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零五章 戏耍弥勒

第一百零五章 戏耍弥勒


  ()  “哈哈哈哈,造化造化!没想到贫僧一路南行,竟然得遇两位良材美玉。当真是不甚快哉,哈哈哈!”这满脸虚伪笑容的胖头和尚,哈哈大笑着落在了两座山谷之旁。

  李清明看着身前这和尚,与准提几乎如出一辙的笑容,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好笑,暗道:“都说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徒弟,看来这胖和尚铁定是准提的徒弟了!“

  十二地支虽说是自成灵魂、可以自行修炼,但毕竟是李清明的身外化身。对于李清明的前世今生所发生的种种事件,皆一清二楚!所以李清明踢了一脚子鼠,让子鼠上前戏耍一下这胖和尚。

  子鼠嘿嘿笑着,搓了搓双手。两颗原本平齐的板牙泛着明黄sè的光泽,慢慢的拉长。不到盏茶的功夫,就与之前大相径庭。

  李清明明白子鼠的龌龊心思,嘴角不经意的勾起了一丝邪笑。

  子鼠顶着两颗金黄sè的大板牙,朝地上轻轻的一跺脚,身形骤然消失。再出现之时,已然到了胖和尚身侧。

  而胖和尚,还兀自双眸放光的盯着谷中的两只鸟儿看。蒲扇般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袒露在外的浑圆肚皮,嘴中还发出莫名的呓语。

  子鼠看着这胖和尚的样子,不禁一乐,心说:“到底是师徒啊,连这贪婪的劲头都一模一样!“

  想罢,子鼠伸出左手轻轻的拍了胖和尚一下,道:“嘿!哥们看啥呢?这地方yīn气重,小心一会一个雷劈下来,把你劈成焦炭!”

  “啊?”胖和尚见鬼似的尖叫了一声,肚腹间的肥膘像波浪似的荡漾着。待看到身旁站着一位身材矮小,长相猥琐,顶着两颗金黄sè的大板的子鼠时,略微有些羞涩的挠了挠光溜溜的脑袋,打了个佛礼,道:“阿弥陀佛,小僧弥勒。自西方极乐世界而来,见过施主!”

  子鼠嘿嘿一笑,心道:“果然是他。”

  混不在意的摆摆手,子鼠对弥勒道:“大和尚不在西方极乐世界纳福,跑到我东方有何贵干啊?”

  弥勒先是一愣,随即神sè严肃的道:“吾师准提圣人有言,洪荒大地为盘古大神开辟!天道至公,无有东西方之分,何来你我?”

  子鼠摸摸板牙,道:“令师真乃大才!看来,我等东方修士,也得时不时的到西方转上一圈,瞻仰瞻仰圣人道场才是。说不定机缘到来,还能寻得些灵宝、炼材什么的!也好过闭门清修来的自在!”

  弥勒听到这里脸皮抽了抽,道:“如今西方贫瘠,偶有魔族凶兽出没!施主还是少去西方,在这东方静诵皇庭的好!”

  “许你们来东方,就不许我们去西方吗?这是何道理?”子鼠像个泼妇似的,伸出双手就要去抓弥勒宽大的僧袍。

  急急的跳到一边,弥勒道:“施主莫急、莫急!若是施主确实想去我西方,以施主的资质,定然能够入得吾师,准提圣人法眼!到时候,只要施主肯拜入圣人门下,那洪荒大可去得!”

  子鼠掏出一根大铁棒子磨了磨大板牙,举棒就朝着弥勒砸了过去,口中还不停地喝骂着:“去,我去你大爷的!那准提老贼秃是个什么德xìng,我能不知道?我打你个蛊惑人心的胖秃驴!”

  子鼠的大铁棒子,也不知重有几何,黑褐sè的光泽下,似乎满蕴着无穷的力量。粗大的铁棒划破虚空,将空间都震出了道道裂纹。

  弥勒吓了一跳,他可没想到这矮小道人,竟然说打就打,而且还如此彪悍!看那铁棒自,若是敲实了,怕是不死也得褪层皮。于是乎,弥勒赶紧运起六丈金身决。丰腴的身体上浮出点点金光,将全身遮拢,掩去了自己的肉身。一座高有六丈的金sè弥勒虚影,将弥勒的肉身覆压了起来。

  “施主这是何意?莫非你我有何仇怨吗?”弥勒谨慎的看着铁棒子,对子鼠喝道。

  子鼠猥琐的面孔,似乎冷漠了不少,道:“何意?你师傅曾经数次出言侮辱于我。你说我与你有何仇怨啊?”

  “啊?”就算弥勒是佛教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弟子,想破脑袋也猜不到会是这么一个缘由。

  “那和尚,吃你鼠爷爷一棒!”子鼠眼眸中露出jīng芒,神sè间满含狰狞。

  “啪!”

  声音非常响亮,如一道惊雷炸出,传遍方圆数里的天地!粗大的铁棒子,狠狠的击打在弥勒的六丈金身之上。清强悍的冲击力,震出一道道水蓝sè的涟漪,蓝蒙蒙的光晕如薄纱飘动,将方圆数里之地淹没。

  远处的李清明,刚刚为两鸟布下了两座防御法阵。见此情景,自语道:“这佛门的六丈金身,倒是有些可取之处!这老鼠的第一击,怕是落空了!”

  当蓝雾散去,弥勒长袖飘展,朦朦胧胧,平静的站在那里。光华满布的六丈金身,丝毫无损!而子鼠则满脸的讶然之sè,轻轻抚摸着手中的大铁棒子。怎么也不敢相信,以自己堂堂准圣后期一成的实力,竟然连个大罗金仙的防御都打不破。

  “你乃乃的,你他吗练的是金钟罩铁布衫吗?”子鼠的大板牙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下巴险些都掉了下来。

  “我就不信邪了!”子鼠显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将法力提升到了两成,手中粗长的棒子开始泛起幽幽的黑sè光芒。

  “吼!”随着一声低吼,子鼠双臂连连震动,一道道黝黑sè水波沿着棒子,扩散想了四周。

  “破!”水波尚未散尽,子鼠便持着铁棒子疯狂的砸向了弥勒。

  “轰!”

  如一道闷雷在空中劈过,黝黑的长棍无以伦比,将周围的天地灵气都抽干了,出现了一大片模糊的黑sè空间!

  弥勒不由面sè大变,这一击可不是自己区区大罗金仙可以抵挡下来的。

  天可怜见,弥勒的六丈金身连抵挡一下都没来得及,就整个溃散开来,彻底崩碎。

  “哈哈哈,我就说嘛!不可能连个大罗金仙都的防御都打不破!”收回棒子的子鼠,欢喜的在原地跳着脚,畅快的大笑了起来。

  金身溃散的弥勒脸sè骤然变得惨白,这个场景让弥勒惊悚。想自己耗费数千年,千锤百炼的六丈金身,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仅仅第二个回合,便被这矮小的道人给轰碎了。这无疑让一向以天才自居的弥勒,充满了挫败感。

  “那胖子,我告诉你!下面的这俩生灵,乃是我预定的徒弟!你竟然敢放狂言yù收取,当真是不知死活!”子鼠瞅着脸sè苍白如纸的弥勒,厉声说道。

  “原来症结出现在这里”弥勒懊恼的拍了拍头,终于明白了子鼠为何如此疯癫的,说打就打,一点情面都不留。

  “施主,这话确是有些过了!”弥勒吞下一枚不知名的果子,偷偷从随身的布袋子中取出一枚莲子捏碎。随后舒了口气,道:“这天地生灵自有其选择师门的权力!并不能说你先遇到了,便是你的弟子吧!”

  子鼠没有看到弥勒的小动作,不远处的李清明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心中甚至隐隐盼望着,弥勒能将准提招来。上一世的洪荒小说中,有说连孔宣都险些屠了准提圣人的!李清明倒想试探一下,成圣的准提战力如何!

  西天大雷音寺,八宝功德池畔。

  原本正于菩提树下闭目禅修的准提,忽然眉头一皱,对一旁的接引说道:“师兄!刚刚弥勒捏碎了愚弟给他的传讯莲子,怕是在东方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吾且去趟东方,探探究竟!”

  接引长眉微颤,道:“早去早回!”

  “愚弟省得!”准提轻笑,转瞬间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