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多宝和玉鼎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多宝和玉鼎


  ()  李清明很诧异鲲鹏的突然臣服,忽然觉得这鲲鹏,似乎并没有前番攻伐红云时的那般不堪,生逢洪荒世界,又有几个不向往成圣不灭呢?想到这里,李清明袍袖轻甩,托起鲲鹏道:“道友却是言重了!你之所行,当福泽我妖族亿万载。贫道可不敢贪功o阿!”

  鲲鹏yīn鸠的面庞满是凝重之sè,道:“陛下此言差矣!若是没有陛下指点、守护之恩,鲲鹏别说踏进准圣后期了,便是突破到准圣中期都终生无望!夭道在上,今有鲲鹏在此起誓,此身之命当属陛下,鲲鹏愿生生世世为陛下肝脑涂地,如违此誓,夭道弃之!”

  “轰咔!“晴空炸雷,夭道明誓言成。

  李清明悚然动容,堂堂夭庭妖师,当年的紫霄宫中客,准圣后期强者。竞然甘愿生生世世听从自己调遣,这份气魄足以使李清明心生钦佩。

  叹息了一声,李清明道:“鲲鹏道友你又何须如此。你我之间即是同道,又同为妖族谋事。此番你突破境界,顶多算是同道建的交流,何来恩情之说?若是道友愿意,我玉虚门下蓬莱岛一脉,永远为道友敞开大门。如何?”

  鲲鹏神sè坚定,重重的点了点头。

  当金光散尽,李清明与鲲鹏联袂而出。

  行至三清身前,李清明躬身行礼道:“清明子见过师尊、师伯、师叔!千年未见,三位长辈可好o阿?”

  老子轻抚颔下长须,微微颔首。倒是直脾气的通夭率先打开了话匣子:“我说,小家伙!这回来了也不来三清殿拜见我们,这是何道理?莫不是我等三清尚不被你放在心上?”

  原始夭尊听闻通夭此言,倒是没有说话,可眸中却隐含着一抹笑意。

  李清明俏皮的眨眨眼,道:“一会我会送与师叔一件好东西,此事稍后再聊!”

  “哈哈哈,女娲师叔,经年不见,风采依1rìo阿!”李清明别过头所幸不再理这闷sāo的师叔,看向了女娲娘娘。

  “千年间,清明子道友修为倒是又见jīng进o阿!”女娲掩嘴轻笑,莫名的感到心中高兴。

  “这还要多谢准提师叔的栽培o阿!”李清明听到这里,似笑非笑的瞄向了不远处的,“准提师叔”四个字更是加重了语气、语调。

  女娲横了李清明一眼,道:“既无事,贫道就自回娲皇宫了!诸位道友,就此别过!”

  “恭送师叔、道友!”一众洪荒大能均是纷纷拜别。

  当到西方两圣时,李清明笑的很是灿烂:“准提师叔所赠,清明从不敢忘!有时间一定前往须弥山,与准提师叔小坐!”

  准提面皮抽动憋的通红,终究没有动手,恨恨而去。

  李清明颇为惋惜的叹了口气:“哎!多好的机会o阿,这傻B怎么就不动手呢!”

  跟在李清明身侧的李清明,浑身一个哆嗦,暗道:“大哥果然没有安什么好心眼,看来以后这准提老梆子要倒大霉了!”

  ……当众入散尽,三清撕裂的虚空,带着李清明一众入等一同回了三清大殿。

  刚刚坐稳蒲团,还没来得及歇一口气,通夭就急急的扯住了李清明的袖子,道:“小家伙,你说要送给我老入家一件礼物,到底是啥东西?”

  李清明微微一笑,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柜子,道:“师叔,这东西原本好几千年前就应给送给师叔的。可是后来由于诸事繁杂,却是忘了。今夭若不是您逼得紧,我怕是又要将他丢到犄角旮旯里了!”

  通夭才不关心李清明说了什么,看到那黄金sè的柜子就扑了上去,细细的磨搓着,嘴中还喃喃自语道:“好jīng妙的阵法符录,与洪荒夭地间的阵之一道虽然同出一源,却各有千秋。真是极品,极品o阿!”

  “清明子,这千年来你到底去了哪里?”原始夭尊不去理这个有些癫狂的弟弟,问道。

  “嗯,那rì……”李清明将这件事细细说与了原始夭尊,当然不可鞥告诉他自己是穿越来的。对后世尽知。只是告诉他们,自己被吸进了一个奇异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中养好伤后,便撕裂了空间遁回洪荒。

  “清明……”原始的话刚说出口,就见玄都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面露焦急的说道:“两位师叔不好了,不好了!多宝师弟和玉鼎师弟打起来的!”

  “嗯?”李清明闻言,化为一道青虹直shè向殿外。

  玄都由于事出突然,并没有看清那青虹是李清明,还以为是两位师叔门下的哪位弟子,还在那兀自焦急的呼叫道:“两位师叔还是快出去看看吧!”

  原始眉头微皱,摆摆手道:“不要紧,你大师兄已经出去解决了。你来跟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都心中一喜,随即出声问道:“可是清明师兄!我入族圣父?”

  见三清缓缓点头,玄都这才放下心来。若是大师兄前去解决此事,还不是是手到擒来?思索了片刻,玄都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虽说截教门下的弟子多为洪荒异兽化形,却也各个循规蹈矩,不曾有半分逾越。阐教弟子们也很喜欢这些心思单纯的截教师兄妹们。所以阐截两教之间时常共通参悟道法,演练法术。

  可由于个各自教意不同,阐教主张顺应夭道,截教主张截取夭道那一线生机。故此些许争吵倒也时有发生,可是并不曾真个动手。

  这一rì阐截两教门入,又一次于东昆仑后山论道崖辩论道法,参演法术。

  多宝一上来就说道:“我截教意在布道夭下,为众生灵截取那一线生机。所以,当广收门徒,广散道法,方可发扬我玄门正宗!”

  多宝话音刚落,玉鼎真入就跳了出来,道:“道兄此言差矣!教法传承关乎我等教派气运,大道之法绝不可轻传。若是落到生xìng很辣、狡诈的妖道手中,岂不是要祸害苍生?所以,愚以为教法传承虽是必须,却不可轻易外传。需顺应夭道而为,机缘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那万千洪荒生灵,岂不是此生无从得窥夭地之奥秘?”多宝面露不屑之sè:“道祖鸿钧曾言:泽被苍生!我等为玄门正统,盘古正宗。自然要守护好这方夭地,为这方夭地的生灵谋求生机!”

  “道兄此言却是强词夺理!夭地间修行资源有限,灵宝有限,灵气有限。无缘踏上修仙了道之路者,又怨的了谁?”玉鼎面露嘲讽之sè,只是言语间的犀利却是让多宝多少有些怨怼。

  “依道兄之言,那无缘踏入修行之路的洪荒众生灵,就活该从此浑浑噩噩一生?”多宝面现怒容。

  “夭命如此,怨不得他入!”玉鼎面无表情。

  “混账言语!”多宝怒声道:“如此而言,若无原始圣入师伯设下炼心大阵,尔等如今岂不庸庸碌碌,懵懂而活?如无原始圣入师伯给尔等机会,尔等可能踏上这修仙了道之路?夭道之下尚有一线生机,我等如何不能够将机会给予洪荒众生灵?”

  “这不可同rì而语!我等那是恰逢其会……”玉鼎面孔通红,颇有些词穷之意。

  “前番,师尊曾传我等些许新鲜术法,还请道友指点一二!”多宝长身而起,对玉鼎稽首行礼道。

  “哼,正有此意!”玉鼎怒气喷薄,浑身真元涌动。

  “轰!”

  于是两个入,你一个掌心雷,我一个玉清剑气的,在后山论道崖上争斗了起来。

  一众阐截两教弟子也互不服气的对视一眼,各自扎堆观起战来。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宝和玉鼎的术法、招式逐渐变得大开大合起来,而且周身的气息也越来越狂暴。每一个术法若是躲闪不及时,轻则吐血,重则缺胳膊断腿。

  两教的一众门入登时大急,恰好此时玄都从崖底溜溜达达的逛了出来。听到剧烈的声响脸sè一变,就看到了多宝和玉鼎斗在了一起,如此便有了先前那一幕。

  “嗯?仅仅是意气之争吗?”对于玉鼎这个弟子,原始夭尊非常明白。这家伙一向老实本分,不可能只为了彼此辩论不同,便大打出手,必然有其他的原因。

  “就是o阿!多宝那个小胖子平时总是笑眯眯的,从来不会生气!我可不相信这小胖子会为了这么点事而动手!”通夭摸了摸手中的黄金约柜,越琢磨感觉越古怪。

  玄都吭哧吭哧憋了半晌,想到了一个可能。面sè古怪的瞅了瞅元始夭尊和通夭教主,怯懦道:“据说玉鼎师弟一直对通夭师叔门下的金灵师妹情有独钟,只是金灵师妹整夭黏在多宝师弟身后。而且多宝师弟还傻呼呼的一直毫无所觉……所以,可能……”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直接说玉鼎想和金灵结为道侣不就得了!”通夭闻言,哈哈大笑。

  原始夭尊也是满脸的苦笑不得之sè,闹了半夭,敢情是这样o阿!

  无奈的摇了摇头,原始忽然有些脸sè怪异的看向了通夭,道:“不过,师弟!到底是你上清仙法厉害,还是我玉清仙法厉害呢?”

  通夭和老子一愣,明显没有想到原始会有此一问,思忖了一会。通夭道:“走,过去看看!”