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七十四章 坐拥宝山而不自知

第七十四章 坐拥宝山而不自知


  ()  “哦!“脸上带着一抹快意的冥河,闻听李清明之言道:“没想到道友还知道‘血屠业火’?”

  李清明甩甩头,淡淡的道:“呵呵,这世间之物但凡沾染先天二字,贫道皆略知一二!”

  冥河颇感兴趣的看着李清明,伸手一招,那朵sè彩明艳的血sè火焰便跃上了冥河的手掌。冥河托举着手上的火焰,问道:“道友,那你说说这血屠业火有何作用?”

  李清明傲然一笑,道:“血屠业火,极为炽烈,号称焚尽洪荒。一旦生灵的元神坠入其内经受焚烧,转眼间,就能变成jīng纯无比的元神之力!因果繁重者,触之即亡,甚至连元神都会被烧灼殆尽,消散于洪荒天地!”

  冥河赞许的点点头,道:“道友大才!不愧出身三清门下!”

  李清明看看了地上的六翅魔蚊尸体,道:“道友可否将此物让与贫道?”

  冥河挥挥手,豪爽的笑道:“哈哈哈,道友哪里话!若是没有道友,吾恐怕还尚不知晓,这血海之中竟有如此畜生搅我道场哩!道友若是想要,尽管拿去!哈哈哈!”

  李清明长稽一礼,道:“如此,贫道便却之不恭了!多谢道友!”

  冥河可不敢受李清明此礼,赶忙跳将开来道:“哈哈哈,道友恁的客气!如此这般贫道还如何与道友真心相交?”

  李清明淡然一笑,将六翅魔蚊的躯壳收了起来,与冥河相视一眼,两人顿时感觉亲近了许多。

  “道友,你次次可是比贫道收获还要大啊!”李清明收起离火大阵,扯着冥河就直奔血海西南方而去。

  “道友此言何解?那六翅魔蚊可是为道友所得,贫道费尽心力却是为你做了嫁衣裳,道友却调笑于我,当真是伤了贫道的心!”冥河夸张的做了一副伤心yù绝的表情,那演技,就算把前世的奥斯卡影帝拉来,都要甘拜下风。

  李清明颇为无语的看了冥河半晌,头也不回的飞shè而去。心中暗道:“原来这货这么闷sāo,枉我还以为这家伙世居血海,受血海影响当然冷酷嗜杀。哎,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只不过盏茶功夫,两人便穿过血海西南方的一处海沟,来到了一个类似陆地山谷河地一般的地方。

  只见此处苍穹呈现柔和的淡红sè,望向远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

  再往远处望去,只见流水潺潺,赤红sè的鸟儿飞腾在血sè莲花中,浓郁的灵气布满整个山涧,数不清的红sè小兽往来奔走嬉戏。

  远处河边升起一片轻柔的红sè雾霭,不算太高的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淡红sè,赤红的雾sè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

  最远处便是哪出小型盆地,不断喷薄的赤红雾霭似乎被什么东西隔离了一般,始终出不得方圆十丈的范围。

  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宛如仙家福地的洞天,竟然处于血海海底!

  “这里是血海?”冥河很不得狠狠抽自己一个嘴巴,打死他都不信在这血海当中,还有未曾被他知晓的处女地。

  李清明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指着那红sè雾气翻滚的盆地,道:”道友,这些容后再说!贫道倒很是好奇,那里有什么东西?”

  冥河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身形如剑的向着盆地冲去,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了,他还没有时间来得及消化消化。

  原本对于准圣达能来说,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环境,眼睛可能欺骗自己的,元神却不可能被欺骗。对于未知的地方,往往元神一扫便尽知晓。可此时,两人不说视线被这层雾状的物质挡住!就连元神之力都难以靠近。只要一接近,就直接被雾气同化吸收了!

  感到元神之力一丝丝的被侵蚀,李清明心中彷如掀起了滔天骇浪,“以我堪比亚圣中期的元神,都不能靠近分毫。这,这到底孕育的什么玩意儿?”

  “蓬!”

  与此同时,一股骇人的杀机冲天而起!那恐怖的威势,将整个盆地内的武器一扫而空。两人也第一次凭借肉眼,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盆地里是一汪红彻心扉的潭水,一朵娇嫩yù滴的火红sè莲花,在潭中绽放着自己傲人的身子。莲花硕大,直径足有尺许。大如蒲扇的莲叶覆满了潭水,时而有阵阵沁人的香气扑鼻而来,很显然,多先天灵根已然成熟!

  “十二品业火红莲!”李清明看着身前的莲花,骤然变得呼吸沉重,眼珠子都突了出来!

  “道友识得此物?”冥河虽然知道这是好东西,可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

  “呼呼!”猛地呼出两口浊气,李清明嫉妒的横了名和一眼,满含幽怨的道:“此物乃是先天灵宝‘十二品业火红莲’!”

  冥河很是疑惑李清明为何摆出一副,羡慕嫉妒恨的神sè,不过很快,冥河就险些激动的喷出血来。

  只听李清明继续道:“盘古大神乃是自三十六品混沌青莲中孕育而出,盘古大神开天之后,三十六品混沌青莲分化为十二品功德金莲、十二品造化青莲、十二品净世白莲、十二品灭狱黑莲以及十二品业火红莲。这五朵十二品莲花不仅防御无上,还更有其jīng妙之处。其中金莲为接引所得,清廉为三清所得,黑莲被罗睺所得,龙汉大劫后失落于洪荒。只余白莲与红莲未知其踪迹!没想到这十二品业火红莲,竟然藏匿在你这幽冥血海深处!道友倒真是好福气啊!”

  这货也太无耻了,明明自己得了十二品净世白莲,却还说无所踪。

  冥河闻听此言,眸中喷火,满脸的激动之sè,低沉的说道:“没想到我这幽冥血海,竟然还孕育出如此先天灵宝,天道待我不薄啊!”

  李清明不屑看了看冥河道:“道友,你注意看!不仅仅是十二品业火红莲!漂浮在水潭上的还有镰刀、镜子、圭、旗子、葫芦!”

  “啊?”光顾着看炼化的冥河此时才醒悟过来,这次将目光投shè向水潭上方的五件灵宝,呆楞了半晌,更是疯狂的咆哮了起来:“道祖在上,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李清明看着状若疯癫的冥河,暗道:“这孩子怕是穷怕了!也是,自他诞生以来,手中就只有两口可怜的元屠阿鼻,过了这么多年的苦rì子。猛然看到这么多的灵宝,自然欣喜若狂,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想罢,李清明伸手扯了扯冥河的衣袖,道:“道友,道友!”

  “啊?”冥河收回直直盯着那基建灵宝的双眸,疑惑的看向李清明道:“何事?”

  李清明指了指方圆十丈内呢滔天的煞气,道:“依贫道看来,道友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解决这麻烦的杀气和阵法吧!”

  冥河看着身前的无穷杀阵,满腹踌躇。这样的杀阵绝对不简单,那形同实质的杀气,怕是与单一的一个诛仙阵门想比,都不遑多让。仔细看来,这杀阵似乎天然生成。以正中的业火红莲为阵眼,那件镰刀状的的法宝作为杀伐利器,震住了整个大阵的血煞之气。在辅以镜子、旗子、圭、葫芦守住大阵四门,端的是厉害非常!

  在阵外徘徊了良久,冥河依旧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此阵有这几者斩首,怕是可困亚圣,自己区区准绳修为,进去岂不是送死?

  无奈之下,冥河将目光投向了李清明,满脸苦涩道:“烦请道友助吾破除此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