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五十五章 海神波塞冬

第五十五章 海神波塞冬


  ()  “噗”

  半空中的鲲鹏喷出一大口血液,那血液腾腾翻滚着冒着热气,散发着无比腥臭的气味。这妖师宫乃是鲲鹏的本命法宝,妖师宫破碎,与之心灵相连的鲲鹏自然是身受重伤。

  “啧啧……你这傻B也太不禁揍了,这就吐血了?本大爷才用了三分力,身子骨竟然这么弱!孙子儿!你是不是肾亏啊?”红云背负着双手,一张嘴可是甚为恶毒。

  “噗……”再次喷出一口浓黑的血液,鲲鹏无比怨毒的看着红云,道:“你,你不是红云!你到底是谁?”

  “哦?原来这胖子的身体叫做红云吗?嘿嘿,倒真是一个倒霉鬼!”红云嘿嘿狂笑着,伸出小指挖了挖耳孔,道:“孙子儿,你听好了!本大爷伟大的海神,‘波塞冬’!”

  “波塞冬?”鲲鹏颇为拗口的念出这个名字,道:“你从何处而来?如何能够占据红云的身体?”

  “本大爷可不知道!本大爷只知道本大爷没死就成了,贼哈哈哈……”波塞冬哈哈大笑着,那样子颇为嚣张。

  “嗯?波塞冬?我草,奥林匹斯山?”李清明突兀的听到这个名字,瞪的眼珠子都突了出来。

  “桀桀,时也命也!天道不公,吾鲲鹏不服!”鲲鹏痛苦的闭上了双眸,仰天嘶吼。

  “嘿嘿,那你就带着遗憾去死吧!”波塞冬怪笑着,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柄散发着幽蓝光芒的三股钢叉。

  “当!”

  一声震耳yù聋的轰鸣声,响彻天际。条条肉眼可见的波纹,鼓荡着扩散向四周。

  空间就好像静止了一般,波塞冬整个人都定格在了那里。只不过眨眼的功夫,波塞冬就挣脱开空间束缚,抬头望向了天际。

  “大哥,布阵!”太一手中提着一口硕大的青铜钟,钟上花鸟鱼虫、山川河流一应俱全。

  帝俊则是左手托河图,右手执洛书。

  “去,阵起!”

  帝俊一声轻叱,手中的河图、洛书直奔向天际。

  这结合了天地之气周天河洛大阵,乃是帝俊经过千多年的苦修所创造出来的杀阵。

  所谓“混元河洛大阵”乃是仿照洪荒山川河流,月落rì升等的布局而设,里面森罗万象。山川地理,包含洪荒所有的大河与大川,海洋与天空,鸟兽鱼虫,演化洪荒世界的万千变化。

  此阵更绝妙的地方,在于其身处其中不知时光流逝。能看到雪山变成海洋,沧海变成桑田,河图之上的幻象,一生千万,一刹那的生灭消长,好似过了亿万年之久,也似过了无量量劫数。

  心智不坚者,一入阵中,霎时韶华白首,肉身犹存,灵魂泯灭!

  “哦,还有帮手吗?这一次倒值得本大爷全神戒备啊!”波塞冬手中挥舞着钢叉,以睥睨天下的气势对着帝俊遥遥一指,大声道:“孙子儿,你们除了围攻还会什么?一群鸡鸣狗盗之辈!”

  想帝俊、太一是何人?那可是天庭中的两位大帝,平rì里身居高位。哪个看到自己不是点头哈腰,客气有加!何曾被人如此侮辱过?

  两人登时便怒火冲霄,杀气滔天。

  帝俊手中疯狂的掐着印诀,一个个玄奥的符文,散发着金灿灿的光华,径自飞入了周天河洛大阵之中。

  太一则是披头散发,状若疯癫的脚踏七星步,入了阵内。手中的混沌钟完全没了节拍,只是机械xìng的一声脆过一声。

  由于两人的攻击并不是针对鲲鹏,故此鲲鹏虽然同样处于阵内,却是丝毫不受攻击。

  两人虽然暗恨鲲鹏贪婪yù夺鸿蒙紫气,可他毕竟是天庭的妖师,妖师若是陨落,天庭必然震动,这有碍天庭尊严。试问,连属下最基本的安全都保护不了,谁还敢效忠你天庭?

  这下波塞冬终于变了脸sè,打死他都想不明白,为何两人的前后差距如此之大。那两句话对他二人是有多大伤害啊?

  “当!”

  太一敲击着混沌钟,疯狂的攻击者波塞冬。单单是声波荡漾,就将波塞冬攻击的捉襟见肘。说实话,太一就是一个战斗狂人,若有战事,他比谁冲的都要狠。

  波塞冬身周散发着一圈淡淡的略带血丝的蓝sè光罩,手中的钢叉使得是虎虎生威。

  两人就你来我往攻击着。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竟然的对撼了不下上千个回合,不分上下。

  “孙子儿,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嘛!”波塞冬招架着混沌中的声波,脸上挂着戏虐的笑意,调侃着太一。

  “哼!”太一面沉如水,只是冷哼了一声。

  “二弟,快出得阵来,为兄要全力运转大阵了!”于空中闭目运转大阵的帝俊猛然睁开双眸,低声喝道。

  “嘭!”

  太一与波塞冬硬拼了最后一记,借后退的冲击之势,一把抓起鲲鹏,出得阵来。

  “哈,莫跑!再于本大爷大战三百回合!”波塞冬哈哈大笑着,yù追出阵外、岂料在波塞冬眼中,近在咫尺的太一,却怎么抓都抓不到。无奈之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太一扬长而去。

  “轰!”

  就在此时,整个阵法瞬间爆发出万丈的光芒,这股光芒充满了无尽的沧桑意味,光芒超越了时间跟空间的限制,把方圆数千丈的范围都包裹了进去。

  光芒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当光芒散尽,阵法空间内的地界整个变了样子!

  原本的花草树木跟挺拔的山峰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洪荒凶兽,以及连绵不绝的亘古荒山,和无际无涯的蔚蓝sè大海。

  “嗯?”波塞冬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景sè大变的山川大海。忽然觉得自己在这广阔无垠的世界中,显得那么的渺小。

  茫然的看了半晌,波塞冬自语道:“这是啥?怎么感觉和六芒阵的效果差不多!”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波塞冬沿着太一消失的方向,急速的奔跑着。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他前面的是无尽的山脉,他后面的是无边的大海。

  在这杳无人烟的洪荒面前,他似乎完全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只能一直不停的寻找出路。

  起初,波塞冬还能够自娱自乐。回想着在奥林匹斯山的点点滴滴,再后来就是磨练自己的魔力,打熬自己的肉身。

  最后终于走不动了,波塞冬栽倒于地,茫然的看着身前的树苗,一点点的成长为参天巨树。着着大海cháo起cháo落,慢慢枯竭!

  时间仿佛在在自己的身上是无穷无尽的!

  “难道本大爷就要在这无边的阵法中孤寂一生?”波塞冬终于开始正视自己往所做过的一切,细细品味自己存在过的痕迹。

  阵外。

  “大哥,你说他死了吗?”太一轻轻摇晃着手中的混沌钟,很是随意的对帝俊道。

  帝俊眸中闪过神光,道:“离死不远了!嗯?不好……”

  阵中的波塞冬眼眸中闪烁着疯狂之sè,亦不知过了多久,波塞冬仰天咆哮道:“贼哈哈哈,我波塞冬活了这么久也够本了!只是那宙斯和哈迪斯尚在逍遥于世!吾恨啊!”

  “轰!”

  霎那之间,一声巨响;顿时帝俊布置的周天河洛大阵,被波塞冬自爆肉身所爆发的强大反震之力一下子强行撑破!而周遭的空间数千里的空间顿时尽皆塌陷,一时间地火水风不住地涌现,仿佛就像是混沌初开一般!

  虚空中的河图洛书悲鸣一声飞回了帝俊手中。

  帝俊眸中jīng芒闪烁不定,死死的盯着烟尘飞扬的地面。

  原地哪里还有什么波塞冬,只有漫天的红sè血雾和从崩碎的虚空中,逸散而出的混沌之气。

  “嗖!”

  一道红光拖着淡蓝sè的尾翼,划破虚空直往不周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