾坤中,向后土点了点头。也不再前往天庭,而是径直朝东海飞去。

  后土望着李清明远去的背影,幽幽的叹了口气:“难道清明哥哥就如此不在意后土吗?”

  ……

  话说李清明行了不到盏茶功夫便到了东海之滨。

  那深蓝sè的的海面,像丝绸一样柔和,微荡着涟猗。从高处看,烟波浩渺,一望无际,那浪cháo奔涌,响起的阵阵海浪声,就像在你的耳边轻轻絮语……

  放出了袖里乾坤中的数百万族人,李清明摸着下巴开始考虑人族以后的路途。

  毫无头绪的李清明还未及深思,便被人群中嘈杂的声音吸引了过去。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族,李清明问道:“尔等因何事如此嘈杂?”

  最先被造出来几名男女中,极为酷似李清明的俊朗男子上前行了一礼,道:“圣父,族中有许多族人忽然感觉腹中辘辘作响,难受异常。我等不知是何缘故,正在商议。不想却惊扰了圣父,实乃我等之过也!”

  李清明闻言,元神扫过一众人族,了然一笑道:“呵呵,无妨!那些人只是饿了而已,我这还有些新鲜灵果,尔等先拿去充饥吧!”

  言罢,李清明从储物空间中倒出了大量的灵果,足足堆了有一座小山高。

  男子上前拿起了一个果子,生灵的本能促使男子轻轻咬了一口。那滑润的口感,甜美的汁液,沿着咽喉直入肺腑。那刚刚升腾而起的辘辘之感,登时消失无踪。男子双眸一亮,指了指面前的果子山,很快分发给了数百万的族人。

  上百万的人族齐齐甩开腮帮子嚼着灵果,那场面一时颇为壮观。

  摸了摸下巴,李清明暗想:“如今的洪荒大陆对这新生的人族而言凶险万分,一头不曾修炼的野兽,都可以轻易要了人族的xìng命!在人族中传道?不好,老子师伯注定要立人教成圣,教化人族。我先其一步传道岂不是恶了老子师伯?”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清明苦笑道:“况且人族除了最先出世的四男四女为最纯正的混沌灵体,其余者皆为先天道体。就算不修炼,亦有五百年寿命。何不……”

  忽然李清明眸中jīng芒闪烁,自语道:“我何不将在巫族时参悟出来的巫族战技,教与他们,这样他们也有了安身保命的本领!”

  想做就做一向是李清明的的秉xìng。就在这东海之滨不远处的一座小崖上,李清明挖了个石洞住了进去。随后将巫族战技,一共十八副人形图案,一一铭刻在了质地坚硬千万年不腐的青金石板上。交于那名男子手中,叮嘱其教与族人,好生修炼。

  如此,人族便在这东海之边定居了下来。每rì里闲了就习练巫族战技,饿了就靠李清明给予的那如山般的灵果充饥,困了就席地而睡,好在东海之滨空气甚是宜人,颇为适合人族居住。

  如此过了上百年,那果子已然食完,那男子再一次踏上了小崖,找李清明寻求解救之道。

  李清明看着面前的男子,道:“果子我这里有的是,可我若是在给了你们。你们就继续和这几十年一样吃饱睡,睡饱吃吗?”

  男子闻言神sè颇为迷茫。

  李清明不去看男子的脸sè,继续道:“你看看你的那些族人们,蔽体之物都变成了布条条,不知有多少人死于冻疮之祸?狂风暴雨中亦是安睡青天之下,又不知有多少人死于雨淋风嚎之中?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若是离你们而去呢?谁会来照顾你们?谁会来保护你们?”

  男子登时汗如雨下,诚惶诚恐的跪于李清明面前,道:“圣父所言极是。前番族人无故没了声息,我还以为嗜睡着了。怎知长睡一觉不醒,这才方知是魂消于洪荒!求圣父赐予解决之法,救我等人族!”

  李清明眼皮微抬,道:“林中有果子,有小兽;海中有扇贝,有鱼虾,皆是可食之物!另外你且记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下去吧!”

  男子若有所思的叩首拜谢,下了小崖,自归了族中。

  如此,人族开始了茹毛饮血的野蛮人生活。每rì里人族都分成了两批,一批入了山林,一批下了海河。但都是很有安全意识的在方圆百里之内活动,从不敢逾越半分

  同时族中的男男女女们亦是开始了繁衍后代的rì子,短短数十年间,原本人口上百万的人族就扩张到了五百万,光是婴孩就不下一百万。

  随后的数百年间,人们延续着初代人族的传统。饿了或是入林寻找灵果、小兽,或是下海部落鱼虾、扇贝。困了就寻一处遮风挡雨的地方好好睡上一觉,平时闲散的时间便修炼巫族战技。

  可如此依旧是避免不了族人的死亡。有的时候,人们围捕猎物之时,虽有战技相助缺苗不了被野兽扑杀,寻找果子之时免不了被不知名的果子毒死。甚至有的时候原本昨rì里还嘻嘻哈哈,相闹甚欢的挚友,第二天醒来就发现其长眠不醒。

  如此多的时候族人多达千万,少的时候只余十几万。

  李清明在这数百年间,始终作为一个历史的见证者。除了几次人族面临亡族灭种的危机之时曾出手相助,其余时间就是在冷眼旁观。

  不是李清明心狠,而是李清明明白,作为洪荒大地上永恒的主角,天道注定会降下诸多灾难磨砺人族。闯得过便逍遥亿万世,闯不过便化为历史的尘埃。若是自己过多相助,使人族养成依赖的习xìng,那可就悔之晚矣。

  人族数百年间经历的一切,李清明亦是一起走过。穿越后数万年都不曾出现过的高兴,悲哀,同情,怨恨,等等情绪不一而足,这让一向杀伐果断的“杀神”李清明,亦是感慨良多。

  千年时间已过,此时正是人族最困难的时期。上千万的族人在一年之中死了足足九百多万,凶兽、毒果、严寒、酷暑还有最可怕的瘟疫!

  初时的人族,就只剩下了最初的四男四女依然风情如就,混沌灵体的缘故,使他们即使不用修炼,修为亦都到了金仙巅峰。

  这八名男女来到小崖山洞外,放声大哭,哀求道:“圣父,人族面临亡族之灾劫,您在不出手,我人族就彻底完了!”

  李清明踏步而出,眼眶微红,涩声道:“吾守护尔等千年,未曾助尔等分毫,尔等可曾怨吾?”

  八名男女哭泣道:“不敢埋怨圣父,若是没有圣父,吾等明白,吾人族早亡于千年之前了!”

  李清明挥手扶起八人,道:“这千年来,我叫你们与天斗,与地斗,与自然斗。就是要你们明白一个道理,要想在这洪荒大地上生存,就要自强、自立!这方天地中,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不劳而获的!唯有付出辛劳,方能有所收获!所幸你们成长了,明白了!只是……”

  李清明的声音越发低沉了:“只是这个代价太大了,太大了……”

  望了望碧海青天,李清明双眸布满血丝,疯狂的仰天咆哮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我人族有何错,你要如此对待我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