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五十三章 偷袭

第五十三章 偷袭


  ()  话说李清明隐去了身形,悄悄的吊在鲲鹏之后,却偶然发现还有两个气息强大的人跟在鲲鹏之后。

  李清明那堪比亚圣巅峰的变态元神,朝着另外两人藏匿的方向轻轻一扫。只见帝俊、太一正神sè轻松的跟在鲲鹏之后。

  红云毫无所觉的晃动着手中的酒葫芦,一边飞一边灌两口果酒,嘴中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眼看就到了洪荒地界,鲲鹏再也忍不住了,一枚黑漆漆,周身缠绕着电弧的葵水yīn雷,被鲲鹏凌空掷向红云。

  至yīn至纯的葵水之力,夹杂着雷霆万钧的轰鸣声,化为一道玄黑sè匹练,拖着长长的尾巴,狠狠地砸向了红云。

  耳中呼啸着葵水神雷划过虚空的破空之声,红云一个矮身,颇为惊悚的使出一个凌空铁板桥,神雷堪堪挨着红云略显富态的肚皮划了过去,径直砸向了红云身前一座高达百丈的雄伟山峰。

  “噗!”

  恐怖的葵水神雷深深的陷入了山峰之内,腐蚀出了一个黝深的,满含电弧的小洞。

  “轰!”

  还未来得及轻呼一口气,就见那高大、挺拔的山峰轰然炸裂!树木尽皆化为齑粉,漫天的山石崩碎滚落,犹如流星般划破天际,恶狠狠的砸向了红云。

  慌乱不及的红云,来不及祭出法宝抵挡这如雨点般密集的山石,便疯狂的催动起周身法力,形成了一个赤红sè的灵气罩,将自己罩了进去。

  “轰隆隆!”

  chéng rén大小的山石,撞击在罩子上尽皆化为了粉尘,飘散与虚空。

  良久,天地归于平静。

  散去了光罩,红云轻轻舒了一口气。去没有发现一条yīn毒的葵水之jīng,犹如灵蛇一般缠上了自己的左臂。

  “嗤!”

  红云本xìng属火,水火相克,本就厌恶这水里的东西。葵水之jīng刚刚入体,红云就颇为敏锐的打了个冷颤,扭头一看左臂,不禁骇然失sè。赶忙取出九九散魄葫芦,喷吐出一些红砂至臂膀之上,将葵水之jīng驱出体外。

  葵水之jīng是驱除了,只是如此一来,红云左臂已然于葵水之jīng之故伤了筋骨,损了经元,没有个把月的修养,休想恢复。

  红云自认为自己乐善好施,平素游山玩水、交友天地间,并未与任何人有过仇怨。此番遭受小人伏击,自然胸中是怒火中烧,双眸赤红的红云扫视虚空,怒喝道:“何方宵小,竟做出如此缩头缩尾之事,尔可敢现身?”

  “桀桀……”

  伴随着森冷的笑声,一身玄黑sè道袍的鲲鹏悠悠哒哒的现出身来,满脸yīn鸠的对红云道:“红云道友,千多年未见,可还识得本座?”

  红云双眸喷火的看着鲲鹏,暗道:“果然是他!”

  这葵水之jīng乃是北冥之海独有之物,除了这鲲鹏道人无人可以将之炼成如此yīn损的东西。再说了,这洪荒之中,能够须臾之间伤得己身的,不过紫霄宫中那几人罢了。这鲲鹏又久居北冥,除了他还能有谁?

  过得半晌,红云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质问道:“吾与道友素无来往,道友为何无故偷袭于吾?”

  “桀桀……”鲲鹏yīn鸠的看着红云,道:“本座此次前来,要了解与道友之间的一桩因果!”

  红云愤然道:“因果?吾与道友有何因果可言?”

  “轰!”

  鲲鹏准圣中期的修为勃然而发,黝黑的双眸瞬间变得通红。只见鲲鹏疯狂的咆哮道:“无甚因果?你我怎说毫无因果?当rì紫霄宫中,若不是你让位于准提,吾会失了座位?丢了大道之机?本座今rì前来,就是要你偿还这个因果!你若答应将鸿蒙紫气给与我,你我之间,便因果皆消!”

  红云亦是双目通红,怒喝道:“道友失了座位和吾有甚关系?怪只怪道友机缘不到,何必怨天尤人!”

  鲲鹏面容狰狞,浑身杀机毕露,恨声道:“你我同时失了座位,那为何你独得大道之基?还是与了本座吧!”

  红云听罢,立时火冒三丈!他虽说为人来年改善,却也不是任人欺凌之辈。这鲲鹏此番来势汹汹。显然对鸿蒙紫气是势在必得,无论说什么都是在做无用功。

  鲲鹏偷袭在先,伤了自己左臂,虽有心争斗于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字:“逃!”

  红云想罢,祭起九九散魄葫芦就化为一道虹光往昆仑山飞去!他虽交友甚广,可若说有谁可以灭杀鲲鹏的,唯有三清了。虽说三清未必会帮自己,可自己既求上门来了,三清碍于颜面,想必可护得自己一时周全。待自己恢复过来,未必会怕了他鲲鹏!

  可想法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鲲鹏既然敢尾随伏击红云,就不怕他逃跑。他心中暗自冷笑:“这洪荒大地之上。除了那领悟了空间法则的可以快过我,单论速度而言,我若称第二谁敢称第一?”

  “鲲鹏,鲲鹏”,水中为鲲,出而为鹏。那金翅大鹏鸟号称洪荒中行速第一,双膀一震便是扶摇九万里,却不知鲲鹏化作鹏身后,一展翅可飞十八万里,犹胜一倍!

  说时迟那时快,一晃眼的功夫,红云便逃遁了数十万里,可稍稍松了口气。就眼前一暗,定眼瞧去,好大一只褐sè鹏鸟!

  “轰!”

  尚未来得及反应的红云,就见一华丽无匹的宫殿想着自己当头砸下。

  原本两人修为相当,可此时红云受了伤,只是两人实力相差两成有余。幸亏数千年前所得灵宝,九九散魄葫芦,否则红云这条命,今天就要交待在这了。

  见那如小山一般的宫殿携撼天之势压下,红云脸sè微变,毫不犹豫的将九九散魄葫芦置于头顶。周神灵气涌动间,散发出滚滚红芒。

  “当!”

  葫芦虽然小巧玲珑却仿佛蕴含着无穷的威力,竟然将覆盖方圆数里的巨大宫殿,给整个崩飞了出去。

  “哼!倒是有些手段!”鲲鹏冷笑着,收回那宫殿形法宝。而后鼓动全身法力,一团黑sè的真元涌动,被鲲鹏喷喷吐向了手中迷你版的宫殿。

  “嗡!”

  宫殿吸收了那团黑sè的真元,猛然开始震动起来。原本通体青蓝的宫殿,逐渐泛起耀目的黒芒。

  鲲鹏再次祭起的宫殿,宫殿见风而长,很快恢复成了那占地数里的本体。与之前不同的是,这宫殿通体漆黑,正殿之上有一匾额,三个灿金sè的大道符文铭刻其上,曰:

  “妖师宫”!

  得了一口鲲鹏的本命真元,妖师宫登时威能大增。妖师宫腾腾的冒着数不尽的黑烟,浓郁的葵水之jīng如一条条狰狞恐怖的蓝sè巨龙,盘绕在妖师宫的宫殿之上。

  “轰!”

  妖师宫裹挟着钱万钧之力,悍然砸向了红云。恐怖的威压震得虚空猎猎作响,白sè的云雾顷刻间消失无踪。

  红云眉头紧皱,神sè凝重的看着妖师宫。同时疯狂的催动真元灌注入九九散魄葫芦中。

  葫芦周身原本缠绕着颇为浓烈的赤sè光芒,得红云真元之后。赤sè光芒瞬间向血芒转变。那浓郁的,散发着阵阵血腥之味的气体,自葫芦口喷薄而出!

  鸿运颇为惊愕的看着九九散魄葫芦,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呼噜催发到极限,竟然是如此歹毒之物。

  “嘭!”

  这一次妖师宫并没有被崩飞,但也没有伤及红云分毫。而是死死地抵在九九散魄葫芦逸散出的红沙之上。

  这就好比两个力量相当的大力士,在拽着绳子玩拔河。由于力量相当,所以两者一直相持不下,剩下的就是靠耐力。耐力久的自然就可以获胜。

  此时的妖师宫和九九散魄葫芦正负荷这种情况。两者相互抵着,互不相让。可没过多久,那半空中的红砂就开始慢慢消散,甚至葫芦都被下压了几分。

  李清明隐在后面,咧嘴冷笑:“红云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