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零九章 叫板准提 下

第一百零九章 叫板准提 下

  ()  李清明满脸凝重的注视着准提的动作,将刚刚回复的真元全部调运了起来。

  “哈哈哈!清明子,入了本尊的菩提小世界,你还想活着出去吗?”挥手将空间裂缝填补上的准提,哈哈大笑着,将最后一丝混沌之气打入这方小世界。

  “轰!”

  遥不可见的九天之上,星河璀璨,滚滚星辉如茫茫银瀑倾泻下来。无尽的星辉洒向了变得千疮百孔的大地。弯如镰刀的银月,照亮了这片满布创痕的大地。寂静空旷的大地上,这哪里还有李清明和准提的身影!

  “大兄!”三清大殿中,原始天尊焦急万分的看向了老子。

  不断掐捏着指印的老子,眉头紧皱道:“好一个接引!竟然帮准提遮掩了天机。不过,这准提总是声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为兄猜测,他许是将清明子师侄,困入了一个小千世界中吧!“

  “大兄,这可如何是好!”通天面sè铁青,焦急的来回走动着。

  “哎!吾等还是去紫霄宫中走一遭吧!”老子仰天一声长叹,眸中的无奈让人心酸。

  原始和通天亦是无法,只得命童子牵了坐骑,径直往混沌天外天而去。

  比三清还要心焦的,自然是大有人在。当三清到达紫霄宫时,一袭血袍,满目威严的冥河早已端坐蒲团之上。

  见三清入宫,名和赶忙行礼,心说:“到底是清明道兄的师长,这三清怕是早就把准提老贼秃,恨到骨子里了!”

  对于冥河为何在紫霄宫中,三清虽然满腹疑惑,却不宜在道祖道场相询。

  与鸿钧见过礼后,原始盘膝坐在鸿钧身前,恭声道:“师尊,敢问清明吾徒此番是否有身陨之厄?”

  鸿钧古井无波的表情微微一变,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原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退了下去。

  鸿钧瞥了眼冥河与通天,见两人yù言又止,不禁轻笑道:“你们这四圣倒是有趣的很!为了一名玄门三代弟子,竟然齐齐行至这紫霄宫!也罢,便随了尔等心愿吧!”

  言罢,轻轻一挥手,一副画卷漂浮于虚空中,**连山,显出了画卷中的场景。正是消失于原地的李清明和准提圣人。

  三清颇感诧异的看了看名和,怎么也没想到,冥河竟然也是为了清明子之事而来。原始正要传音冥河相询,画卷中的场景,却有了新的变化。

  “轰!”

  就见准提的身形骤然暴涨,之前运使的佛母金身,再次被准提用了出来。一股强大的波动自天际尽头传来,无穷的金光将这方小世界,映照的纤毫毕现。

  原本毫无感情波动,死板无比的佛母金身,这一次竟然露出狰狞之sè,残忍的笑道:“小辈,今rì本尊就把你挫骨扬灰,元神掷于业火之中烧灼亿万世!”

  “哈哈哈!准提老贼,你也就是嘴上说说罢了!”李清明不屑的笑了起来,哈哈大笑“你哪次不这么说,可你哪次成功过呢?”

  佛母金身脸上闪过一丝羞恼之sè,手中的七宝妙树骤然毫光大放,化成一条白sè的光带,横贯夜空,七sè华光缭绕其上,径直逼向了李清明。

  对于准提的无耻,已经有了深切了解的李清明,早就全神戒备了起来。眼见七宝妙树化为流光,迅猛如电的袭向自己。李清明瞬间爆起,细长的苦竹枪瞬间出现在掌中。

  紫sè的枪身,喷薄着尺许长的枪芒,宛如银河坠落般茫茫一片,无边无崖,庞大的杀气撼动九天十地,席卷了整个小世界!

  “嘭!”

  巨大的金铁交鸣声传来,李清明瞬间连刺百枪,锋锐的青sè枪尖,吞吐着淡青sè的锋芒,炽盛刺目,将周遭的空气震荡出一圈圈的涟漪。

  李清明的每一击,都刺在白sè光带的同一个方位,每一击下去,光带就黯淡一分。待百枪完毕,白sè光带已然散去,散发着七sè光化的七宝妙树,荡起条条大道符文。激荡的亮光,晃得李清明有些睁不开眼睛。

  六张高下的佛母金身,嘴角勾起一抹森寒的笑容,轻叱一声:“长!”

  七宝妙树上那华丽丽的七宝,猛然爆发出无比绚烂的光华。苍翠的树枝顷刻间化为了赤红sè,浓郁的似yù滴出血的颜sè,将苍穹染成了血红sè。

  一到纤细的光柱,沿着爆起的七宝妙树,直接蹦飞了李清明手中的长枪,将他整个给击飞了出去。

  “噗!”

  李清明凌空喷出一口鲜血,凌乱的长发发扬,略微苍白的脸sè,无不昭示着李清明所受伤势的严重。

  “哈哈哈!”准提的佛母金身畅笑着,得势不饶人的将七宝妙树再次刷了下去。

  “清明吾徒!”紫霄宫中的原始双眸赤红,浓重的煞气瞬间充斥紫霄宫。

  其他三人亦是目露焦急之sè,恨不得现在就救走李清明。

  鸿钧轻轻摇头,摆手道:“无妨,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就在众人说话的档口,七宝妙树直接砸在了李清明的身上。

  李清明略显消瘦的身躯,如炮弹一般jīng致摄入了小世界的地壳深处。这个地方,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炙热的压降能量,将李清明瞬间淹没了。

  这方小世界名为菩提小世界,乃是准提用仅剩的几枚菩提子中的一枚,结合衮衮而落的混沌之气,临时开辟而成的小千世界。

  这小千世界内的一切,虽说是由准提主宰,大体上却与洪荒世界的整体结构相似。有些地方,连他这个世界主宰都无可探查。就比如说这地壳中心,其内地水火风不断翻滚,任你是圣人也难以探查其一!

  “咕咚!”

  落于岩浆中的李清明,体表包裹着一层淡淡的紫sè光华。炙热的岩浆冒着衮衮的气泡,却始终不能突破那层薄薄的紫sè光华。

  虽然被重伤,可脑际一片清明的李清明,却是冷静的思考着对策。“到底是圣人,看来前世说孔宣屠圣之事,定是流言蜚语。堂堂的天道圣人,法术繁多,灵宝不知几何,法力更是近乎无穷无尽。如何是他孔宣,区区一个后天生灵可以屠杀的了得?看来,要想从准提手中逃得xìng命,必须用出本命神通了!”

  想到这里,李清明心中一片平静。自重生至今,如此窘迫的战局他只遇到过两次。一次是初生之时斗白虎;第二次便是这一次的搏命争斗。

  “好!莫说你是圣人,便是鸿钧我也要一战到底!”李清明眸中燃起灼灼斗志,黑发轻舞,一动不动。澎湃的血气之力疯狂的鼓荡着,声如钟鼓的巨大轰鸣声,沿着泊泊而出的无穷战意与可怕杀气,弥漫向四周。

  “吼!”

  随着一声巨吼,一整强烈的乌光出现在李清明身周。待乌光散尽,李清明消失了。原地只有一头憨态可掬的巨大猫熊。若不是硕大的猫熊浑身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势,眸中迸shè出赤sè的血芒,谁都会被猫熊的外表所迷惑。

  “咔嚓!”

  原本就翻腾不止的岩浆,忽然变得更加爆裂了起来。

  滚滚暗河的两旁,一座座结实的泥土之山,再也承受不住这满溢的压力,山巅龟裂了,那可怕的杀念压迫所致,出现了数道巨大的裂缝,景象极为骇人!就见上方,数十块的万钧巨石彻底崩裂,接着山巅崩塌,乱石穿空,烟尘四起,一片昏沉。

  巨石尚未落于岩浆之中,便被灼热的气浪,直接气化成了腥臭刺鼻的硫磺之气。

  在如此强大的气势,灼热的气场,复杂的大环境下,若是有生灵进入地心,一定会被压成肉泥,这是杀念,这是煞气,这是天道法则!当真是恐怖至极,动辄就会形神俱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