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五十九章 重塑肉身,清明上天庭

第五十九章 重塑肉身,清明上天庭

  ()  的确,要确保波塞冬的忠诚,唯有将其牢牢掌握在手中,方能放下心来。

  波塞冬的这一丝灵魂本源,被李清明收取,只需要一个念头,波塞冬就会灵魂泯灭,消散于无形。

  “这,这就完了?”一众祖巫,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单膝跪地的波塞冬,心中满是疑惑。

  “李兄弟,这到底是咋回事情!”祝融xìng格最为火爆单纯,心中有什么事全都挂在了脸上。此时件事情完结,自然是询问出声。

  李清明扭头看了看一众祖巫,亦是不答,只是笑了笑,就径直朝祖巫殿后殿走去,边走边道:“波塞冬,你随朕来。朕为你重塑肉身!”

  后殿,李清明在一座占地颇为宽广的露天小院中站定,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石质池子,掷向了小院。

  小池子见风而长,当落到地面之时,依然涨到了近方圆百丈大小。原本石质看不太清的轮廓,也显现出来。

  池子呈椭圆形,看似普普通通的石池,却翻滚着滔天的热浪。rǔ白sè的光晕,从石池底部缓缓升腾升起。仙雾缭绕间,原本chūn光明媚的小院,似乎瞬间黯淡了下来。四周的光线尽数被石池所吸纳。

  苍穹上一朵朵的金sè祥云,阻挡着下方冲天而起的rǔ白sè光柱。

  一条条弯曲似蝌蚪般的符纹,扭扭捏捏的漂浮在石池四周,时而欢聚时而分散,游动的轨迹仿佛蕴含着天地生命的奥秘。

  只不过对于这些灵动的符文,一众祖巫看的是头晕眼花。

  在石池的正中尚有一座被高高顶起的雕塑。雕塑是一名颇为英俊的青年。青年手中拿着一本书,眉头微皱,背后一对硕大的白玉翅膀伸展着,似yù冲霄而起。

  李清明看着这天使转生池,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波塞冬说道:“波塞冬,你跳进去吧!”

  身为灵魂之体的波塞冬,对于灵气的感应颇为敏锐。感受着这滔天的生机,波塞冬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扑通一声跳了进去,

  不过很快,他就后悔了。rǔ白sè的灵气,就像调皮的孩子,欢呼雀跃着钻入了波塞冬的灵魂之内。无孔不入的灵气虽然浓郁,却是把波塞冬折磨的死去活来。

  石池四周的金sè符文,急速的流转了起来。疯狂的吸收着四周的灵气,补充石池的小号。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一个相貌英挺,蓝发碧眼的青年。赤身**的踏出了天使转生池,一阵狂风呼啸而过,一袭水蓝sè软甲,一件大红的披风瞬间包裹住了他裸露的皮肤。

  青年走到李清明身前,单膝跪地,道:”尊贵的主人,多谢您慷慨相助,为您的仆人重塑肉身!“

  李清明笑了笑,道:“你现在才刚刚恢复到大罗金仙的修为,等什么时候有足够的实力了,朕就送你回泰坦世界!”

  波塞冬一改之前的嚣张跋扈,只是点了点头就立在了李清明身侧。

  “李兄弟,这又是啥玩意?你这新奇东西还真多!”风之祖巫天吴伸出手,在天使转生池中胡乱的搅动着。

  “呵呵,咱们去前殿,我与你们细说!”李清明看了看天使转生池,放弃了收回它的想法,大踏步走回了前殿。

  祖巫大殿内,众人坐定。李清明这才娓娓道来:从该隐到中古界,再到打劫耶和华,灭掉撒旦……一一细说与一众祖巫。

  “他娘的,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地方!”拿兹兴奋地挥舞着沙包大的拳头,道:“李兄弟,有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叫上我们?太不仗义了!”

  “就是,就是!”

  “有架打,怎么能够忘了我们呢?太不讲义气了!”

  ……

  一众祖巫七嘴八舌的争论着,纷纷数落李清明不仗义。就连后土和玄冥,都不断的向着李清明丢着白眼!

  李清明听的是头晕脑胀,暗自传音波塞冬就在祖巫殿修炼,自己却化为一缕青烟遁出了祖巫殿。

  飞上云端的李清明,轻抚胸口,长长呼出口气道:“呼!这帮狂人,太不讲道理了!我还是先躲躲吧!”

  回想起自己搁置千多年的蓬莱岛,尚无阵法。便一路上了天庭。

  此时的帝俊、太一心情可是很糟糕。从来没有吃过如此大亏的两人,胸中的怒火腾腾燃烧着!

  “大哥,这祝融小儿委实可恶!若不是我与那诡异的波塞冬争斗许久,怎会由于法力不济败于祝融小儿之手!”太一深sè狰狞,满目的不甘之sè。

  太一亦是神sèyīn沉,岷县的心态不佳。

  “哈哈哈,这是谁惹两位陛下如此怒火中烧,当真是该死!”李清明哈哈大笑着,昂首阔步的进了凌霄宝殿。

  两人脸sè稍霁,帝俊勉强的接触了一丝笑容,对李清明稽首道:“道友说笑了,前番女娲娘娘开辟娲皇宫,所以并未与道友叙旧。此次道友前来,可一定要多留几rì啊!”

  李清明还了一礼道:“自是当然!只是道友尚未说明,因何事如此大动肝火呢?”

  “哼!还能有谁,还不是那该死的巫族!”帝俊尚未答话,太一便怒气冲冲的说道。

  “这巫族能有如此能耐?”李清明故作疑惑的看了看太一,低声问道。

  太一脸上闪过尴尬之sè,支吾道:“先前贫道与他人争斗,伤了些许元气。那祝融小儿趁吾虚弱之际,偷袭于吾。故此才败于他手!”

  李清明心中暗骂:“我呸!想你东皇太一贵为妖族帝王,竟然睁眼说瞎话,真他吗的无耻!”

  帝俊见李清明神sè怪异,便上前打着圆场道:“无甚大事,过去的就过去吧。这场子迟早是要找回来的。又何必拘泥于一战呢!”

  李清明微微点头,道:“帝俊道友所言极是!太一道友还请放宽心,待修养好身体在寻那祝融报仇也不迟!”

  李清明这话可是戳到了太一的痛处,正所谓自家明白自己事。就算伤势好了,与祝融单打独斗,自己也未必都得过祝融。

  无奈之下,帝俊只得微微点头,即使再不甘心又有何用?

  “道友此番前来,吾等定要分润一些事物与你。你这北帝当的也太不负责任了!”帝俊哈哈笑着,轻轻扯了扯太一的衣袖。

  太一咧出一个及其难看的笑容,附和着帝俊道:“大哥所言正事吾之意,道友可一定要担心妖帝的贼人!”

  李清明摆摆手,正sè道:“贫道此次前来,正是要与诸位道友商议一件大事!”

  帝俊见李清明表情严肃,道:“哦?不知是何事,竟然让道友如此郑重其事?”

  “道友观洪荒大地,灵气如何?”李清明没有回答,而是问了一个看似毫不相关的问题。

  帝俊皱了皱眉,思索了半晌道:“盘古大神开天辟地距今,已有十二元会过千余年,洪荒大地上尚是灵气盎然!不知道友何出此言?”

  李清明洒然一笑,道:“自龙汉大劫之后,西方已然破败不堪。大多数的生灵俱皆逃亡东方,觅地潜修。然吾东方亦是生灵众多,其中大修为这每次修行,动辄便是将数里、乃至数十里方圆的灵气吞吸一空。这些灵气要想回复,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轻易完成的!”

  帝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道友此言到时有理,想吾东方生灵何止亿万。就算无意识的吞吸吐纳,所耗费的灵气都是恐怖之数。长此以往,后世子孙岂不是无有修炼之气?”

  李清明轻轻点了点头,道:“贫道此次前来,正是yù解决此后顾之忧!”

  帝俊、太一眸中一亮,齐齐道:“有何解决之法?”

  李清明单手指天,神秘的道:“自在虚空,福泽洪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