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八十四章 巫妖战起 七

第八十四章 巫妖战起 七


  ()  飞腾于半空中的天地道人,见一众巫族破阵而出。便提着尚在昏迷中的祝融和共工,直飞向帝江。

  “巫族所属听令!杀入天庭!”帝江高举起手中的神斧,疯狂的怒吼道!

  天地道人无奈的摇摇头,道:“她该出手了吧!”

  帝江手中神斧骤然离手而去,于虚空之中膨胀至二十余丈,向着南天门正门轰然劈砍而下!

  突然,南天门上出现了一幅巨型图卷!上绣万里山川,无尽长河。更有数不尽的小兽,却是奔跑跳跃,动作之间都在转化。湖泊,河海之中亦在随风起伏。隐隐有浪涛之声从画卷之中传出来!赫然是是女娲的先天至宝,山河社稷图!

  帝江眼见巨斧被山河社稷图挡住,知是女娲所为,登时大怒,仰天咆哮道:“女娲,你竟敢出手,真是枉为圣人!”

  此时,远在娲皇宫中的女娲听了帝江之言,心中一阵不悦,暗道:“想吾乃是堂堂圣人之尊,你区区一蝼蚁之辈,竟敢如此与吾说话!不给你些教训,如何彰显吾圣人之威?”

  想罢,便祭出先天至宝红绣球,随手丢了出去。

  却说帝江刚说完女娲,便见从无边天际飞来一只红sè绣球!绣球裹挟着滔天威势,将虚空崩得粉碎,猛然向自己压下!那庞大的气机,令帝江不能有丝毫异动,眼睁睁的见红绣球飞shè而下。

  由于红绣球主要针对的是帝江,其他众位祖巫们,虽然惊骇于红绣球的滔天威力,却是极速向着帝江飞掠而来!

  可与此同时,卸掉了帝江神斧之力的山河社稷图,却在这时猛地崩飞了神斧,朝着一众祖巫压伏而去!

  众位祖巫被山河社稷图气机锁定,手足僵硬,不能行动,只能无奈的看着绣球砸落向帝江。

  就在红绣球即将击中帝江之际,帝江头顶突然升起一面黝黑sè的三角旗子!旗子上水浪滔天,散发着茫茫黑光!旗子垂下万道血光之气将帝江牢牢的护住,红绣球顿时击在血光之气上,被弹飞了出去。

  此时,于下方西北方向却是飞来一座玄黄sè的宝塔,宝塔垂下万道玄黄之气罩向了虚空中的山河社稷图。山河社稷图一阵颤抖,顷刻间爆发出万张五彩光华,与宝塔的玄黄之气对峙起来!

  “哎!无量道尊!”天际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宝塔之上的玄黄之气骤然大盛。山河社稷图再也承受不了宝塔之气,悲鸣一声,步了红绣球的后尘。

  与此同时,幽冥血海中的李清明微微一笑,道:“幽冥,此番多谢你相助啊!”

  一旁一袭血泡的冥河闻言哈哈大笑,道:“道兄哪里话!只是小弟甚是疑惑!道兄乃是妖族天庭北帝,如今为何要帮那巫族呢?”

  李清明微微一笑,道:“那祖巫初生之际,纯洁如白纸!为兄与其共度数百年,其间情谊就如你我这般。再说那巫族乃是盘古大神jīng血所化,三清圣人乃是盘古大神元神所化。细说起来,我等仍算亲族!我虽分属妖族,如何能够不助我手足兄弟!”

  冥河闻言恍然大悟!虽说冥河是圣人,可并不是事事皆知。有些事情,莫说是圣人,就连合天道的鸿钧都算之不得。

  南天门,巫妖战场。

  众位祖巫见帝江没事,自己等人均安然无恙,虽说并不知道那两件灵宝出自谁手,去并不能阻止众祖巫对灵宝主人的感激之情。

  此刻,帝江化为了祖巫真身,疯狂的鼓动着浑身澎湃无匹的血气之力,疯狂的控制着神斧,再次劈向了南天门的正门。

  “轰隆!”

  代表着天庭门户的南天门,应声而倒,轰然崩裂!

  “唳!”

  帝俊和太一扫向了混杂的战场:鲲鹏在两名祖巫的攻击下,左挡右突,险象环生;伏羲脸sè枯败,道袍凌乱,就连自己的灵宝伏羲琴都断了两根弦;十大护法已经十去其三;三百六十无味大罗金仙级别的妖圣,更是所剩无几。

  当看到断裂损毁的南天门时,两位妖族帝皇目眦yù裂,疯狂的仰天长啸,俱都化为了长约二十丈的三足金乌真身。金sè的体表开始腾腾烧灼起赤黑sè的无名火炎,随着这赤黑sè火焰的出现,虚空似乎都有了崩裂的趋势。

  显然,两位怒急的妖族帝皇已经燃烧起了jīng血,开始了拼命之举!

  “唳!”

  两只金乌就好似两只硕大的赤黒sè太阳,喷吐着数十丈高的火焰,火焰瞬间席卷了整个战场。

  火焰刚一落入大地,只见原本就凌乱不堪的战场,瞬间燃烧了起来。无数的断臂残肢与两族尸体,被火焰烧灼,瞬间变得干瘪枯萎起来,那无比诡异的死亡气息如瘟疫一般蔓延开来!顷刻间,凡黑sè火焰烧灼之地,方圆数百丈米,尽皆变成了荒芜的死亡之地!

  而天空中落下的火花,如倾泻的天河之水一般,无穷无尽。

  天地道人冷眼看着这漫天飞舞的赤黒sè火焰,自语道:“毒龙yīn火吗?哼,看来传说是真的!”

  太阳星中诞生的先天神邸,共有两只族群!乃是太古毒龙一族与三足金乌一族。只是天地法则却不允许太阳星上拥有两个种族,就像太yīn星上只能拥有月兔一族一样,太古毒龙注定要被三足金乌所杀,并且为其血食,供其增长道行法力。

  而至宝混沌中,也是太一从被其虐杀干净的,太古毒龙一族手中得来!起初李清明并不相信,认为只是后人杜撰的。看此时透过天地道人的双眸,看到这yīn毒的毒龙yīn火,李清明才明白。事实怕是确实如此!

  “啊!”

  终于有巫族族人死在了毒火之中!yīn毒的火焰从这名巫族的小腿开始,慢慢扩散向了周身。他的整个躯体都开始变得迟钝了起来,原本充满澎湃血气的肌肉躯体,逐渐开始变得干瘪了起来,就连筋骨都纤毫毕现!很快,整个人化为了灰尘,飘散于天地间!

  帝江等一众祖巫都愣住了,这是何等恐怖的火焰啊!活生生的一个巫族大汉,就这样瞬息间没了声息!

  “哗!”

  玄冥怒吼着,双手翔天,狂暴的水之灵力疯狂的涌上了天际!不过片刻,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湛蓝的驱元重水,似乎要将整个世界都涤荡的干干净净。

  很快如洪水般的狂cháo,驱散了这yīn毒的火焰,可是未等**停歇,就再次有无穷的火焰,从天而降。若想减少族人的伤亡,为今之计只有让陷入疯狂的帝俊、太一沉底清醒,或者将这两只金乌彻底灭杀!

  帝江拍动着翅膀,依仗空间之力,迅如闪电的出现在帝俊、太一身后,逆天的神斧闪烁着耀目的光泽,衬底的蹦碎了虚空,朝着帝俊的头顶悍然劈下!

  “啪!”

  一只古朴至极的钵盂,突兀的出现在神斧之前,替帝俊挡下了这一击。而后那钵盂爆shè出万丈紫芒,强大的吞噬之力一闪而逝,连着着帝江的神斧都被吞吸了进去。

  “阿弥陀佛!”一声充满祥和的梵音轰然炸响!

  陷入癫狂的两只金乌,闻听此音,周身的毒龙yīn火,逐渐开始涣散起来。随后便渐渐消失,两只金乌的眼眸也彻底清亮了起来。

  帝江见攻击再次被阻,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没有面目的祖巫真身,豁然面朝西方,怒骂道:“准提老道,我草你大爷!你个卑鄙无耻之徒!以你堂堂圣人之尊,竟然阻我攻击,收我灵宝!你心中可有廉耻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