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零六章 变故

第一百零六章 变故


  ()  (PS:看着颇有些惨淡的成绩,熊猫真是yù哭无泪!不过想想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熊猫内心之中满是火热。求兄弟朋友们多多点击、多多收藏、多多推荐,新的一月!熊猫需要兄弟们顶上,雄起!)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此时的孔雀和大鹏却是到了渡劫的关键时刻。

  孔雀与大鹏乃是同时渡化形劫,而且还是一母同胞。所以天上的劫云,想当然的将这两兄弟当作了同位一体的存在。天上的劫云也是一道比一道强,以至于最后,两只鸟儿连本命神通都用上了,才堪堪度过了第八十道天劫。

  当两鸟度过这道劫雷之后,天上的劫云似乎沉寂了下来。所有的雷芒闪电都尽皆消散一空,只是黑压压的乌云,似乎变得越发浓郁了起来。

  “不会又是什么神罚、天罚之类的吧!”李清明遥望着天际,暗自揣摩着:“不至于啊!只不过是两只后天灵物化形罢了!”

  “轰!”

  一声低沉的闷雷骤然响彻天际,数不尽的紫sè电弧不知从何处而来,眨眼间便将方圆数十里的乌云尽数布满。

  可怕的雷霆化成了一片紫sè的汪洋,将这两座山谷都淹没了,恐怖的波动汹涌澎湃,让人窒息。谷内的参天古木、百丈巨石等都被劈成了灰烬。

  紫sè的闪电,每一道都有水缸粗,勾动九天,从苍穹上直落而下,雷光骇人,打的土石焦灼。

  “吗的,不是九九天劫吗!怎么最后一道劫雷,会有如此多的雷电霹落!”李清明疯狂的咒骂着,似乎这打破常理的天劫,本就不应该存在一般。

  处于李清明所布法阵内的两鸟,顿时神sè大变,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的狂雷,难道天要灭我吗?

  “轰!轰!轰!”

  电闪雷鸣,万丈雷海白茫茫一片,而后又紫芒芒一片随后又赤茫茫一片各种颜sè的雷光,爆闪个不停。可怖的电海浩荡十方,摧毁着一切,彻底的将包括两座山谷在内的,方圆数里的地方淹没了、

  山峰上,峭崖边到处都是青sè的符纹,两座山谷最底层的深谷,彻底被李清明封锁了。疯狂的闪电肆虐着周遭,去始终无法探入深谷分毫。

  两座深谷中的孔雀和大鹏,茫然的看着一道道的惊雷,恶狠狠的扑在深谷上空,将这里化为了一片雷海。俩鸟就算再傻,也明白了又大能在暗中帮助自己。

  原本于山谷旁争论不休的子鼠和弥勒,早就停止了无谓的争吵。表情呆滞的,看着眼前宛如世界末rì般的情景。

  过了半晌,弥勒有些惋惜的对子鼠道:“施主,看来这两只鸟儿,不仅与贫道无缘,与道友亦是没有缘分啊!”

  子鼠哼哼唧唧的瞟了弥勒一眼,道:“与你无缘却是对的!不过谁说和我也没有缘分呐?劫云尚消散,那就表明我那两名徒儿尚未死亡!你以为鼠爷爷我,会像你一样蠢吗?”

  弥勒闻言,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深谷中。

  “哼!还没完没了了!”李清明有些不耐的,看了看天上毫无小三之态的乌云,紧紧皱起了眉头。

  “轰!”

  天际再次传来了两声震撼心神的轰鸣,八十一条恐怖的雷龙张牙舞爪的飞腾而出。上下飞舞着,所过之处尽是雷暴,每一寸空间都是恐怖的闪电,足可以毁灭一切。

  “轰!”

  在八十一条雷龙的撞击下,两座巨大的法阵疯狂的颤抖着。数不尽的雷芒四溅,庞大的压力令地面都咔咔作响,出现一道道巨大无比的裂缝,深不知里许的缝隙,黝黑的吓人。

  “轰!”

  随着最后一声轰鸣,天摇地动,两座山谷被彻底崩碎,万丈雷芒,八十一条雷龙瞬间消失不见。天空中黑压压,绵延数里的乌云消散的无影无踪。

  空荡荡的虚空,突兀的裂开了两条细长的口子。两道耀目之际的金光,从两条空间裂缝中激shè而出,镜子落到了处于深谷中的孔雀和大鹏山上。

  待金sè光华散尽,露出了化形而出的孔雀和大鹏。

  左侧山谷中的,乃是孔雀化形的男子。此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英俊无匹的五官,仿佛刀劈斧琢一般,棱角分明。锐利深邃的眸子中,隐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酷。

  右侧山谷中的,乃是大鹏化形的男子。只见那人黑发笔直,剑眉英挺,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两人身上的那分冷傲如出一辙。

  “哈哈哈!”李清明哈哈大笑着,飞向了孔雀和大鹏。凌空立于两座深谷交叉之处,朗声说道:“贫道守候尔等数千年。如今尔等已然出世,可愿拜贫道为师?”

  孔雀和大鹏遥遥相视一眼,俯首道:“弟子愿拜老师为师!”

  李清明轻轻一挥手,将孔雀和大鹏摄到了跟前,刚yù开口。那肥硕的弥勒便笑眯眯的飞了上来,对孔雀和大鹏道:“两位施主有礼了!我西方佛教有大道数条,旁门三千。你我相见便是有缘!何不遂贫僧归了西天极乐,共参佛法大道?”

  尚处于呆滞中的子鼠,脸sè瞬间变得铁青。这西方之人恁的无耻,准提是如此,这弥勒也是如此!哪有当面强人弟子的!

  “你这胖秃驴,好生无耻!贫道好心,饶你一命!你却得寸进尺,今rì饶你不得!”子鼠疯狂的咆哮着,手中的棒子瞬间泛起浓郁的黒芒,周遭的空气瞬间凝结了起来。

  李清明赶紧拉着大鹏和孔雀退后了数里。他心里清楚,子鼠这是感觉在自己面前丢了面子,动了真怒,这一击怕是用上了十成法力。弥勒这次死定了。

  尚处在兴奋中的弥勒,惊惧万分的看着眼中越来越粗的铁棒子,绝望的闭上了双眸,大呼:“吾命休矣!”

  “贼子安敢!”刚刚从遥远的西天赶来的准提,就看到了这叫他惊怒万分的场景。登时大急,手中的七宝妙树,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甩向了子鼠的铁棒子。

  “当!”

  随着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子鼠的铁棒子应声抛飞了出去。由于法宝反噬,子鼠仰天喷出了一口逆血。

  “贼子,欺我西方无人呼?”恶狠狠的看着子鼠,准提收回了七宝妙树,将弥勒挡在了身后。

  “准提,你枉为圣人!竟然出售偷袭,好不知耻!”轻轻抹了口嘴角残留的血丝,子鼠眸子yīn沉,犀利似刀般的眼神,恨恨地盯着准提。反正子鼠是豁出去了!管你是不是圣人,想骂就骂你,想打就抽你!

  被一个在他眼中的蝼蚁如此辱骂,若是还能继续忍下去,那就不是准提了。

  “泼道,找死!”准提说着,探出右手,手掌摊开,对着子鼠站立的方向,凌空一拍。一个盖压虚空万界,遮天蔽rì的金sè大手,突兀的出现在子鼠头顶上空,对着子鼠当头拍下。

  “遁!”子鼠见状,当机立断的遁入了途中。再次出现时,已然到了百里之外。

  再看自己刚刚站立的地方,如同被磨盘碾轧过一般,一个深达数十丈的巨型五指天坑,出现在远处。

  子鼠倒吸一口凉气,圣人之威当真是恐怖如斯!

  准提见子鼠躲过了自己的一击,眸中闪现出一丝讶然。于是再次弹出了右手,这一次有手呈爪,爪尖隐泛金芒。

  虚空再次一暗,一只干瘪枯老的龙爪,闪烁着长达半尺的寒光,朝着子鼠再次爪下。只是伴随着龙爪而来的,还有无穷无尽的圣人威压。这股圣人威压,将子鼠脚下的土地,牢牢的凝结在一起。这一次的子鼠,再也没有丝毫逃遁的机会。

  就在此时,大岳横空,挡住了准提的龙爪,崩断了龙爪上的利甲!

  一道让准提近乎恨到骨子里的声音,响在准提耳畔:“呦!准提师叔,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