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五十七章 妖帝败退

第五十七章 妖帝败退


  ()  天空骤然风云乍起,浓郁的仿佛无穷无尽的煞气,自祝融的身上升腾而起。

  太一脸sè微变,看着身前周身血煞弥漫,聚集了无法想象的杀意的祝融。第一次露出了无比凝重的神sè。

  “吼!”

  不到盏茶的功夫,那血红sè的煞气便化为了三四十头,身披狰狞血甲的蛮荒凶兽。凶兽嘶吼着,铮铮铁蹄踏碎了苍穹,一往无前的冲向了太一。

  祝融紧紧地跟在凶兽之后,体表燃烧着变成了青sè的火焰,双眸中崩shè出寸许长的血芒。“当!”

  太一疯了似的敲动着混沌钟,混沌钟上的浮雕仿佛活了过来,山川河流尽数显现在太一

  头顶,那沉重雄浑的气势,压得整个青天似乎都低了几分。

  “锵!”

  那三十多头凶兽,如血sè的洪流,疯狂的撞击在混沌钟上。声波荡漾,无尽的波纹,如海浪般扩散向周方数百丈的虚空。

  处于混沌钟内的太一,披头散发,浑身狼狈不堪。

  紧随其后的祝融,双拳似有无尽的魔力,似快实慢的砸向了隐于混沌钟后的太一。

  “当!”

  悠扬的清鸣声响彻天际。

  太一却是如遭雷殛,混沌钟的光罩一阵颤抖,险些幻灭。

  “当!当!当!”

  祝融疯狂的捶击着混沌钟,丝毫不顾左臂鲜血狂涌的伤口。那不要命的架势,看的高空之上的李清明一愣一愣的。

  “轰!”

  终于,牢不可摧的混沌钟的罩子,在祝融不要命的攻击下,轰然炸裂。祝融的一双刚进铁拳,硬生生的捶在了太一的胸口上。

  “噗!”

  胸前明显凹陷下去的太一,喷出一口带着腥臭的金sè血液,昏迷了过去。

  “祝融小儿,你欺人太甚!”始终作壁上观的帝俊,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锵!”

  一杆血sè大旗,猛烈震动着,直蹦朱容的面门而来。

  九尺见方的旗面,在狂风的作用下猎猎作响。那猩红的sè彩,似乎具有无以伦比的力量,简直可以撕碎天穹。

  祝融急忙收势,双手有韵律的运动了起来。只不过那速度却是愈来愈满,散发着骇人的能量气息。

  “咔嚓!”

  轻微的碎裂声,似乎在昭示着这双手张具有无穷的伟力。

  “砰!”

  血sè大旗与祝融的手掌相交,天穹似乎都在颤栗,虚空的裂纹终于演变成了可怕的空间裂缝,里许的空间崩塌了!

  “嘭!”

  在巨力的作用下,祝融的上身肌肉猛然爆起,那肌肉虬结的架势,可比后世的一些健身冠军都要来的威猛。

  这片天宇,仿若一片星宇,又如凶蛮力场,将大旗与祝融束缚在这个虚空之中。

  就在祝融额头冒汗,眼看就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一抹淡青sè的光华,悄然飘进了战场,轻轻点在了旗子之上。

  “轰!”

  整个虚空再一次塌陷,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伴随着唳啸疯狂的涌入了洪荒大地。肆虐着的混沌之气,眨眼之间就把这灵气盎然的山脉,侵蚀成了寸草不生的荒山。

  眼见事不可为,虽然心中及其不甘,可留得xìng命总还是有机会的。

  帝俊拉起太一,狠狠地看了祝融一眼,狼狈的逃窜想了不周山顶,虚空中回荡着帝俊临走时留下的话:“祝融小儿,这笔帐朕迟早是要和你清算!”

  早已经灵力耗尽,疲惫不堪的祝融懒得和帝俊废话,抬起眼皮撩了帝俊一眼,就吭哧吭哧的喘起了粗气。

  “他乃乃的,这俩扁毛畜生还挺厉害的!”祝融骂骂咧咧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道“哈哈哈,不过俺也挺厉害的,竟然能够把那劳什子,东皇太一打的昏迷吐血!哈哈哈……”

  “嘭!”

  原本正沾沾自喜的祝融,还沉浸在教训帝俊、太一的幻想中。突然被人从后面踹了一脚,整个人飞扑了出去,来了个实实在在的狗吃屎。

  “嗯?谁,那个乌龟王八蛋敢踢本大爷!”祝融颇为狼狈的爬了起来,看了看四周,怒声说道。

  “呦,小火,长脾气了是吧!”李清明眼见帝俊两人远去,随不再掩藏身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你是谁?为何偷袭祖巫大人!”刑天等大巫可不认识李清明,更何况此时李清明动用了术法,面容模模糊糊,就更不可能被人认出来了。

  李清明在巫族,原本就仅限十二祖巫知道。毕竟人多口杂,若是李清明与巫族交好的信息,传入天庭的耳目中。那李清明的计划就全盘泡汤了。

  “啪!”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祝融一把将身前的刑天拍在了地上,上前一个熊抱,将李清明抱了个结结实实。哈哈畅笑道:“哈哈哈,你怎么又功夫来看我们这些老兄弟!”

  “啊?”一众大巫惊得下巴都掉到了地上,匪夷所思的看着这一幕。

  李清明无奈的摇了摇头,扫视了一圈,道:“咱们到祖巫殿再谈!”

  “好!”过了好一会祝融才明白过来,高声叫着,复又拖起那数万斤重的巨型野猪,超祖巫殿走去。

  ……

  行了不到一刻钟,众人便到了祖巫殿,祝融打发众人会各自族内,便带着李清明直奔祖巫殿而去。

  尚未走进大殿。共工就像一阵风似的奔了出来,未看清人,劈头就问:“小火,刚刚那么大的动静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哈哈哈!那是……”祝融得意的笑着,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道:“俺给你说……”

  尚未说完,共工就打断了他的话,欣喜的叫嚷道:“咿呀,李兄弟,你来了,啥时候过来的!大哥,小木,小电……你们看看谁来了?”

  强良挖着鼻孔,盯着两个黑眼圈踱了出来,嘴中嘟囔道:“小水,你这破嗓门啥时候才能小点……”

  烛九yīn仍然是那副无比冷漠的神sè,只不过看到李清明时,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

  李清明刚要和一众祖巫打个招呼,一到淡黄sè人影便直扑进了李清明怀中。温香暖玉入怀,李清明哪里还会不知道是谁?

  尴尬的摸了摸下吧,李清明轻轻拍了拍佳人圆润的肩膀,道:“额……后土妹妹,你这……”

  后土眼角含泪,轻轻地捶打着李清明宽阔的胸膛,道:“坏哥哥,臭哥哥……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后土……”

  一众祖巫笑嘻嘻的看着这一幕,后土对李清明的感情,傻子都看得出来。可惜此时李清明在大劫之下,自己都难以得寸,哪里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正在此时,天地道人走出大殿,却是为李清明解了围。

  “贫道乾天地,见过本尊!”天地道人浑身的气息引而不发,更加jīng进了。

  李清明借回礼之机,不着痕迹的将后土让了出来,稽首道:“你我本为一体,毋须如此多礼!”

  之后众人寒暄一番,一起行至大殿内。

  共工见众人落座,到:“小火,你刚才还没有说完呢!你打的在和谁打架啊?”

  祝融一脸得意的道:“先前我们打猎归来的途中,我捡到了一个红皮葫芦。说来诡异,这葫芦竟然成了jīng,还会开口说话。我正yù拿回来,与诸位兄弟见识见识。岂料帝俊、太一那俩扁毛畜生竟然拦住了我,叫我交出葫芦。而后……”

  祝融将整个过程说了一遍,一众祖巫在这过程中或是愤怒异常,或是激动兴奋……世间百态,不一而足。

  良久,祝融细说完毕,拿兹一脸羡慕的看着祝融,道:“他乃乃的,这么激情四shè的事情,怎么就让你碰上了呢?哎!”

  李清明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心说:“这群祖巫,出了后土、玄冥,就都是一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战斗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