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零七章 叫板准提 上

第一百零七章 叫板准提 上


  ()  “清明子!”准提咬牙切齿的祭出了三个字,眼含愤恨的看向了李清明。那股滔天的恨意,直yù冲破云霄。

  “啊哈!”李清明眉毛轻挑,装作诧异的说道:“师叔怎地如此过重地喊叫师侄,莫非思念过甚?”

  “轰!”

  不周山下的侮辱,玉京山中的调侃,紫霄宫中的欺压……种种画面流转,准提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泛出的目光冷冽而无情,如利刃出鞘般,扫向离清明。

  无尽的圣人威压,铺天盖地的压向了李清明。这是属于圣人的威能,若是寻常修士。怕是早已肌体炸裂,元神消亡。

  还好李清明早已经将孔雀和大鹏收入了法宝中。如若不然,两只刚刚化形的后天生灵,如何能够抵挡得了圣人威压?

  在这庞大的压力下,李清明怡然不惧,继续拍着手掌道:“啧啧,好大的威风嘛,准提师叔!”与此同时,李清明身上猛然泛起一股毫不输于圣人的气势,与准提分庭抗礼。

  方圆百里,飞禽走兽都在哀鸣,伏在地上战战兢兢,对于两人身上的威压,感到发自灵魂的恐惧!

  就在准提肆无忌惮的散发气势之时,东昆仑三清大殿中静坐的三清,俱都睁开了双眸。

  “两位兄长,是准提?”通天看了看天南方向,问道。

  “这准提无缘无故的跑到我东方来,所为何事?”老子微微皱眉,眉头拧成了川字。

  原始天尊没有说话,只是不断掐算的双手,暴露了他急切的心情。

  “嗯?准提老贼,安敢如此欺我!”半晌,原始天尊勃然大怒,霍然起身来就要破空而去。

  老子和通天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相李清明。

  “如今天际繁杂,吾也只是掐算出与吾徒清明子有关,此番甚是凶险!清明吾徒怕是有身陨之危!”原始天尊神sè焦急道。

  “这还了得!这准提乃是天道圣人,竟然亲自出手对付清明子一个小辈!当真无耻之尤!”通天浑身怒气勃发,血煞之气冲霄的诛仙四剑,“锵锵”作响。

  老子皱着眉头,阻止了两人道:“两位贤弟稍安勿躁!清明子师侄,一身法力修为已臻至化境,神通法术更是多不胜数。吾猜测,这准提不见得能讨得了好去!”

  言罢,手掌轻挥,一面水晶般的镜子现于虚空,赫然是李清明所处的,天南五行yīn阳交汇之处。

  “待清明子遇危险之时,吾等再去营救也为时不晚!”老子神sè肃穆的说道。

  虽然心焦弟子安慰,可惜老子这个兄长的命令却不得不听。无法之下,原始和通天只得盘膝坐了下来,看向水镜中的李清明和准提。

  “清明子,你数次侮辱于本尊。今rì本尊便与你清算总账!让你明白明白,这天地间的规矩,可不是你一个小辈可以定的了的!”准提神sè狰狞,完全失了圣人的威仪。

  “怎么?准提师叔打算替我师尊教教我吗?”李清明面带微笑,看不出丝毫的怒气。

  “小辈,还敢如此嚣张!”准提登时大怒,浑身金芒闪烁不定。六丈高的佛母金身喷霞吐瑞,缭绕着万丈金光,突兀的现于虚空中。

  “去!”随着准提一声轻叱,佛母金身化成了一道炽威的光,冲向了李清明,金sè血气滔天,唵字天音如大道庆音。崩碎了虚空,裹挟着无与伦比的力量,悍然击向李清明脑际。

  “哧!”

  李清明双眸炙热,浑身澎湃的战意几可冲破云霄。

  “嗨!”

  李清明一声轻喝,长久驻扎在元神识海中的翠紫苦竹,第一次向洪荒众生灵,绽放出绚烂的光华。

  就见苦竹似参天巨树,在虚空中无风自动。李清明轻轻一招手,苦竹迅速缩小着,化为了一杆紫sè的长枪。长枪约九尺,古朴无华的枪身上铭刻着一株繁茂的苦竹,从远处看去确实毫不起眼。

  李清明手持长枪,如泉涌般的玉清真元从身上喷薄而出,身形如电的迎向了准提的佛母金身。

  “嗡!”

  刺目的光华闪过,李清明持枪直刺,长枪在李清明的挥舞下,似乎具备了无穷的伟力。这片原本晴朗的天空,眨眼间变成了黑夜。夜空中,繁星点点。无穷的星辰之力,被长枪接引下来。慢慢的在长枪周围形成了一层诡异莫测的星辰幻影。略显短小的枪身开始慢慢变粗、变长,最后化为了一根参天巨柱,锋锐的紫sè枪芒,直指佛母金身。

  “轰!”

  佛母金身的拳头狠狠的击打在枪尖上,丈六的金身好像突然间膨胀了起来,硬生生的抵住了枪芒。

  李清明面sè凝重,浑厚的玉清真元仿佛不要钱似的,疯狂的灌注到长枪中。

  枪身上的紫竹刻影似乎活了过来,无穷的生机随着玉清真元的注入,开始慢慢滋养出来。

  时间仿佛就定格在这一刻。洪荒中无数的大能,都在关注着这逆天的一战。

  “轰!”

  一条条紫光,突兀的从李清明的长枪中shè出,每一条都粗如山岳,紫sè长枪喷薄着漫天枪芒,四溢的光华将这天穹,刺的千疮百孔。处于攻击风暴中的佛母金身,开始节节后退。

  准提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怎么也没想到李清明竟然如此难缠。恨恨地咬了咬牙,准提将元神遁入虚空,快速的沟通天地规则,将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疯狂的植入佛母金身中。

  刚刚膨胀到百丈高的佛母金身,暴吼一声,再次开始暴涨。在空中就像一个金sè的巨人一般,甩动着可盖苍穹的拳头,猛地往前一推。紫sè的长枪连带着李清明,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准提得势不饶人,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柄血sè长矛。长矛吞吐着赤霞,像是完全由血液铸成,散发出让人灵魂颤栗的波动。

  “锵!”

  准提展开了凌厉的反击,将手中的长矛甩给了佛母金身。佛母金身持着这杆鲜红的,像是在淌血,有了一种生命锋芒一般的长矛,径直甩向了倒飞中的李清明。

  整片夜空都成被染成了血红sè。凌厉锋锐的血茅划破夜空,攻击绝世无比,一矛刺出,万物皆毁,根本没有可回旋的余地。

  “道兄!”血海深处的冥河双眸充血,眼看就要划破虚空,拦下这柄长矛。却偶然瞥见了李清明嘴角一丝满足的笑容,这才停下了行动。

  李清明眸子中闪烁这青sè的光华,飘然一个翻身,停住了身形。奋力一击,以枪对矛,震出一道道炽盛的闪电撕裂天宇,直接撞向了血sè长矛。

  “轰!”

  长枪直接将血矛打偏了出去。一道血红sè的神芒shè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擦着李清明的左臂斜飞了出去,直接撞向了十数里之外的一片远山。成片的巍峨山峰,顷刻间灰飞烟灭,化为一片废墟之地。

  “轰!”

  长矛夷平了远山,从侧后方再一次写着气吞星河之势,穿向了李清明。

  早已经全神戒备的李清明,反手就是一击挥出。青sè的枪芒在虚空中,幻化成了一头吊颈白额猛虎,凶煞无匹的劈向了血sè长矛。

  “吼!”

  猛虎爪牙锋锐,饱受多重摧残的虚空,再也承受不了长矛与猛虎的威势,顷刻间崩碎化虚无。丈许长的猛虎在虚空中闪躲腾挪,不停的的撕咬、扑击着血sè长矛。每次攻击,白虎的身影就虚幻一些,眼看就要挡不住长矛的攻击。

  “哼!”不远处的李清明神sè间闪过yīn郁之sè,长此以往下去,恐怕自己的真元法力,就会被这长矛消耗一空,必须解决掉这条长矛。想到这里,李清明眸中jīng芒爆闪。手中不停地变换着法诀,巴掌大的乾坤鼎悄然出现在血sè长矛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