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封神遗宝,化血神刀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封神遗宝,化血神刀

  ()  (PS:感谢拖鞋的100起点币打赏!兄弟们很给力,熊猫拜谢!)

  “老家伙,哪来的那么多话?”黄三可不愿意在这些细节上面浪费颇多时间,速战速决才是王道。不待血河老魔再次问话,便拔出了随身携带的金剑,朝着血河老魔刺了过去。

  这一击要是劈实了,他血河老魔铁定没命。

  没想到黄三如此没有耐xìng的血河老魔,心中大骇。看着当头刺出的金剑,没有半分犹豫的将手中的血sè长刀横起格挡。

  “锵!”

  两件兵器相交产生的强大的冲击力,将血河老魔足足震退了数百丈。而黄三虽然没有被震退分毫,却是满脸惊讶的看着血河老魔。确切的说,是看着他手中的血sè长刀。

  原来,就在黄三的金剑与血河老魔的血sè长刀相交之际,一圈诡异的血芒紧紧包裹住了血河老魔。恰恰就是这突然出现的血芒,将黄三金剑上的冲击波,化解了九成九。如此,这血河老魔才逃得一命。

  这下,人间界稳坐钓鱼台的李清明,再也忍不住了,口中诧异无比的叫骂道:“我靠,这什么情况!区区一个下界宗门,竟然出现了两件先天灵宝级别的法宝!什么世道?”

  言罢,李清明一个虚晃,踏入了一道空间裂缝中。再此出现时,已然出现在黄三身旁。

  看到李清明那熟悉的身形,黄三心中哀嚎不已,心道:“完了完了,这点小事我都办不好,陛下肯定会怪罪于我!”

  干脆利落的单膝跪倒于地,黄三恭声道:“臣下参见陛下!臣下办事不利,请陛下责罚!”

  李清明挥了挥手,轻笑道:“无妨,这俩家伙手中的灵宝颇多,费些气力倒也情有可原!”

  眼见又来一个恐怖无比的家伙,那金价男子还对这青年下跪行礼。饶是已经历经五次散仙劫,难久经杀伐的血老魔,也是心中发颤。

  “老头,我问你!你手中的长刀从何处而来?”李清明饶有兴趣的看着狼狈不堪的血河老魔,轻声问道。

  血河老魔眸中闪过一丝慌乱,摇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长刀乃是我自己炼制的。”

  李清明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嗤笑道:“你自己炼制?就凭你能够炼出先天灵宝?真是好笑!”

  血河老魔眸子中的慌乱之sè更盛,摆手道:“错了错了,这长刀乃是我师门长辈留下来的镇宗之宝,历来皆由宗主掌控!”

  李清明可没有那么好耐心,听一个满嘴胡诌的老头闲扯淡。伸出右手,一枚长个一对可爱翅膀的铜钱,滴溜溜的飞了出来。正是熊大不屑要的那枚落宝金钱。

  落宝金钱名曰罗保,一天可落宝三次,不分品阶,不分质地。又可以困人,可御物,可御魂。今天李清明便要试一试这灵宝。

  “去!”将一缕玉清真元打入落宝金钱内,巴掌大的铜钱飞快的闪动着翅膀,散发出黄蒙蒙的光华罩向了血河老魔。

  血河老魔见势不妙,疯狂的将紫真元注入血sè长刀中。得老魔真元之助,外表本就颇为凶悍的血sè长刀,骤然光华大放。一头毛发油光水滑,肌肉虬结,约有丈许高下,站起来宛若黑sè小山的老牛,突兀的出现在血河老魔身前。

  “牛爷爷,看到前面那人没有?您若是可以帮我杀了他,我便屠杀一座城池的人,供您吸收血煞之气!”这头黑sè老牛几乎抽干了老魔的真元,有些虚脱了的血河老魔,斜依着一块巨石,神情近乎谄媚的对老牛说道。

  “哼!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兑现过承诺!”老牛扭头看了看李清明,粗大的鼻孔中喷出两团热气,恶狠狠的咆哮道。

  血河老魔有种想哭的冲动,苦着张脸道:“牛爷爷,这次是真的。不过,这次可是生死劫难,只要您可以帮我杀了眼前之人。我血河对天起誓,定然满足牛爷爷的任何条件!如违此誓,叫我血河惨死散仙之劫下!魂飞魄散!”

  老牛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看向李清明的眼神就像,sè中恶鬼碰到了成熟美妇一样。

  “哞!”

  一声响彻天地的鸣叫。这头黑sè老牛周身泛起血sè光华,整把血sè场都都融入进了老牛的身躯。这使老牛的躯体看来,更加凝实。随后,这老牛前提刨了刨地,夲的土地是“嗙嗙”作响。身似利剑,蹄夏生风的撞向了李清明,那锋锐的牛角,更是闪着森森的寒光。

  李清明没有动,而是轻轻摆了摆手。空中的落宝金钱,陡然放出金灿灿的光华,径直罩向了狂奔中的黑sè老牛。那一对不停煽动的小翅膀,不知何时从铜钱上飘落。两片洁白的羽翼,相互痴缠着,片片金sè的光华从羽翼中逸散而出,渐渐转化成了一条条环环相扣的金sè锁链。锁链上的法则之力浓郁的吓人,“铿锵”声中,拧成了四条粗大无比的巨型锁链,紧紧地缠住了黑sè老牛的四肢。

  空中飘荡的金sè光罩亦不含糊,紧随锁链而下,生生的将老牛锁上了虚空。

  “哞!”

  跑动中的老牛突然被锁链锁住四肢,被光罩引上虚空,岂能如此轻易的便慑服!于是老牛开始了剧烈的挣扎,那堪比太乙金仙的气势,将整片血魔区域的灵气搅动的混杂不堪。狂暴的灵气,在虚空中肆虐着。将原本环境优美,宛若仙境的血魔宗,彻底绞成了废墟。

  许多在密室中打坐修炼的血魔宗弟子,不明不白的私宰了这场灵气暴乱中。更多的弟子,不明所以的看着虚空中的黑sè老牛,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神啊,这是什么玩意儿?”

  “老天,我门血魔宗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

  早已经被众人遗忘的罪魁祸首肖立青,趁人不备,悄悄的挪向了血魔宗后山。哪里是血魔宗禁地,没有总住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入。作为血河老魔最疼爱的弟子,肖立青明白,那里不仅仅是一处天然宝库,还是一处完美的避难所。那里的禁止坚不可摧,若没有入阵之法,惹你是大罗金仙都进不去。至少,肖立青是这样想的。

  黑sè老牛的挣扎越来越剧烈,金sè的锁链显然已经不能够完全控制住它了。李清明眸中闪光连山,一股股的玉清真元,再一次被李清明送入了落宝金钱中。

  “铃铃铃!”

  落宝金钱发出一阵畅快的轻吟,所放出的光罩骤然变得虚幻了起来。而黑sè老牛竟然停止了挣扎,结实强壮的身体,一会变成那柄血sè长刀,一会变会老牛。当真是诡异至极!

  “我草你个血河,你他吗的敢yīn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sè老牛发出一声极为奔放的怒吼,身形闪动间,一阵血芒闪过。再看那落宝金钱的光罩中,哪里还有什么黑sè老牛。一柄散发着淡淡血sè毫光的长刀,静静的躺在虚空中。

  早就已经看呆了的血河老魔,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求爷爷告nǎinǎi祭出的“牛爷爷”,如此轻易的便屈服了!

  李清明走上前,收回了落宝金钱。当然,作为战利品的血sè长刀,自然成了李清明的囊中之物。

  仔细端详着这其貌不扬的长刀,李清明将元神遁入了血sè长刀中。一股股流传自上古时代的信息,转瞬间淌入了李清明的脑际:

  “化血神刀“,没想到竟然是封神遗宝,化血神刀。这化血神刀,乃是汜水关守关大将余化的灵宝。余化借助此宝之威,曾在封神之战中大放光彩。最终余化被杨戬一刀杀死,一缕真元归了封神台,被封做孤辰星。自此,化血神刀亦消失无踪。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

  血河老魔眼见灵宝被夺,气火攻心,“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倒地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