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五十六章 巫妖初斗

第五十六章 巫妖初斗

  ()  “大哥,这家伙太狠了!”太一看了看有些许破损的河图洛书皱了皱眉。

  忽然帝俊看着那一抹眼里非凡的赤芒,高声道:“二弟快追!这家伙没死!”言罢,便飙shè而去。

  “有点意思!先是天堂地狱,如今又是奥林匹斯山!看来,这世界越来越多姿多彩了!”李清明轻笑两声,不急不缓的跟在两人身后。

  不到盏茶的功夫,波塞冬藏身的九九散魄葫芦便到了不周山地界。

  前方是绵延不绝,直指苍穹的不周山脉,后面是穷追不舍得帝俊、太一。如今若想脱得险境,唯有读入不周山。

  可悲催的波塞冬初来洪荒,他可不知道这不周山顶正是帝俊的老巢。他若飞逃至山顶,可是自投罗网。

  “那妖道,你还是束手就擒吧!单凭你区区一缕幽魂,还想逃脱朕的手心?”帝俊见那葫芦停了下来,还以为他改变了主意,高声喝道:“你若是乖乖的将鸿蒙紫气送给朕,朕保你xìng命,还让你转世重修!如若不然朕定叫你,亿万年苦修成白纸,一缕幽魂灭世间!”

  “我去尼妹的!本大爷宁死也不信你的鬼话!”波塞冬高昂愤恨的声音自葫芦中传出,随即葫芦泛着红芒,一头扎向了不周山脚。

  距离祖巫殿数十里外的一个小山坳中,正带着一队大巫外出打猎而归的祝融,手中拖着一头足有上万斤的巨型野猪,正悠悠嗒嗒的往回走着。

  就见一红sè事物,拖着长长的尾巴,径直向自己等人砸了过来。还未来得及伸手格挡,那东西便狠狠地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饶是祖巫天生皮糙肉厚,又久经磨练,亦是被砸出了一个鼓囔囔的大包。

  “哎呦!我草!什么玩意儿?”

  祝融骂骂咧咧的低头一看,一只散发着淡蓝sè光晕的赤皮葫芦,兀自在地上抖动着,一次次的尝试跃起,却一次次的失败而终。

  “大人,您头上起包了!”一向与祝融脾气相投的刑天,指着祝融的头,脸sè憋得通红。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什么?”祝融扭头看看了四周,见前面有一个小湖,紧走几步探头望去,怒声道:“我草他乃乃的,这谁扔的葫芦?”

  “你大爷我扔的!”一道略显沙哑,却颇为雄浑的声音响彻整个山坳。

  “谁?”祝融四处寻视着了良久。最后看向了地上的葫芦,疑惑道:“这玩意成jīng了?”

  “你才成jīng了吗,你们全家都成jīng了!”波塞冬颇为郁闷的抖动着葫芦。

  “嘿,会说话的葫芦。把你拿回去给即为兄长看,他们肯定惊讶无比!”祝融一把将葫芦抄在手中,把那大业主丢给刑天,大踏步的直往祖巫殿而去。

  太一与帝俊刚刚飞至这出小山坳,就见一个身高一丈有余的巫族大汉,正手持葫芦飞快的往不周山方向赶去,于是出言怒喝道:“那巫族小儿,放下手中的葫芦!朕便放你离去,若是不放,必叫尔等魂归大地!”

  祝融回转过头,看了看帝俊和太一,翻了翻白眼道:“你们这俩扁毛畜生,这葫芦是你们家的吗?你叫它,它会答应吗?你叫我放下我就放下,你以为你是谁啊!”

  未待两人回话,祝融就继续道:“还有,你们平rì里在洪荒作威作福也就罢了,如今在吾等祖巫殿地界,还敢如此嚣张,真以为我们巫族是泥捏的吗!”

  言罢,祝融身上猛然腾起滔天的火浪,那炽热的浪头,将周遭的空气炙烤的如火炉一般。其余的大巫亦是全神戒备。

  热情的火灵气,yīn冷的水灵气,充满生机的木灵气,锋锐的金灵气……

  躁动的灵气,将方圆数百丈的空间都渲染成了七彩的颜sè,无尽的诱惑中搀杂着无穷的杀机。

  闻听祝融之言,太一登时火冒三丈,这时他才看清,那高有丈余的雄壮汉子,竟然是火之祖巫祝融。

  ”哼,少逞口舌之利!中荣,朕且问你!交是不交?”帝俊虽然忌惮祖巫那强悍的**,但想到那大道之基“鸿蒙紫气”,便什么都顾不得了。

  “交?我交你大爷!”

  祝融怒瞪着帝俊,举着沙包的大拳头,脚下喷吐出两道赤红的火柱,如同火龙出世般,直扑向了帝俊。

  李清明在身后不由得摇了摇头,道:“这个肌肉发达的夯货,如此容易动怒,怕是要吃些亏啊!”

  太一在祝融拳头临身之际,就头顶混沌钟挡在了帝俊身前,硬生生的受了祝融这一击。

  “噗!”

  可是太一仓皇之下的防御,如何能够抵挡得了祝融的蓄势一击。一缕金sè的血液顺着太一的嘴角流淌而下。

  “二弟!”

  帝俊眼见太一受伤,挥手间祭出了一口金光闪闪的双手大剑,巨剑闪烁着耀目的金光,顺着祝融的臂膀,一斩而下!

  身为祖巫,祝融本就擅长近身战。面对着顺势斩下的巨剑,祝融哈哈一笑,脚下火柱喷涌,以差之毫厘的的距离闪躲了过去。

  “哼!”帝俊冷哼一声就yù上前追击,却被太一拦了下来。

  太一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鲜血,双眸中shè出疯狂的神sè,道:“大哥,这祝融小儿就交给我吧,我一定要报这一拳之仇!”

  帝俊看着正陷于疯狂中的太一,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吧!”

  “哈哈哈,太一!早就想和你打一架了,若不是你总躲在天庭,让我没有机会下手,你早就成了我的拳下亡魂了!”祝融见太一头顶混沌钟,手中持着一页散发着莫名光华的书页,直冲向了自己。

  “哼,但愿你一会还有力气说出这些话!”太一深sè冷漠,双眸中突兀迸shè出的血芒,几乎凝成实质。

  书页的载体,一张不知名的金属,化成一道夺目金芒,猛然向前冲去,璀璨而锋锐,将四周的虚空都斩的模糊了,yù是撕裂苍穹。

  “嗯?好犀利的灵宝,怕是都相当于先天至宝了!”李清明隐于虚空,双眸都眯了起来。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李清明一指天际,眉心的天罚之眼悄然睁开。

  “轰!”

  一个及其细微的轰鸣声zì yóu远及近,一条宛如头发丝般的紫sè惊雷,散发着迷幻的光泽,jīng致霹在了那片薄薄的金属上。

  全部心神都放在朱熔身上的太一,根本就想不到有人会干扰他的攻击。

  “嗤!”

  收到紫sè雷电的袭击,那金sè的金属片抖动了两下,从祝融的耳畔划过。

  作为近战宗师,祝融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攻击敌人的机会。

  祝融双拳上燃烧着熊熊的火烈火,战力如涛,卷动残云。赤红的拳头穿空而过,像是一头雄壮牦牛隆隆碾压过天穹,让虚空都不断的震动。

  “轰!”

  遭此重击,太一足足被轰出了数十丈,体内的金sè鲜血好像不要钱似的,疯狂的往外喷吐着,金sè的血水冲出一丈有余。

  本着,李清明教导的“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

  祝融疯狂的催动着,游走在肌体中的火属xìng灵气,身体似骄阳一般,尽情的散发着炙人的热力,径直冲向了数十丈外的太一。

  “祝融小儿,安敢如此欺我?”太一怒吼着,那本来被击出里许的金属薄片,竟然诡异的画了一个弧,自后方疾shè向了祝融。

  “噗!”

  金属片快如闪电,轻松的划过祝融的左臂,森森的金光变成了锋锐的手术刀,深深的刺入了祝融的左臂。

  “哧!”

  浓厚的鲜血喷薄而出,金属片直入祝融的左臂,如切菜一般划破了他的须肉,却止步于金戈铁骨之前。

  并不是祝融的骨头有多硬,而是李清明悄悄的在金属片上布下了一层又一层的小型御灵阵。

  “嗤!”

  祝融满脸yīn郁的看了看太一,将金属片拔了出来,道:“太一,你个扁毛畜生!你已经成功的激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