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七十三章 冥河机缘

第七十三章 冥河机缘

  ()  冥河手中掐动印诀,扣碗突然自中间裂开了一个门户,冥河伸手一引道:“道友,请!”

  李清明拱拱手,亦不客气的走了进去。不过没走几步,一座近乎完全由血玉制造的赤红sè大殿,就突兀的呈现在李清明身前。

  与其说是大殿,不如说是一座古城,而且是仅仅露出一个大门的古城。

  这血玉本就是洪荒之中至坚之物,用来做大殿,自然是坚不可摧!再加上其上所雕刻的玄奥道纹,散发着幽幽的赤芒,更显出这宫殿的神秘。那紧闭的殿门似乎与世隔绝,犹如洪荒猛兽,似乎yù随时择人而噬!

  冥河上前几步,掏出了一个血红sè的小木牌,对着殿门轻轻一抛。原本空无一物的殿门之上,陡然出现了一块满含威压的牌匾,匾上雕有五个金灿灿的大道符文,曰:“赤血幽冥宫”!

  两人入得宫内,冥河指着光秃秃的大殿,略带歉意的对李清明道:“还望道友不要见怪!吾这宫中久未曾来人,再加上吾不喜嘈杂,故宫中连个童子都没有,亦无甚可招待道友的灵果点心之类,还请道友原谅则个!”

  李清明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大殿,哈哈一笑道:“道友这里倒是颇有道祖鸿钧之风啊!哈哈哈……”

  李清明言罢,自储物空间中掏出两条长几,只见上面堆满了灵果和自酿的烈酒,李清明随手抓起一个万年朱果,道:“如此才像样嘛!”

  冥河惊愕的看着李清明,半晌,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友倒是准备齐全啊!”

  李清明嘿嘿一笑,也不言语。只是低头品尝着灵果美酒,也不提之前的话茬,

  冥河苦笑不得的看着李清明在那吃吃喝喝,无奈的道:“道友此来,究竟有何用意?”

  李清明咽下口中之物,道:“不知道友对几位圣人的成圣之法,有何见解?”

  冥河明显的一愣,沉思半晌道:“女娲娘娘jīng修造化之道,造化人族得以成圣,却是走的功德之道;三清圣人自身修为几何,贫道并不知晓。想来不是亚圣后期便是亚圣巅峰。再加上他们乃是盘古大神元神所化,身具开天之大功德,所以吾若所料不差的话,三清应该走的是斩三尸之道;至于西方那两人,不提也罢!”

  李清明微微摇头,道:“道友此言差矣!西方那两位,虽说人无耻了些,吾却是对他们二人胆敢套取天道功德之事,钦佩至极啊!”

  “套取?”冥河抬起酒壶轻押了一口,道:“何解?”

  李清明解释道:“他们没有费一分力气,只是动动嘴皮子,许几个不知到何时才能够完成的大愿,便使得天道降下诸多功德,还不算套取吗?”

  冥河默然,他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成圣终为蝼蚁,管他用什么方法,人家成圣了,就是人家的本事!谁让自己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呢?

  李清明看着便得突然有些漠然的冥河,出声道:“道友你可知,你这幽冥血海乃是一处宝地?”

  冥河从刚才失落的情绪中缓过神来,苦笑道:“道友莫要胡言乱语!这幽冥血海虽说灵气颇为浓郁,可也仅仅适合贫道自己修行,他人沾之,非死即伤,何来宝地一说?”

  李清明飒然一笑,没有言语。只是掏出了乾坤图,不断的掐着印诀,而后便将乾坤图往前一抛,乾坤图霍得平铺开来,原本尽是山水鸟兽的湖面突然变得迷糊了起来。渐渐的上面出现了幽冥血海的模样。

  “这,道友此是何意?”冥河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问道。

  李清明摆摆手,催动着元神之力径直投入了画中的幽冥血海。

  画面再转,一片完全包裹在赤红火焰中的小型盆地,出现在两人眼中。整个盆地似乎完全与空间隔离了一般,股股赤红的烟雾自盆地底部,不停地喷渤着。将整个盆地染成了血红sè。

  “这,这是什么地方?吾怎么从来没有去过!”冥河吃惊的看着乾坤图中的画面,若不是对自家的还睡颇为熟悉,他很难相信这里是幽冥血海。

  李清明笑笑,道:“道友莫急,反正这里是幽冥血海,稍后再去不迟!”

  “呼!”

  整个画面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似乎有什么力量在干扰似的,待再次清晰起来之时,冥河顿时暴跳如雷。

  只见图中一只大小约有丈许,嘴部像是一个细长的吸管,背后三对血翅的奇异生灵,怪异的盘膝而坐,不停地吞吐着幽冥血海的海水。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见那生灵的身躯似乎膨胀了一分。环绕在他周身的血海之水,似乎都变得清澈了起来。

  暴怒中的冥河疯狂的咆哮着,“这东西是什么玩意儿?怎么会在我幽冥血海!”

  李清明收起乾坤图,道:“呵呵,道友你还说你这不是宝地?这两件东西哪一样不是稀奇之物?再说了,那吞噬你血海海水的生灵,乃是先天生灵‘六翅魔蚊’!天生生的一张好牙口!看到那长长的口器没有,此物坚不可摧,可吞食万物!就算那十二祖巫碰到他,若不小心防护,都要被啃出个洞!”

  冥河急的都快哭了:“道友,你也知道!这幽冥血海乃是吾的命根子,若是被那奇异生物将这幽冥血海吞吸个干净!吾岂不是要坐等灭亡?”

  李清明开怀的笑了起来,“道友莫急,吾等这便前去将这畜生捕杀了就是!”

  言罢,李清明便放出了那变态的元神,快速的将整个幽冥血海扫了一遍,道:“有了!”顺手抓起冥河的臂膀,两人径直扑向了血海最北处。

  看着下方疯狂吐纳血海之水的六翅魔蚊,冥河眼珠子都红了,恨声道:“好胆!”

  言罢手中现出了元屠神剑,一剑便刺了过去。

  “噗哧!”

  这蚊子不过是真仙初期,岂能抵挡得了冥河的含恨一击。随着清脆的金铁交鸣声,蚊子很干脆的被一分二。冥河犹自劈砍着蚊子的尸体,似乎这样就可以将心中的愤懑发泄一空。

  “嗡!”

  还未劈砍下第三剑,就见原本便为尸体的六翅魔蚊,忽然分化为万千的小六翅魔蚊,狂暴的冲向了幽冥血海上方。

  李清明早知这蚊子的能耐,早早的便在周遭布下了离火大阵,一层泛着淡淡火光的罩子牢牢的封堵住了各个方向。六翅魔蚊的口器虽说无坚不摧,却不能攻破阵法之类的法术防御与攻击。所以,六翅魔蚊悲催了!

  万千的微小六翅魔蚊,六只翼翅伸展到了极限,疯狂的撞击着阵法光罩。每次被光罩弹起,都会有几只被光罩上的火焰烧焦,化为飞灰。

  “嗡!”

  一群黑sè的泛着血光的蚊子,在光照内盘旋着,yīn冷的眸子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首次失利的冥河,瞅着嗡嗡乱飞的蚊子,满脸通红,双眸似yù喷出火来!

  “蓬!”

  一团灼热的血芒突兀的自冥河手中升腾而起,那无尽的血光中猛然爆出一股更为炫目强烈的光芒,一簇妖异的火焰在虚空中疯狂的跳跃着。

  冥河将手中的火焰往前轻轻一挥,血sè火焰于虚空中划过一道长弧,带着仿佛要灼透心灵的燥热,扑向了六翅魔蚊!

  “嗤!”

  很快,漫天的魔蚊尽皆自半空掉落下来,可诡异的是每一蚊子似乎都未曾上级躯壳,只是灵魂被火焰烧灼一空。此时的火焰并未熄灭,而是继续炙烤着地上细小的魔蚊尸体,只见这些魔蚊尸体开始缓缓地向中间凝聚,最终化为了一只长约三尺的巨型蚊子。只不过这蚊子躯壳虽然凶猛,却是成了死物!

  李清明没有在意地上的六翅魔蚊,而是眉头紧拧,紧紧盯着那血红sè的火焰,低声道:“血屠业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